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洪三象,败
    “那就干呗,多大个事啊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洪三象见楚斐拒绝的断然,而且将令刚出便是收回,也确实不好,就应了下来,又恢复那个嘚瑟的样子,拎着一对大锤,就要下场领兵开干了。

    “回来。把你锤子放下,换制式长槊。”

    楚斐翻翻白眼,这么大一对战锤,可特么不是刀槊,拿布包裹严实了,就不怎么会伤人。这玩意的重量,加上花和尚的力道,这特么粘上一下就是重伤,比拼中能用么?你丫拎着走的也太自然了吧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洪三象盘头一笑,将锤子放了回去,撇撇嘴拔起自己所部战旗,领军上阵,长槊都不用了,直接用战旗开干。

    场中洪三象率领的虓虎军第二军第一团,重甲骑兵列鹤翼阵,持槊前指,等待比试的开始。

    对面第二府府军第一军第一团,骑兵营、弓弩营陈于两翼,刀盾营、长矛营混杂成方圆阵,同样分为两队,左右各一,竟是将中间正对洪三象所部的位置,半让了开来,避其锋芒。

    而高仓国公、毕奢国公等人亲信组成的那一团人手,却是并没有跟第一军第一团阵列混合在一起,一次增加阵型厚度,以期拖慢洪三象所部重甲的速度,将之迟滞下来,进入鏖战之中。

    他们竟是各自为战,四位国公、七位郡公每人派有三百人手,人员虽略有超出编制,实则无伤大雅。皆以一善战心腹为将,余者皆为精锐悍卒,仅就身上甲胄兵刃而言,不逊乾军精锐。

    这九队人马,分置九方,列于第一军第一团周围,隐隐将第一军第一团和洪三象所部,尽数包围在内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一营、二营,随我冲阵破敌。三营、四营,分置左右,备敌侧翼侵扰。战!”

    双方列阵完毕,便是比试开始的号角,洪三象下达将令之后,打马踱步而出,徐徐加速,亲率两营一千六百重甲,向着第一军第一团所在破阵而去。

    “箭!”“御!”

    第一军第一团偏将大喝下令,骑兵营、弓弩营开始将手中箭矢抛射而出,盾手将手中大盾牢牢竖立,肩踵倚盾将之顶住,像两个龟甲一样,列于场中。而长矛手,则将手中长矛尾端刺入地面,用脚踩住矛尾,双手角力,斜上撑住矛杆,矛头斜上前指,从盾阵缝隙外探。

    弓箭射击不在杀敌,重甲坚实,一两轮羽箭想要破甲,根本不可能。但是即便是训练有素的战马,也有趋利避害的本能,面对箭矢雨落,前方长矛如林,它们的第一选择会是向两个步卒阵中间留出缝隙处靠拢。

    这会浪费不少骑兵们操纵战马的精力,更是会使得冲锋的速度有所减缓,达不到最强盛的冲势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第一军第一团目的所在,他们没有信心能够在这种正面对攻中,胜过人数等同的重甲骑兵。他们的打算、作用,就是牵制,这是跟乾西贵族们的队伍,商量好的打法。

    “随我上,挡住敌军锋锐!”

    但是仅仅如此,也还不够。狄焉郡公麾下,此间派出的心腹将领骨帕苦,带队从第一军第一团正中缝隙杀出,他们也是重甲。

    这些原本的商路小国,想弄出一支虓虎军这样人数的重甲铁骑是不现实的,但是数百重甲精锐,那是绝对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此时骨帕苦便是要以重甲对重甲,正面挡住洪三象为首的箭头,将之堵在两个盾阵之间,与第一军第一团步卒配合歼敌。当然,更主要的还是困敌,让洪三象所部陷于此地,届时自有人断其后路,让之进退不得,失去骑兵的优势,然后向内挤压,让其困于此地,被蚕食落败。

    而洪三象其实也是奔着他去的,以重甲破步卒,而且还是相对了解一些的步卒,并不算难。但是有了楚斐之前的提醒,洪三象其实已经对这些乾西贵族的人手,重视起来。也将之当做需要先行除去的对手,减少变数,而这支同为重甲骑兵的队伍,便是其中之最。

    可以说骨帕苦率队冲来,也是正和洪三象心思,将这支三百人重甲击败之后,其他人再想阻滞他所部的冲势,就不太可能了。

    打算都有各自的打算,那么结果,就需要去靠武力角逐了。

    洪三象左手左右分挥一下,带着的两营重甲,除去最前二百余人之外,左右再分,在临敌之际,冲向两个步卒阵列,虽然马速并未提到最高,但仍然有些许悍然之势,盾墙随之凹陷下去,数骑最先的重甲被长矛顶落下马,但这些长矛也尽数被重甲撞断,重甲后队再进,长槊破盾,将两个步卒阵列,逐渐撕开缺口。

    而洪三象自己则是挥舞着手中战旗,跟骨帕苦战在一处,以战旗对铁矛,不分伯仲。双方数百重甲,轰然对撞,再现重甲对轰的惨烈景象。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乾西贵族们的其他队伍也动了起来,八队人马,从八个方向而动。

    三百重甲步卒堵在了其中一个第一军第一团步卒阵列之后,挡住即将冲破阵型的数百重甲虓虎。

    四队轻骑手持投矛,绕行洪三象留于两翼的两营人马一侧,奔行向其后的过程中,投矛不断掷出。

    两队刀兵,手持长杆大刀,补到另一个步卒阵列后方,人如墙立、刀出如瀑,将另一侧即将破阵而出的重甲虓虎,同样拦阻在当场。

    最后两队则是破阵骑兵,在四队轻骑绕到洪三象所部后方之时,分别陈列在左右两翼,对这两营重甲虓虎,完成合围,然后六队轻骑一同发动冲锋,四队轻骑堵截后路,这两队破阵骑兵,竟是人手攥着铁链一端,然后百人一排,将铁链拖起,以此将重甲虓虎拖拽绊倒。

    “花和尚麻烦喽!”

    靖武双姝轻笑了起来,有点幸灾乐祸的道。

    “麻烦大了,最大优势已经被完全制住,反而自困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最好的办法是下马步战,毕竟没有步卒和轻骑辅助,重甲机动性本就不如对方,被人正面堵住,四面围困,马速再难以提起,战马反成累赘。而重甲在身,他们的防护力要比对手更强许多,圆盾加上链枷锤步战,反而更适合近身鏖战,犹有胜算。”

    贺云苏跟着道。

    “未必,其实还要看他能否破开对手重甲阻拦,若是他这边空出手来,先解一方之困,带出一营重骑,然后从侧翼先干掉对手两队破阵骑兵,只剩轻骑和步卒,拦不住他们的冲势。只需将所有剩余重甲集合到一起,最多三次冲锋,就可以将这场比试拿下。”

    换下被汗水浸透的衣衫后返回台上的蒙克,看着场中情况,言道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其实就不应该分兵,三千重甲,一起冲阵,即便对手一起上,也根本挡不住。他是被文斓的言语影响了,过分在乎这些不了解的对手,反而有了迟滞,失了冲劲。”

    泽佳丰元道。

    “战场情况,只会比此刻比试更加多变而复杂。这还只是摆在明面上的不了解的对手,而不是隐于一侧根本不知道的敌人,更不是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踏入战场的敌人,或是伏兵、或是援军、或是奇袭。若是这点情况都处理不了,还怎么领兵。”

    楚斐道。

    场下洪三象自然是听不见这帮家伙的点评的,但却好像听到了一般,不再跟骨帕苦多僵持,双手竟是弃了本就用的不算多利索的战旗,一双覆甲铁拳化作两柄战锤,一拳砸开骨帕苦的铁矛,竟是从马背上跃起,本就沉重的身体,加上重甲的重量,再突然一发力,让得战马都站立不稳,四蹄劈叉。

    而洪三象自己则是成功贴近骨帕苦,将之一拳砸在胸口,跌落马下,然后抢了他的战马乘骑,靖武卫魔尊之风采,在此地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一双铁拳就是一双战锤,攻击距离短了些,但是却是他更加熟悉和擅长的战斗方式,整个人宛如疯魔一样,反正重甲在身,便不管不顾的向前狂冲,竟是真的给他带队冲出一条路来,将前面堵路的三百重甲全部掀翻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台上众人都是聚精会神起来,现在洪三象个人打出了气势,他身后这剩余不足百骑也跟着沾染了疯魔之气,但还不够。若是其余他的所部重甲,皆能打出这种气势,凭借甲坚兵锐,这一战便有翻盘的可能,而且可能性不小。

    “骑兵营,拦住他们!”

    第一军第一团偏将下令,将手中的一营轻骑派了出去,洪三象身周的人所剩已经不多,剩余麾下也被各处分割,别说自己能不能无恙都是问题,即便是他们没事,也一时根本没有办法跟洪三象汇合,这百余人又已经恶战一场,是孤军、更是疲军,正是将之办掉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然而洪三象并没有打算跟他们这支轻骑交战,他同样清楚自己这一小股孤军的情况,所以他斜上冲入了左侧那个步卒阵列,准备先于被困这里的麾下汇合,冲破对手防御最强的这一队三百重甲步卒,之后再干掉那两队刀兵,他们就可以合兵半数,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而这时也就显现出一员猛将的作用,洪三象也是只差一步就成为宗师武者的人物,而且还是天生神力那一种,弃了战马双拳开道,一个人便将对面重甲步卒阵列撕开,还多了两柄重刀在手,给身后麾下打通了一条可以挤出的间隙来。

    这一营剩余的三百余重甲虓虎也被他带出凶性,成功破阵而出,随着他大手一指,冲向那两队刀兵,跟里面被围的兄弟两面夹击,准备再破一阵。

    可人力终有穷尽,而且对面也并非没有战将在,刀兵两名将领、重甲步卒一员、加上第一军第一团偏将,一共四人,将洪三象牢牢围困,也不着急,就是消磨其体力,让其力竭在此。

    这四人武艺纵然皆比洪三象逊上一筹,但是四人神完气足,洪三象连战数回,双方体力前者更胜,再加上人数优势,一时直接僵持起来,洪三象渐入下风。

    而后没了敌手,但仍旧剩余过半的重甲步卒,和第一军第一团步卒一起,重新围向方才解困的那些重甲虓虎。形成两队刀兵在中央成为砥柱,两阵步卒将两营重甲虓虎牢牢围困在内,逐渐蚕食的局面。

    至于后军洪三象留下的那两营人手,则更加凄惨一点,两队破阵骑兵,交互而过,将他们大片绊倒,虽然自己也损失不少人手,被其挑落下马。可他们还有四队轻骑,合围而上。就像当初楚斐初战金甲蛮骑、斩杀元臻青麟那一战一样,将之围在中央,根本不与其直接交手,投矛、羽箭不断袭扰,时而突施杀招,冲过去砍一刀、刺一枪,然后快速撤离。

    可以说这一战,无论是洪三象还是这一团重甲虓虎,打的都极为憋屈,重甲骑兵的缺点,被对手利用的淋漓尽致,只一个消磨围困之法,就让其败亡当场。

    而这是虓虎军所部参与比试以来,输掉的第一场比试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