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仍是考校
    “那就别等以后了,这就说呗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苏云轶登时高兴起来,别管其他的,现在叶辛这个储君都这般明令许可了,还顾忌个屁啊,这一个个看着这些队伍,都想饿狼看上肥肉一样,下嘴完了恐怕连点油腥都沾不到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那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叶辛当即也不再多说什么,直接来到楚斐身边,跟他言说此事。

    由他来说,楚斐自然也不需要顾虑许多,直接就将这些人分派给了苏云轶。而乾西贵族们,对此更是喜闻乐见的。毕竟他们熟悉的小寨主还是大乾新贵,但是苏家却是大乾最鼎盛的老牌权贵,苏云轶的父亲更是大乾而今文臣之首,姑母是大乾皇后。

    这可是条真正的大腿啊,送上来了还不抱紧,傻得么?

    “今日到此为止,明日大比继续。”

    楚斐不管其他事,日渐西斜,再比一场恐怕就得打到夜黑去了,索性便就此结束今日的比试,明日再继续进行。

    随后楚斐带着一众人先行离开,剩余的将领们看着跟随楚斐而去的那些人,包括刚刚战败却可以跟楚斐言谈无忌,欢声逗趣的洪三象,仍是有些羡慕,然后各自领兵离开。

    毕竟这玩意没法比,人家确实是心腹、是挚友,即便是上下级分属,但只要不违抗军纪军令,平时亲近些再正常不过。至于他们,再羡慕又如何,即便让他们跟上去,他们又能跟楚斐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阿谀奉承,楚斐这样的人不会喜欢听。插科打诨,闲谈笑闹,他们一是不敢,二是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说。说正事倒是可以,可楚斐夜夜留宿帅帐,有任何事都可以直接去找他,又何必此时跟上去,有故意讨好之嫌,还搅得每个人每天中这短暂的闲暇,徒惹人厌。

    所以啊,这玩意有时候不能单单觉得,自己是后娘养的,还是亲娘养的,也得从客观原因看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日日带着我们这么成群结队的直接离开,是不是不太合适?”

    泽佳闇月不解的问向楚斐,按理说领兵不该如此,哪怕他们私底下关系再亲密,但正式场合,都应只是上下级,亲兵营一众无所谓,本就需要随行楚斐身侧,梅娘和柔儿也是一样,他们就是楚斐的副将,时时在侧也没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可他们剩余这些人,她、她爹、洪三象、夏侯云、许方青、连九柯、英及、达古巴合等等,在军中就只是楚斐麾下将领而已,不应该如此,将亲疏表现的如此明显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关系,不表现出来,就没有人知道吗?既然谁都知道,又何必需要掩饰。也正因为都知道,正因为我们表现得亲密,在你们任何人有犯错的时候,我一样秉公处罚;再分派任务的时候,我一样不分难易,危险与否,只看是否合适。如此,才更显得我一碗水端平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所有人都不要犯事哦,不然不仅不会轻罚,而且还得重点儿。”

    然后再挑眉补上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去,感情这货是跟这儿憋着坏呢啊?这可不能饶了他啊!”

    洪三象煽风点火道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去!”

    楚斐一脚就飞了过去,洪三象早已躲开。

    “亲疏有别,是避免不了的事,自然也能从这里看出一名将领是否公正严明,做到了便可获得更多的军心支持。

    但其他的好处也有不少,就说现在的情况吧,他们既不是文斓的亲信,那肯定便在心里认为不如你们受重用、重视,而眼下的机会却又摆在了他们面前,大比就是他们展示自己能力的场所,只要他们有上进心,便自然会更努力的展现出自己的全部能力,来换取更多的重用,更高的军中地位。”

    叶辛言道。对军伍事他所学也是不少,但此言更多言及人心,这也是他更擅之处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么个道道。只要展现出这个上进心,哪怕能力差点,我也会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,将其留在军中。若是没有上进心,拜拜,滚蛋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这也是他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可有些人确实确实是不擅长领兵的啊,想上进都不得其法呢?岂不冤枉。”

    洪三象言道。

    “一来这样的人,其实也就真的不适合在军中待下去。毕竟没有什么真的不得其法,会不会领兵是一件事,愿不愿意倾注全力是另一件事。你再不会领兵,难道不会问其他人,不会来问我?或者你一哄而上,嗷嗷叫着带兵瞎打,让人一枪挑了落败,都没问题,最起码要展现出个精气神来不是?

    二来,军团大比之后,还有个人的擂台战,我说了既考校武艺、也比试谋略、沙盘推演等等,甚至还会有各军文吏之间的比试,录事、筹算等等,各方面都会有可比之处。两次机会,多个方面,若是一个都不行,留着干屁?养着吃白饭啊!”

    楚斐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操心别人了,你要不是后来爆发了一下,今天少不了得挨上三五十杖的,你真以为这犊子这么好说话,跟你嘚吧两句就完事了?娘希匹的,这玩意惹急了,连自己都抽。”

    冈坎揽着洪三象,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之后,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三五十杖太多了,二十杖够涨个记性了,这么多年兄弟,你,我是不好意思踢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上一声,见洪三象求证的目光看过来,言道。

    “操!真特么进了贼窝了啊!让不让人活了!我遭这个罪干什么玩意啊!”

    洪三象仰天长叹,大有陈挚附体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挨几棍子总比战死强,更比看着麾下自己带出来的士卒战死强。”

    冈坎拍拍他的肩膀,再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点点头。

    前者亲者痛,后者自己余生皆痛。战争固然免不了死人,可若因为自己领兵不当,造成麾下朝夕相处的士卒大量战死,那种心里的折磨,比死还难受。

    “咦?黑和尚,连你都会这般深沉的说话了?”

    然后洪三象就跑偏了,不摸自己的光头,盘起了冈坎的光头,‘惊讶’道。

    “滚你大爷,什么玩意这是。”

    冈坎一把将之推开,极其的无语,这货是个什么玩意,成完婚放飞自我了么?

    “挺好的,一颗卤蛋、一颗白蛋,天生一对啊你们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揽过二人,左看看右看看,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七郎,给我找个媳妇啊!我看看能不能变身!”

    冈坎悲愤的道。

    贺北山成婚了、花和尚成婚了,都更加放荡了,他也想尝尝这种酸腐的味道,看看自己能不能也变个身,不怕这二人的折磨,反过来一起去折磨别人去。

    “嗯。这也是正事,梅娘,回府后跟歌儿她们商量一下,找几个好人家的姑娘,看看有没有合适的。不仅冈坎、云乞大哥、云苏都该正经娶个妻子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正色的点点头,这事冈坎当玩笑说,他却是不能当玩笑听。虽然众人而今多少都有妾室,也都有子嗣,但是贺云乞、贺云苏、冈坎,加上乌尔马他们,其实都还没有娶妻,这可不行啊,得上上心了。

    “早都准备好了,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提,而今想见又有点难,毕竟都是在朝歌寻的。”

    第七不媚还没等应声,泽佳闇月便是先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事不仅她们一直没忘,楚歌他们更没有忘,两相发力之下,给几人备选的媳妇人选,那还真是不少。只不过他们一去边境,就是一年,一次都没有回朝歌,聚在乾西了,又忙着军营的事,这事一直没机会提,也没有机会先让他们都见见,看有没有中意的,投缘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寻,就这几个月时间,在乾西当地寻,抓紧给他们办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其实贺家哥俩还没问题,但是在朝歌寻找适合的女子,冈坎、乌尔马他们会有点困难,毕竟他们都是外族人的长相,许多人家都会不愿意。

    而在乾西就没有这个问题,这里并不算多在意血脉,千年过往,早已形成交融,而且现在他们在这那可是大有优势,完全可以找些出身更好的。

    “那这事交给楚老哥去操办更好,他身为长辈出面更合适,而且他也愿意张罗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泽佳丰元言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岳父大人所言极是,等会回家,就跟我爹说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说点正事,你那个改变军制的想法,究竟怎么个样子?”

    叶辛见他们说完了,问道感兴趣的事。

    “晚上咱们一起去舅公那里,到时候一并跟你和舅公商量一下,听听你们的意见,看看这事陛下和兵部是否会同意下来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夜间,乾西郡公府。

    凌道闲并没有住在原本楚寨的地方,因为真的不习惯,他一个书香传家的,也真的难以喜欢那种军伍粗粝,又带着匪窝般粗犷的氛围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宁家人入住的中院,选了一处雅致的独院,反正这里地方大,即便宁家迁来那些人住进去,也有许多空置的院子,而且半点不显拥挤和喧闹,他更喜欢这种环境,也更加适应。

    晚饭当然都是在一起吃的,楚斐他们在中院也是有自己的大院的,毕竟这一宁家分支,名义上的家主,不是宁诗语,而是宁青林。也毕竟,楚斐的妻妾之中,也不是人人都喜欢并适应,在楚寨那里居住。

    再加上凌道闲和凌家一众人的到来,自然需要设宴接风,而且客人是凌家这样的书香世家,还是这里的宴客厅,更合适一些。

    宴饮没有什么重要的事,也就是楚斐认识认识凌家的一些人,然后一同吃吃喝喝,闲谈几句。

    过后,楚斐则是夹着一堆书稿,叫上叶辛,一同来到凌道闲的住处,说起正事来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