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朝歌急令
    “可否请凌老试想一下,父皇会如何应对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叶辛其实心中也有些担忧,他们说的这些,很有可能成为现实,数百万人凝聚在一起的綦国,准备破而后立背水一战,那将爆发出怎样的战斗力和破坏力,大乾该如何去将之挡住、战胜?

    “行军之事,我并无深涉,具体练兵、用兵之事,我也并没有什么经验和独到的看法,所以无法去设想。我只能明确的告诉你们一件事,陛下几乎可以肯定会御驾亲征。”

    凌道闲摇摇头,然后语气有些低沉的道。

    “以帝王亲临之势,鼓舞战心,和战之必胜的决心,倒也确实是应对綦国背水一战的方式。可、、、”

    楚斐对此并无特别大的意外之感,最起码要比叶辛小上太多,因为他在刚来乾西的时候,就已经有过这种猜想。

    而且应该无论綦国怎样打这一场事关存亡的大战,叶藉都会如此,只不过若綦国真的背水一战,叶藉如此去做,就更加没有人能劝动,也没有人有更好的理由去阻止。

    之所以楚斐会有这种猜想,是因为他可以感受到叶藉对攻灭綦国的那种执念,可以说是因为想要让大乾更加强盛的执念,但不仅于此,还有对曾经北伐一战被天灾击败的执念,还有他身为一个曾经驻守北境多年,身为边军将领的执念。

    可一个帝王,身临战场,身临如此重要的、也必将十分残酷且多变的战场之中,危险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可否请凌老代掌乾西政事,我想要回朝歌一趟。”

    在场之人,谁都明白楚斐那没说完的后半句话是什么,叶辛更加明白了凌道闲为什么会在此,他叶辛又为什么会几乎是独自打理着整个乾西事务,无论敖珏也好、楚斐也好,都是相继掌军离开,即便在,也是练兵为主,而几乎不涉民事。

    这其中固然有敖珏、楚斐自身的关系在内,但也必然有一方面就是尽快的锻炼他的能力,让他适应这种处理大量事务的耐心、细心、决断之能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刻叶辛有些待不下去,不管是因为这件事本身,还是因为他并不希望父皇去身涉战场之中,他都打算回去朝歌,尝试劝阻住他父皇,实在没辙,他想自请代为出征。

    “家主,朝歌急令。”

    班克斯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。

    “呵。陛下啊,根本没打算给殿下回去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凌道闲摇头一笑,有些无奈、又有些果真如此的情绪在内,还挺复杂的。

    “转告太子,无召不得回京,不然军法伺候。”

    就这几个字,就是这封急令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得。”

    楚斐将这封急令放在桌面上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这急令字虽然少,但是内容并不少。叶藉自然不知道叶辛此刻就会跟楚斐、凌道闲在一起,但是叶藉又知道凌道闲会告诉楚斐一些他自己的看法,所以这封急令,是发给楚斐的。

    若是叶辛不知,这封急令发到之后,那不管是凌道闲还是楚斐,就都不要跟叶辛说什么了。若是已经说过了,那楚斐也要拦住叶辛,不让其返还朝歌。

    这军法从事,可不只是说叶辛回去了,他要对自己儿子军法从事,楚斐也一样会被军法从事。都护府可是军制,长史也是军中文官,擅自回京,同样算是不尊调令擅自离营。而楚斐这个而今的乾西暂时主帅,也脱不开一个治军不严的罪名。

    纵然叶藉大概率不会真的严惩他们,最起码不会砍了他们的头,但是吧,都已经这样特意发过来一封急令了,真要违背了,也绝对不会轻罚。

    而且这其实已经表明了叶藉的态度,这件事没有回旋的余地,他们纵使所有人都回朝歌了,也无法改变这一点。还回去干嘛?

    “准备吧,孩子们。陛下已经发信至此了,可不仅是因为我该到乾西了,也说明家里的准备差不多了,该动动了。时间或许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充裕。”

    凌道闲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早就动了,并州府军已经换去了一半新卒。”

    楚斐想起并州府军的情况,结合起来,猜想道。

    “那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。”

    凌道闲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这位陛下,看起来激进,但实际上绝大多数时候,都不会无的放矢,做事情基本都会安排妥当。若是连并州府军都已经调动了过半,那其他各地兵力或许也早已经悄悄调动起来,陈列边境,只是不为人知而已。

    而他们所有人离京也好、迁居也好,也都是叶藉同意或者授意之后,才有的动作,应该也都是有意为之,甚至一定程度上,能够帮助掩饰一些调兵行军的迹象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这些人都并不知道究竟,綦国又如何能得知大乾军队的究竟,这一手多管齐下,多处布局施为,很符合叶藉的一贯行事方法。

    “唉!我这一趟从回朝歌开始,就感觉自己像个傻子一样。现在以为精点了,没想到显得更傻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次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加一。”

    叶辛此刻也是深有同感。

    “若人人都像苏相那样,从年少时就已经成了个老狐狸,我们这些老家伙怎么活?”

    凌道闲摆手道。

    生之而慧者不是没有,而且这世上从来不缺。但毕竟是少数,更多的人,还是要一点点的经历、一点点的积攒、一点点的学,至于能不能学成,看天资更看努力。人老并非皆成妖,成愚者更多。

    索性他是前者,而叶辛和楚斐都有资质成为前者,也足够努力。莫欺少年,因为可能无限。更不用妄自菲薄,少年当有风发之意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干呗,只要两个月之内不开战,我就有把握将这支新军大致规整出来,有一战之力。反正大局有陛下和苏相、舅公你们布置,我这边听命参战即可,打仗我还是没在怕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也只是感叹一声而已,因为他知道自己和他们的差距,也早已正视己心,身在他这个位置上,不能一点不去考虑这些事,但是考虑太多也没用,反而会自乱己心。做好他现在该做的一切,做到他在战场上该做的一切,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放手干,不管是在乾西还是日后在朝歌,后方有我,看个家,我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叶辛跟楚斐相视一眼,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凌道闲认可的点点头,本就应该如此嘛。跟他们说这些,是想让他们学会这样去看问题,去一点点成长,而不是让他们现在就全情投注到这些思绪之中,做好本职,才是第一要务。与楚斐如此、与叶辛亦然。

    “说了这么长时间了,天色太晚了,舅公您早点休息吧,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二人起身告辞,毕竟夜深了,凌道闲岁数也着实不小了,不好再聊下去,耽误了休息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留你们了,年岁大了,确实有些乏累。”

    凌道闲点点头,起身将二人送到门口,当然主要是送叶辛,毕竟是储君,礼不可废。最后还是叶辛极力阻止,老人家才没有送到院门,止步房门处,目送二人离去。

    “明天请解堃先生,给舅公诊个脉,在府上的这段时间,单独调配一些药膳给舅公食用,经手之人,务必要是绝对可信之人。”

    走的稍远一些,楚斐对着班克斯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家主放心。”

    班克斯拱手应下。

    “没有舅公这样真正的老狐狸到来,咱们还真以为自己已经有道行了呢。”

    楚斐揽着叶辛肩膀,二人每个正形的开始在府内闲逛,这一夜说的话太多了,即便回去屋内,两人也没有能睡得着的,索性再溜达溜达,消化消化所言所想之事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,家里有两个贤内助,真有事也有个能商量,能帮你看清大局的人。我特么难受啊,明卉不懂这些,我也不想她涉及这些。剩下那俩,哪有一个省油的。”

    叶辛愁闷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那位三公主又有幺蛾子了?可太子妃不是挺好的么,皇后娘娘也很满意这位儿媳呢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她倒是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,前些天也直接返回朝歌去了。但是雅琳来了,而且是奉母后懿旨来的。可是现在真的不是有嫡子的时候啊。不然,你以为我为什么跑到这儿来,还把所有属官都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辛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可没法说什么,你自己烦着去吧。”

    楚斐呵呵一笑,道。

    “唉。拖着吧,什么时候綦国的事,告一段落了,什么时候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叶辛只能继续苦笑,这种事,即便是兄弟,有怎么可能畅谈无忌,他也只是想抒发一下心中苦闷而已,倒是并没有真的想楚斐能给什么有用的建议。

    而且柴达尔雅琳和柴达尔伊莲不一样,不说她是正妃,仅说她一直以来的表现,别说他母后喜欢,他也同样没有一点不喜,反而很是怜惜,因为她就像一个懂事到不能再懂事的孩子。

    所以才会犯难,会觉得歉疚。

    可而今胤国态度并不明确,甚至时常有试探、作乱之举,两国未来走向很是朦胧,现在有了嫡子,若后这个嫡子,再因为大乾和胤国的态势巨变,而受到波及,那又更对不起他们母子。

    所以无奈之下,他就只能躲了,把这几年过去,等各国形势都稳定下来,再说。

    “可惜太子妃的兄弟姐妹们,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楚斐也是道出一句心里话。

    柴达尔多赫也好、柴达尔伊莲也好,在他看来都不咋地。若没有这兄妹俩,只是从柴达尔伊莲个人来说,她和叶辛未尝不会成为一对很好很和谐的夫妻。

    “可惜我那老丈人没有多活几年。”

    叶辛跟着道。

    柴达尔巴罗也绝对算不上好人,但这个人有手段,能隐忍,若是他还活着,胤国在经历整合雪神教之后,便不会多生这许多事,最起码会与大乾和平十数年,然后再图其他。而这个时间,已经够长,够夫妻交心,够孩子长大,看出一点本性。

    如此,也就能少了许多因为柴达尔伊莲和柴达尔多赫所为,而对柴达尔雅琳的些许猜忌和防备,发自内心深处的那种不敢信任。更不用担心,有了嫡子之后,过早定下了孩子的名分,有了日后可能存在的许多变数。

    “可惜没有可惜。”

    楚斐嘚吧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咱们把十一哥叫上,喝点去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这个可以有。”

    叶藉笑着点头,二人勾肩搭背的走向苏云轶暂住之处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