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七章 离营南去
    星星点点的绿草,逐渐出现在大营的周围,楚斐弄出来这场大比,也几近落下帷幕,各团演武之中,最终是蒙克带领的亲兵营,拔得头筹,而他们的对手是乾西贵族们那组合出来的九队人马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这一场比试,让得各军人手,看到什么叫一力破万法,什么是真正的锋锐之军,该有的样子。即便随着比试那九队人马,配合的比首次登场时更加默契,打法也更加合理且多变,仍旧被这一营重甲亲兵,冲击的支离破碎,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大比剩余的只剩选将之战,擂台搭了起来、考场也搭了起来,每日都有不少的军士,向着各处挑战,有人乘兴而回,有人败兴而归。

    楚斐以武应战,虽然没几个人敢挑战他,但他仍旧坐守擂台之上,更真切的去观看每员战将表现出来的武力。

    而田陌和木柏则成为考场那边的考官,考校将士们的兵法、谋略,亦或是筹算、调配后勤之能。

    朝歌方面接到楚斐的去信之后,也有了回音,叶藉亲笔御书的。他不管楚斐怎么搞,人员怎么精简、整编,这支新军,除去虓虎军不能若与曾经的金甲蛮骑之外,新军需有不下于而今一府大乾府军的战力。其余之事,楚斐可酌情调度,有需兵部配合之事,自管与兵部直言。

    至于最大的喜讯,则是乾西的建设,已经迈出第一步,而且情况极为乐观,与毕奢南境发现大片火油田,与狄焉境内发现大量铁矿等,乾西工坊只要后续开采能够跟得上步伐,乾西建设完全可以自给自足。

    而乾西的第一条柏油路也正式动工,自毕奢开始,连接狄焉、乾西城、哲琅,途径高仓等地,先将原料运输的路途打通,直连工坊。然后再修去边境,筑长城、取代而今的各方戍堡,将整个乾西成铁桶一般防护在内,成为大乾西方一个坚实的要塞。预计整个计划,三到五年之内完成。

    此讯传往朝歌之后,大量中原商人,开始天南地北的汇聚向乾西之地,因为有商机、没有战乱,大有利益可图。而乾西贵族们,则是对此喜出望外,再没人有了丁点牢骚。只要有人来,他们就有将乾西商贸盘活,拥有不逊、甚至更甚以往的收益。

    在此之外,叶辛向朝歌提请,于乾西建立武备库,由军器监分派人手,在乾西单设工坊,打造兵甲,直接供应乾西诸军后备所需,且得到批准,鲁成调离靖武卫,率军器监、靖武卫军器司部分人手,组成乾西军器监,划归乾西都护府所辖,鲁成担任监正。

    而迁居乾西的各世家,也开始展开动作,以刊印话本,开建茶楼酒肆,派驻说书人的方式,开始在乾西之地,宣扬中原文化,主要是大乾及历代忠君爱国、开疆守境的文人武将,历史风流人物的传奇故事。

    以故事的行事,开始去让乾西百姓了解中原之事,并喜爱上这些故事,进而去探究这些故事的真实与否、背景如何,然后深入的去了解中原的文化、历史等等。

    这种事楚斐自然也不会错过,山隐阁分店,也正式在乾西城开业,每天甚至都有班子,分别前往大营、各地村镇义演,其中尤以新军带来落户的家属们居住之处,胤国借居之人扎堆之地,演出最为频繁。

    乾西之地,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家族之人传来的手书,你且看看。”

    在大比再没有人进入考场、踏上擂台的第三天,楚斐将柯里尔蒙德招到帅帐之中,递给他一封来自胤国西疆的书信。

    “多谢楚帅!”

    柯里尔蒙德看过之后,眼睛泛起泪花,九万八千一百三十一人,这是整个公国而今所剩的全部人数,而作为对柴达尔伊莲在乾西所为之举的代价,胤国全部将之送往乾西。

    “我明日便要重新整编队伍,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,将你调出军中。”

    楚斐将其扶起言道。

    “楚帅放心,明日我会喝得烂醉,当众顶撞,大放厥词。”

    柯里尔蒙德自然明白楚斐的意思,而今这些人已经自由,他也该要做到交易的条件了。

    “倒也不必如此,你方才或许没有听明白,我说的是调出,而不是撤职。”

    楚斐摆摆手,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、楚帅、、、”

    柯里尔蒙德一时愣在当场,一个几乎形同虚设的职位,麾下万余人马,能够换来这些族人的命,他其实已经认了,却是从没有想过还有什么转机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个人,一个足够聪明,也足够有能力的人,领兵前往西陆,前往嘉罗去做些事。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“去嘉罗?”

    柯里尔蒙德迟疑,嘉罗其实也相当于他的母国、他的故土,他真的不愿意去成为攻打、破坏故土的人。

    “并非打嘉罗,而是帮嘉罗。具体的,等你到了嘉罗,自会有人联系你,告知你详情,以及你们该如何做。我只能告诉你,你率兵过去之后,敌人是胤国、梧国,而绝不会是嘉罗本身。而此事若成,你甚至可以直接复国,或者在嘉罗身居高位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其实他原本并没有这个打算,因为即便而今他也信不着柯里尔蒙德,但是凌道闲却是建议他如此去做。原因就是,隐军训练的再好,可若不是嘉罗人带回去的,面对的困难太多,存在的阻碍太大。

    而且其实越是精明人,他们才越不会走错路,或者说不会轻易做出选择,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代价将是什么,在利益没有代价大出数倍的情况下,即便是等同,他们也不会轻易付出这个代价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楚斐极为受教,便听从了凌道闲的意见,将率领隐军的人,定为柯里尔蒙德。他的那些族人到得时候,也就是他带着隐军出征向西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然隐军之中,现在担任教头和中、低层将领的后族私军,是不会撤出的,虽然只有千人左右,但足以保证这两支隐军的忠诚度,也是对柯里尔蒙德的制约,避免失控。

    “多谢楚帅。”

    柯里尔蒙德是个聪明人,所以他可以想象一下,他率军去嘉罗能够做些什么,也就再没有了犹豫,这确实是个机会,是个很好的机会。于复国而言是如此,于他自己而言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如此就好,明日整军之时,名义上你会成为太子府卫率,前往朝歌任职。忠武关会有人接应你,悄悄返回,带你前往隐军所在,余下日子,除了你家人到来之后,会让你跟他们见一面,你便不得再在乾西露面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再次将其扶起,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柯里尔蒙德应下。

    “看看这个,可信度多少。”

    楚斐又拿出一封信,却是鬼冥成员从中部商路和梧国北疆,给他传回的密信。上面记载了楚斐十分不愿意相信,但是却又证据确凿的一件事。当然证据不在其中,拿出的这些密信也不是全部。

    “可能性有七分,我之所以知道将军是有可能向我落刀的,也正是因为如此,我当初也曾见过梧国铁戬驸马。”

    柯里尔蒙德沉思片刻后,言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你回去吧,此事不要对任何人说及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不再多说什么,让其返还。

    “老哥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待柯里尔蒙德离开之后,楚斐说上一句,达古巴合的身影从内账走出。

    “这回可以放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达古巴合笑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楚斐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能为你做的,只有这么多了,那个人对我有大恩,我不得不来这一趟。本来我打算在战场上偷偷给你一箭,然后自己率队战死的。可惜,终是做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达古巴合再道,很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“老哥,留在乾西吧。”

    楚斐叹气道。

    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,达古巴合才是梧国派来的重头戏,他等了半个月,从拿到密信之后,就一直在等,希望达古巴合来找他,又不太希望这真的是事实。因为他始终不愿意相信达古巴合,会是来害他的人。

    昨夜,达古巴合来了,将所有事都跟他说了。

    因为再拖下去,就是正式整军重编的时候了,依照楚斐的性子,他绝对会是位置最高的几人之一,若真是那般,他真到动手的时候,楚斐即便不死,也绝对会因为他的动作,而一落千丈、跌落谷底。

    他还是没能过了心中那道坎,直接对楚斐拔了刀,想要求死。但是,楚斐心中又如何能过去自己的心关,只是折了他的刀,却并没有将他如何,只是拿出了那些密信。

    两人一夜长谈,忆往昔,说今朝,谈各自理想。

    最后达古巴合提议试探一下柯里尔蒙德,他也咬不准柯里尔蒙德是否是跟他一样的人,是不是该留。

    若柯里尔蒙德,见到那些信,说是十成把握,不可信。说只有五成可能,亦不可信。十成,太过肯定,落井下石。五成,太过虚假,心中有鬼。七层反而可信,因为铁戬真的找过他们所有叫得上名号的人,尤其是他们这些手中人马最多的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他帮着楚斐最后一次,全了彼此过往情谊吧,除了柯里尔蒙德之外,这营里他能叫准是梧国的人,这段时间都已经帮着楚斐除掉了,除了他自己以外。

    “留下干屁,想让我日日觉得心中愧疚么?而且他对我真的有大恩,不能不报。此番一别,他日若在战场见我,不必留情,我也不会留情。你我兄弟,情谊今日就断了吧。”

    达古巴合摇摇头,眼睛有些红。

    “就你?不对我留情又怎样?是对手么你!好好活着,真有一天遇上我了,就快点跑,到时候就没这么容易放你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眼睛同样红了,转过身去,连连摆手撵人。

    “个大傻子,别特娘这样背对着人,尤其是还动过害你的心思的人,不是每个人都是老子!”

    达古巴合再道一句,声音哽咽。

    “滚、滚,快点滚蛋,别让小爷打断你腿,把你扣在乾西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是连连摆手,却是仍旧不转身,因为眼角有泪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此生最好没有再见时。”

    达古巴合甩了把鼻涕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好好活着!有难事给我传信!”

    楚斐转过身,对着那撩起门帘的背影,喊道。

    达古巴合脚步微滞,却只是肩膀动了动,换成是他不敢转身,片刻后,摆摆手,大步离开,然后是小跑,然后是骑马,带着二百余骑,离营南去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