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值得
    “文斓(七郎),出什么事了?达古巴合怎么突然离营了?”

    蒙克、贺家兄弟等人,接到营中士卒的禀报,都急忙跑到楚斐帅帐来,看着有些颓丧坐在椅上的楚斐,急忙问道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通传全军,达古巴合为敌国奸细,现败露逃离,着虓虎军全副武装,离营追击。”

    楚斐没有说为什么,因为这里还有许多人,是他不想让他们知道具体情况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一同从中部商路等地过来的将领们,都是震惊的瞪大了双眼,满眼不可置信,尤其是那些被达古巴合拉拢,便于楚斐整军之人,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而蒙克等人则更加惊讶楚斐这个命令本身。

    追击,用重甲,还得加上一句全副武装,再糊涂的将领,也不会下达这样的命令吧,你要放人,也不用这么明显吧?

    所以他们在想,这是不是又是楚斐做的戏,想要借此深挖一些仍旧可疑的人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派人在梧国地域打探到得情况,你们传阅一下。但是此时于此地止,不可对外言说具体情况,更不准言及梧国之事,这件事与梧国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楚斐将密信给众人传阅,一双虎目环视帐内众人道。

    “是!我等领命。”

    众人应道。然后细细看起那些密信,神色各有变化。

    “是否调派轻骑追击,并传讯第一府府军,命其协助堵截。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言道,不顾第七不媚拉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除我安排之外,所有人不得有一丝多余动作,违者军法从事!”

    楚斐断然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、、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还要说话,却被楚斐一眼瞪了回去。第七不媚也连忙将她拉到身后,对楚斐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可还有人有异议?”

    楚斐问道。

    “谨遵楚帅之令。”

    众人还能说什么,再说找不自在么。

    “都出去吧,着手准备整军改制一事,此事才是我们目前首要职责!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,挥手屏退众人。

    “闇月、柔儿、梅娘、屠休,你们留下。”

    但是楚斐将三女和蒙克叫住,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闇月,你亲自带队,只追击七日,样子做足后,就返回大营。”

    楚斐先是对泽佳闇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泽佳闇月点点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屠休,回府叫上薛罪、无幽他们,在整个军营仔细盘查,所有在此期间有异动者,直接镇杀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对屠休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屠休也是点点头,应下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!你这么做,何来公正可言,而且犯了大忌讳,你知不知道!”

    帐内只剩三人了之后,第九情如对着楚斐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又知不知道,没有他,就没有而今的我。当年我初出茅庐,又有草原一行在先,兴致冲冲的,带着人冲到了中部商路,却被人当头一棒。那一次不是我救任何人,而是他救了我和弟兄们,还将我们收留在他那里养伤,然后送回到毕奢境内。

    而我之后,只不过送给他一些兵甲,助他扩军而已。

    他为我所做的,远超我为他所做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同样是他自己来找的我,他宁愿求死,也不愿真的害我,这还不够吗?还不值我放他离开吗?

    鬼冥不是万能的,如果没有这些密信,他又不来跟我说,只是在战场上有动作,我会怎样,大军又会怎样。”

    楚斐没有激动,他只是缓缓说着达古巴合,似乎只是想找个人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而已。

    “可你做样子,也要做的像一点啊!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愣住了,但是随后却仍旧担忧的道。不是她头发长见识短,更不是她感受不到这种兄弟情义,这种情义她也有,只是楚斐这件事做的太糙了些,糙到傻子都不信他是真的想要追击,而不是放人。

    “做的再像又如何,这个人只要不抓到,本就是过。”

    第七不媚言道,走到楚斐身后,将他环抱住。

    “可、、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还想说些什么,可最终也没有说出来,因为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此事详情,我会亲呈陛下请责,若是就此能退出一步,倒也不是坏事。而且,若是不让虓虎军去追,虓虎军又怎么能用,这才是他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啊。个瘪犊子,他去报恩还情了,我特么上哪还去!”

    楚斐说着说着,开始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也同样是从武艺不好、初生牛犊的时候走过来的,他武艺渐强、能力渐强之后,帮过许多人,可在那之前对他帮助最大的,除了楚寨的自家人,就只有达古巴合一个。让柯里尔蒙德离开,也未尝不是想将整个第二府府军交给到达古巴合手中。

    可是啊,达古巴合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,没有给他丁点偿还这番情义的机会,反而又再帮了他许多。

    试探柯里尔蒙德只是小事,因为他无论如何,也对这个人信任不起来,多点少点也就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虓虎军,正因为他知道达古巴合是个怎样的人,才更明白虓虎军那一半原本是他的人手,这种时候会如何作想。

    他们或许不会直接跟着他离去,最起码不是全部,但是他们同样不会相信达古巴合会是这样的人。即便事实摆在眼前,他们也不会愿意看着达古巴合出事。

    而楚斐就正好,能够用这种让他们自己去追,实际也就是做做样子的方式,让他们知道,在他的心中,达古巴合同样不是这样的人,他同样不会愿意达古巴合出事,更不会对达古巴合动手。

    “参见殿下!”

    乌尔马的声音从帐外传来。

    “他是个好汉子,也是个好兄长,我不及也。”

    叶辛进帐之后,对着楚斐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父皇对你的惩罚,自己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叶辛再道,交给楚斐一封鹰信。

    “七天之前,他就找过我,跟我说了所有事,连你今日会做出的安排,都猜到了。说实话,当时我真的很想命人杀了他,因为这样一个人,一个了解你、且让你会极为在乎的兄长,不是大乾的人,这对你很危险。

    但也正因为他是这样一个人,我没有动手,而是依他所请,先行去信朝歌,跟父皇言说此事,讨要对你的责罚。然后等到他来找你,并离营之后,再对你说这些事,执行这个责罚。”

    叶辛再道。

    “特么瘪犊子啊!”

    楚斐一拳砸在书案之上,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“鬼冥!传令冥十三带一队人进入梧国,暗中保护他,若有任何人对他不利,杀!”

    随即楚斐对着帐外喊道,鬼冥一直都会混在他帐外的亲兵之中,时刻都在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帐外传来回应。

    “一百杖,现在就打么?”

    叶辛叹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其实很大,还是那句话,若是达古巴合不是这样的人,鬼冥中人,也没有查到这些事,那后果太过严重。即便是没有楚斐的私心,以达古巴合带来的人马,也绝对不会接到低于一军主将的军职。

    而这样一个人,楚斐先是‘不察’,然后等若直接放走,其实斩了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所以惩罚绝对轻不了,也绝对不会是轻飘飘揭过就可以的。一百军杖,寻常士卒两个都能打死。纵是楚斐身躯强悍,也必会重伤。而且还有削官一级,暂且留用,日后以功赎罪的惩罚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其实都算是宽待了。不过也能够给楚斐剪除此番作为的弊端,可以让任何人都无法再用这件事为由,针对楚斐。毕竟一百杖,这种处罚,也绝对不轻。

    “打吧,早点打了,也能早点好,不耽误事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头道。

    身体疼一点,要能缓解一些心里的憋闷,其实也好。而且这种憋闷不再单单只是因为达古巴合,也因为叶藉、叶辛父子。

    “给朕带好兵,打好仗,不然朕踹死你。”

    这是叶藉在鹰信背面,多加上的一句话,很简短,但却包含了太多的信任,还有纵容。

    而叶辛在这里,拿出这封信,也说明了他的信任和纵容。

    叶辛所言‘我不及也’,真的不及吗?一样啊!

    得遇这么多此般人,我楚文斓何其幸运啊!

    这是楚斐此刻心中盘桓的一句话,也觉得受之有愧。

    “别想太多,他这样的人,当得如此。你,亦然。”

    叶辛道。

    为什么有的人会遇见这样的人,会有人愿意为他如此,因为值得啊。

    然后四人一同走出帐外,营门处虓虎军全军,却是正好准备离营‘追击’,看见楚斐过来之后,所有将士下得马来,单膝跪地,以最郑重的乾军军礼,向着楚斐拜下。片刻后,才又沉默不语的翻身上马,离营而去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后,虓虎军军心可用。唉。”

    叶辛见状再开口,然后发出一声长叹,这般人没有早些结交,遗憾。不是大乾之人,更加遗憾。

    “传令全军,校场集合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也是长叹一声,心中百味陈杂。不再多言此事,对着乌尔马道上一句。

    这种责罚,不能私下就罚了,总得让所有将士们都看到、知道,为何而罚,怎样责罚。既是警示,也是严军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有毒啊,要么自己年前必受伤,一连好几年。要么整军,先打自己一顿,每回都要半条命。啧啧。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凑到楚斐身边,轻声开了句玩笑。或许有些不合时宜,但是她又想道个歉,却不好意思正经的道歉,便来了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“滚蛋,个傻妞。”

    楚斐揉了揉她的头,勉强一笑,可丑可丑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脱口而出,满脸自责和歉然。

    楚斐摇摇头,又揉了揉她的头,向着校场走去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