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章 叫不醒装睡的人
    “弟兄们,对不住了,跟着我没让你们得到封爵拜将的荣耀,反而要死在这里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乾西城南城门外,饮马峡,倚在一块大石后面隐藏着身影的达古巴合,对着聚在他身前的兄弟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话就外道了,弟兄们既然跟来了,那就绝没有半点想过这些。而且咱们以往过的,也不比那些将军、贵族差哪去,多快活啊,大哥可从没亏待过咱们。”

    一人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大哥,兄弟们心甘情愿的。”

    又一人道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真的挺好的。说实话,那梧国亲王咱们也见过,可是真比不上楚帅,虽然在大军面前看着冷冷的,而且打杀人的时候,也手黑的很。但是对大哥您,没话说。就冲他这么放您离开,那些在虓虎军的兄弟们,就不用担心会过的不好。咱们没封侯拜将,没准他们中哪个家伙,就替咱们当上了呢。”

    再一人道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啊,他总觉得他对我,不及我对他,总念着当时他还毛都没长齐的时候,我救他那事。可即便没有他,那些人、在那天我一样会杀啊。

    这事他知道,却总说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而且后来没有他给我送来那些扎甲,咱们怎么来的这些人,怎么有后来这个规模的队伍。这些精良的战甲,又救过咱们多少回命?

    傻了吧唧的!

    他为啥杀了卓姆达·?哥则巴,真的是为了一堆与楚寨而言,并算不得太过重要的物资?就去冒着可能身死,更可能败露后被西凤堂一位副堂主杀上门去的危险,去把他干掉?楚寨人真的就一点不会隐忍、不会示弱?

    滚他娘的蛋!那是因为我!

    因为你们曾经的二当家,被那王八蛋虐杀,他在替我给兄弟报仇。哪怕二弟之前并不喜欢他,甚至想在他伤重的时候,将他撵走。可他还是这么做了,因为那是我的结拜兄弟。

    此情,就不重?

    现在的我,也未必是卓姆达·?哥则巴的对手,更不会是那位西凤堂副堂主的对手。他即便那时候武艺比我强了,可终究不是现在的他,没有那个挥刀就可轻易将之斩杀的能力。

    受了多重的伤,他从没有说过,我前些日子问过,他也没有说。但是那段时间,整整三个月,他并没有离开楚寨一次。都是商路上混的,这点消息我会打探不到?他不说,我便也不提罢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大傻子,我会去对付他?开他娘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达古巴合道。

    “可特么我又不能不来,那个人毕竟对我有大恩,救我之命,替我家人报了仇。只能如此,尽量两全,可又对不住你们了。对不住了!”

    达古巴合,对着兄弟们深施一礼。

    “能跟大哥共赴冥泉,我们高兴着呢。都是一帮子无牵无挂的,死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道。

    “冥途上,我替兄弟们开路,咱们再打一片疆域去。人间不得封侯拜将,咱们冥途称王去。”

    达古巴合再道。

    其实也非是他想带着他们,而是他们跟了他太多年,又无牵无挂,他若是自己死在这里,他们必会给他报仇,不仅同样会死,更让他所做诸事,皆成白费。如此,纵是对不住,他也带着他们来了。

    远处三百余骑,大车三辆,缓缓行来。

    日上竿头,不是最好的杀人时,但也只有这样的朗日,配得上这群赴死的汉子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滚石落下,截断马车前后随行的轻骑,二百余汉子从石山冲下,借着乱石掩映,一边射箭杀敌,一边冲向那最奢华的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“速去乾西城传信。”

    轻骑校尉,一边打马冲向马车附近,保护太子侧妃,一边派亲兵赶去乾西城求援。

    但是二百余汉子,没有给他、也没有给他麾下靠近马车的机会,前后各百人,牢牢堵住了两端,弓箭飞快的拉动,一个个轻骑落马倒地。

    达古巴合一柄大刀翻飞起舞,马车周围剩余的三五十人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一刀一个快速被其斩杀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古夫骑士团一事,柴达尔伊莲身边的人,不会如此不济,甚至高手很多,宗师武者都有两人。但是此刻没有,他身边只有这些普通的府军,还不是玉渠轻骑,而是太子府,从没有打过仗的一支卫队,不足两旅人手。

    等到柴达尔伊莲那双惊慌失措的眼睛闭上的时候,不甘、懊悔、仇恨、猜忌尽皆有之,但终究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将之全部斩杀!”

    华璃闻讯亲至,三千府军轻骑,悍然冲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乾国小儿,这便是你们乾国的能耐?没有雪灾,凭你们也能置我大綦如此境地?我呸!在你们这里,老子们都可以弄死你们的太子妃!若非有雪灾,踏平朝歌城,又有何难!”

    达古巴合带着剩下的百余汉子,一同张狂大笑,然后利矛加身,难挡铁骑锋锐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战斗力,能这么快打败一支太子卫队?”

    华璃不解。

    但是也来不及多想,太子卫队,三百七十五人尽没,太子侧妃柴达尔伊莲遇刺身亡,此事他可处理不了啊,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即刻传讯太子殿下、楚帅,告知此间之事。在太子殿下回返乾西城之前,所有人不得泄露分毫,违者,诛三族。”

    华璃下令道。

    然后一众人,带上此间所有尸体、车马等,掩埋所有痕迹,即刻返回乾西城。

    傍晚,新军大营。

    楚斐仍旧没有醒转,但好在并非有持续发热,第二天就已经退热了,解堃也看过,伤势、身体都无大碍,也熬出药水,每日喂服调理身体。

    众女自然不肯离去,日夜轮换守护,等着楚斐的醒来。

    “被你言中了,玉渠王传信,柴达尔伊莲遇刺身亡,刺客为綦国死士,已经尽数伏诛。”

    今日是赫歌和第七不媚留在帐中照看楚斐,乾西城的鹰信一到,第九情如便是找到二人,告知她们。而叶辛已经在苏云轶护卫之下,即刻赶回乾西城,处理后续事宜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一声叹息,满帐沉默,床榻上的楚斐眼角有泪滑过。

    “让云乞大哥替我去一趟乾西城,若是可以,把老哥的尸体和战刀,给带回来,哪怕只留下刀也成。”

    楚斐的声音,干涩也虚弱。

    “你总算肯睁开眼睛了。”

    赫歌叹道。

    不醒也未必是昏迷,因为谁也没有办法,叫醒一个装昏的人。

    “终究不能一直躲下去,让你们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道。

    他多么希望再晚十几天再‘醒’,听到的是冥十三传回来的消息,而不是华璃传来的。可惜,终究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乾西城,还是不要去的好,没有意义。若是可以,殿下会送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赫歌再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楚斐微不可查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大军已经按照你的计划重新分编完毕,可你的那番话,营里这些天发生的事,都让营中现在的氛围算不得多好,你这个主帅该露个面了。”

    赫歌直接将他扶了起来,再说一句。

    营中近千头颅落地,甚至因为楚斐那日的话,营中将士多有互相检举之人,潜藏之人是挖了个干净,但是营中众人,已经没有多少信任,这样的队伍,又怎么能行?比之前更会是一盘散沙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楚斐这个主帅居然因为私事,脆弱至此、不管不顾,本就是大大不该。可他若不‘醒’,这件事没有结束,她们也都不会勉强他。重情之人,必会被情所伤,而且伤的更重,这谁都明白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他‘醒’了,这件事也告一段落了,就不能再这般下去。仍是如此,不是重情,而是懦夫。

    “替我披甲吧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三女点点头,沉默中将甲衣给楚斐穿戴整齐,又赶忙去拿了些流食给他吃。

    “回了故地,竟是还娇弱了些,这段时日烦劳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大军再一次集结校场,楚斐先是对众将致意道,其中少了些人,也多了些新人。

    “楚帅无恙便好,我等所为皆是本职。”

    众将回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这段时间本帅虽然在帅帐养伤,但是对营中之事,也非一无所知。首先呢,我得谢谢兄弟们,愿意相信我,更谢谢你们,愿意与我一同为大乾效力。今日起,留下在场的所有人,皆是袍泽,过往之事,就让他皆成过往,不要再去想他。

    毕竟为了些该死的人,影响了剩下咱们这些人的袍泽之情,不值。

    那什么是袍泽?书上说的、文人笔下,都有很多美丽的辞藻可以去形容,但我不想说那些,我只想说的浅显一点,战场上敌人挥来一刀,你愿意替他去挡,他也愿意替你去挡的,便是袍泽。

    人人生而不同,人人各有性格。但是当并肩作战时,脑海中就只有并肩而战、不离不弃、互赴生死,这便是袍泽。也是我们在场所有人,该当去做到的。

    袍泽之间,兄弟之间,不该有猜忌,而是信任。云苏。”

    楚斐对着台下,朗声开口,然后叫到贺云苏的名字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楚斐的一支梭镖,飞向了贺北山的耳侧,近乎紧贴着贺北山右耳飞过,钉入他身后的兵器架上。而贺云苏的一支箭,随即从楚斐左耳边擦过,钉入其身后旗杆之中。而楚斐和贺北山,同样一动没动,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信任,今时,我对他们是如此,今后对你们也会如此。同时,我也需要你们向他相信我一样,相信彼此。能不能做到!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,对着满场将士。

    “能!”

    众将士齐声道。

    “乾西百战军!”

    楚斐高声再道,喊出这支囊括冠武军在内的,乾西新军名字。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众将士齐声呼应。

    “冠武军、虓虎军、龙骧军、炽羽军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楚斐呼喊一军番号,换来一声齐声回应。乾西百战,四军共计十五万三千六百人。

    “骁武营、傲武营、、、青羽营!”

    楚斐再喊,众将士再应。这是十二营直属军,为将者皆是勇猛之人,每营八百人就是他们所有麾下,军职不低,但不是领兵之将,而是冲阵战将。

    “解散回营!明晨拔营,全军往北,开始操练。”

    楚斐挥挥手,赶苍蝇一般的动作,却又显得有了一些亲近之意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将士领命,然后发出一阵嘘声,解散离开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狗屁的个人魅力?”

    贺北山凑近自家大哥耳边,纳闷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有一个人,一个让大家可以信服的人,宣布将这些事了结的效果而已。毕竟成天疑神疑鬼的,谁不累?现在最上面那个人,都说没有任何需要怀疑的了,大伙还操这个心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言道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止于此,只是另一部分话在这里不能说。

    今时的效果,未尝没有达古巴合安然离营的原因在内,而且占比不小。毕竟若楚斐是一个连朝夕相处,所有人看着感情都那么好的,称兄道弟的达古巴合,都能说杀就杀了,一点情面都不讲,他说的在天花乱坠,谁又能信他?

    “那这不还是个人魅力么?”

    贺北山撇嘴再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不是啊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笑笑,快步跟上楚斐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