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练兵成果
    “龙骧军左右迂回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炽羽军三箭连射。虓虎军破阵。冠武军随后再进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旗语传令,最前方的龙骧军万箭齐发,然后一分为二,左右调转马头,迂回后军。

    炽羽军结成方阵,三箭连发,再成箭雨。然后左右散开,收回弓弩、手持短矛圆盾,结成左右两个鹤翼盾墙。

    虓虎军前军为三团人马,长槊前指,左臂带盾,从中悍然冲过。后军剩余九团重甲,持着臂盾、链枷锤,随后掩杀。

    冠武军最后,三军人马化为三道锋矢,左右从虓虎军两翼杀出,中军借掩护行军虓虎军前方三十余步,然后再行进军,追上其余两军进度,齐头并进。

    然后炽羽军上前,将虓虎军防护在后,龙骧军再进,左右两侧越过虓虎军、炽羽军,两翼驰援冠武军。

    重甲虓虎重整队列,如一道漆黑巨墙,静待时机。

    “夺阵!”

    旗语再发。

    钢铁城墙,踏阵前移,冠武军左右分开,带着龙骧军脱离,左右各自列阵。虓虎军,如墙冲阵,马蹄如雷。冠武军、龙骧军左右掩杀而上,炽羽军步卒再进,替换重甲回撤。

    好好的夏草,好容易的茂盛,便就这样在乾西百战军的演练之下,被摧残的破败。莽党丘,继续荒芜。

    “两月时间,演练到这般地步,已经殊为不易了。再剩下的,也就只能用战场去检验和洗礼了。”

    田陌看着操练情况,对着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明日整军回乾西城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而今这支新军,已经能做到令行禁止,而且不再是初至莽党丘训练之时,炽羽营刚得命令,龙骧军就乱哄哄的回撤,也不是后续马蹄声一响,炽羽营盾牌都不能利落换上,然后撒丫子让路的那种,谁都害怕被误伤了的样子。已经初步有了默契的配合,以及,信任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得益于,他们所有人几乎都不用从头再教怎么用刀,怎么用矛,只是去整齐划一,去阵列而行就可以。

    而今已经到了乾历五十八年,四月末,这已经离着叶藉当初要求楚斐整军完毕的时间差不多少了,他们也该返回乾西城,去静待调令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,也就差不多该动了吧?前些日子,靖武王重现边关,幽州那边二十万綦国悍卒猛攻边关,也就算是开场了吧。”

    田陌再道。

    “闹着玩而已。真的开场了,怎么可能其他地方一点动静都没有。綦国没有,大乾同样没有。”

    木柏言道。

    “不想那些。调令不到,便是暂时用不到我们。调令到了,上阵杀敌罢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摆摆手道。

    乾綦两国的战争,越看越迷糊,越琢磨越不是味,开头打了几乎一整年,几乎是天天不歇。可是转过年来这几个月,开始还有点动静,最后是彻底没了动静,似乎都打累了,直接休战了。除了幽州那边才打了一阵子,其他地方仍旧是一潭死水一般。

    “那胤国是否会出兵?”

    田陌再道。

    “出兵向哪?綦国?大乾?还是梧国?百姓或许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,各国高层还能不知道?心里没个数?且不说胤国愿不愿意出兵,就是他们真的就信了是綦国所为,他们敢撤兵吗,兵力一少,他们现在打下来的那些地方,估计全得被梧国和轲迦占了去。”

    木柏再道。

    柴达尔伊莲的事,终究算不得多缜密,而且蹊跷之处颇多。天下百姓固然会不知种种因由,信了去。胤国民众也好,大乾民众也好,同仇敌忾想要到綦国去打一仗去的不少。

    但是柴达尔多赫会信?当初往乾西放人,他们可是也一样参与了的。

    而且早不早晚不晚的,为啥非让柴达尔伊莲回乾西,不让柴达尔雅琳留下,柴达尔多赫就不会怀疑根本就是大乾自己所为?毕竟他和他妹妹都打算什么、做了什么,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。大乾有比任何人,都更充分的动手理由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里面的事,都不能明说而已。

    胤国也只能任由,在乾西的那些本国民众,心开始渐渐向着‘悲声痛哭’‘决意报仇’的大乾太子殿下,建设乾西时越发卖力,工钱都不好意思要。更是还要和梧国,‘兄友弟恭、勠力同心’,一起继续在西陆作战,然后互相提防、算计。

    “你俩是不是傻!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看了眼嘴唇抿起来的楚斐,对他们无语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对他们摇摇头,示意自己没事。

    “听说南面修建的很快,长城都完成半截了,你说咱们回去之后,会不会都认不出来了?”

    但是二人又不是真傻,只是一时忘了这档子事,是楚斐心头的一根刺,当下哪还会继续说下去,立刻将话题岔开。

    “话题转变的太糙了,这里离着那边才多远?要不是咱们在这耽误事,路都修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无奈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确实不太擅长。”

    田陌尴尬一笑,这事他也不会啊,能这么转一下,都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离渊关那边的人,接过来了么?”

    楚斐摇摇头,问及到那些翰科朗姆公国的人,是否已经接到。无论局势如何,面上还是都过得去的,胤国那边并没有扣留那些人,仍旧放了过来。屠休带着亲兵营,以及那十二营破阵营,一边自行练兵,一边赶路去接收。

    “已经接到人了,就安置在连克古城内。少部分人,屠休他们会直接带回乾西城。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那这边交给你们,我带着她俩先回趟家,咱们乾西城见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既然人接到了,他也该去给柯里尔蒙德说一声,然后顺便看看那些隐军,是否已经可用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田陌和木柏点点头,应下。

    然后楚斐也没和其他人仍在操练的将士打招呼,带着靖武双姝骑马向着楚寨方向回返。

    六天之后,楚斐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楚寨,梳洗过后,行到楚寨原本的大厅之后,独自一人顺着一个洞口,向下行去。

    进去不久就能看到一个地下泉眼,而再往内走便是一条宽阔的暗河,这里上下游皆有隐蔽的出口。

    此时这里没有一点黑暗,被火把和油灯照耀的通亮,两万余隐军,其实一直都是生活在这里,也在这里操练。

    “见过家主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楚帅。”

    楚斐虽然只来过这里几次,但是负责训练这些隐军的人,一部分从华璃的麾下亲兵抽调,大部分是宁家中人,还是都认识楚斐的。

    而在这里也待了两个多月的柯里尔蒙德,也是闻讯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,训练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楚斐摆摆手,然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比我原本的麾下强。”

    柯里尔蒙德道。

    这里的士卒,都是跟古夫骑士团一事涉及势力的人手,剪除了一些不能用的,其余都带了过来。原本就跟龙骧军等是差不多的情况和实力,现在又多了近一倍的时间训练,而且是这种环境下训练这么长时间,没直接疯的,都成了冷血的战士。

    “你,向我出刀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随手指到一名看起来十分矫健的士卒,对其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那名士卒看了一眼他的百长,得到许可之后,直接离队一言不发的向着楚斐劈落一刀,刀声飒飒。

    “来一队。”

    楚斐将刀柄抓住,一拳将其击退之后,对着那百长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百长领命,一挥手,与之前那人同属一队的士卒,离队而出,与其结阵,攻向楚斐。四人在前持盾冲锋,三杆长矛灵蛇吐信,合击楚斐面门,最后三名弩手,静待时机,准备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楚斐嘴角上扬踏步前冲,矮身而进,一下撞开中间一名盾手,双拳左右分击,杀入阵中,不理矛手,先奔着那三名弩手攻去。

    一名盾手、两名矛手,先后失去战斗能力,但却并没有耽误这些士卒的动作,三支弩箭,擦着最后一名弩手的耳边、脖颈、腋下,攻向借机隐藏身形的楚斐。两名盾手一左一右,回身抡砸手中圆盾,攻向楚斐后方。而那名矛手,直接弃矛,身体没有大的动作,只是右臂在动,将腰后短刀抽出,刺向楚斐锁骨处。

    楚斐上身后仰,躲开弩箭的同时,左脚踹向那矛手的胸口,将之蹬飞。然后双手后撑发力,将两名盾手砸过来的盾牌掐住,本想夺盾砸向弩手,没想到赚的太死,索性直接将两人连盾一起,抡了起来,将三名弩手砸倒。

    “可以停了,你们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楚斐看着挣扎着欲要起身接着战的一队人,言道。

    宁开,在这里宁家众人中,职位最高者,闻言打出停止的手势,那十人方才挣扎着站起来,返回队列。

    “准备一下,半个月之后,你们就可以出发了。第一军先行,去嘉罗。第二军晚一日,前往弋兰。具体方式,你们自己定。”

    楚斐对着柯里尔蒙德和宁开,道。这一次亲手试过之后,他对隐军的战斗力和那种战斗意志,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宁开浅笑应下,柯里尔蒙德则是有些狂喜。

    前者是因为,他们终于可以离开这地方,去真正的太阳底下了。更高兴,他们终于可以战斗了。不提麾下士卒,他们这些宁家私军,这二三十年间,都没有真正打过仗了,只是训练再训练,而今终于有实践自己一身本事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至于后者自然是因为,他们公国的那些族人,终于可以再见了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