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御驾亲征
    隐军要动,那自然不能就只是派人出去,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最起码的行军口粮还是要准备的,再就是兵器、铠甲、衣物等等,都是要准备齐全的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这些东西其实从宁家一众来到乾西之后,便是已经在暗中着手准备,这十五天之内,则是大肆开始在整个郡公府之内,开始往隐军所在搬运。

    一个小铁饭盒,一小袋粟米,一大包肉干,一水壶烈酒,伤药、常用的治病药石,等等,一应俱全。现在也是乾西百战军的标配,只是还没有备全,尤其是饭盒和酒壶,打造还是需要时间的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东西,行军所需食物,更加便于携带,合适的时候可以吃点热乎的,不方便的时候,肉干也足够果腹。而且都是易于保存,不易腐败的食物。这个都是有经验可以参照的,有了空闲,想了起来,自然就要都给弄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是一床厚棉衣,棉花乾西各地都有大量种植,大乾亦然,这个东西大乾也是完全不缺的,每人再加一小块羊皮褥,也足够可以睡个相对舒服的觉,行军途中不会太过辛苦。

    然后甲胄以皮甲、布甲为主,再加装要害处的防护,前后的护心镜等,减轻重量,增强隐蔽性和灵活性,穿套在外衣里面,当做内甲。

    兵器也是特制的,每人两柄刃长不过两尺的短刀,刀柄跟农具一样,可以随时自己加装长杆。至于其他的盾牌、弓弩,这东西就没有办法了,这么多人明晃晃的带着这么多精良的兵甲,那就算不得隐军了,更没有办法起到关键作用、奇兵作用。

    而且即便如此,如何隐蔽的赶到目的地,其实也就是他们的第一个任务。完成不了,这支队伍根本没有去到西陆的必要了,不仅起不到需要的作用,更会坏事。

    “家主,所有东西都准备完毕了,第一军也已经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屠休从地下暗河返回,将情况告知给正在看孩子的楚斐。

    “等第二军离开之后,派人下去筑墙,隔绝泉眼和暗河,以后这里就是一个水井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把小儿子拎在怀中,一边晃悠着逗弄,一边对屠休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屠休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看这玩意多好玩,弄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楚斐歪头示意屠休陪他坐会,然后挑眉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烦。”

    屠休无语的摇摇头,就这几天,不止是他,还有贺家兄弟、冈坎等人,都被拉回来相亲。他还能借着正事,躲一躲,其他人那个惨哟,都看花眼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到还好,怎么也都有个子嗣了,你个大光棍可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当然楚斐是不可能放过他的,反正正事现在也差不多了,这回让你想躲都没处躲。趁着调令还没有到,必须都给安排上。能有彼此看对眼的正好,没有也得弄个合适的,搁家给他们放着,这是大事不是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个人,可惜嫁人了。然后、、、”

    屠休无奈一笑,有些苦涩,指了指自己心口。

    “咦!念叨念叨?”

    楚斐好奇起来,眼神充满着八卦。

    “也没啥,出身普通、长相普通,很寻常的一个山村姑娘。但却是我那个时候,除了师父之外,最亲近的人。可惜,等我跟师父出了一趟远门之后,她就被家里嫁出去了,再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屠休回忆了一下,似乎再想那个心中人的样子,然后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她,是谁都没有区别,有没有也更不重要。而且我们这一脉,似乎都是光棍,将传统发扬下去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屠休再道。

    决胜门其实是有门规的,所有人不得有子嗣,所以当初师父才会带着他出趟远门,有了这个遗憾,断了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只是这话他不能跟楚斐说,因为要是如此的话,这货一定会对这个门规嗤之以鼻,然后想尽办法让他娶亲,不要去在乎这些不正常的门规。

    可是即便决胜门,已经不再决之必胜,他师父输过、他也输过,也就不再存在了。或许以后他还会有徒弟,将武艺传下去。但是不会再以决胜门的门规要求他们,可他想成为最后一个遵守门规的人,算是善终,给决胜门的过往一个结尾。

    “罢了,那我就不多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将儿子放在腿上,不再勉强,情之一字,伤人几许,未必轰轰烈烈,可平平淡淡或许也更加铭心刻骨。

    “不过,懿儿的孩子要是个儿子,你收个徒吧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儿子,还用我教?”

    屠休虽然知道楚斐的用意,但仍旧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仅论步战,我而今可未必还能胜你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着摇摇头,然后再道:

    “而且这个孩子若是男丁,未来他们母子可都需要留在这里,成为这一支后族的嫡脉,需要个能保护他们,也能镇得住场子的人。而我希望这个人是你,这是我的私心。”

    “命都让你赢去了,只要需要我,一句话的事,别扯这些没用的。要不这次我就留下吧,反正薛罪他们而今也都回来了,你身边也不缺人,我就留下看家。”

    屠休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就是提前跟你打个商量,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次摇摇头,他就是做点准备,并不是现在就需要如此。北伐綦国之战,必将是会史册浓墨重彩的记下一笔的,他不仅希望自己可以留名其上,身边这些人,他也同样希望可以留名其上。

    “行。听你的,这个徒弟我也收了,什么时候需要我回来看家,只管言语。”

    屠休点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“爹,鸾儿也要师父。”

    小紫鸾爬到楚斐背上,环着楚斐脖子,将小下巴放在楚斐肩膀上,娇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你都想要!以后大了,找你贺二叔教你。不过他愿不愿意收你这个小麻烦,看你自己的喽。”

    楚斐侧头撞了一下小丫头的头,宠溺道。

    “鸾儿有牌牌,二叔肯定会答应,鸾儿跟他换。”

    小紫鸾拎着自己脖子上挂的玉符,嘚瑟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鸾儿不用换,过来抱抱二叔就行。”

    贺家哥仨加上冈坎一起晃悠了过来,贺云苏揉了揉小丫头的头笑道。

    “鸾儿谢过师虎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呲溜一下,从楚斐背上滑下来,凑到贺云苏身前,仰着小脸,乐呵呵的,开心极了。

    “七郎,咱们该走了,殿下传信,让你尽快赶去乾西城,有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贺云苏对着楚斐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最近乾西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啊?”

    楚斐纳闷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知道了,殿下信上,没有明言是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贺云苏微微摇头,叶辛只说让楚斐尽快赶回乾西城,别的什么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“得。你们留下,把自己的事弄完,我先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楚斐起身,将孩子们交给院内的柯丽雅带回去给秦翎她们,然后就准备独自前往乾西城了。

    调令没到,暂时没有必要所有人都回去,什么时候调令来了,再过去也不耽误什么事,用不了太长时间。现在首要任务,就是把他们的人生大事给解决了,谁也别想溜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。这可没我事,我就一个凑热闹的,咱们一块回去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大笑道,看看自家两个哥哥还有冈坎的苦逼样,他就开心。

    “走着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着点点头,差点把这货纯粹是来凑热闹的给忘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靖武双姝可就不能跟着去了,因为怀上了,而且已经快三个月了,只是反应来的有点晚而已。但现在发现了,就得在家养胎了,倒也了却楚斐一桩心事。

    至于翎儿和齐则尔,呵呵,早就摆平了,这么大战场,可是容不得她们跟去了,有点事真顾不上。

    “走喽!”

    至于贺北山,更是得意对其他三人挑挑眉,也大感解脱。他是不用相亲,但是自己媳妇天天找着掰手腕、切磋的,也受不了啊,早走早解脱啊。

    “个德行!”

    贺云乞和冈坎一左一右,送了贺北山一脚,送他出门,看着他和楚斐二人,打马离府,向着乾西城赶去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我去,三哥?你这什么时候到的?”

    来到乾西城,楚斐发现叶辛身边,笑呵呵看着他的吕公懋,惊喜的上前送上一个熊抱。一别小两年,真的是挺久不见了,只是偶有书信来往,甚是想念啊。

    “昨天到的,来传旨的。”

    吕公懋也笑着拍拍楚斐的背,言道。

    “传旨?”

    楚斐有点懵。

    “嗯。以后三哥便是乾西都护府长史了,而我这几天也要动身,返回朝歌了。”

    叶辛告知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?”

    楚斐兄弟重逢的喜悦,一下子就被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已经当朝宣布,这一次将御驾亲征,而且我从朝歌出来的时候,骁果军已经开往凉州,现在也应该到了。”

    吕公懋接着道,印证楚斐所想。

    “大军未动,陛下先行?闹呢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,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“别的地方怎么动我不知道,元域府军早在年前就已经开始分批调往凉州,我是最后一批调离备州的,上个月初途径朝歌附近,被陛下召回。”

    吕公懋再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濮灵郡公已经调离羽州,我在雍州遇见了,上饶郡公那里,我顺路去传的旨,现在雍州重甲也该早就抵达凉州边境。”

    吕公懋接着将自己知道的情况,告知楚斐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