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三章 该以帝王之责为最
    “看来舅公猜测的没错,陛下早就有打算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楚斐恍然点点头,这么一来,凌道闲当时跟他们说的,就真的都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应该能打綦国一个措手不及吧,武臧郡公、云裳郡公跟我一日离开朝歌,一个往北、一个往东北,估计最多再有三五日,边境的战报就会传到各地。”

    吕公懋点点头,再丢出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嘞?不动了啊?”

    楚斐瞪大了眼睛,往东北,必是去往北原域那边的东线边境。往北,自然不是凉州边境,御驾亲征是去凉州边境,这而且已经开动了,这事三哥没必要再说一遍,陛下也不会多此一举。那就只能是乾西军所在边线了。可咋就突然没有他什么事了呢?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不动,而是有大用。乾西百战,破阵至锐。这是陛下当初同意你该制的寄语吧?你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吕公懋摇摇头,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留着我,胶着的时候去打开局面?”

    楚斐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作用是肯定有的,据我所知山宁铁骑、青州刀骑、幽州狼骑、燕辽雪甲,再加上雪岚部百兽军,以及你这支乾西百战,都没有动,应该都是有战事胶着时,前去破阵的用途。但你这一军,人数跟以上这些加起来都差不多了,怕也不仅如此,很可能还有别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吕公懋再道,将自己看法说出。

    “袭扰敌后?”

    叶辛道。

    这个打法,或者说想法,本就是大乾早就有的,乾西军最早的规划,也就是这个。现在乾西军已经被牵扯在边线,那么由楚斐这支新军去继续实施,也未尝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一个是而今綦国态势这么做没有意义,二一个我麾下三万余重甲,去突袭既浪费又危险,还耽误事。”

    楚斐摇摇头,这种情况不大可能出现,这么一来对他这支新军来说,是极大的浪费,根本发挥不出来实力,更没有必要装备的这么豪华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认为发动突袭的可能性很大,不过不是突袭敌后,而是中军。”

    吕公懋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已经率军亲征,依綦国态势,元臻烈也必须要亲征,不然綦国会瞬间成为散沙。如此一来两军在草原摊开百万兵马,甚至更多,来一场亘古大战,并非不可能的事。而那时候,文斓率领这样一支近十五六万的破阵之军,在侧是需要时刻顾忌的所在,入阵则是可能直取元臻烈中军的收官一子,直吞大龙。”

    见二人都看向自己,吕公懋再继续说道自己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还真的有这种可能,若是直接干掉元臻烈,以及綦国整个中军,綦国也就真的没有丝毫反抗能力了。”

    叶辛、楚斐都是点点头,对这番言论十分认可。不仅是元臻烈这个汗皇对綦国而今的重要性,还因为以叶藉的性格,这种一战而定大局的事情,真的很有可能会去做。

    “此事倒还只需听令即可,文斓只需静待。眼下我却是想要尽早赶回朝歌,守好后方。急忙将你叫过来,是想你暂时坐镇乾西城,跟三哥做好这个过渡。”

    叶辛随即再道,说出将楚斐急忙叫过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等两天,我让屠休过来,送你回朝歌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这世道对他们而言,算不得太平,而叶辛现在又是万万不能出事的那个,他走不开,但屠休可以,也唯有屠休护送,他才可放心。

    “不用,华璃会陪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叶辛摇摇头,这一次他母后也有信传来,希望女儿和女婿回朝歌,他们正好同行,倒是不用担心路上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这么一说,我怎么就感觉,还是要将我扔在乾西呢?”

    楚斐苦笑道。

    一正两副,三个都护,而今正的在边疆,另一个副的要回京,这就剩他了啊。

    “是我说漏了事。楚国公会来乾西,接任乾西都护之职。敖帅,被新任命为征北大元帅,总领西线战事。只不过是我这个第二任长史,来的比第二任乾西大都护,快了点。”

    吕公懋呵呵笑了起来,他可不是忘了,而是跟叶辛存心捉弄一下楚斐。

    “哎我天。你们真是够了。倒不是我贪功、好战啊,关键这大动干戈这么久,练兵也这么大动静,真到最后反而没我什么事了,那可真丢死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一看二人大笑的样子,顿时明白过来,大眼睛一瞪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可得了吧,总说别人每个消停的,最闲不住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二人笑的更欢了。

    “闲时间长了,手总是会刺挠的嘛。”

    楚斐摊摊手。

    他是想要退一些,但是不是在这上面退,这一战他从还没有回道乾国,就已经开始参与了进去,要是不让他打完,他如何能够甘心。

    而对于楚国公林执来成为第二任乾西大都护,他就高兴的不得了,林执才四十多,体格棒棒的,怎么也能当个二三十年吧?反正这块山芋,不给他就好,他在这上面一点想法都没有,甚至避之不及,当个逍遥将军多好。

    虽然这么说有点自作多情,但是他这个封号在那,乾西郡侯、乾西郡公的,不仅他会想,别人也会想啊,暗示心理太强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怎么没见十一哥,溜达哪去了?”

    随即楚斐突然想起苏云轶了,没在这里看见他,倒是有点反常啊。

    “被大姐薅走了。让晚点叫上二姐两口子,加上你、我、三哥,一块聚聚。”

    叶辛笑道。

    “云笙公主也来了?”

    楚斐又是惊讶一下。

    “能不来么,他死活不愿当长史,连去三封鹰信,又是给父皇、又是给大姐、又是给舅父的,死乞白赖弄了龙骧军一军在手,大姐怎么可能不过来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叶辛再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自求多福吧。”

    楚斐不厚道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笙公主是贤良淑德,但是那是一个很有威严的女人,若是男儿,比叶辛要更像叶藉的多,有种淡淡的霸气。苏云轶在她面前,小绵羊而已,夫纲比楚斐还不振呢。

    而苏云轶这种‘找死’的行为,会带来怎样的‘折磨’,三人相视一笑,似乎都想到一处去了,倶是贱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虽然现在要倒霉,但是他这一军在手,可是把武子他们馋的够呛。”

    笑了一会之后,吕公懋言道。

    “那没有办法,南疆虽然无战事,但是也需要人接班啊。”

    叶辛言道。

    他们父辈那一代,整个大乾军中,算上叶藉在内才一共三个宗师武者,而今这一代就已经出现三个了。而北疆有楚斐这个半道杀出来的,还有他身边的那一堆强手,这些虽然更多,但是叶藉不分配,谁也抢不去,而且现在位置已经不必诸多老将差,甚至手中兵权更甚。那剩下这仨,都到了南疆了,南疆边军怎么可能放人。

    而且虽然南疆暂时安稳,但是谁也说不准虞国究竟会不会突然转变了心思,总不能把所有能战之人都调往北疆,别的地方都不管了吧。

    更何况,军中为将者像敖珏那个年纪,还战力、精力不减的有几个?也该让他们尽早熟悉南疆情况,学习更多经验,以后好镇守南疆。也趁着这段时间,南疆的老将们,还能带带他们,教教他们。

    与人而言,十几二十年算是一辈。可是与军中将领而言,可能五年、十年,都已经算是一代更迭交接,甚至年年、时时有新人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大乾二十年无大战,以及武将国公们的传统等原因,所以还是沉稳老将居多,新人偏少,这才显得他们这许多人,尤其是楚斐、言武、陈挚等人崛起的太过突兀,新老交替来的太过仓促。让得许多人,以及他们自己都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“若非现实种种,还真期待咱们兄弟一同列阵破敌的场面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现实需要考量的事情太多,而且他们每个人而今的位置都算不得低,这种场面自然也就只能想想而已,实际上还是要看具体需求和安排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想想,的那种画面,真的让人向往啊。他们十九个结拜的兄弟、戍无羡、齐禾等人,还有现在在身边的这些兄弟,各率轻骑数万,相视一笑,冲阵而上,并驾齐肩、策马扬刀。

    那该是怎样一种美好啊。

    “滚特么犊子,就属你最不地道,站着说话不腰疼。”

    叶辛登时就锤了他一拳,现在说的好听了,当时他要跟他们并肩子上的时候,咋跟他说的?个瘪犊子玩意,最不是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说,当时我就觉得陛下有可能这么做,你信不?”

    楚斐摇头一笑,他就知道叶辛还惦记初来乾西时候这事,这或许将士叶辛一直的遗憾吧,喜军伍而不得从,愿并肩却需退开。

    “那次听凌老言说时,见你并无太过惊讶的神情,就反应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辛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若是殿下有一日面临此种选择,请不要与陛下同为。若是逢战皆需帝王亲临,还要我们这些战将做什么?这是我们的职责,而帝王也更该以帝王之责为最重之事。”

    楚斐突然正儿八经施上一礼,以一个臣子而不是兄弟的身份,对叶辛道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!有此一言,文斓该为大乾砥柱。”

    云笙公主叶绮的声音从楚斐身后传来,一边跟苏云轶一同走近,一边赞道。

    “好个屁啊,他也就是欺负子武不会揍他,你让他去陛下面前嘚瑟一句,踹不死他。”

    苏云轶挑拨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?”

    叶绮瞥了他一眼,丫顿时缩脖,老实溜达到叶辛身后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那是已经谁劝都没有用了,母后又何尝只劝过一次?

    但那是因为父皇初时为将,这股战心,对当年北伐的执念,已经压抑了太久,不得不发。但是子武,你以后该尽量收去这个念头,波澜无惊的收,比蓬勃恣意的放,要更难。你涉及不深,只是些许遗憾,还有的收。

    虽然此言大不敬,可你设想一下,若是有个万一,你也好、言儿也好、其他人也好,而今谁有把握继续稳住、并将大乾发展的更好?父皇此举已经有些冒险,准备再完全也都是冒险。你当以此警示自己。”

    叶绮随即对叶辛再道。

    这其中有些话,其实是苏宁卿在她来之前,让她嘱咐叶辛的。大乾皇后啊,生怕自己儿子,也学着丈夫一样,不回朝歌,跑去边境。而有些话,便是听到楚斐那句话,之后的有感而发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们对言儿说?一个是师父,一个是他最愿意亲近的姑姑,他会比我更听话的。”

    叶辛虽然将这些话,都记在了心里,但面上仍旧玩笑或者说试探了一句,因为他父皇先离京,然后再传旨过来乾西,也不是没给他抗旨的空间啊,他真有一丢丢蹽去边境的想法,哪怕只是一丢丢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。言儿比你还要好战,这一点我再明确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连忙摆摆手,梧国一行,叶言对战斗的欲望和那种对战场、对军伍的适应,他可是都看在了眼中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