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四章 綦国军队的变化
    “咱们不说别的,我跟你一起去的胤国、带言儿去的梧国,两次皆有战斗,说实话,你的表现不如言儿,他更像是一个军伍人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生怕叶辛不信,楚斐又补了一句,他也是对这两件事都最有发言权的人,说出来的判断自然更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“而你在控制情绪、想法,这些事上,要更胜言儿一些。”

    随即楚斐再道一句。

    叶言其实单论表现,大概比叶辛更有风范,更加沉着冷静,这或许也是皇族长老们,更倾向叶言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但是楚斐明白,叶言的那种沉着,其实更像是为帅者的淡定和从容,以及那种发自内心的自信,或者说自傲、自负。他的眼中,什么事也好,什么人也罢,都不能让他畏惧,甚至连顾忌都没有。有礼是教养,这种几乎不外漏的狂傲,才是他的本性。

    若让楚斐来评价的话,叶言比他自己都更适合从戎,而且是可以为帅的那种人。而他自己,他自认为为将会比为帅更合适。

    至于叶辛,守成发奋之明君,更加符合他的性子。平易、有想法、有朝气,许多事并不会仅靠己断,有容人、容事之量,有博纳众长的心态和气度,有处理事务的耐心,而最重要的一点,他行事会考虑很多,方方面面大体都会考虑到。但是有不缺少杀伐的魄力,和承担事情、决定事情的责任心。

    叶辛和叶言,初看有很多相似之处,实则相处久了,可以看见真实的他们的话,就会发现截然不同,完全是位于两端的人。

    若是大乾是二十年前的那个时期,叶言无疑是更适合继任皇位的人,可放在而今、或者将綦国灭掉之后的大乾,则是叶辛更加合适。

    开拓之主,暂时有叶藉这么一位就够了。就像大乾太祖与太宗的过渡一样,一位开拓之主之后,更适合的是一位守成之主,将局势回稳、再进。

    当然即便是守成之主,那也同样不能失了雄心、战心的,忘战必危,这也是至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师父,倒是真的懂他,言儿因为没能随行去边境,倒是罕见的闹了几日脾气。”

    叶绮的这一句话,也给了楚斐之前所言,一些佐证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够欺负人的。”

    叶辛无奈道,彻底消了自己心中那一丢丢想法。就像楚斐所了解的那样,他即便心中再想,也会去考虑大局,考虑许多,然后作出合适的选择。

    当初离渊关前,面对柴达尔伊莲的‘羞辱’,他本能直接开战,但想到了促进、发起合盟的舅父苏长晟,也想到了合盟的好处。

    同样是柴达尔伊莲的事,即便他心中不愿,但也同样默许了达古巴合、或者说是他父皇的打算,然后再装出一副悲恸的样子,换取乾西之地的胤国民众心向。

    当然也包括,他其实真的很想跟兄弟们并肩而战,但因为那些雪岚部亲兵的舍生护佑,而跑去乾西城搬救兵,然后回来只是发泄一通。

    而楚斐等人,其实也就是抓住他这一点,在这‘欺负人’呢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好吧?他们都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莫名变成逗比的苏云轶,又冒出来一句话。当然他只敢看向楚斐,自家十九弟么,欺负一下可以,又不会揍他。自家媳妇么,虽说也不会揍人,但是训人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为啥变逗比,不变逗比,这时候估计还挨训呢。装也得多装一会啊,让她赶紧出完气了事。

    “快拉倒吧。以前还有你做个伴,看着你只能摆弄粮草军械,心里还有点安慰,最起码有个比我还惨的,入了军也打不了仗。现在呢?你也舍我而去了啊!”

    叶辛看着大姐不善的眼神,也是跟着耍起宝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兄弟这都什么风气?以前不这样的啊!”

    叶绮扶额,这怎么越大,一个个越没有个正形了呢?

    “他!”

    包括吕公懋在内,哥仨一同指向楚斐,风气就是被这家伙搞坏的,他们不认识之前,可不是这个风气。

    “一帮子哥哥,被最小的弟弟给拐带了,你们也是没谁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,挨训的不是楚斐,反而是他们又被鄙视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我家儿媳妇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叶绮看向楚斐道。

    “好得很,就是有点养胖了,肉肉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笑道。

    “胖点好,小孩子有点肉才好看吗。等明天送子武返京了,我们夫妻就去你府上借住几日,跟儿媳妇培养培养感情。也看看懿儿,再过三四个月,也该生了吧?”

    叶绮再道。

    前者是她自己的重点,后者是她此行的重点之一。她这一趟乾西走的,任务也是不少,自家的、后族的,都有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天也不早了,要不咱们去找云筝和华璃?”

    苏云轶插言道,他媳妇要是存心的话,那可能一直顺着话聊下去,他们兄弟既是相聚、又是分离,好多话想说呢,可不能让他媳妇就这么一直把他们仨晾着。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叶绮又横了他一眼之后,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当先离开这里,向着华璃的府邸那边走去,昨夜去过一次见妹妹,路还是认得的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乾西长城所在。

    “敖帅,第一府第三军已攻下磐柯城,但是损伤达八千人,那些綦国人,仍旧像之前一样,莫名其妙开始玩命起来,无人退、无人降,只要开战、必是死战,而且根本不顾自身是否会受伤,疯了一样,极为强悍。”

    第一府边军主帅叶邯,受到军报之后,来到敖珏帅帐,禀报道。

    綦国经过一次数月的休战之后,所有人手还是那些原来的对手,但是他们却像是整个换了一副样子般,作战的勇猛程度大大提升,而且只守不攻,但逢战必疯狂,哪怕三两千人守以小城,也要做到人不死绝城不易帜,与之前接触到的敌人,战心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如此敌人,他们的先锋军速度比预计大大迟滞,后续大军更是至今没有离开防线,踏入到綦国境内。而且战损人数,也要比以往和预计都要大上很多。

    “传信辽北边军、西北边军,沟通三线战况。传令第三府乾西边军留守防线,其余各府全员向綦国境内进发。同时,传令先锋军,只夺主城,小城不管,继续推行五百里,每路分派两军,剪除这些小城。直接推平即刻,加快行军进度,掩护先锋军。”

    敖珏在身前地图上伸手虚画出来一条线,那里是他要求这一次大军推进到得地方,磐柯城以西五百里南北一线,到得这里之后,所有军队就都得整军缓行,去啃掉一个个綦国腹地大城,向着金帐所在一步步去打了。

    至于传信辽北、西北两边军,沟通各自情况,则是想要看看是他们这一边如此,还是尽皆如此,看看能不能更好的分析一下,綦国的意图和战略,是否需要改变一下进军计划。

    “传信陛下,请求后备军力补充。”

    然后敖珏再对帐内参军事下令道。

    战损比预计的大,他们需要先行准备后续补充的兵力,省得进兵太深之后,后继乏力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陛下,东线、西线战事推进不利,遭遇綦军拼死抵抗。前方西北边军同样不算顺利,遭遇的抵抗,前所未有的顽强。”

    凉州,寒武关北,叶藉大营驻扎之地,御辇之内众将分列,梁国公庆寒山,将各线战况汇集之后,呈交叶藉。

    “咱们可是要去灭人家国、灭人一族的,不遭遇点顽强抵抗,怎么可能?传旨下去,各线后备兵力,尽快补充上去。青州刀骑、幽州狼骑、燕辽雪甲、山宁铁骑、百兽军前线待命,随时准备参战。雍州重甲、备州先登,支援中路先锋军,加速破城。西线和东线暂且不管,中线西北边军尽全力向前挺近。”

    叶藉言道。

    “那陛下,乾西百战、、、”

    下面有将领问道,显然对这支新军,不仅楚斐自己在意何时参战,很多人比他更加在意。他们这么多人,包括陛下都亲临边境了,楚斐和他麾下这支大费力气和声势整编的新军,还在后方?这可不应该啊。

    “嗯。也该动了,让楚斐两月之内赶至寒山关。记得派快马去传旨,不要用鹰信。”

    叶藉这一次没有再压下众将的这个疑问,而是直接下旨道。

    但这次让得众人却是更加疑惑,不仅没有人羡慕楚斐有这么‘宽裕’的时间,反而琢磨着这家伙是不是得罪陛下了,陛下有意要把他弄死。

    为啥呢?

    快马传旨,从凉州寒山关到乾西城,怎么也得一个月,鹰信呢最多三天。

    若是后者,那楚斐时间自然是宽裕,一路溜溜达达就能赶过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是前者,楚斐接到旨意,最多也就一个月时间,就要赶到寒山关。若是单人多骑,路上少歇点,走军驿,有备好换乘马匹,这个也能做到,不算太难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是十五六万大军,别说是新军,除了大乾那几支轻骑,恐怕没人能做到,而且他们也不是一定能做到,只是应该差不多。

    可楚斐麾下纵然骑兵多,但可是有三万多重甲、三万多步卒呢,这个行军速度恐怕比寻常府军都要慢,怎么可能在这个时限之内赶过来。

    “别那么惊讶,从里面走,有云岭在,有青并地势在,自然没有可能。但是从外面走,草原奔马无拘无束的,未必没有可能。而且这样也正好检验一下这支新军的情况,看看是不是朕想要的铁军。”

    叶藉看着众将反应,笑道。

    从草原跑到寒山关,时间上自然可以,但是难度也不小。而且这种旷野上快速行军,也最考验军队的纪律性。

    他给了楚斐太多的方便,整编人手、盔甲兵器、战马等等,哪怕包括军制的改变,他都允许了。那自然也是有要求的,是有期望的。

    若是这支新军达到了要求,整整齐齐的,像个铁军样子赶了过来,那他自然可以放心重用,按照预想去投入战场当中。

    若是不行,那就得用备用的计划了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