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五章 林执到来
    “回吧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饮马峡,送走叶辛和华璃、叶宁一行,楚斐看着已经修建出道路和数座瞭望塔的这片地方,尽管已经改变了一些风貌,但他似乎还能够看到两月之前,这里发生的那场短暂的战斗。

    贺北山、苏云轶、吕公懋站在不远处,前者在楚斐在这伫立了半个多时辰,仍旧一动不动,上前劝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回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仍旧看了片刻,才转过身来,骑上战马,跟着他们回返乾西城。

    “梧国那面还没有消息传回来吗。”

    回到乾西城之后,楚斐叫来了鬼冥,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家主,半月之前有过一次联系,冥十三他们已经发现了机会,准备动手。但后续消息还没有,想来是出了些许变故。”

    鬼冥回道。

    冥十三他们仍旧被派去梧国,干点他们最熟悉的事。但是两个月时间过去,还仍旧没有得手。这与对方身份太过尊贵有关,也与楚斐不让他们在可能会损伤自己的情况下,强行动手有关。

    “传信给他们,不用急,这件事我可以等,万全为上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道上一句。

    梧国驸马铁戬要死,那位公主要死,那位公主的哥哥也要死,而且都必须死。他不会放过一个想要对付他的人,一直活着,也不会放任让达古巴合不得不如此的人活着。达古巴合可以全他的恩、他的义,但这件事总不能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可他不急,不能再为这件事,搭里更多的人。若非现在情况不允许,他其实更想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过去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鬼冥道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是宗师武者,但是即便而今鬼冥队伍人数已经上千,他也仍旧是最强的那个,由他出手把握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“不用,对方有西凤堂在手,若是真的没有好机会,鬼冥所有人都过去,也无济于事。而且你已经在梧国干掉过一位亲王,这段时间也没少出现,必然会成为一些人的关注所在,不止这一次,以后也尽量减少出手。给你们弄这么多新人呢,不用留着干嘛?”

    楚斐摆摆手,没有同意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,鬼冥上一趟跟他一起去梧国,就跟屠休联手,弄死了一位梧国亲王,做得再隐蔽,也仍会有蛛丝马迹。而且这段时间鬼冥一直在他身边,从再次回到乾西来,到整军完毕,着实干了不少事、杀了不少人。再加上鬼冥队伍越来越被人熟知,他们这些出手最多的老成员,也就不是那么安全了,该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,或者直接走到明面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能吃白饭啊。”

    鬼冥再道,声音有些许急切,他们给自己的定位十分明确,就是杀人的刀。楚斐这言下之意,可不就是这把刀要被尘封了么。这可不行啊。

    “没让你们吃白饭,小爷也不养闲人。现在府中明面上的亲兵不少,鬼冥一半人手隐于府宅暗处守护,家里是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但是外面还有许多事需要你们去做,杀人又不是全部。中原之内的暗道势力而今基本上都铺展开了,但是乾西还没有,梧国、胤国、轲迦嘉罗等地,也都没有,甚至还有更远的漠洲、裕洲,也都要有。

    你们日后一半人负责这些事,一半人负责管控住队伍,而你总领这些事,我交给你之后,可就什么都不管了。我就只有一个要求,再有类似达古巴合这等事,我要在事先得知,而不是再坐看这一切发生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达古巴合的事,对他却是触动极大,也伤害极大。虽然外面已经没有什么朋友了,但是他身边人来源也算是挺复杂的,哪的都有,他生怕再有一个人以前欠过什么恩,要还什么情,给他再来一出什么狗屁两全法。

    就像这一次一样,他若是早些知道那位梧国亲王跟达古巴合之间的过往,直接派人想法把那个狗屁亲王杀了,也就没有之后这么多事了。哪怕达古巴合会知道,会跟他老死不相往来,他也情愿如此,而不是今日这般生死相隔。

    鬼冥这样一支利刃一样的队伍,若是对各国高层出手太多,只会招来更多的忌讳,这个忌讳甚至同样会来自身后。但是放在暗道上,这样一支队伍,就是最大的威慑,最好的开路先锋。

    明面上杀人的手段,他现在并不是那么缺,对鬼冥的需求也不像当初那么大。索性就让鬼冥换个方式,去更好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鬼冥利落的应下,只要还有事让他去做,只要还对楚斐有用,那就足够了,明道暗道,无所谓,他们本也不是光明正大的路子。

    “嗯。你今日就回府去吧,人手、钱财,一应所需自行调用即可。梧国那边若是不行,就让冥十三直接就地发展暗道势力,徐徐图之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再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即刻传信过去。”

    鬼冥施礼应下,悄然离开。

    一晃,九日时间,白马过隙一般划过。这九天之内,楚斐陪着吕公懋熟悉乾西事务,给他介绍乾西这面的官员,以及在此齐聚乾西城的各方贵族认识,替叶辛交接乾西公务。

    “林叔,您可算来了。”

    第十日,楚斐率一营亲兵,西北行至原叠云国边境,迎接前来接替敖珏成为第二任乾西大都护的林执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你小子这半年,倒是越发黑廋了些,胡子居然都已经开始蓄起来了。怎么?后方比边境还苦?”

    林执跟楚斐打个招呼,调侃一句。二人共事近一年,关系自然比以往的时候更加亲密的多,这一别半年,也有些久违之感,再见更加热络。

    “荒郊野外练了两个月,那环境哪比得上在边关睡营房来的舒服。”

    楚斐呵呵一笑,打马跟林执并行,一同向乾西城方向回返,那边可还有一大堆人,等着见过信任大都护呢。

    至于他这寸长的浓密络腮胡,那是在莽党丘那边,洗脸都费劲,哪还有心思去刮胡子。回家了,他爹又说他如今已经为帅,这么看着倒是更加沉稳也有威严些,就让他一直留着了。看起来倒确实不像二十岁左右,而是三十岁出头了,‘老’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真舒服了一段时间,日日除了在营房待着,就是上城轮值,人都懒散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林执笑着点点头,休战的那段时间,整个边线上的将士,倒是都正儿八经休养生息了好一段时间,一个个却是养的比楚斐在那时候,白胖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不过好日子也是暂时结束了,听说各线战事都不算尽展的太顺利,要不是旨意不可违,还真不想这时候来乾西。”

    随即林执从自己马袋之中,取出一些边线的战报,这都是陆续从边线送回后方的,被他直接拿了过来,顺路带过来。

    “发疯倒是正常,不可能一直都是练兵的态势。但是这份死志,也确实有些难搞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接过这些战报,边走边看完之后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。可惜靖武卫那边一直没有新的进展,甚至连雷火都没有再送来边线,那三架大家伙用处没有那么大了。若是来个百十架的,纵是他们再有死志,只要没有城防,他们不是对手,也给咱们造成不了这么大的伤亡。”

    林执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估计陛下是准备憋一波大的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闻言先是蹙眉,然后凑到林执耳边,悄声说道一句。这雷火,也就是火药,知道方法之后,这玩意根本就不难弄,这一点他很清楚。可是这种情况之下,木老头那边居然一次都没有再往边境送过雷火,用意何在,也不难猜测。

    “能干掉綦国就行。现在这些将士们啊,根本不知道当初綦国是怎样的敌人,他们有着怎样的侵略性。这里不彻底占据,便是草原上那火燃不尽的野草,终有一日会在此遍布草原、漫过边关。那时可就不是敌人有这般死志,而是我等需要拼死守土了。这仗啊,能在外面打,就绝对不要拖到家里来。”

    林执点点头,感慨一句。

    “綦国人就跟他们的信仰,天狼,一样。他们习惯了自己是狩猎者,而且狩猎之时,比谁都更加狠辣无情。即便不是此时,而是以往,他们的妇孺、老弱,都可能在每一瞬你忽视的时候,展开自己的獠牙,在你心软之时反伤,又何况是现在,何况是青壮。”

    楚斐亦是深有此感,以前他便在这方面吃过亏,对于綦国人,他再了解不过。

    而他们二人又这番感慨,也不过是最新的一封战报中,一营将士,破城之后发现守城的尽是老人、女子,故而没下去手,想要收降。结果,诈降之后,这些綦国的老人、女子,将整整近两千人害死,与潜藏在外的綦军内外合击,差点灭了进攻此城的两团人马。

    幸好,陈挚率领的一整军人马赶路快了些,比预计时间更早途径那里,将之全部扑杀,才救下了剩余之人。没有在深夜之中,失去整整两团人马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当初楚斐与田陌言说的,战场上重要的一个因素,一个随时能够改变局部甚至全局战况的重要因素,人心、人性。这个因素的转变可能太多,也太快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