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六章 圣旨到,大军开拔
    “可惜这一次言之不能跟你们一起参战,看着你们一个个这么快速的成长起来,还真有些老了的感觉,也盼着言之能早点成熟起来,我也真的去养养老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林执看着眼前的楚斐,想起已经深入綦国的陈挚、百里灼灼,甚至是那些他亲手带出来的第三府乾西边军将士,不免又是有些感叹。

    “您要不把十三哥调过来,跟七哥、十哥他们一样进入乾西府军,虽然不直接参战,但是负责运输粮草物资送往前线,见得战场多了,总还是有些有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吴烈和白晗二人从进入乾西府军几乎就没有闲着,这一年多时间之内频繁往来前线,最开始是押送粮草物资,送上去补给,后来则是送人,给边军补充兵力。基本上,没有一天是在乾西城的,皆是在外领兵。而且在边境赶上了,还能跟着打两下,也挺锻炼人的。

    “算了,就让他在云州那边待着吧,前面先沉稳几年,练练性子,也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林执摇摇头,虽然儿子而今位置没有楚斐他们高,还仍旧是个偏将,而且是驻扎云州的南卫域府军,这一次不会参战,更几乎没有仗打,没有擢升的机会。但也正是如此,其实更能磨练一个人的性子,这么多兄弟都纷纷走上高位、领兵在外,他一动不动,这种心理落差其实一点都不小,若能淡然处之,做好自己,未必不是更大的成长和好事。

    “倒是你小子,现在仍旧待在这里,早就急疯了吧。”

    林执随即又是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没辙啊,等着呗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笑着回上一句。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

    林执言道,战况这般胶着,也是时候需要些大动作了。十六万余大军,想要置身事外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嗯,应该快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也是这样认为,点头回上一句。

    然后二人不再多聊,打马带队快速向乾西城赶去。

    到得城内,自然需要设宴一番,众人给新任两位主官接个风,然后互相认识一下,初步了解一下。

    而今乾西情况已经十分平稳,也没有什么大事,楚斐陪着林执又走了走乾西城,给他介绍介绍这边的具体情况,也在周边转转,熟悉一下地形。然后林执就离开了乾西城,他要走一圈乾西全境,对这里各地有个详细的了解。

    又七天之后,乾西城外,伴着一缕尘烟成线,辛羽灼灼、辛羽蔚蔚两兄妹赶到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,被狼撵了啊?”

    恰巧崔不器正好在城外军营,向城内走去,去找楚斐,看到这边起了烟尘直接过来查看,发现上气不接下气,疲惫的要死一样的样子,打趣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,真是二兮兮。我们这个逼样了,不知道扶一把?”

    辛羽灼灼差点没有气死,自己兄妹都这个德行了,你丫能不能靠点谱一回,不给我们点水喝,也扶一把啊。

    而辛羽蔚蔚更加直接,飞起一脚,就把崔不器踹了下去,拉了自己哥哥上马后,鄙视道:

    “我就纳闷二子看上你哪了?”

    “七郎在哪?”

    辛羽蔚蔚从马鞍上取水灌了一口,再问道。

    “城里,我带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崔不器瘪瘪嘴,跟一名亲兵要了匹战马,带着他们往城里行去。

    “七郎,陛下旨意,让你率军,自旨意传出之日起,两月内务必赶到寒山关,与陛下大军汇合。”

    见到楚斐之后,辛羽灼灼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歇歇。来人,准备房间。”

    楚斐将圣旨接过,也来不及多说些什么,赶忙就喊人带这兄妹俩带下去休息,这都累得不像人样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用。要吃的、喝的。”

    辛羽灼灼摆手道。他现在就饿、渴,不想睡觉,还能抗住。

    “半个月时间,你们从寒山关,怎么到这的?”

    楚斐见他们坚持,让崔不器去军营找军医过来,有派人去拿来吃食之后,才看起来他们带来的圣旨,一看日期,顿时惊愕起来。

    满打满算,加上今天才十六天,他们就从寒山关过来了,飞的么?

    “最开始骑马,尹国公给我们兄妹每人三匹战马换骑,然后在乾西边线那边,也给我们换了战马骑,马累死了,我们就跑,你知道的,辛羽家族脚力无双,我困了她背着我,然后我再换她,都不困就一直跑。主要是尹国公告诉我们要越快越好,不然你时间太紧。”

    辛羽灼灼一边啃肘子,一边跟楚斐道。

    “你慢点吃,别再没跑个好歹,反而撑出问题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连忙劝道,那老大一个肘子,这么会功夫都啃一半了。

    当然尹国公,也就是刘潇他老子,还有这兄妹俩的情,那也记在心里了。一个半月时间跟一个月时间的差距,那可是极大的,虽然是越早赶到寒山关越好,但有了他们给争取出来的这半个月时间,无疑会更加从容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我们了,去整军准备出发吧。我们吃饱喝足了,你随便找两匹战马,把我们绑马背上,一边赶路一边睡就行。”

    辛羽灼灼啼哩吐噜的,将剩下半个肘子也啃完之后,再道一句,然后拿起一大块羊排,吭哧吭哧的埋头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辛羽蔚蔚更是一句话都不说,撕着牛肉往嘴里塞得飞快,嚼的更快,一点不怕噎着。

    “别特么闹了,你们慢点吃,然后踏实睡下。整军出发,也没有这么仓促的。有你们争取出来的这半个月时间,绝对不会去晚了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连忙道。

    这特么马背上睡,即便现在真没事,再跟着他们折腾这一路,人也非得废了不可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辛羽灼灼再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真的不能再真那种。”

    楚斐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、、、”

   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这兄妹二人一听这话,捧着手中的食物,就一头趴在桌子上,睡了过去。把楚斐吓了好大一跳,幸亏军医赶了过来,告知就是困累疲乏之极,睡上两日,养足精神,再近些汤药调理一下就好,并不大碍,这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“传令整军。通知所有人回营。大军三天后出发,一月之内赶到寒山关。”

    随即楚斐前往城外大营,召集营中诸将,下令道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不仅贺云乞他们被他弄回楚寨相亲去了,营中将士也都轮番休息,可以外出到乾西城中放松一下,毕竟一连数月,要么是身处紧张的氛围之中,要么就是从早到晚的严苛操练,一点不放松,人会疯的,会绷不住的。

    当然这个时间用不了三天,即便贺云乞他们快速从府中赶回,也只需要两天。这三天时间,他要让将士们先重新收收心,回归到军营中来,而不是这十多天轻松地样子。

    磨刀不误砍柴工,军心重整回来,他之后的行军计划,才能更好的施行下去。

    虽然辛羽兄妹用自己非人一般的脚力,给他争取出来了这多半个月的时间,但他还是想要试试,能不能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赶到寒山关,这不仅是他明白这是叶藉对他的一次检验,也同样将是他对自己的一次检验。

    这支新军,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不能令行禁止、军列整齐,还能不能有而今这般精悍的面貌。还是将会有其他平时没有发现的问题,都是他要在此期间,需要去看、去检验、去解决的。

    这个行军路程和时间,是对这支新军的考验,同样也是对他这个主帅的考验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是乾西百战军成立以来,第一次接受到的考验,也将是我与诸位能否得到陛下认可、重用的关键,更重要的是,有许多人等着看我们的笑话,我们不能让他们捡了乐子,更不能被人轻视。我们要带着睥睨之气,站到所有人面前,告诉他们我们是一支精锐铁军,百战不殆,任何困难都能克服的铁军。”

    随即楚斐再对众人道。

    此次行军,他需要最先做好自己的准备,然后这些将领们也要做好这个准备,逼迫着自己能够完成这次考验,而且不仅要完成,还要很好的去完成。再由他们去带动将士们,所有人都要有这份念头,这个信心和决心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众将领命,各自回营整军。

    “龙骧军,十日之内,汝为前军,带全军战马驮负战甲、物资先行。其余众将士,在我之后,咱们追马玩去。”

    三日之后,大军拔营,楚斐拎着长槊,腰佩战刀,身着重甲,对着大军下令道。

    此番,以他为首,除去前军龙骧军,这十天时间之内,需要驮负战甲、物资先行,其余众将士,除他以外尽皆不着甲只配兵器,跑步行军。

    “乾西百战!”

    然后就见呼啦一下,龙骧军倒是队形齐整的带着十二三万匹战马,开始东进。但是他们的后面以楚斐为首,跟特么难民一样,全军乌泱泱的向东疾冲,好似前面的战马群,就是他们的食物,不吃了这些,会死的那种食物。

    没有队列,各军将领落在队伍两侧和最后,避免有掉队的情况出现。剩余的便是谁跑得快,谁就往前跑,跟上楚斐的速度,或者超过去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帅令早已传遍全军,哪个能够追上战马,哪个就不用跑着赶路,这三十天时间,皆可骑马前行。

    这个诱惑不可谓不大,能舒服一点,谁愿意累死累活的。楚斐除外啊,那玩意不能以常理论。但是谁让他是主帅呢,谁让其他人是将军呢,只要地上还有一个跑着前进的将士,他们就都得跟着,这也是楚斐的帅令,还是最重要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看着这个场面,我怎么就觉得咱们俩跑这一趟,没有那么辛苦了呢。”

    辛羽灼灼带着妹妹,一人拎着两根羊排,一边吃着,一边倒坐在马上,看着后面跟着的那好大一溜人,一个个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的,但就是追不上前面其实还没有完全放开速度的战马,那叫一个开心啊。

    “咱们会跑,他们不会啊。”

    辛羽蔚蔚闻言道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教教他们?”

    辛羽灼灼再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有人教么,够用了。”

    辛羽蔚蔚看着队伍中穿行的贺云苏,再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够用了。”

    辛羽灼灼也点点头。

    贺云苏的‘轻功’也很不错,虽然比他们辛羽家族的差点,但也只是差点,跑步时候的发力、呼吸等方式,都还是很有点东西的。这般训练下去,十天时间那肯定不够,但是二十天时间,也差不多能让这些家伙,可以整齐而快速的行进,习惯这种赶路方式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似是速度反而没有战马疾行快,哪怕是比重甲的速度都不怎么如,但是胜在这种方式其实只要渡过最初的不适应,习惯之后,持续性反而更长。整体行军速度,自然不可能比轻骑还是有换乘马匹的那种,更快,也不更跟他们兄妹这种在家族中都算最快,且天赋异禀的比。

    但怎么也比带着重甲骑兵以及三万余步卒,用以往的那种大军行进的方式更快些。

    人的承受极限,其实是很强大的。战马三天不歇,或者休息的差些,真的就会累死。但是人,你只要让他每天睡上一两个时辰,食物、饮水充足,十天半个月都未必坚持不下来。

    其中意志力、信念感,就是极其重要的一个因素。

    而这也正是楚斐的目的所在,这次既是一个考验和检验,也同样是另一种方式的练兵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