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七章 抵达寒山关
    “别特娘一个个跟死狗一样,打起点精神来,就这逼样还是精锐?还是百战铁军?狗屁都不是!”

    楚斐仍旧穿着战甲,提着长槊,在最前方奔跑者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不时还会回返一趟,用嘲讽的言语,给将士们‘打气’。

    “冈坎,扯开嗓子嚎一个!”

    闲着没事,楚斐又会喊道一个个嗓门大的,别管什么词、什么调,好听不好听,都唱起来,带着所有人唱起来。虽然会更累一点,但同时也是一种放松和宣泄。

    “百战军,出乾西,去到綦国小儿地,打的小儿呱呱叫。披战甲、升旌旗,睥睨疆场谁人敌!外乡崽,大乾军,功名利禄身上扛,当那朝歌是故乡。、、、”

    冈坎扯开嗓子就开嚎,但是那嚎出来的话,让得众人尽皆为之一愣。

    “这谁教你的?”

    楚斐喊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木柏写的。”

    冈坎回道,然后接着嚎。

    “写得好,小爷重赏!”

    楚斐笑着喊道一句,然后跟着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唱啊!小爷也特娘是在商路生的,可不是外乡崽吗,咱们这里面可没有几个正经中原人,但现在都是正经的乾人,大乾百战军!这就够了!当乾军为了啥?为了沙场建功!为了自己立业!为了军饷!为了更好的生活!这词,写的一点错都他娘没有!”

    楚斐见附和着寥寥,便再度大声喊话道,离着近的心腹,自然会把他的话传到全军去。

    “、、、外乡崽、大乾军,功名利禄身上扛,胆敢朝歌是故乡、、、”

    这回众将士开始跟着附和起来,虽然他们都未曾见过朝歌的风貌,但是不耽误他们可以想象。虽然他们许多人只是普通士卒,只是求活,不是什么建功立业,但是也同样不耽误,他们想象着自己穿着将军甲,走在那天下第一雄城之中的趾高气昂。

    这一刻他们有了些变化,此行或许不仅仅再是求活,和单单被整编、被赴战那么简单,更是有了些向往,谁说他们就一定不能像最前面那个家伙一样,哪怕不如他,也未必就不能见见那朝歌的繁华,或者身处其中。

    歌声愈发的嘹亮,一众崭新的精气神,就这么出现在行军的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次师弟怕是大功一件喽。”

    前方骑马前行的田陌和木柏,听着突然喧嚣漫天的歌声,前者侧首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不然军纪再好,也差了些魂,将士们都太过木然了。”

    木柏言道。

    这支新军,虽然之前训练的时候,都规整的很好,也建立了初步的默契,但是除了冠武军一众以外,其他各军将士,都只是在完成任务而已。他们心中其实一直都在认为,他们是外来客,即便待遇跟府军一样甚至更好些,他们也都没有真的改变这个想法。只是得过且过,在军中接着混口饭吃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有了这么个想法,想着是不是能够让他们有些盼头,是不是真的能将自己当做一支乾军,而不只是被整编的外来客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效果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三天之后,大军首次扎营休整,龙骧军外围值守,其余各军将士尽皆在饭后陷入沉睡,大营之内,十分安静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一段路,让炽羽军骑马,其余三军开始试着保持队列赶路。”

    但是楚斐的帅帐之内,却是另一番景象,尽管他们也很疲惫,但是主要将领都尽皆在此,商谈下一个十天的行军方式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把人都累垮了,这最后两天已经有很多人,有点坚持不住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泽佳丰元道。

    这一情况其实也是虓虎军最为明显,虽然没有身着重甲,但是虓虎军成员兵器更沉重,而且都是挑选的身高力大的那种,体力持续方面自然就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若是骑马作战,这一劣势在有轻骑和步卒策应的情况,不是太过明显,毕竟他们破阵就那一段时间,发挥出最大战力之后,就会被替下。

    但现在这种跑步前行的状态下,体格大、消耗就大,这种程度的行军,就显得有些不堪重负了。

    “而且炽羽军本就是步卒,按理说更应该加强这方面,而不是其他三支骑军啊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也是补上一句,有些不明白楚斐这般颠倒施为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虓虎军虽然是重甲,而且现在百战军的情况,或者说正常情况来说,战场上都必然有策应的轻骑或者步卒。但是,不能时时保证如此,轻骑和步卒策应慢了呢?战场被敌人阻隔开了呢?虓虎军陷入敌军陷阱了呢?

    战场的情况多变且复杂,这一点在座所有人都该明白,也该时刻提醒自己意识到这一点。百战军,取百战不殆之意,我们也要尽全力去做到这一点。百战军不仅要强,还要做到全面。不需要任何一军,都能做到冠武军一样,毕竟要求不同。

    但是虓虎军同样要有长时间作战的能力,哪怕只是比寻常重甲应有的,长上那么一些,一个时辰、半个时辰都行。这样在战场上,就有了更多的底气,也给了友军前去解围、增援的更充分的时间,也更能减少自己的危险和战损。

    龙骧军不需要有太强的破阵能力,但是必须得有,若冠武军、虓虎军都陷入僵持,一支谁也想不到的轻骑,拥有着比寻常更强的破阵之能,这就能起到骑兵的作用。

    炽羽军亦然,谁能想到这帮弓箭手,瞬间就能结成强大的步卒方阵?谁又能想到,看上去一支步卒,突然就可以变成一支游骑?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他们没那么容易扛不住,每日分发的饮水,都是有药材在内的,不然我为什么把解堃带上?除了个别因为体质的原因,确实抗不太住,剩下的更多的是自己心理上承受不住了,这个需要诸位去想办法,给他提起来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“有药?怎么没有喝出来?”

    贺北山纳闷道。

    “那喝着是不是比以往觉得更甜?”

    楚斐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啊。不是加糖了么,你不是说加糖能补充体力么。糖就是你说的药?”

    贺北山再道。

    “糖你妹啊!这次不是糖,而是七种药草混合出来的甜味,比糖更好,不仅补充体力,还能强壮气血。特么那些药酒给你喝白瞎了都,没喝出来有一样味的地方?”

    楚斐无语的给了他一个脑瓢。

    这些草药遍天下都是,秦州、备州、羽州、雍州,包括乾西一些地域,都是一堆堆的,这么多商旅能带来、贵族手里有存货的,花钱收就完了。糖特么哪有那么多,即便是有也现找不来啊。而且这些干药草,多好携带,糖怎么带?它不化啊。

    但这七种药草,虽然寻常的很,但是搭配起来,其实就是解堃给他调配强壮气血药酒,用来进一步增强体魄的主药,只是除了药以外,酒的要求也有,会比水调配更能激发药力,越烈的酒越好。

    但是一来不能没补充体力呢,先把人都灌倒了。二来用酒尽数激发药性之后,不是所有人的体质都能承受得了,少喝还行,多喝无益。

    而这一个个跑的嗓子直冒烟,谁能管住嘴少喝?

    所以哪怕效果差些,也只是用水调配,分给众将士每日饮用,而不是没人都会随身带的烈酒,那玩意还是留着清理伤口的,无故酒少了的,可是会被惩处的。楚斐落军杖,那真是从来不留情面的。

    “谁喝酒还砸吧味啊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一边玩会去。”

    楚斐指了指帐内的角落,让他罚个站先,别在这气人。

    “这第二个十天时间,我们要争取,赶到乾西边线所在,在那里休整一天,然后整军,以最精神的面貌,抵达寒山关。”

    楚斐接着再道,说回正题。

    前二十天赶路,带着练兵,后十天大军就要尽快疾行。

    重甲虽然一人双骑,但是甲胄太重,两匹战马一匹穿戴马甲,一匹背负将士们的铠甲。轻骑则全副武装,这样一来,大致上整个百战军就会是一样的行军速度,然后抵达寒山关之时,跟着炽羽军步行的虓虎军,再披挂整齐,整个乾西百战军,以完整的阵列,精悍的精神面貌出现在叶藉和大乾众将面前,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楚斐的打算,不是设想,因为必须要去做到。

    就像他说的,他也好、这支新军也好,相比而言都算是外乡崽,但现在他们也都是乾军,还要做到最强的那批。而且不仅要自己认为是,还要让所有人都承认这一点,这样这支新军才能真的有魂、有奔头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众将领命,各自离去休息。

    翌日再出发,乾西百战军队伍仍显的有些混乱,跑不快、跑不动的人,可不分那个军的,落在最后也是没招,前面跑的太快。

    但是终归人都有自尊心,谁也不想次次自己都是掉队的那个,一天天过去,队伍渐渐严整起来,而且只在第九天,就抵达了乾西长城南段,在城墙之后扎下大营,给自己赢出多一天的休息时间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才再次东行,总计三十三天行路,于乾历五十八年,六月十九日,抵达寒山关,比圣旨要求期限,早了九天赶到。

    “乾西百战军,参见陛下!”

    大军与御辇前,面圣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