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再领旨意
    “都坐吧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叶藉挥挥手,示意众将落座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乾西百战军所有将领,甚至包括小校在内,都尽在楚斐帅帐之中,而且许多人都是有些激动,毕竟这可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一位大国的帝王,而且是而今大陆上最强大的、他们效忠的,大乾的帝王。

    相比于骁果军、各域府军,乃至于新编府军诸军,这支新的乾西百战军,更加需要关心一些,毕竟他们都是‘外乡人’,所以叶藉在御辇与各军重要将领,言谈过后,便是在楚斐的陪伴下,来到这支新军之中,见见这支新军的各级将领,表达一下自己对这支新军的重视,安抚一下军心。

    “无需拘谨,朕还没有那么可怕。”

    叶藉见众将士都有些拘谨,即便是坐下了,也是一个个板板正正的,有些甚至看都不敢向他这边看过来,只是悄悄撇上一眼、又一眼,试图用这种方法,看清他的全貌。

    所以便是笑着,又对众人说上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丢人现眼啊,我可是跟陛下夸过海口的,说咱们乾西百战军,个个都是剽悍的猛士,你们这般娘们唧唧的,故意打我脸啊?”

    楚斐一双虎眼故意瞪了一圈,活跃道。

    “你滚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叶藉对他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贺北山和冈坎登时就是轻笑了起来,楚斐这一招原来出处在这儿啊。

    “贺北山、贺云乞、贺云苏,骁果军第一军第一团一营校尉,贺酒之子,是吧。”

    叶藉寻声将目光停留在贺家兄弟三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骁果校尉贺酒,确实是家父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带着两位兄弟起身,对着叶藉一礼,一齐回话道。

    “坐着就是。挺好,有我大乾骁果之风。”

    叶藉看着这身姿挺拔,人高马大的兄弟三人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朕过来走一趟,并无什么要事,就是看看这小子口中人皆剽悍的猛士,是否言过其实。此刻看过,倒确实不曾失望。”

    叶藉随即再将目光转回前方,好像一眼能将场间所有人都看在眼中一样,瞥了一眼场中唯一伫立在侧的楚斐,再次开口道,脸上挂着抹轻笑,带着些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敢让陛下失望。”

    楚斐微微躬身一礼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你确实没有让朕失望过,所以朕敢用你,敢重用你。”

    叶藉满意的看了楚斐一眼,这话接的是时候。

    “场间诸将也没有让朕失望,所以朕同样敢于重用你们每一个人,希望你们也能如楚卿一般,为我大乾冠勇之虎贲,百战不殆。”

    随即叶藉再对众人道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乾西百战军众将,轰然应喏。

    叶藉表露的这个态度,其实比什么都更能让他们安心,楚斐说的再好,其实终归还是差了一层,因为这是大乾的军队,换句话说,眼前就是叶藉的军队,楚斐只是率领之人。承诺纵然有些分量,但又哪能比得过叶藉。

    再加上此前那一战的封赏,这些人算是真真正正的安了心,有了成为一名乾军,一名乾人应该有的心态。这个萌芽,在此行来路之间初种,在那一战之后的封赏下萌芽,在叶藉此番话之下长出根系。

    尽管这个根系还很稚嫩,但是只要他们逢战之后,赏罚皆明,与其他任何乾军都没有任何差别,调任擢升也跟其余乾军没有任何差异,这个根系就会逐渐壮大起来,直到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大乾纪国公,你们可有人听闻过。”

    当然与叶藉而言,这还不够,他还有话要继续说下去呢。

    “纪国公,开国十三将之一,出生而今轲迦帝国境内,曾是被流放之民,流离之时,被游历千洲商路西部的太祖陛下识得,为其伯乐,将之带回中原。大乾立国之初,逢战必为先锋,为太祖陛下杀敌破阵,一生一百七十九战,无一败绩。随后被太祖陛下,敕封为大乾最早十九位世袭罔替国公爵。”

    田陌言道,将纪国公生平简单道出。

    “二十余年前,北伐之战,纪国公同样为大乾先锋元帅,彼时朕亦曾在老将军麾下短暂效命。他初时同样并非乾人,但大乾上下,乃至与朕,无不敬佩老将军之名。”

    叶藉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老将军携其三子,皆被风雪掩埋,永远留在了这片土地上。朕希望你们中有人再现纪国公之彪炳,但这一次,吾等要拿下这片地域,让这广袤草原,尽展乾旗。”

    叶藉随即再道。

    “臣等,必不负陛下厚望!”

    众将再次应喏。

    叶藉这个活生生的例子举得很好,真切的告知了众将,他们的前途在哪。然后又说出了自己的期望,激励战心。这么大地域,若是由他们来插上一面面乾旗,那功勋还少的了吗?

    “那朕可就给你们下旨了。”

    叶藉看着众将神情,满意的点点头,再次露出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乾西百战军,向陛下请战!战之必胜!”

    楚斐单膝下跪,持乾军最高军礼,向叶藉道。

    “向陛下请战!战之必胜!”

    乾西百战军众将,皆随之而动,与楚斐身后行礼。

    “除乾西百战之外,青州刀骑、山宁铁骑亦尽皆划归你部,虓虎军、炽羽军再调给你足数驮马代步,这近二十万军,朕尽皆交于你手,带着他们给朕杀到元水城后方,在大军抵达元水城之前,剪断元水城后援。给你七天时间休整合兵,补充一应军需。”

    叶藉看着楚斐及众将,言道。

    “臣领命!自抵达之日,不叫敌军一兵一卒、一粒粮草运抵元水城。”

    楚斐朗声道。

    “此为决胜之战,元水城等三地攻克之后,綦国再无能稍阻我乾军兵锋者。但是此行同样凶险,元臻烈若是不顾一切,很可能尽出金帐精锐,与元水一线布防,如何度过元水一线,又如何在敌后为战,皆系与你一身了,且不可有丝毫莽撞之举。”

    叶藉叮嘱一句。

    “陛下放心。”

    楚斐应道。

    元水、臻水,乃是綦国最大的两条大河,也是突勒族的母亲河,更是元臻部汗皇一脉名字的由来。臻水尚浅,元水更甚,且更加湍急汹涌,敌军沿河阻击的话,其实并不好过去。但是既然命令下来了,那就没在怕的,险地多了去了,若是都畏惧,哪还从个屁的戎。

    而且楚斐也深知此一战的重要性,元水城之后,便是草原真正最丰美的一片草场,百水滋养水草繁密,这是綦国真正的腹地,也是元臻部大本营所在。那里城池不多,因为没有必要,建城也不要据守。但是却也最适合綦军作战,他们对那里更加了解,他们的骑术也更加精湛。

    而他这一次将率军孤军入敌后,并且只要渡过元水之后,几乎必将被敌人所知,等于明着蹦到敌军眼前去了,情况必然会极其危险。

    可是不危险的情况,不危险的战场,似乎也不需要他们这支百战军出动,既然名为百战,就该有这份精锐铁军的担当。

    “此战结束之后,你部直接与西部大军汇合,陈兵缓进,从西侧压向金帐所在。何时再动,等朕旨意。”

    叶藉再道,做出之后部署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楚斐再次领命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乾国西路大军第二府乾西边军所在。

    “亲兵营,随我上阵!”

    陈挚大吼一声,一手持着大盾,一手拎着一柄四尺左右长的大战斧,在攻城不畅之际,选择自己亲自临于阵先,强攻眼前山城。

    而今乾军西路大军,所进发之地,已经是綦国内部的一片山区,虽然植被算不得茂盛,没有那么山高林密,但是一座座山城,修建的极其坚固,而且都在险要之地。大军既无法绕行,也不能给自己身后留下这些钉子。

    所以逢城必攻,而且必须迅速攻下,不得迟滞大军行军速度。各军轮流上阵,添为先锋军攻城拔寨,扫除路障,为之后主力齐攻昙渊关,开好路。

    而战斗打到两国这种程度,很多方式,其实都已经用不了了,什么诱敌啊、佯攻啊,都没有用了。

    綦国军队接到了死令,各城守军不管多寡,皆必须死守所在城池,不管发生什么情况,不准离城、不准外援,所有将士皆是死战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诱敌,也诱不出来。围点打援,同样没有效果。围城不攻,又太慢。所以就只剩下每个城池都是强攻,尽显战争的惨烈。

    陈挚一身肥膘,少了三分之一有余,身上伤疤新旧交加,整个人都充满了彪悍凛冽的煞气。此前大小战斗不提,仅这西路大军开动之后,他轮换成先锋军以来,这就已经是他面对的第五座山城,这些每座不过三两千将士的小山城,让他麾下将士,换了差不多七成。

    而这也绝不是他第一次,或者最后一次,亲自带着亲兵营,狭路杀上。

    礌石滚木,从狭小且陡峭的山路上,再一次被山城守军滚落,砸向再一次攻上来的乾军,试图再一次阻断敌人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立盾!”

    顶在最前的陈挚大声呼喊,手中大盾先行竖起,人更是直接扑在山路上,将盾牌斜斜的护住自己的身体,人蜷缩在盾下。而他的亲兵营,则是与其同样动作,一个挨着一个的,快速将大盾连成一片,勉力顶住身上的盾牌,让滚木礌石从这盾牌形成的小坡上,滑落向后。

    再后面的所有军士,则是闪过两旁,跳进路旁的山坳之中躲避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