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十章 綦国的准备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第一批滚木礌石过后,陈挚再喊一声,掀开盾牌拎在手中,继续带着亲兵营当先前冲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然后第二批滚木礌石、第三批、、、,陈挚皆是率领亲兵营,依样避过。

    幸好这道山路不算太长,经过四五批滚木礌石的投放,陈挚等人就即将抵近眼前山城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还没完呢,真有这么简单,早就有人冲上去了,何必非得陈挚亲自上。不多时箭矢倾洒而落,打在盾牌上,击打出连成一片的密集闷响,也夹杂着哀嚎和惨叫,毕竟不可能将所有箭矢都挡落,敌人也不会专门玩你盾牌上射箭。

    要说这綦国人箭法,也着实精湛,每个城里都起码有百十来人,能专门盯着他们盾牌的缝隙,将箭矢射进来,带走一条人命,而且时机把握的极其精准,他们行动之间的那点起伏和缝隙,就能被他们牢牢把握住。

    “搭墙!”

    抵近城门附近之后,陈挚再下令。

    亲兵营也已经熟悉这种打法,他们的石砲、弩车,甚至除了简易的那种,扛着就能跑的攻城梯之外,所有攻城器械都上不来,射程也不够。然后陈挚就想出这么个法子出来,他所有的亲兵,都是挑选的力大之辈,一个叠着一个,用人叠成一个小坡,上面举着大盾,让其余将士们,踩着这种人墙,直攻城上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欺负这些小山城修建也不易,城墙不过三丈高,人墙叠成,很容易就能上去,而且即便在这人墙上有人战死,也不会将这人墙压垮,将他们埋在下面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面临的可也不是多轻松的考验,滚油沸水,批头盖脸的就会干下来,还有狼牙拍什么的,也会一股脑的砸下来。并且后续将士,也都还需要顶着箭雨、礌石,向前疾冲,容不得丝毫胆怯,甚至容不得你冲的太慢,慢了就成了山路上那一具具被踩在脚下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礌石终究有限,有投完的那一刻。将士们顶着箭矢开始向上抵近,刀盾手在前,弓箭手在后,在己方刀盾手给他们创造出反击的环境之后,开始向着城头攒射。准头差点,但是手中弓弩更加精良,且充足,以量取胜,倒也可以压制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然后是更多的步卒,从弓弩手和前方刀盾手中间留出来的空隙,快速挺近,开始踏上那面人墙最上方的大盾,然后不时有人被城上专门钉过来的箭矢,射落一旁。也不是有人因为脚下盾牌上的滚油、沸水而脚底打滑,自己摔倒一边,甚至带落数名同伴。

    “攻城梯!上!”

    终于有人攻上城头,开始厮杀之后,后方留守的将领,战刀一拎,开始带着攻城梯,向前挺近,接着城头上奋战将士的这片刻落脚时间,竖起长梯,再度补足到城墙上去。

    “散!”

    城头上的交战声传来,陈挚大吼一声,甩去手背上落上的沸水,带着亲兵营,将大盾掀开,将上面的所有东西推落一旁,开始从攻城梯,攀上城头。

    他们中被烫的面目全非者有之,被点燃全身衣物、甚至就此失去生命的也不少,就连被亲兵保护相对周全的陈挚,身上都有七处烫伤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每个人都仍旧如虎狼一样,眼前只有这座山城之上的敌人,只有攻破这座山城这一个目的,而没有其他,生死、痛苦,与他们而言,早已置之度外,即便要哀嚎痛吼,那也是此战获胜之后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陈挚一盾撞飞身前补上来的三名敌军,将这个即将被堵上的登城地点,再度打开一点,然后大斧一扫,数人被斩去头颅,陈挚再进,盾击、斧劈,左右开合之间,将这片城头上的立足之地,逐渐扩大开来,身后亲兵随即涌上。

    其他地方也是一样,每个攻城梯之上的立足之地,都有一员乾军战将,牢牢守住这片立足之地,并且不断将之外扩,容纳更多的将士,登城作战。

    敌我双方此刻都一样,人密集的不能再密集,甚至挥刀厮杀的空隙都没有多少,一名名将士倒下,一名名将士拥挤上前,就在这几处方寸之地,展开最激烈的厮杀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脚下的尸体,叠的比城垛都高,他们就变成了更原始的推搡,每一方都想将敌人直接推下城去,不能摔死,也要摔个半残。

    鏖战、还是鏖战,此地只剩下你我皆赴死的鏖战。

    “肃清城上余敌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显示出个人武艺的优胜之处,陈挚虽肩中一刀,曾经欣喜无比获得的金纹战甲也再添一道裂痕,但是他对面那员敌将,却是已经被他枭首,打通了一条通往城内的道路。

    至此,城头上的战斗才算是有了结束的开始,剩下的战斗,将留在城内解决。一条条巷子,一件件房屋,都是他们的战场。

    集体的鏖战,变成了零散的巷战,却更加惨烈几分。不大的山城之内,遍地可见阵亡者,鲜血好似遍开山野的花朵,这一朵那一朵,只是并不美丽,反而死寂而残酷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綦国,汗皇金帐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三面防线皆只剩最后百里,外围我地尽成焦土。”

    綦国猎隼军大将军,元臻寒,将最新各处战报,上呈元臻烈,面色肃穆,却并无太多忧虑与畏惧,亦或者其他什么情绪,显得有些冰冷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三关在手,还能阻敌月余,足够我们的布置完成了。可茉儿,北行各部进展如何。”

    元臻烈更加冰冷,好似死寂之水而已,面上一点表情都没有。似乎战死的不是他的将士,失去的不是他的领土。

    “已经越过寒断山脉东麓,一部继续北行,一部转道东南。”

    元臻烈麾下亲军统帅,可茉儿,一个女人,高大的健硕女人,将自己这面得到回报的消息,告知元臻烈,也是告知场间所有綦国贵族、众臣。

    “此役既是我大綦之破茧的机会,亦是为我族裔留种的赴死,诸君既然都留下来了,那就陪朕一起,看看这些乾国小儿,究竟有没有灭掉我们的能耐!想要亡我族裔,覆我国土,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元臻烈眸子开阖之间,尽是精芒冷光,极为深寒摄人。

    “有汗皇陛下多番筹谋、准备,这一次不止得让这些乾国小儿在这里付出代价,拿了我们的,也要加倍拿回来!”

    元臻寒言道。

    “准备吧。三关尽破之时,便是我们与乾国决战之时,此战是破茧,还是成灰,就看诸位的了。”

    元臻烈再言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綦国众人低沉应道。

    随即众人各自归营,继续整军备战,他们以及他们的麾下,哪怕包括元臻烈在内,都跟綦军前线将士没有什么区别,一样的干瘦,似乎綦国真的没有多少粮草了一样。

    但事实真是如此么?

    其实不然,此刻还不是冬季的寒断山脉北方,没有风暴,虽然仍比其他地域凉上一些,但人是可以存活的。而这里此刻,也就有着数十万人,他们中多是妇孺老幼,唯一的一支青壮,是楚斐的‘老朋友’,天狼卫。

    整个天狼卫在雪灾之后,哪怕是在靖武卫入境綦国之时,他们其实都没有怎么露面,就是在准备而今需要去做之事。

    他们而今卸了战甲,一个个精壮的汉子,在这片人迹罕至的地域,开始砍伐那些巨大的树木,然后看押着过往綦国从中原或者各地,或买来或直接掠来的工匠,开始造船。

    西方没有新大陆,这一点綦国比乾国和雪岚部更加明确。因为除了雪岚炽云等第一批人之外,在他们没有归来之后,雪岚部一些人得到了綦国的一些援助,借助綦国那少量的船只随行,先是冰川上行走,再是靠海船接续,他们抵达了西陆的海岸。

    那里是蛮族的地域,而他们居然跟蛮族人达成了合作,这也才有了砮宛部后来的西行。一切虽然发生的突兀,但是并非没有应对。砮宛部虽是死士,但若是乾国一方主动,或者他们真的没有活路之后,主动向乾国提及,乾国答应将他们放去西陆,那他们就是綦国派往西陆的先头军,先去打下一部分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而这个要求砮宛合仄会答应下来,也有一个条件,元臻烈不能是过去西陆的人。

    元臻烈答应了下来,因为他本就没有想去,若是他这边破茧不成,他将随国同亡,这是他一个汗皇该有的担当,他不会去退避,而且他也要让这最重要的一场战役,在自己手中开展,甚至他还想要破阵之后,斩杀叶藉,反攻中原。

    所以后来有了砮宛合仄的赴死,从头到尾其实就只有哲利安阆是不得不为的,那个真正的死士,砮宛合仄知道比他更多的内幕。

    而现在天狼卫所要做的,就是带着各部族的火种,在这两月之内造船,等到冬季来临,开始东渡,海上绕一大圈,去到西陆。北方冬季风浪大,而且乾国并没有北方特别好的码头,即便而今成为海上霸主,在冬季也不能完成最北方的海路封锁,而这就是綦国人可以利用之处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先用人拉着船,再用船载着人,成功渡海,去到新的家园,即便元臻烈没有成功带着众将士破茧,若干年后,他们发展壮大之时,也有复国、复仇的可能。

    若是视线从这里南移,俯瞰山林,那么这里其实同样有许多綦国人在山林里潜藏、活动。他们是哲利安部剩余的一部分族人,他们也将在这片曾经被他们鄙夷的地域上生存。

    哲利安部一部分火种,也会同样去往西陆,而他们大多数人这选择留下来,做另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若是元臻烈成功了,他们会趁机从这片山林地区,向南杀去,从乾军背后杀出,直接杀向苦旗关,然后再进入辽州,进攻燕辽平原。

    若是元臻烈不成功,他们就将生存在这片山林里,开始与乾国周旋,除非乾国放火燃光了这整片地域的所有山林,不然他们总有生存的空间,就像那些夹缝求存的歧夏族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,他们一点点繁衍生息,再度壮大族群,他们也未尝没有再打出这片山林,去重归草原的一日。西陆太远啊,还是这里离着他们的家,更近一点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哲利安阆还是不知道,他的哲利安部真的已经被元臻烈掌控了一半多,许多人许多事,也就动容不得他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来,即便他知道这些,也应该会答应下来,因为他也同样是热爱族群的一个人,也会愿意为了族群去做许多事,就像这山林里,还要跟以前那些看不上的家伙争抢存活的,那些哲利安部族之人一样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