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两军会面
    “敢不敢赌?”

    元臻阿朵忍着疼痛起身,再次问道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落在楚斐手中,有赫歌父女在,总不会太过苛待他们,而且她说的话也并非只是挑拨,也是真实的打算,要是能够撺掇楚斐的孩子,替他们突勒复国,其实是更好的机会,血脉纯不纯,没有所谓的,反正最后也要杀。

    “你想的是真美。”

    楚斐嗤笑一声,不再理会她。他是自负,但是不傻啊,有病啊,好好日子不过,跟你们扯淡。事情不在于他能不能赌赢,他对自己身边人、以后的孩子,信不信任,而是完全没有必要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“你一次又一次提及赫歌的事,为了什么,你清楚我也清楚,不要再废话了,事极易反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一句,这次他的手摸上了刀柄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心思很快,也很狡黠。其一挑拨,其二激将,其三求活。她不断的提及赫歌的身份,毫不掩饰自己的身份,无外乎怕他杀了这些人,或者纵容麾下做些什么,毕竟她这里女人很多,包括她自己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元臻阿朵冷哼一声,瞪了一眼楚斐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“楚帅。”

    场间再无人言语,‘忙碌’的妇孺,不在忙碌,很多人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,等待着迎接他们接下来不确定的,但注定好不了的命运。少数人咬牙切齿,开始怒骂。

    初时他们所有人,其实都还有一点期翼,期翼着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的敌人,又要事在身,没有功夫理会他们,任由他们留在这里,那样他们在这些人离开之后,还可以转移一下,继续‘自由’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种期翼,直接破灭了。也就没有必要再装了,更没有必要再‘忙碌’了,这里的一切都将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。

    “记住这个地方,不用毁了,以后这里没准就分给你们了,地方够大,房屋现成的,还有地种,不用垦荒,多好。”

    蛮勒虏到来之后,将这里所有綦国人压走,回返叶藉大军那边。临行之前,楚斐故意对身边的军士们说道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真的这般打算,这里的地真的挺不错,山谷内也比较宜居,但是毕竟算不得多,地方大是外面被砍伐完树木的那片地方大,而不是山谷内。

    他说这番话就是为了气人,气从他面前被绑起来带走的元臻阿朵,被人用言语寻衅了半天,打个女的没意思,又不想杀,那气气人还是很可以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失望了,这个女人没有丁点气恼之色,反而眼神中有种挑衅,那是一种‘这事没完,咱们走着瞧’的架势,看的楚斐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但是楚斐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带着人回到了营地,等洪三象带人返回,确实没有任何问题,不会半路杀出伏兵之后,他便是再度带着人前进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乾西第二府边军全员,也在向着他们同一目的地前行,领军的正是当初应了选校的庆武阳,而今同样蓄起了胡须,看起来更沉稳冷厉许多的第二府边军主帅。

    “中军那边传过来的消息看了没,文斓这犊子牛逼啊,咱们打生打死才弄死多少敌人,这犊子一战干掉二十万,想想都痛快啊。”

    数日后,行军途中,陈挚伴行庆武阳身侧,另一边是百里灼灼、燕逍然,刑允等将领也在,倒是基本上都是老面孔,只是少了蚕桀合鹿,他阵亡了。

    “痛快个屁啊,咱们本来以为在敖帅麾下才会是难熬的,没曾想是这犊子。敖帅来了,反而还稍微轻松了一些,哪怕就是一小丢,那也是轻松啊。幸亏这玩意霍霍别人去,不然二哥你这肥膘还得多炼出来几斤油。”

    燕逍然翻翻白眼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净说大实话。但是可以想见,乾西百战军这些人经历了怎样的操练,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军,然后就可以打出这样的战绩。”

    百里灼灼接言道。

    冠武军如是,乾西百战军亦如是,虽然都是因为这些将士本就有底子在,不是需要从头去训练的人,但是这种已经有惯有风格的人,其实整肃反而是更难的,能够将之迅速整合成一体,并且形成战斗力,而且是令行禁止的那种,其实真不算简单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整军,死了数万人。”

    从乾西补充过来的第二府边军第八军主将,勘吉科林,闻言道。

    外人并不知道还有隐军的存在,所以那两万多在大多数人所知中,也是被楚斐清除斩杀了的。这让得许多乾西本地贵族,都对这个‘老乡’充满了畏惧,勘吉科林也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当然这其实也没错,毕竟抛去那些人,包括古夫骑士团在内,楚斐下令除去的,也不少于一万之数,怎么也算不得少了。

    而且由于这些事多是玉渠王华璃率军动手的,这位以往被有些人忽视一些的年轻王侯,也在乾西更具威势,被许多人更为忌惮和惧怕。

    “然后在莽党丘练兵期间,据说楚帅也从不让人取下箭簇、裹上矛锋,每次操练都是真正的锋锐羽箭如雨射出,根本不顾前面演练冲锋的骑兵会不会受伤。然后再回乾西城的时候,这支新军,就已经阵列森严了。

    我再乾西城外,看过一次他们的操练,虽然只是一团步卒配合一团轻骑,不是全军,但也足够震撼。

    他们轻骑前冲之际,步卒的羽箭就从他们头顶抛射而过,再远些,甚至就从他们面前不足半丈远,落入地面稻草人身上。那些轻骑权当没有看到一样,没有丝毫杂乱,紧随其后冲破目标草人阵列。

    那种场面确实十分震撼。”

    勘吉科林再道一句,又说了些自己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“嗯,冠武军没少干这事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点点头,倒是没有人不信,可也没有多少人惊讶,冠武军还在边线的时候,都是这么操练的,嚇人的很。

    “报!右前方十里,有大军行动,对方斥候言明,为乾西百战军,是楚帅麾下队伍。”

    不久之后,一名斥候,飞快赶回大军队列,找到庆武阳等人,禀报道,神色还有些惊喜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说谁谁来,经不住念叨啊。我去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陈挚大嘴一咧,笑了起来,大半年多没见了,他而今可是又廋了许多,要去楚斐面前嘚瑟嘚瑟。当然更是因为,这种野外行军途中,即便巧遇友军,也要上前确认一下,以免是敌军冒充。

    “好。真是文斓的话,前面马头沟见。”

    庆武阳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去个屁啊,慢的很。”

    但是这时候燕逍然却是插了一杠子,对庆武阳示意之后,撒腿就拉着那名斥候跑了,寻路去跟楚斐所部确认去了。

    “唉我去,又一个瘪犊子。”

    陈挚撇撇嘴,一脸幽怨的表情包,倒是没有忘了去。

    “他俩年纪相近嘛。”

    百里灼灼笑道。一个老十八、一个老十九,差半年不到,老幺碰老幺,自然格外亲切么。

    而另一面楚斐也得到了蓝小尘的汇报,率军向着双方斥候碰面的地方,赶了过去,二者几乎同时赶到,然后哈哈大笑着来个拥抱。

    “咦!看着可比我老多了,都赶上二哥了。”

    燕逍然打趣起来。

    “滚蛋,你个娘娘腔。”

    楚斐锤了他一拳,白眼道。

    “不带一见面就揭短的啊!”

    燕逍然回了一拳,他这天生没有几根胡子,即便是想留都留不出来,他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“不扯了,你们怎么到这面来了,这可不是你们的行军路线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笑,问出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“咱们应该差不多,去敌人后面,开个花去。”

    燕逍然言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别在这说,去马头沟,二哥、六哥、九哥他们,会在那里跟咱们汇合。”

    随即燕逍然再道,话不能都让他一人说了啊,总得给兄弟们余富一下,当下便是催促起楚斐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长个了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然后看向带着燕逍然过来的那个斥候,笑着拍拍他肩膀。

    “见过楚帅!”

    侃巴合可没有想到楚帅还记着他这个不过见过两三次的小斥候,当即本就是见到自家老上司的那种开心,又更加激动了一些,连忙施礼道。

    “得了,走吧。继续你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楚斐又拍拍他肩膀,言道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侃巴合再施一礼,先行前行。

    “蓝小尘,跟上。”

    楚斐对蓝小尘示意一下,两军斥候并做一军,一同向前探查而行,往马头沟附近赶去。

    倒也不算太远,五十里左右,两军便是已经会面,寒暄自然不可少,楚斐这面的人倒是差些,除了有数几人对对面都是陌生的,但是乾西第二府边军这边对楚斐可不陌生,将领们都过来见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这回说说吧,你们怎么跑这来了。”

    寒暄过后,楚斐再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奉命啊,敖帅命我等赶至元水源头处,趁着綦国七月末、八月初,元水会有一个汛期,在上游截留,协助中线大军突破元水沿线,敌军可能的封阻,顺利过河。然后绕行昙渊关之后,与敖帅大军夹攻昙渊关,尽快破关,进入綦国腹地。”

    庆武阳言道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