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兄弟商议
    “西线大军沿途,有落雨么?”

    楚斐闻言问道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偶有落雨,但是都不大。”

    百里灼灼道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行军倒是真没怎么被天气耽搁,不然恐怕不仅会更加延误大军推进,他们此时也不可能跟楚斐在这里会面。

    “但是往年这个时候,綦国腹地都应该有一小段雨期,即便再短也该有三五天时间。而且即便没有汛期,我们源头截水,然后水淹敌军,即便效果不好,不是也可以帮助大军更好的渡河么。”

    陈挚接着道。

    元水城一带,是元水最宽阔出,宽有数十丈,只有几座大桥连接,得益于都是当初大启的时候建的,跟离渊关的建造方式差不多,青石搭配钢铁结构,极难破坏。

    但也正是如此,綦国若是不利用好这地方,沿岸严守,那就是白痴了,据悉现在元水关一线,就已经屯驻了近百万兵力,四成守城,其余尽皆沿河铺展防御。

    这要是在上游憋上一下,来个水淹百万军,乾国中路大军,岂不是就可长驱直入。哪怕不能尽数淹没这百万军,也怎么都能将沿河的防御阵列冲散,方便大军渡河啊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理解,楚斐为什么一脸不认同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北边这几年天气太怪,前年大雪,去年少雨、少雪,今年同样。臻水都下降尺余深,元水也不会差太多,水量减少很多。这样一来,蓄水到足够的时间太长,等不了那么久,陛下的大军就会赶到元水城外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水淹三军这种方式,确实是很好的,但是吧,现在这实际情况不允许,西线大军那边好歹见着雨了,楚斐这一路上,连个雨滴都没见着,干枯的小溪倒是见过一些。这种情况下再去蓄水,所需时间太长,依叶藉的进攻打算,根本等不了水淹河岸,然后等河岸再晾干,方便大军展开攻城。

    “而且我此行,就是为了渡过元水,作为先头接应和后续阻敌的队伍,元水那边我过去就行,你们直接从这里去往昙渊关,呼应敖帅尽快拿下昙渊关,与陛下大军合围綦国腹地才是。”

    楚斐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白绕这么远?”

    乾西第二府边军众将都是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“没辙,实际情况不允许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道。

    三线大军,再加上他这支孤军,以及叶藉亲率的大军,都拥有自主作战的权利,即便叶藉亲征,也不必事事领旨再行,这是方便各线大军灵活调度,不会因为通讯的迟滞,而导致失去战机。

    但也有其弊端所在,消息的迟滞性,即便是有通讯更方便的信鹰,也仍旧无法完全弥补。一来,信鹰也得自己飞过去啊。二来,信鹰传信,能写的事,就那么些,多了信筒装不下,不可能事事都先完全谈妥,连通协作方面,仍旧要比一军独行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敖珏的打算没有半点错,即便是汛期再短,那也应该会有,这里的不是完全干旱无雨。而且元水上游水量也足够丰沛,即便没有汛期,筑成临时堤坝截水、蓄水,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。不淹敌军,都可以减少元水城附近水位高度,策应中线大军渡河。

    可这却是会拖慢叶藉的打算,跟叶藉派楚斐来这里的作用,也有一些冲突,便成了无用。

    “那就直接赶至昙渊关,从这里过去,我们能比敖帅大军先到一些,先探查一下地形,看看有没有可以奇袭昙渊关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庆武阳道。

    既是前线单独行军,他便是有自主权,这边第一个任务不用去做了,那第二个任务反而可以节省出更充裕的时间,这也是好事,没有什么可纠结犹豫的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三天可以离开山区,再有一天行军即刻赶至元水上游鹅颈湾,在那里展开攻击,接应百战军剩余,先行渡过元水河。然后从上游开始诱敌、扰敌,呼应中路大军渡河。届时你们传讯敖帅的时候,可将此事一并通知。”

    楚斐说道自己的行军计划,用意其实是告知敖珏,中线大军这边的大致进展,这样敖珏就可以更好的掌握时机,与中线大军完成对綦国金帐所在的合围。

    “而且你们要小心一点,昙渊关一线,易守难攻、地形险要,但这不代表敌军就真的不会出关,跟元水城一样,这里也将是敌军大军严守之地,你们若是先到,昙渊关守将并不是没有先行派兵,试图歼灭你们的可能。你们怎么去探查地形,他们都仍是只会比咱们更了解那附近的地形,所以越是险要可取之处,越是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楚斐接着再道,将自己想到的一些可能,说给众人,尤其是几位兄弟,在战场这么长时间,没有失去任何一个,顶好顶好的事,可不要这最后的节骨眼上少了那个,更不要让此见成为永别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后一点,越是险要处,越是有可能对昙渊关发生奇袭处,也就越是可能成为敌军设伏之地。从他们到边境起,直到现在,敌人在自己后方有着充足的时间去勘察地形,更有着充足的时间去想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。这一方面,不能有任何小视。

    “末将得令。”

    庆武阳当上第二府边军主帅之后,难得的主动开了个玩笑。

    这种突然背到身上的担子,谁都并不轻松,尤其是当初他父亲知道他成为一府大军主帅的时候,那个兴高采烈的样子,从信中的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,他就更不敢让其失望。楚斐好歹还有些放松,他真的一刻都不敢有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既是玩笑,也是有点轻松,有人帮着你想的多一些,周全一些,那种感觉,真的十分美妙。

    “但是。把你军中信鹰给我几只,万一有机会的话,咱们倒是可以搞他一下,诱出来一部分敌人守军,你们诱敌,我们突袭。”

    楚斐翻翻白眼以对兄长打趣,然后嘿嘿贱笑一声再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有,我们把人引出关,你把冠武军放出来,咱们关门打狗,弄他一把。”

    陈挚不再那么胖的大胖手猛地一拍,对这个提议,极为感兴趣。

    他们几人,这一年多的战事中,也显露了自己各自的特点。

    庆武阳这个主帅,最大的特点就是稳,倒也并非不善断,该果断的时候,也同样很快就会拿出自己的决定。但做决定的时候仍旧是稳,轻易不会行险。这也是敖珏,敢于把这个突袭敌后的重担,交给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百里灼灼是猛,一杆长槊破阵睥睨,逢战必先,临阵多有袒肩冲阵之举,极为悍勇,麾下也是一支能打硬仗的猛士悍卒,一上阵就不要命的那伙。

    燕逍然是灵,一杆长枪在手,最擅侧翼横杀冲阵,在敌军最不易防备之处,突施杀手,而且打法灵活多变,每每都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战斗方式,羚羊挂角一般,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至于陈挚,那就是险,既猛且险。他同样敢打敢冲,但是同时又爱玩点险招,只身诱敌他干过,自己在场上假死,然后让所部军队诈败逃散,再跟他一起前后夹击的事,他也干过。而且做这种事的时候,总是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所以这种诱敌大军出关,然后诈败合围的事,他其实最喜欢不过了。只可惜他们没有足够的骑兵,也就没有自己这么去打的本钱,只能等着楚斐寻机一块儿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借我两万战马,我们自己就可以搞一下。”

    燕逍然眼睛也是亮了起来,这种事他也擅长啊,他们手里各军加起来也差不多有三万余骑兵,只不过现在跟楚斐他们一样如山步行赶路,战马都没带。有人、没有马。要是有马,他就可以当那个突然杀出来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别闹。他们在敌后直接晃荡,没了马不是找死么。”

    庆武阳言道。

    这种诱敌,他们可以选择打或者不打,大不了藏在山林里,等着大军赶到再夹攻就是。但是楚斐却是无论如何都会直接出现在敌人面前的,而且前有金帐后又有元水城,本就是一支深入的孤军,没了马可怎么行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不是要他们的战马,我是要他们俘获的敌军战马。”

    燕逍然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綦国虽然经过大雪灾,战马、牛羊都死了极多,但是他们现在总不可能一点战马都没有吧。你们突袭敌后,一旦被你们歼灭的敌军有战马被俘获,你们先借我,事后再还给你们,仍旧算你们的收获,我们这边还可以给你们也报上一功不是。”

    燕逍然再道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也在想这个可能,但是又觉得不太可能。綦国而今没有一匹战马出现在这一次的战场上,这是很不合常理的。

    我猜测很可能是金帐那边,将所有战马都收归一处了,毕竟过了这三关,这千里沃野是最适合骑兵作战的。我认为,即便是元水城一线,也不会有战马,或者说即便是有,也不可能太多,未必能给你凑够这个数量。但是只要有,这些马,可以借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方才他没有先行出声,便是在思虑此事,百战军的战马不可能外借,别说战马,就是那些驮马都不能,就像庆武阳说的,他们没了马,就是找死。俘获的战马,倒没问题,但是也只是借,毕竟这玩意也是分到每个将士头上,算作军功的,他也不能自己拿来送人情。

    可是即便如此,他仍旧认为从綦国人手中,弄到足够数量的战马给第二府边军,有点难。

    “那就两手准备吧,我给你十只信鹰,然后让逍然在你们出山处等着,若是你第一战能够凑够足够的战马给我们,就让他过去接战马,然后自己隐匿行踪,在外给我们做支援和奇兵。若是不够,那就有机会的话,咱们联手打一场。”

    庆武阳言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两军皆是暂时在此处短暂休整,一个时辰后,便再度各自启程。一支直接从山中继续往北,一支东北疾行,准备行出这片山区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