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行险突袭
    “楚帅,鹅颈湾有三万綦军驻守,索桥已经拆毁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拓苦鲁山脉北麓最高峰,狼首峰,这里就是元水的源头。宛若一个俯卧昂首的狼首,仰天长啸。元水之源,就像是其身体流淌的血液,涓涓成河,奔向东方,汇聚壮大。

    虽然并没有截源的打算,但是楚斐仍旧来绕了一圈,这也是他的既定打算,毕竟不止是他们可以用水淹的方式,綦军也同样可以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证明,是他多想了,这里并没有敌人存在。

    其后,楚斐下令两军在这里扎营,炽羽营两团人马,被他派了出去,勘探去往鹅颈湾一路的详细地形,而蓝小尘的斥候营,更是先行一日,抵达鹅颈湾附近,探查此地敌军情况。

    而今,信鹰飞落,带回了蓝小尘的探查结果。

    “入夜出发,一天两夜抵达鹅颈湾附近,然后直接展开攻击。”

    楚斐核对过鹰信上的印记之后,确认是自己人传回来的,随即下令道。

    鹅颈湾是元水上游第一个急剧壮大的湾口,北方寒断山脉形成的一些小水系,从这片三山交汇的地方,汇聚壮大,将元水从一个‘鹅颈’,拓展出一个宽肥的‘鹅身’粗细。

    这里水势复杂,暗流极多,不算太过湍急,但是也难以泅渡。因为没有连通什么重要的城池和地域,位置又过于偏西,临近山区,这里在大启时期也是没有修建大桥,仅是建造了几座索桥连通诸河两岸,可做通行之用。

    綦国其实也不怎么重视山地,他们更在乎广阔的草场,所以同样对这面没有什么建设,而是选择在距离这里有七百里左右的元水最宽处,建立元水城,拎着千年大桥据守身后沃野。

    元水城再往东行,一千二百里,与臻水汇聚,形成擘蓝湖。擘蓝水再东行蜿蜒北,贯穿原哲利安部地域,于寒断山脉东麓尽头外,出海。细小支流则,形成草原东部各小水系,丰沛草场。

    这整个而今綦国最大的水脉,其实就像是一个头枕与东的,巨大人字形,元水、臻水各为一腿,而鹅颈湾,就相当于脚腕。

    綦国在这里毁桥驻兵,就是为了护住元水城这个膝盖处要地的侧翼,防止像百战军这样的展开突袭,从这里横穿元水城一线沿河守军的右翼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三万人,但是其守备力量并不算少,借助南面鹅颈湾,以及从北汇流而来的两条河流,三方沿河据守,除了没有城墙,与守城无异。而且虽然没有城墙,但是有木制的矮墙作为遮挡,也并不是全无掩体。

    “也不太好搞啊。”

    一天两夜不到,楚斐率军赶至鹅颈湾最西端,行军接近二百七十里,也就是接近九十七公里左右,速度极快。大军于三十里外暂做休整,而楚斐则是一个人,偷摸的泅水而来,抵近綦军附近查看详情,当时为了东海一行练就的水性,在这里再一次用上了。

    可观察完情况之后,楚斐也是稍稍有些头疼,这里虽然没有城防,但是木制的矮墙,已经足以为綦军遮挡一部分箭矢,更能很大程度阻止他们强行渡河之后的强攻,没有太多立足之地可用依凭,去打开局面,破坏敌军的防守阵型,给更多人渡河参战的机会。

    西面一条河流虽然不是鹅颈湾那么有八九丈左右宽,也没有那么深,只不过看看三丈宽,七尺深。但是这就跟护城河一样,总会阻碍速度,而且这么深的水,已经足以让军士们在水中难以形成有效的攻击,只能沦为敌人的靶子。

    不是不能攻击,而是即便强攻过去,打赢了,伤亡也绝对不会少,这是楚斐不喜欢的方式。战损一多,他就肝儿疼。

    “把咱们练过水性的那批人召集起来,咱们玩个险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回营之后把许方青、连九柯、英及三人找来,言道。

    三人现在都在龙骧军,各领一军人马,他们麾下各有二百人左右,是从朝歌带过来的,曾经参加过东海靖武一战,都是水性不错的。

    而这就将是先头部队,他们潜水抵达河对岸,选择一个点强攻,利用他自己的个人战力,先去撕开一个口子,给后续人手抢占一片立足之地,接应大军过河。

    “炽羽军第二军、第三军,以及龙骧军大部,就交给你们了。直接羽箭覆盖,不要怕浪费,除了强攻这一点之外,必须压制住其他地方的敌人。花和尚,你的炽羽第一军,你和不器各领一半,南北设立防线,以防敌军从两侧来援,同时需要掩护渡河的兄弟们后续强攻。”

    接着楚斐看着诸将,再做部署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,你现在是主帅,不宜轻易涉险。”

    许方青言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来,我和不器的大锤破坏对方木墙更加方便。”

    洪三象也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不用,我能最快撕开防线。我是大军主帅,这种时候就该我上。而且你们的任务也不轻松,你和不器需要派人在水中,举起盾牌,尽可能的让渡河将士,减少强攻过程中来自敌人两翼的攻击。至于方青你们仨,在我破城之后,即刻率龙骧军强攻,这也不是轻快活。”

    楚斐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,此战不仅要快打,还要快胜。不能让敌军传递出消息去,不然不仅我们失去奇兵效果,没法去策应大军渡河,更将过早的暴露在敌人视野之中,这里是敌人最后的大本营,而我们是孤军。”

    楚斐看着众人,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众将低声应下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,漫天箭雨突兀的倾洒在綦国砮宛第三军之中,这是綦国雪灾之后重新整合兵力,由砮宛部健勇组成的一支三万五千步卒军团。

    “开干!”

    楚斐低喝一声,带着六百人泅水渡河,已经抵达对岸,靠着敌军的木墙矮身躲藏其下。此刻预定地点的羽箭攻击已经发动,他们也要开始展开强攻了。

    当然乾国一方,百战军虽然箭雨开始倾洒,但是并不算太过密集,为了隐蔽,他们只是先行分散过来一团人手,更多的是在传递一个开始的信号。既是给楚斐他们传递的,告知他们准备好了。也是给敌军传递的,让敌军发现他们,给楚斐他们制造机会。

    “火箭。”

    许方青指挥后续大军,带着咚咚的踏地声,来到离河七十余步的地方,先将步卒一字排开,组成盾墙防御对面飞过来的箭矢。然后一声令下,大军点燃火把,龙骧军所部更是将火把插在地面,将准备好的火箭点燃,抛射向敌军所在。

    “扔!”

    楚斐暴喝出声,手中六七个水囊被他向右侧高高远抛,身后六百弟兄,也是依样施为,将自己携带的水囊向着自己等人两侧抛出,落点就在两侧木墙头上。

    火箭划过,虽然没有那么精准,但是楚斐掌握的这个时机很好,最少也有半数水囊,被雨落的火箭射中,里面的烈酒瞬间点燃,既有落在墙后展开反击、防御的敌军身上,又有落在木墙之上,淋潵燃烧的。

    “三个千人队,堵住那里。”

    綦军万夫长砮宛龙恒,看着水囊抛飞出来的地方,立刻调动麾下,向着那里增兵。虽然两侧的攻击更加凶猛,箭矢十分密集,但是他认为那里才更加重要。木墙终究建造时间不长,算不得太坚固,敌人不是没有办法摧毁。

    而且他此时其实也是很郁闷的,虽然他们这里不太可能有敌军来袭,但是他们既然来驻守了,那就说明还是存在这种可能的。而他一不满意就只有他们这一军人马驻守此地,二不满意这种防御的方式。

    这种方式之下,敌军固然会被河水阻拦,但是他们同样成了困兽。只要给他一倍的人数,他又觉得的把握,可以打破自己这边的防御,毕竟他这里只有一万人而已。呼应?怎么呼应,敌人就是奇袭来的,会给你足够的时间,让其他两面的守军过来呼应支援的么?

    但是,没有办法,他不是说算的人啊。只能是尽全力去做好自己这边的防御准备,日日都往河对岸放斥候探查,没夜也会不定时的,向河对岸投掷火把照亮一下看看是否有敌情。

    可常此以往,不仅是其他两面的将士笑话他,胆子比老鼠还小,他麾下的将士们也开始有了懈怠。毕竟天天做同样的事,然后没有一点效果,能持之以恒的人,并不多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他自己,在说了一次又一次之后,没有效果,也渐渐放弃了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啊,就在这时,敌军真的来了,像幽冥一样出现在他们的眼前,劈头盖脸就是一蓬蓬箭雨的洗礼。

    悔啊,但是没用啊。

    “走你。”

    而且战场之上,没有人会理会他是什么心思,也没有人等他悔过之后从来。

    这段防线之后三个千人队,依令迅速汇集过来。而此时楚斐已经一槊洞穿了木墙,一名准备从木墙头往下寻找目标发箭的綦军,被一槊洞穿。

    然后只见楚斐腰间战刀闪过,两刀从缝隙处将这一块木墙左右三四根树木处,斩断了后面加固连接的四道横木,而后骤然收刀,双手攥住槊杆猛然发力,将这一小块木墙,直接掀起,甩掷向后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六百悍卒直接暴吼着从这个缝隙两端,开始冲到敌军面前,挥刀斩敌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楚斐则拎着长槊,左右奔行,各砸一槊横抡在木墙上,巨力之下,两侧木墙又是被他击断栽倒一段,口子变得更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然后楚斐中间穿行而上,顶在最前,一杆青麟舞阳,先是闪电般连刺而出,毙敌七人,而后挺身再进,长槊轮扫拍砸,将身周之敌尽斩倒地,给身后弟兄们更宽裕一些的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“是否开始强攻?”

    众将看向许方青,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时候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许方青一手紧攥枪杆,面上平静的摇摇头,现在只是开了口子,还没有真的打开局面,更多人冲上去没有立足之地,只会因为己方箭矢照顾不到,成为对方最轻易可以射杀的靶子。

    楚斐点燃那些烈酒可不是为了伤敌,或者点燃木墙,那么多木墙不是这么点烈酒就能全部引燃的。

    其意不过是给他们照明而已,让他们可以看清他那里的情况,判断好时机展开强攻。若是他现在就下令,那可就辜负楚斐这般行险为之的做法了。

    心急,也得等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