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全歼敌军
    天有皎月,地有耀辉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正值月半前后,天上的月亮既大且圆,然后又明亮亮的。而地面之上,楚斐就是这片战场之中,最闪耀的那个。

    哪怕周围有着人山人海,哪怕再外有着羽箭倾洒、大军对射,但都没有那个挥舞着青麟舞阳,承接着皎白月光,在恣意为战的那道身影,更加引人瞩目。

    以楚斐的武艺,战斗早已真的变成了一门艺术,一挥一动之间,便是浑然天成的泼墨,画出一幅唯美的画卷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这墨水是血,他对面那些綦国将士的血,所以这一画卷,对他们来说便不是美丽,而是残酷和死亡。

    一刻钟,在密密麻麻的敌人围攻之下,推进百丈远,倒下片片尸体,即便綦国人而今都是心存死志的悍士,也仍旧不禁胆寒。因为在面对这种杀伐的时候,谁都会清晰的感受到那种无力感。那种你即便再多人蜂拥而上,也不够一人所杀的颓丧感。

    “跟我冲!”

    洪三象、崔不器,虽然不在一地,但是在这一刻几乎同时开口带着麾下将士,冲入河道之中,整个人除了头部,几乎都没入水面之下,高举着手中的圆盾,连成一排,阻挡敌军的箭矢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许方青长枪前指,当先错开身前军士,带着龙骧军所部开始前冲,先头一千人迅速渡河,从楚斐背后支援而上。

    “填河!”

    一团炽羽军将士,一个个打着赤膊,扛起用自己衣服包裹泥土做成的沙袋,第二批前冲,将手中的沙袋抛入河水之中。

    河水随着沙袋的投入,开始满溢到两岸,西岸土地在踩踏下越发泥泞,东岸那个缺口处开始混杂起浓郁的血色,在那边的两军将士们,就像是身在血河之中战斗一样。

    “龙骧第一军,向南破阵。龙骧第三军,向西破阵。务必全歼此地之敌!”

    楚斐在身后越来越多己方将士涌入,跟他一起快速破开敌人阵线,向两侧推进杀敌之时,再次下令。

    “炽羽军,随我尽诛此地之敌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然后先行进入敌阵之内的龙骧军,分成两支,分别杀向此地驻守敌军的另外两支,而炽羽军则是最后一批进入木墙之后,然后一队跟着炽羽第二军主将肖攀林向南侧,沿着木墙清除敌军,一半跟随第三军主将巴遏,随楚斐一并杀向北侧墙后之敌。

    “砮宛儿郎,死战!”

    砮宛龙恒见大势已去,派出突围传信之人后,便带着麾下,迎向了楚斐一众。

    “那就死!”

    巴遏双手重刀,当着砮宛龙恒的额头劈落。

    砮宛龙恒手中长矛点向刀盘,抵住其来势,抬脚踹向巴遏膝盖。巴遏拧转刀身,侧首避开随着自己松劲而刺过来的长矛,脚下一脚截过去的同时,重刀反手撩起,再向前进。

    砮宛龙恒回拉长矛,矛刃在巴遏头盔上擦出一道火光,然后迅疾下刺,既是提起矛杆挡住巴遏这一刀反撩,也是意图刺伤巴遏的脚掌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戈隆斜刺杀出,协助自家主将,双手大剑登时斩在砮宛龙恒右肩之上,破甲伤敌。巴遏趁机上前一步,斩落敌首。

    而他们另一侧数步远,楚斐已经带着身后将士,前杀了数步,那一杆青麟舞阳舞动之际,仍旧沛然难当,仿佛之前并没有消耗一点体力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们结阵慢慢玩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一句,然后带着身后大概一团人手斜向杀破了敌阵,然后带着将士们结阵,从外面另一个方向往内挤压敌军的生存空间。大盾在前,长刀随着缝隙刺出,没进一步,都倒下一片敌军。然后继续用盾牌前顶,敌人立足不稳之后,长刀再刺,如此往复。

    两个方向盾墙向前挤压,一个方面就是那木墙,綦军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身后?

    那是东西两河之间夹杂的乱石堆,大大小小的乱世胡乱堆砌,既是天然的屏障,可也堵住了他们最后的退路。

    小股人马可以快速窜行,这么多人无事时也可过,但被追击途中没法过,慌乱之下,不用敌人杀,他们自己就拥挤、践踏,然后死的差不多,更会给敌人随意斩杀他们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也没打算退,这次所有外派之兵,都没有退后的余地。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赚一个,这就是而今綦国在金帐之外,所有将士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是乾军装备优良的这一优势,在此刻有显现了出来,他们甲胄更坚,盾牌几乎人手一个,还是覆铁的那种大盾,防护面积很大。而且还有一个尤胜之处,就是他们的阵型更加严密,一声声号子下,所有人近乎同时踏步、同时攻击一样,根本防不住。

    而这就是楚斐整军的结果,不齐,不止是挨军杖那么简单,他们真的可能会死的。每一军每一次的列阵操练,他们的头顶都是伴随着真实的箭雨,快些、慢些,只要出了阵型的那条线,就真的可能会死。

    而这也导致当初的人只留六七成,剩余的人,在听闻楚斐这种操练方式之下,大多选择离开,任由楚斐以当初选校结果,让他们调入其他府军之中。原本各家势力的领头人,几乎都离开了,尤其是原本麾下多一些那几个,除了肖攀林都走了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大乾给他的军职已经定了下来,倒是在这一点上,没有什么不公平,而他们以前的麾下,也都被打散重编了,已经有了不错的地位、不错的收获,他们还跟楚斐这个危险的家伙,在一块待着干嘛?还不如自己去别的地方,再经营经营呢。

    所以乾西百战,冠武军是原班人马,没动。虓虎军,由乾西贵族的那九支队伍为基础,寨补足一军之数,算是加了三团人马。而龙骧军、炽羽军这共计六军七万六千八百人,加上各军直属营的那十二营九千六百人,才是额外补足的人手。

    而当下楚斐这种‘残酷’的训练结果,就显现出来了,军队列阵而战之时,阵型是否紧密、士卒是否整齐划一,区别真的挺大的。

    肖攀林那边的情况也一样,都是同样的战斗方式,而这也是个猛人,贼猛的那种,他带着将士们填完河道之后,没有像寻常军士一样,把战甲穿上,而是打着赤膊,双手挥舞一柄掉刀,只是左右挥斩,便是刀挡刀断、人挡亦断。

    自己一个人突入敌阵之中,列于两阵衔接处,杀敌却是一点不慢,宛若杀神一般。

    “倒雁翅!”

    许方青高声下令,迎向南侧驰援而来的敌军。雁翅阵倒摆,将南侧綦军包围在内,先是羽箭攒射杀敌,然后臂盾弯刀配合,开始一场绞杀。而敌将,则是被许方青直接连挑七员,一杆长枪冷若毒蛇,击击夺命。

    英及跟许方青应对相同,只不过他遇到了一个对手,一双三尺狼牙棒,力大无比,跟其打的有来有往,让得他难以瞬间尽斩敌将,让敌军失去指挥,更易绞杀。

    但是好在,他的帮手不错,麾下第一团偏将棘岑瞰明,也是一员勇武之将,一杆长槊冷厉果敢,在英及自己挡住敌将砸落双锤之际,一槊破甲,刺穿其胸膛。

    然后二人联手,一枪一槊,斩敌将四员,然后带着两营人马,一同破入敌阵,将敌军分割两半,开始最后的灭杀。

    而大军斥候,蓝小尘所部也没有闲着,大军开战之前,蓝小尘便是被楚斐派出,绕行敌军北方,在那唯一一段出口处,与乱石堆中埋伏,防止敌人小股人马从这里突围,前往元水城或者金帐皇庭那边去报信。

    此时他们已经先后歼灭三百余人,分成七股,都是从里面外冲去报信的,没有放走一人。

    只是綦军若是先行放了信鹰,那就没有办法了,那玩意除了刚刚放飞、或者是准备降落的时候,有可能射杀之外,倏忽之间,就会扶摇直上,到达弓箭射程之外,疾飞而去。而这就是楚斐他们必将面对的一种情况,人力终有穷尽,不可能所有事都那么万全,只能尽量去做到万全。

    “楚帅,敌军尽没,我方阵亡三千六百人,余下重伤七百余,轻伤千余。”

    艳阳高照时,这里的战斗也告一段落,并且大致清理完战场,清点出来了伤亡人数,戈隆向楚斐汇报到。

    这些战损还是最多出现在没有彻底破入敌阵之前,后来结阵灭敌之后反而不太多。跟着楚斐最先冲阵的六百人,剩下的仅有两成,跟随许方青第一批上来的千人,也只剩下一半,这就已经近千战损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龙骧军,他们是轻骑,仅是步战还是比炽羽营差上一些的,毕竟装备和打法也不太一样。而且他们即便作为骑兵使用时,游射也比冲阵训练的更多一些,起到的只是辅助之军的作用,而今这个战果,已经很彪炳了。

    “暂时先不管尸体,全军拆除这些木墙,重建索桥,接应大军过河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这个战损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,而且很在。毕竟他们是地利不好的那一方,以敌方一成左右的战损,结束这场战斗,挺好的。

    而且他现在也没时间纠结这个事,还得接应冠武军等过鹅颈湾,然后还得奔行七百里赶赴元水附近,就连此地所有阵亡者,他都打算等大军过来之后,留下冠武军掩埋,然后带着其余诸军先行启程,出发向元水城方向。

    好在有这些木墙,倒是省去了他们很多伐木搭建浮桥的时间。这一点,是比他们预计中,可以节省出来的时间。倒是让他们接下来去往元水城的时间,更宽裕了一点。

    翌日,许方青亲自带人搭建浮桥,来到鹅颈湾南岸,与百战军大军汇合。利用大军携带的备用铁索,加固浮桥成索桥,让战马可以通行。

    是夜,乾西百战军全军汇合,再度东行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元水城外大桥之上,其实已经开战。

    楚斐他们的预计没错,但是乾军中线大军的推进,要比预计更快的多。或许是叶藉的率军动身,给了西北边军所部压力,让他们的攻击更加疯狂,连连破城,迅速陈兵元水南岸,并且开始尝试破敌过桥,已经试探性冲了三次而无果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