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如此佯攻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雷奔一样的马蹄声,伴着震天的喊杀声,传遍元水城前两岸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綦国一方最西方那一十万军,连忙调转兵刃,看向烟尘扬起处。而那一个留作后备支援的十万军,则是连忙准备,想要随时顶上这一军位置,防备南岸乾国大军,随之攻桥。

    这种局面就是他们最担心的,生怕敌人有侧翼的策应和突袭,没想到还真的来了。

    “走你!”

    贺北山一马当先,他的这一军,本就是冠武军中,最擅长破阵的一军,这种事自然也是他打头了。而且他可是还有一件神兵呢,那架特制的重弩,射程可是远的很呢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当然即便这重弩,射程再远,那也不能跟床弩和石砲硬刚。贺北山也没有这个打算,用他的话来说,楚斐这就是让他犯贱来的。

    他这一箭射出,一点敌人影子那是都没有沾到,而且离着半里地呢,一点点威胁都没有。但是吧,嘿,他这弩箭是用来传信的那种,添了雷火,也就是火药的,嘭的一声,冷不丁突然来一下还是挺吓人的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綦国是知道他们有这个东西的,这么长时间,却是一直都没有见到,那也是会合计,是不是这会就要用在自己等人身上了的,那玩意可没法挡啊。

    所以綦国这一方阵的将士,都严阵以待呢,然后他们溜了,具体人数都没有看清呢,就走、走了?

    “这、、、”

    不仅綦国将士懵逼,乾国这边闻声出来观战的众将士也蒙逼了,这都玩的什么活?吃的太饱了?

    但是他们心情还能轻松一些,毕竟那贱贱的,是己方人嘛。

    可是綦国将士轻松不了,事出反常必有妖,谁知道他们这边是不是一松懈,敌军就突然给他们来一下真的,而且对方是骑兵,行进速度很快、队形很整齐的那种。再而且,他们不特么知道这些骑兵有多少人,又需要多少人就可以防备。

    所以那一支后备的大军,来到了最西侧驻守,准备由他们来防备这股贱嗖嗖的敌军。

   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他们在这边等了两个时辰,也没再见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再然后只有千余轻骑,包裹着马蹄子的那种,突然从綦军阵列最东边,杀了过来,三轮羽箭接连抛射而出,然后迅速撤离,留下一地懵逼的綦军。

    再之后,又是最东面,八九万骑兵招摇而来,让得东边本没有太当回事,但是也打起来点精神,时刻注意东方情况的綦军,瞬间紧张起来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然后就又没有然后,双方就那么远远的对峙半个多时辰,就在元水城悄然打开东门之时,他们又蹽了,一贯脑都跑远了,连影都看不见,只有激起的漫天尘烟。

    “敌人该懵喽。”

    河对岸,萧陵兰站在瞭望台上,用手中的千里眼,看向河对岸的情况,然后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么。到底是东边有大股敌军,还是西边有大股敌军,还是两面都有大股敌军?他们为什么不攻击,咱们为什么也不攻击。綦国人这些事都摸不着头脑,要是不懵才怪呢。”

    刘达善这时候也拿着千里眼看着呢,闻言登时便是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!有意思,这小子真的很有意思,打完这一仗,得见见他,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萧陵兰言道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这个时候,一支万余轻骑突然从元水北面杀出,直接奔着偷偷打开的西城门杀了过去,一蓬羽箭钉的满门都是,射杀不少正在重新关门的军士,然后又飘然远去,没有一点夺下城门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还哪里有敌军?乾国人到底想干嘛?”

    这时候綦军诸将,心头全是这样的问号,却是你看我我看看你,谁也说不出的啥来。唯一能确定的,就是他们是来协助对岸大军攻桥渡河的。这一点只要有乾军出现,那就是一定的。但问题不是这个,而是他们准备怎么帮,什么时候帮,从哪个方向攻击过来帮,还是三面夹攻,又或者是趁机夺城?

    “北面有尘烟起。”

    又过去三个时辰,一直没有下来,准备继续看戏的萧陵兰,一眼就看到元水城后面,再一次扬起漫天尘烟,连忙提醒同样想看看楚斐究竟干嘛的乾将们。

    “这次动静大啊。”

    有一座大城在那挡者,想要看清背面的具体情况,自然是不可能,但是通过那更加庞大的尘烟,他们也可以看出这一次的动静,比之前任何一次规模都大。

    而綦国一方,在元水城头自然看的更加真切,城内守军,立刻开始向北侧城防聚集,另外在外面陈列在西的那一军,也开始向北运动,分兵到各军北侧,增强北侧防御厚度。

    毕竟骑兵攻城不太可能,但是过来打他们屁股,还是很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做完这些之后,发现这帮犊子,又返回去,再一次一溜烟跑的没影。

    “该差不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刘达善言道一句。

    敌人不知道具体人数,他们却是知道的,这么来回奔袭数次,尤其是最后一次,差不多就是全部人手了,即便是全是骑兵,但这么跑上这几回,战马也该受不了了,再跑下去即便马还能动,也会速度、体力大减,他们再想要从容的从敌人面前离开,那也绝对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嗯,应该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萧陵兰这一次跟他意见倒是一样,甚至此间将领也都是这个看法,纷纷走下瞭望台,准备各回营中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吧?”

    另一边,楚斐身边众将,也是同样问向楚斐。

    “敌人也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道。

    “十二直属营,跟本帅玩一趟去。”

    楚斐长槊高举,开始点兵。

    他们的战马是累得差不多了,但是人可还没有,而且天色将黑了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虓虎军暂不参战,其余各军,雷火箭升空之时,直接展开攻击。咱们不能只搞假动作啊,时间长了人家可就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对其余众将下令道。

    又三个时辰之后,月光替代了夕阳,楚斐也率军悄悄溜达到了綦国大军最西侧,这是他们第一次扰敌的方向,也将是他第一次对此地綦军真正展开攻击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炖肉味,真香啊。”

    冈坎带领的傲武营和屠休带领的骁武营,就在楚斐左右最近处,一边于黑暗中等待着楚斐下达进攻的命令,一边轻声对着楚斐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带着肉干,但是除了大休整的时候会煮上一次之外,其余都是干啃,这又好多天没有吃到热乎东西了,此时闻着从綦军营地里飘出来的炖肉味,顿时馋了。

    “香个屁!他们的也是肉干,我们自己又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楚斐撇嘴道。

    叶轻潇那一次是成功烧掉不少綦国的冻肉,但不可能是全部烧毁,这一次在鹅颈湾那里发现的敌人粮草,和在臻水时发现的一样,都是肉干。所以楚斐猜测着,当时綦国可能大部分冻死的牛羊也都做成了便于储存的肉干。那些烧毁的冻肉,应该只是当时还没有制作完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,这是新鲜肉味。绝对的。”

    冈坎却是再道。

    “别想着这些,更要告诉弟兄们,别想着这些,这些日子再苦几天,拿下綦国什么山珍海味咱们不能吃?”

    当然活着的牛羊,綦国肯定也还有一些,虽然绝对算不得多,可供给元水城这样的要地食用,还是应该可以的。但是他们不能想这些,这玩意也是诱惑,不能因此分心,更不能有人想着在攻进去之后,抢上一些鲜肉或者炖好的肉,阵型一乱,他们谁都有可能出不来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所有人成锋矢阵,必须紧跟在我身后,擅自离队者,即便没有战死,我也会直接军法从事。”

    楚斐接着言道。

    “包括你们。”

    瞪了一眼冈坎,楚斐又补上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就说说么,不敢的不敢的。”

    冈坎露出这天色能吓死人的一口大白牙,讪讪道。然后开始一个个传达下去,楚斐的这道严令。

    “敌军西北角,我们从那里直接杀进去,等大军杀过来之后,我们迅速撤离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一句,开始带着这近万人向敌阵行去。

    先是矮身慢走,然后一点点加快,等到敌人离着阵外点亮照明的篝火时,骤然加速,一蓬羽箭先落,然后冲过这段最危险的路程,杀入敌阵之中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最好的机会,一个是敌军正在吃饭,二一个是敌军斥候都被他们沿途杀了,再不动手,他们就会暴露,那时候也就没法偷袭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楚斐暴吼一声,将手中插满了敌军羽箭的方牌大盾,甩掷进入敌阵,然后白鸾刀一展,双手持刀杀入阵中,直接杀开一条豁口,径直往敌军内部,斜插而上。

    持盾者在外,持矛者在内,一道紧密厚实的锋矢阵,其内众将士小碎步蹈的飞快,随着前方那个由楚斐、屠休、冈坎组成的箭头,快速斩敌、前进。

    而这个阵型后边边角、中间衔接处,包括蒙克在内的十二员猛将,也是分别坐镇,增强薄弱处,也防备阵型会被敌军截断、击散后,他们可以快速整军,带着自己的麾下人马,单独成阵,准备杀出重围。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楚斐再次暴喝开口,却只是喊出一个数字,然后身后背着的那个重弩,一支雷火箭射上半空,嘭的炸开。

    这是给大军的信号。

    而那个一,是给他身后众人的信号,这个时候,他们就该突围离开敌阵了。三个时辰,足够战马暂缓一下体力。他们突围出去的这个口子,就可以成为大军在马力不完、冲击力并不鼎盛的情况下,从这里再杀回去,给敌军更大创伤的入口。

    “隆隆隆”

    马蹄声再度从綦军北方传来,十数万骑兵,从北方的夜色中出现,然后迅速冲过綦军设置在外用来发现敌情的篝火,照亮的明亮处,跟楚斐他们错身而过。悍然从楚斐他们东侧杀入敌军。

    从这个阵型混乱处,直接将敌军往西这大约五六万军,冲击溃散,然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楚斐他们也早已经跑入北方的黑暗处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真特么敢玩啊,这叫佯攻?”

    乾军大营之中,被喊杀声惊醒,又举着千里眼观战的众将,看着綦军西侧那狼藉的战场,和更远处愈发远去的百战军,彼此对视道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