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林擎
    “战损多少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还是原来的休整之地,这里地势不错,而且有后路可退,所以楚斐并没有打算更换地方整军的打算,仍旧是所有人回到这里休整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战损不少,直属营减员两成,冠武军战死五百余,其余各军加起来差不多也战损两千余人。”

    各军回到这里之后,也是立即清点人数,虽然仍是突袭,但是敌人野外而居,并没有驻扎营内,他们也失去很多可以制造混乱的点,以及可以利用的营帐、栅栏什么的,来点火、搅乱敌军,基本算是硬打,只是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,有了突袭之效。歼敌约莫五六万左右,战损比与敌军大致十比一。

    “那是有点多了,敌军要比我想想的还精锐一些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元水河畔的敌军,确实比他想象的要更加精锐,虽是突袭,但是他行进途中,也遇到不下十员敌将,战力都不算低,皆是骁勇之辈。而这只是他和屠休、冈坎三人遇到、并且斩杀了的。

    其他方向上,己方所遇到的也不会少,不然依照直属军的战力、冠武军的精悍,这两方人都不应该有这么大的战损。

    当然这话也就是他们内部说说,真要是敢当着其他各军众将说,绝对被人围起来一顿胖揍。十比一的战损啊,你再是突袭,敌军那也是大军列阵,各部皆在并未归营。即便是正在开饭,那也不是全无一点防备,你还想要怎样啊?狂的都没边了嘞,眼里还有人乎?

    “而且这一战也有些问题出现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言道。

    “青州刀骑和山宁铁骑么?”

    楚斐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青州刀骑和山宁铁骑,还是没有完全融入我们的阵型之中,白日时看来并没有问题,但是一旦夜晚战斗,黑暗之中,这两军的阵型就没有那么缜密,无法完全跟咱们保持一致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点头道,将冲阵期间发现的问题告知楚斐。

    “现在先这样吧,暂时也没有再练兵的时间。反正最近这几天,我们没有再夜战的打算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楚斐砸吧砸吧嘴,这玩意没办法,原本百战军的默契和阵型紧密,都是他拿弓箭逼出来的,这新编入的两军倒是也能这么逼一下,而且这两军本就是精锐,整合起来绝对不难。

    可没有时间,也没有地方啊。在敌后,他们而今已经算很嘚瑟了,再不知死活的去练兵,来一支跟他们一样的突袭轻骑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索性是田陌在行军过来的那段时间,已经初步进行了整合,将这两军融入到阵型之中,白日作战的话,依照这两军的精锐程度,没什么问题。以后若是还保持这种编制,那可以培养默契、演练阵型的机会,多了去了,不急在这一时。

    “今夜虓虎军为斥候,剩余诸军,全部休息。明日冠武军离队,陈戈元水城北方,自由作战,等我召集号令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此举是为了防备金帐得知此间事,派来援兵支援元水一线,这也是他们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。只不过由全军,变成了冠武军一军,游离在外,跟他们剩余诸部呼应。而他们的大军则是去呼应中线大军攻桥一事。

    “行。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点头应下,返回冠武军中,安排下去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綦国东境,狼首关。

    这里同样是一座山脉,名为金鹰山脉。之所以这座山脉之中的重要关隘,被称为狼首关,而不是金鹰关,是因为这座被哲利安部视为祖山的地方,其实是掌控在元臻部手中,若元臻部是陈戈草原北部的天狼,那这里就是元臻部傲视东方草原的狼首。

    这里以往也是哲利安部和元臻部的必争之地,而今却是时隔数百年,再一次由哲利安部族民所掌控,这里陈兵四十五万,尽是哲利安部男丁。

    而此刻这座雄关之外,乾国西线边军,已然陈列关外,数百架石砲并立,没有一兵一卒攻城,仅是这些石砲在咆哮,乾国东北边军主帅、东线大军主帅,林业,没有别的打算,他也不着急,一边让‘征集’来的东部山林类似歧夏族的一些小部族,开山取石,一边就这么用石砲狂轰关墙。

    他就是要把这座雄关夷为平地,把攻城战打成旷野战,哲利安部军队的战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,只要哲利安部无城可守,那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他仅用辽北边军一支,就可以将之击败,更不用说还有三府府军为后备。

    “老燕、擎儿,三万轻骑就交给你们了,元水城那边必然热闹,咱们这边不急,你们去那边凑凑热闹去。”

    林业帅帐之中,王安、燕北宸两位副帅,以及林业之子林擎都在,他们这边仅剩最后一战,林业决定让副帅燕北宸,和他新晋成为宗师武者的儿子,去元水城参战,那里毕竟会有陛下在,是个露脸的好机会,他已经不需要了,但是他儿子需要啊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这些人,即便是燕北宸,也不是正经的武将门阀,哪怕他而今身居高位,底子还是比传统的武将门阀差不少,他也得趁着有机会,给儿子铺铺路,要是能直接像那楚斐一样,被陛下所看重,那他也就完全放心了。

    他可不认为自己儿子,比楚斐差上多少,毕竟他儿子比楚斐还要年轻一些,小个两岁呢。楚斐走到这个地步,也不过用了几年而已,他儿子到同样的年纪时,可未必比楚斐差,无论是武艺还是领兵。

    “凡事要听你燕叔的话,不可恣意胡来,可记住了?”

    当然,年轻人有这般天资和能耐,自然是有傲气的,而他儿子呢,不是有一点,是特别傲,所以还是得多叮嘱叮嘱。索性燕北宸,还是可以镇住他儿子的,这也是他放心二人率军去往元水城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父亲,我还能不听燕叔的么。”

    林擎揽着燕北宸肩膀,嬉皮道。

    “擎儿交给我,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燕北宸也早已习惯林擎这种跟他相处的方式,他在辽北边军很多年,这个小子,可是看着长起来的,欣赏的很呢。

    “而且我倒是很期待擎儿跟文斓见面呢,肯定很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燕北宸再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期待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林擎眼睛绽放精光,还有浓郁的战意,他很想很想楚斐的槊,到底强到什么一个地步。因为他也用槊。

    “别让他打哭鼻子,那是真的猛,猛地不像话。”

    王安插了一句,虽然不想打击侄子的自信,但是吧,亲眼见过楚斐的武艺之后,就会知道他多强,不仅是武艺强,那种混凝的气势更强,仿佛所有人,站在面前,就已经都不是他的对手了一样。这一点,自家侄子虽然同样自信自傲,但是还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安叔,您别说了,您越说我越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,恨不得现在就能跟他比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擎笑道。

    “别让人揍个鼻青脸肿的回来。傲气可以有,但是不可小觑任何人,你必须牢记此言。”

    林业瞪了一眼儿子,再训诫道。

    “遵命!父亲大人!”

    林擎装模作样的笑着施礼应下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还有最后两天了,你们说这冠武大将军,什么时候点狼烟?”

    乾国中线大军营帐,刘达善言道。

    “等着吧,反正绝对不会是你我能想到的时间,这玩意不能按常理度之。让将士们放心休整,对面的敌军,此时更加不会敢过来搞事情,有他在,敌军不担心有人过去搅合他们,那就算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萧陵兰笑着言道。

    现在他是越来越期待早些见到楚斐了,这小子他很喜欢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楚斐将整个綦军大营搅得天翻地覆的,袭扰的时间根本没法估计,有可能一天都没有动静,也有可能一个时辰就来上两趟。有时候一箭不发,就是单纯的溜达玩,有时候又会突然发起猛攻,直接率军破阵一角,杀敌一阵,迅速撤离。

    敌军甚至有十万守军终于忍不住了,出城和城外被袭綦军,一起准备夹攻楚斐所部,想要将这扰的他们不得安宁的家伙们,直接弄死。

    但是三军重甲虓虎突然杀出,直接冲散了这出城的十万守军,斩敌过半。冠武军更是从百战军大军之后,再次冲阵而出,直接剪断綦军尾随包夹者,将分割开来的敌军,尽数斩杀。然后十数万百战军,又一次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不算第一夜的突袭,斩敌过十二三万之数,直接打没了一支綦军方阵,还捎带上不少城内的守军,让得元水城城内防守兵力,也有所消减。

    这样的战绩,军冠百战之名,绝对不虚,对岸观战众将,哪个不曾拍手叫过好,整个中线大军营地,都是士气大振。

    受到重用者,必有其大才。

    这是萧陵兰给楚斐的评价,对其能够迅速走到而今这个位置,被苏长晟、叶轻潇、太子叶辛、敖珏、陛下叶藉所相继看重的评价。

    值!

    这是萧陵兰的最后定语,就这一个字,楚斐而今得到的这一切,地位名利也好、陛下的看重也好,在萧陵兰看来都太值得了。

    谁说不值,他都敢上去抽人嘴巴子的那种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的楚斐在干什么呢?

    他在睡觉。

    不仅他在睡觉,除了冠武军之外,所有百战军所属将士,全部都在睡觉。睡不着的,楚斐破例让每个人都喝了一些酒,助眠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其实是大早晨的,所有人几乎都是刚睡醒,但楚斐仍旧让所有人都去睡,睡不着也假寐休息。

    时值正午,楚斐一个高蹦起来。

    “点狼烟!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