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狼烟起
    “萧帅,紫色狼烟!”

    乾国中线大军连营处,瞭望哨,敲响大鼓,将河对岸燃起紫色狼烟的情况,禀报主帅萧陵兰,以及全军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他们要开战了。

    “传令全军,石砲先动,半个时辰之后步卒跟进,弩车随即压向河岸攻敌。”

    萧陵兰将头盔戴在头上,一柄双手长剑拎在手中,大步行出帅帐,下达帅令,大军开始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一千三百架石砲,这是乾国中线大军的拥有的全部数量,每个石砲需要三十五人操纵,共计四万五千余军士,这便是已经占去中线大军的一成左右,但这并不是全部,还需要有两倍人数的轮换、后备兵力,与其同列一阵。

    “嘭、嘭、嘭、、、”

    这一千三百架石砲,这短时间,早已划分好阵地,每一架石砲都有自己的攻击区域,此刻一同开轰,那是天降石雨,宛若天神施法,降落漫天石陨,惩罚人间一般。

    大乾军械之强,准备之充足,在这一刻展现出他的峥嵘。

    “萧帅,是否先强攻西侧一桥。”

    副帅刘达善同样与萧陵兰立于中军,观看战场形势,战斗发起后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河对岸有楚斐的乾西摆闸军策应,而且狼烟燃起的地方,就在和西侧,如果他们集中攻击西侧一桥,攻过去之后,楚斐率军过来策应,那直接拿下最西方一桥对岸阵地,他们就有了足够的立足之地,可以直接渡河,攻击剩余敌军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

    继续全线进攻,我们不知道那小子会从哪里杀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狼烟我们可以看到,敌军亦然。但他们很可能会严防西侧,这么多天,足够敌人清楚他们只有这一军骑兵。而且他这几天也是有意为之,多数的攻击都是在西侧发起。

    没准就是又一次的迷惑之举,他既然没有再来信言明,那就说明,我们怎么样攻击,他都有可以策应的计划,我们只需要打好自己的仗,剩余的交给他,看他自己的。我信他。”

    萧陵兰直接否定这个方式,他相信楚斐自己可以寻找到合适的战机,出现在最合适的位置上,给予他们最好的策应。楚斐这几天展现出来的能力和百战军的实力,都足以让他相信楚斐。

    而且他认为楚斐是一个给人惊喜的家伙,他也期待着楚斐在这场战斗中,以一种让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方式出现在战场上,给他也给敌人们一个惊喜,两方一起顺利的攻下此地,围困元水城,等待陛下大军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那还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刘达善听后,点点头,然后又笑着摇了摇头,楚斐这家伙,怎的让人捉摸不定,谁也真的都说不准他会从什么地方,以一种什么方式出现在战场。

    “传令正中第三军、第四军、第五军、第七军、第九军,一同准备冲桥。传令中央三桥对应石砲减弱攻势,两侧加强。”

    萧陵兰点点头,再下帅令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是需要楚斐的策应,他们现在也都很欣赏、认同楚斐和乾西百战,甚至期待楚斐能给他们带来的策应效果越大越好。但这是对身为同僚、袍泽的身份,对这一场大战的结果来说。

    可这不代表他们就没有争强之心,没有争强之心,还在军中待着干什么玩意?

    所以他也要根据战场具体态势,调整自己的进攻计划,展现出自己这边将士们的实力和能力,来更好的打赢这一战。

    楚斐的数日袭扰,而且楚斐是游离在外的,所以敌军东西两翼,就会是对楚斐所部防御最为严密、最为谨慎的一支。相应的,以同样的人手,这两桥就是较为薄弱的可攻击点。按理来说,攻击这里是首选。

    但是萧陵兰却准备反其道而行之,因为他们知道的事,敌军也同样再清楚不过,而且这么多天,足够拿出针对性的部署。反而是敌军中间三军,最是有可能,成为真正的防守薄弱处。

    而且一旦他们能够攻破此地,也必会牵制两翼敌军,这就可以给楚斐他们很好的策应,使得楚斐可以更好的再来策应他们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,咱们先上!”

    中央一桥南岸,乾军军列正中,言杰率领第三军将士,大喊一声,一个个身着轻甲,前胸绑着两块圆盾叠放一起,左右手各持一个方牌大盾,将战刀背在身后,踏步前冲,从缓步到小跑,到得桥上之后,开始发足狂奔。

    但是阵列却并没有混乱,西北边军同样也是悍勇铁军,阵列极其森严。一排排将士,肩并着肩、盾连着盾,将整个桥面横向填满。第一排大盾向前竖立,第二排之后则全部顶在头顶,左右两边的将士则将大盾竖立在侧,挡住左右两方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咄咄咄、、、”

    床弩和对面綦军战弓射出的箭矢,先后落在盾阵之中,击打在大盾之上,发出轻重不同的声响。

    床弩挡不住,落在盾上,即便盾不碎,人也会被击倒,甚至会带着后面数人被带倒。

    但战弓发出的箭矢可以挡住,他们手中的盾牌,每一面都最少可承受八十支箭,最高可承受一百二十支左右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这些天将所有类型盾牌,全部带上桥承受攻击,试过之后,得出的结论。

    前者没有办法,那就不管,被击倒了,没死还能起来,那就直接补足后队,后队补上前军缺口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后者四面盾牌在身,就是为了轮换的,也是做足了准备。

    当然准备做的再多,想要没有损伤,那也绝对不可能,但这就是战争,哪有不死人的,他们的目的就是冲过去,哪怕只剩一个人,也要冲过去。而且他们还有后续各军会补上,又不是只有这些人,他们这一军都死光,给后方将士创造出过桥取胜的机会,那也值得。

    “第四军弟兄们,随我上!”

    西北边军第四军主将,阚还,大吼一声,在第三军与箭雨中行进三十余步之后,率队上桥,他们只有人手一面大盾,皆是身配双刀,身着铁甲。

    “轰轰!”

    敌军的石砲也已经开始发威,他们数量没有乾军多,射程没有前军远,但是藏于己方阵后,对着桥上狂轰,还是没有问题的,而且杀伤力极为恐怖,一块大石砸落,那就是一小片人会被砸死、砸伤。

    盾牌,对这种东西,全然无用。

    索性第四军将士也不是成密集队形进攻,他们就是去补足前面第三军的,在没有抵达第三军身后时,他们不会形成阵列,倒是不用担心敌军一轮大石砸落下来,直接就全将他们撂在这里了,让第三军成为孤军,被敌军消磨干净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言杰甩飞手中最后一面圆盾,将十步之外的一名敌军砸倒毙命,然后将背后的双手大刀提在手中,不顾自己左腿被射中的那支箭矢,带着身边只剩余不到千人的第三军将士,悍然杀向对面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一员身高近丈的敌将,出现在阵前,直接迎向言杰,一柄大斧当着言杰头颅斩落。

    言杰猛地踏地,将这一步的速度又提快了一丝,一刀刺进大汉的胸膛之中,而他的后背则是被那柄大斧斧刃末端,划开战甲,带出一条尺长的血口。

    “西北边军!”

    言杰向前一踉跄,将那敌将身体推到,然后又一刀撩斩,划断一名綦军的脖子,大吼一声,再次向前。

    “屠狼弑虎!”

    七百将士,随之大吼,站成一排,跟着言杰前进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!我们来了!”

    第四军也只剩半数的将士们也终于是冲了过来,阚还朗啸一声,双刀一展,冲在言杰身侧,并肩而战。第四军将士们,也冲到第三军袍泽身旁,两军加在一起也不过以往一军之半数的西北边军汉子,汇合在一起,并肩而战,战与敌阵最前端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战阵,不是不会,是不用。

    他们要尽可能的冲散守在桥口的所有敌军,让敌军也混乱起来,没有办法用箭矢再攻击后续的各军兄弟们。

    但是哪有那么简单,他们是悍不畏死之士,綦军亦然,而且綦军比他们还有更加不能败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前军阻敌,后两排继续抛射!”

    綦军驻守这一桥的大将,元臻迪,下达将令。

    綦国最前方的那一阵将士,真的就是那背水一战之士,他们不惧怕同归于尽,他们不惧怕两败俱伤,他们不怕死。哪怕敌军比他们兵甲更精良,也无所谓,他们就是要挡住、并且消灭这里的敌军,不让敌军抢走一步北岸阵地。

    两方人就这么拼死鏖战在这桥口之地,每一息都有数十上百人倒地,混杂在一起,在这个时候,不再分了彼此。

    “刘骜!带你的骑军上!”

    乾军中军之内,刘达善看到此处景象,将西北边军中的一军轻骑派了出去,领兵的是他弟弟。

    马蹄声哒哒作响,同样在冲桥的第五军、第七军、第九军将士,将中间的道路给这一军骑兵,让了开来,替他们挡着两侧攻来的箭矢,协助他们先行渡桥,趁着言杰他们抢占的那一小小点地方还没有被敌军夺回去,由骑兵去撕开一个口子,然后他们再过去守住,让更多的己方军队可以安然渡河,抢占对岸。

    “乾西百战!荡平眼前之敌!杀!”

    乾西百战军战旗,第一次招展在元水北岸,隆隆铁蹄踏地之声伴随之间,楚斐一马当先,手持长槊,直指敌军西侧方阵。

    十二直属营,十二员战将与楚斐左右展开,其后十二营所剩将士成三角阵列在其后,紧随前冲。

    山宁铁骑、青州刀骑,左右再成三角阵,与楚斐所在,成三支锋锐在前冲阵。

    龙骧军、炽羽军,落在最后,跟随而行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