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冲阵扰敌
    “通知全军冲桥将士准备,待乾西百战冲阵成功之后,即刻全军压上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萧陵兰双手拄剑,看着乾西百战军战旗扬起,随即下令道。

    整个乾国中线大军,随令而动,后备军调上,除了操纵石砲的将士以外,二十余万步卒,开始在五座大桥之后,敌军攻击武器射程所不及处集结起来。

    萧陵兰翻身上马,列于阵前,等待着后方中军瞭望哨,再响战鼓。

    “御!”

    綦军给予楚斐这一支骑兵,最郑重的对待,不仅削减各桥防御,从各部调兵五万,从城内补充五万,东西两侧皆是陈列十万军,布好阵型,严防紧守。

    而这也就是楚斐所谓的诱敌,他不是诱敌离阵让他斩杀,而是诱出更多的敌人来防守他们,从而减弱桥口处的防御,给中线大军减轻压力。

    当然,这样一来,压力其实也就来到了他这一方,但是骑兵对步兵,本就有着自己的优势,他的人数又绝对算不得少,没有什么怕的,径直踏阵而已。

    綦军步卒呈城垛一样的阵列,外围举盾,长矛从盾牌缝隙之间刺出,来缓滞、停滞楚斐这支骑兵的马速,准备将之陷于阵列之中。

    但是楚斐临阵而变,未及阵前,便是大旗挥动,将他命令传达下去,山宁铁骑、青州刀骑回绕一小圈,龙骧军、炽羽军左右各半,进军两翼将手中箭矢抛射出一轮,覆盖向綦国军队阵列。

    然后四军再换,龙骧军、炽羽军第二轮箭矢抛射完毕,绕行归于原位,而山宁铁骑和青州刀骑,则并没有回归原处,落后了一些,成为了龙骧军、炽羽军的左右侧翼,而且由攻击队形,变成了两条长龙,个个持盾在手,遮挡敌军袭来箭矢。

    而十二直属营和楚斐组成的箭头,则是从始至终没有改变过一点阵型,在后军减速变阵之际,已经顶着箭雨,冲到了敌军阵列之中。

    那一段内凹进去的防线,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,楚斐居中、屠休在左,并没有在本阵,而是跟随楚斐等人一同行动的泽佳闇月出现在右侧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三把尖刀,这三人就是破阵之始,两杆长槊,两杆短镋,在他们的手中,就是最强的破阵利器。矛出矛断,盾挡盾碎,悍然无阻一样,将綦军阵列,撕开三道小口,其余众将士,随之将敌军步卒阵型撕裂。

    “百将迎敌!”

    綦军之中,此方主将当即下令,整个元水河一线百员精挑细选出来的猛将,被组成一队,向着楚斐这边迎来,欲要用他们来阻挡敌军锋锐,给步卒将这些骑兵全部陷在阵中的时间和机会。

    “山宁铁骑!”

    “我在山河宁!”

    张允彻一杆大刀舞动而起,随后带着山宁铁骑所部,顺着前军撕开的口子,杀入敌阵,然后从楚斐所在前军一侧绕出交战之所,快速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“青州刀骑!”

    “刀出八荒靖!”

    同时,林喆带着青州刀骑,人皆扬起手中大刀,一身青金甲灿灿生辉,从楚斐所在前军另一侧绕过交战之地,快速向前杀出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龙骧军、炽羽军也没有闲着,龙骧军悄然列在两侧,炽羽军行进到龙骧军中间,两军内外混合成一个鹤翼阵,七万张战功,轮番向着两侧敌军步卒攒射,很多的羽箭其实就擦着两翼前冲的两军将士肩甲不远,落入敌阵之中,将他们左右的敌人射杀,方便他们快速行进。

    然后龙骧军持近战武器,炽羽军仍旧保持骑射,两军协同,随着山宁铁骑和青州刀骑,继续前冲,似乎所有人都忘了楚斐他们那数千人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走!”

    楚斐一槊贯通四人咽喉,然后左手刀出鞘,随着战马的前冲,再斩敌将七员,瞬息之间就将本已经‘迟滞住’他们的敌将小队,杀穿。

    “得嘞!”

    冈坎大弯刀一挥,三颗人头抛起,然后瞬间将大弯刀放回鞍侧鞘中,腰后鸾火双刀出鞘,双手攥着缰绳,横持双刀与胸前,就这么展开冲锋,所遇数名敌将,直接被这种战马加速带起的刀势斩杀,被冈坎冲阵而过。

    蒙克那边一眼不发,一杆长槊,一把大剑,跟楚斐的冲击方式没有什么区别,连斩敌将九员,破阵而出。

    夏侯云、薛罪,两杆长槊互相配合,破阵更快。

    其余战将,与泽佳闇月身后集结,带领众将士随其将剩余敌将尽数斩杀。

    而屠休则是直接从所在一侧敌阵杀穿,两杆短镋拍砸之间,将一名名敌军砸飞,加快自己的前冲速度,从一侧绕到楚斐身侧汇合。

    这一支最强锋锐,正好衔接在龙骧军、炽羽军尾后,然后从二者之间穿过,再跟山宁铁骑、青州刀骑汇合,三军同为锋矢,直接冲入到敌军石砲、弩车所在阵列,然后横贯冲锋东去,真正的陷阵到敌军正中。

    “咚、咚咚、、、”

    中线大军战鼓再响,萧陵兰长剑出鞘,当先打马向着大桥冲上。身后中线大军也直接压上,一军接着一军踏上五座大桥,开始真正的猛攻。

    “两翼冲出,撤离!”

    楚斐再次下令。

    山宁铁骑、青州刀骑,再度与楚斐及十二直属营所在分开,向着北方东西各一边,开始破阵离去,龙骧军和炽羽军左右各半,跟上两军,在后策应支援,一同破阵向外。

    而楚斐和十二直属营所部,则是在这期间人皆取下马鞍后带着的绳索,上面连着抓钩,抛向那些石砲。一营人马,集合在一起,将一架石砲拉动。分做十二个小阵型,散在楚斐身后。

    楚斐和泽佳闇月,这夫妻俩,就是先头锋锐,楚斐在左,将长槊交于左手,右手拉起一条铁链,上面带满了铁痢疾。泽佳闇月在右,右手持槊,左手攥住铁链的另一端拉环。

    “娘们,走着?”

    “爷们,走着!”

    两个马匪头子,相视一眼,两槊在前斩敌,一条铁链带到他们中间的所有敌人,一排一排的,皆是脚踝鲜血淋漓的倒下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后就是十二营展开的人马,每营主将在前跟随开路,指引方向,身后军士们,拖拽着偌大的倒地石砲,像是一个摆锤一样,就这么往南一绕,杀入敌军步卒阵列最密集的地方,直接支援中线大军的进攻,替他们冲散敌阵。

    “闇月,松手!”

    楚斐攥住铁链的手微感吃力之时,顿时对着泽佳闇月喊道,因为这差不多就是泽佳闇月能够拽着这条铁链冲阵的极限时间了。

    泽佳闇月闻言也不迟疑,顿时就将左手撒开,然后再次抽出弯刀在手,右手长槊、左手弯刀,继续杀敌。

    而楚斐则是将长槊挂在鞍侧,双腿紧夹马腹站立而起,将手中铁链当做长鞭一样,抡甩了起来,精铁制做的铁链和铁痢疾,本就有着极强的杀伤力,再加上楚斐的神力,顿时就成为了一扫一大片的利器,极为凶残。

    “我也来了!”

    屠休跟泽佳闇月互换位置,双镋收回,也从马鞍后取下这么一根长铁链,跟楚斐一左一右,在敌阵之中轮扫起来,替将士们开路。

    这玩意其实还是当初洪三象大比之时,乾西贵族的一支队伍使用的招式,楚斐将之学了过来,虓虎军全员携带,直属营众将携带,其余乾西百战全军,则是换成了两根长绳,一根带有抓钩、一根带有铁锤。

    当然除了这些之外,其余东西也不少,都在乾西特意赶制出来配给每个人的马袋之中,除了山宁铁骑和青州刀骑,人手一份。

    此时这抓钩就先派上了大用场,那些敌军石砲完整也好、零散也好,被十二直属营将士拖在马后,就成了扫倒敌军步卒的利器。反正楚斐他们也不是意在杀敌,他们就是来捣乱的,搅合乱了敌军阵型,也就达到目的了。

    “楚帅!谢了!”

    身边一杆长槊飞掷而来,贯穿三名敌军,力竭而且浑身是伤的言杰,被身后将士护下之时,对着楚斐喊道一声。

    “看好我的槊就行!”

    楚斐朗啸一声,然后继续挥动着铁链子,开路离开。

    “撤军!”

    又冲了一阵,楚斐觉得麾下战马已经开始有点踉跄了,连忙下令道。

    将士们将绳索斩断,汇聚在一起,楚斐和屠休将手中铁链在头顶旋绕,像是再玩套马索一样,将之往前抛飞了出去,砸倒砸伤许多敌军步卒。然后重新取了兵器在手,先杀敌汇合一处,然后等泽佳闇月和蒙克带着众将士汇合之后,一同向北贯穿敌阵而出。

    “娘的,这仗不能总这么打啊。”

    然后楚斐回头看看身后剩下的将士们,只剩千余,心,那个疼啊,脸都直抽抽。

    但是战斗还没有结束,远远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“弃马,放战马北行。”

    楚斐深吸口气,整理好情绪之后,再次下令,而这一次,他们仍将是一场苦战。

    元水城东门外,虓虎军三军重甲,与已经合兵过来的剩余四军轻骑汇合一处。但是他们没有再次冲击敌阵后方,而是将攻击的目标转向元水城。

    “冲!”

    田陌下令。

    泽佳丰元战刀一挥,五百匹用绳索和长槊连接在一起的战马,而且是披挂全副马甲,身上背着数张大盾的战马,开始在一队十人重甲骑兵的带领下,冲向元水城东城门。

    战马队形正中,带着的是一根砍伐而来的巨木,充当攻城锤使用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