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残酷
    五百匹战马,而且是五百匹重甲冲锋所用,且披挂马甲,携带巨木的战甲,那种冲击力何其恐怖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元水城的城门是足够坚固,但是也同样是木门,而且东西两门是给城外大军运送补给的,战事一开,虽然会立刻进行封堵,但总没有北门和南门封堵的那样严密。

    这一击之下,木门里面的门栓其实便是已经被撞断,后面的抵门柱,都被撞得松动,让得城内守军连忙开始加紧加固起来,并且严阵以待,提防着那支骑兵大军,脑袋泡水了,用骑兵来攻城。

    而且滚木礌石什么的,哐哐就是一顿往下砸落,将这些战马全部砸死在城门处,反而将城门堵上了一层。

    至于那十名引着战马前冲的将士,则是顶着一阵箭雨,留下七人在城外,其余在战马不可能再拐弯之后,便是已经开始返回本阵,跟大军一起虎视着这座大城,攻城的意图极其的明显。

    “咱们上。”

    此时元水城西门,楚斐看着蒙克、薛罪、项夜、冈坎言道一句,卸去战甲的五人,开始徒手向着五丈高的城墙之上,攀爬。

    元水城是青石垒就的外层,结实倒是结实了,但是石块之间的一些斑驳痕迹,一些青石碎裂之处,堆砌之间的缝隙,就变成了可以攀爬的地方。而且这座城因为太大,城墙并非是完全垂直地面修建的,而是有了稍微的一些倾斜的角度,来保证墙体的稳固。

    而这,也就给了楚斐四人,可以攀爬上去的机会。

    楚斐一直有练这个,所以速度最快,悄无声息之间,便是快速攀爬到了城垛处。一个引体向上,迅速的瞥了一眼城头的情况,然后对着其余四人向上摆了摆头。

    随即楚斐四肢发力,直接攀上了城头,从城垛之间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凄厉的嘶吼声从城头守军的口中传出,然后这一处城墙附近的綦国将士,都是向着楚斐这里蜂拥过来,而且其他地方,也不再时时关注东城那边,立刻张弓搭箭,开始向城外望去,寻找可攻击的敌人。

    楚斐背后白鸾刀取下,双手持刀,开始环斩连连,替身后四人牢牢守住这城头之地,让他们可以安全攀爬上来。

    很快,项夜来到楚斐身侧,一杆落雪枪寒芒点点,若雪光飘落,连破数人咽喉。冈坎随后上来,大弯刀在手,凶蛮如巨兽,蛮横不讲道理。蒙克再后,一把墨渊剑,杀伐冷酷,干净利落。薛罪最后,身上数捆绳索,在四人掩护之下分别从一个个城垛向下甩落。

    城下只有百人,尽皆持盾在手,缩在一处,任由城头落箭钉在盾牌上,咄咄作响,在绳索下来的那一刻,内中数人飞快的动手,将绳索牵引过来,然后迅速绑在一捆长槊之上,迅速打牢绳结,飞快退去,远离城池。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薛罪感受到手中传来的拉扯力道,对着其他四人暴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楚斐再次在城头上一人展刀翼,白鸾刀纷飞而起,将身周靠过来的綦国守军,一一斩杀,掩护其余四人。而另外四人则是一人拽着一根绳索城头这一端,横冲而过城头这数丈距离,从城墙内侧,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成捆的长槊被绳索迅速拉上来,撞击在城垛之上,发出响声,里面四人‘索降’而落,离着地面丈余高松开绳索,在地面一个翻滚后起身,向着身侧城门内快速杀去。

    “又给自己找了点难活。”

    楚斐摇头一叹,四周尽皆是敌军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杀呗!

    长刀作槊,开始冲阵。

    一柄长刀猛然前刺,贯穿两名敌军,然后带着他们旋身横扫之后,将之甩落在身后,砸开身后攻上来的敌军。

    然后刀势再展,双手持刀,根本不去管身后,大踏步开始前行,一刀落最少三名敌军一刀两段。此功在于刀利且坚,在于楚斐一身巨力,在于楚斐斩敌之时,对敌军战甲、身躯本身薄弱处寻找之敏锐。

    旋身再斩之间,脚下连连踢出将敌军尸体踢飞,继续阻挡敌军从他后方攻上之人,然后再进。

    不过十余步,这是楚斐距离城门楼的距离,也是綦军片片伏尸之地,短短这十余步距离。楚斐就足足斩杀了近二百人。

    然后楚斐从登城楼梯半截处一跃而下,此时城下守军,没人登城援助,因为他们城门处同样在与入城之敌激烈厮杀着。而且那里是四个人,城上只有一个,城门在此种情况之下,也比城头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所以,楚斐跳了两次,挡落两批零散射向他的羽箭之后,他就到了城下了。直接杀入敌军之中,与其余四人汇合。

    “冈坎!”

    楚斐喊道一声,开始给冈坎开路,向城门洞更深处攻去。

    冈坎随后而行,两人快速向着城门内那根粗大的抵门柱所在,杀去。

    蒙克三人则并没有同行,他们停留在城门洞前方,三人相距各丈余间隔,横向拉开,三人便是那万夫莫开之将,各顾身前之敌,守住这一段‘防线’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楚斐和冈坎清空身周之敌,喘息片刻,调匀自己的呼吸,然后一人一端,将长达丈半左右,两尺粗细,外层覆铁的抵门柱,抬了起来,扔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楚斐对着三人大吼一声,一刀斩断门栓,跟冈坎一人一半,将这道巨大的门户打开。然后五人斩杀数名追击之敌之后,在敌军羽箭袭来之际,快速闪出城门,躲开敌军没了自己人被牵扯交战后,可以毫无顾忌射出来的羽箭。

    “杀!夺城!”

    千余直属营将士从不远处狂奔而来,手中圆盾高举,冲向城门口。这是一场跟死亡作战的冲刺,没人迟疑,没人考虑身后有多少同伴中箭倒下,只要自己没有倒下,那就继续冲。

    五百人。

    直属营将士再度折损过半,这十二直属营已经可以彻底称之为残军了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他们仍旧堵在了城门口前面三排圆盾上下接连放置,人挤着人形成一面盾墙,后面的将士们手持弓弩,开始向门洞内的敌人攒射,协助前排袍泽推进。

    “给。”

    屠休将那支重弩扔给楚斐,自己拎着一根长槊,顶到前排去了,长槊一下下刺出,跟众将们一起成为长矛手,将想将他们顶出城门去的敌军,厮杀在一起。

    楚斐瘫靠在城门附近的城墙上,斜举着手中的重弩,将一支雷火箭射向高空,砰然炸响开来。

    “楚帅那边得手了。全军听令,夺城!”

    田陌一直盯着东方的天空,生怕因为河岸处战场的嘈杂,听不见这声传令之箭。此刻看见火光炸响在天空中,登时面色更加肃重起来,下令大军开动。这个机会是他们的主帅、他们的袍泽们,冒了太大的危险换来的,绝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“夺城!”

    众将士齐喝,大军北绕,从城东来到城西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!撤了!”

    已经有提着兵器杀到最前,跟兄弟们并肩作战的楚斐,听见身后隆隆作响的马蹄声之后,大声吼道,眼睛已经泛红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剩余的百八十人,一齐大吼道,许多人都已经带着泣声,嗓子嘶哑、声音哽咽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可以撤了,他们活下来了,但是躺在这里的兄弟们,将会接受铁蹄的践踏。哪怕每一个人,事先都做好了这个准备,可当这一幕真的来临,自己却不是那已然看不到之人的时候,那种悲痛,让人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“虓虎军!冲!”

    泽佳丰元和骨帕苦冲在最前,他们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们前进之路上的,究竟是什么。但是他们同样不得不下达将令,约束军心,继续前冲。若不如此,这些人,真的就白死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虓虎军的这第一场冲锋,高吼的声音,一点都不威武,一点都不煞气,而是嘶哑和悲伤。

    但也正是如此,激发了他们更大的杀性,城门之内的敌军,被他们轰然冲碎,三万重甲长驱直入,杀入城内。随后山宁铁骑、青州刀骑、龙骧军、炽羽军随之攻入城内。

    “抢占城门、城墙!”

    田陌再下令。

    虓虎军下马,化作重甲步卒,一面大盾一柄链枷锤,结阵而行,从此地台阶向城上推进。

    龙骧军、山宁铁骑开始沿着城墙,向着北侧攻杀。龙骧军羽箭攒射城上敌军,山宁铁骑冲杀城下迎来之地,两相配合。

    炽羽军、青州刀骑沿着城墙向南,同样施为。

    “关门吧。”

    楚斐低声说了一声,带着剩余的百余人,回到城墙之内,一齐发力,又将两扇城门关闭起来。再将抵门柱顶在门后,小心翼翼的,挑路向城内走去,离开此地,无人敢回首。

    三个时辰之后,歇过来一些,也调整好一些心情的楚斐、泽佳闇月、屠休三人来到元水城南城头,跟虓虎军将士们一起,将南城墙攻克。

    “扬旗!”

    楚斐一刀斩断城头綦国大旗,剩余的那些直属营军士,将手中抬着的旗杆竖立在元水城南城头上,大乾战旗高高飘扬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在这,看着我们大乾军队拿下此地,看着我大乾皇旗飘扬入城。这都是你们的功勋,你们的荣耀。”

    楚斐对他们言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军士高声回应,就在那战旗之下,站的笔直,目视南方。你们不止是他们,而是直属营所有将士,那近万倒在这里的袍泽。他们要替所有人看着,他们要第一眼看到那他们这一次为之而战的乾旗,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但楚斐没有留在这里,他们的战斗结束了,他的还没有。

    “山宁铁骑、青州刀骑、炽羽军、龙骧军,四面城墙分别驻守。虓虎军,随我清除城内余敌。”

    又三个时辰之后,这座城池的四面城墙,才算是被乾西百战军全部攻下,掌握在手。楚斐随即下令,防护能力最强的虓虎军,入城内,清除那剩余三万余准备跟他们巷战的綦军。

    “楚帅!请立即停军!”

    但走进去还没有一里远,田陌便是急忙从另一侧跑过来,对着楚斐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城中有固体酒精!”

    田陌见楚斐蹙眉看来,连忙将详情告知楚斐。他的那条细犬,什么时候都会在他身边,此时也不例外,他们从另一侧行军之时,细犬闻到了酒精块的味道。而这,也是楚斐准许田陌一直将之带在身边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吹退兵号,全军撤回城墙处!冈坎,你跑一趟,迅速传令各方,派人沿城墙三丈之外,挖断一条一步宽壕沟,动作要快!”

    楚斐闻言大急,连忙下令道。

    乾西百战军独有的尖锐号角声响彻,虓虎军所有人,迅速从前进变为后退,撤离到城墙之上。四面城墙,皆是分派出一般人手,用手中兵器开始掘土挖沟。

    这种火烧全城的事,楚斐就曾经干过,他自然要防备敌人是整个城池,包括城池下面都有填埋火种的可能。现在一处处具体搜寻肯定来不及,但是一人一段距离,开始玩命刨地,这还是能做到的,只要不涉及到城墙之上,他们就还有可退之地,不是白白拿了一城,更不会损失殆尽。

    “点火吧。”

    綦军元水城守将,元臻烈的同袍哥哥,元臻綦,此时就在元水城粮草、军械的屯库之前,三万余剩余守军,也尽皆在此。

    听见敌军的号角声,尽管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但是元臻綦依然下达了点火的命令。他辜负了弟弟和金帐所有人的信任,这么快就丢了这座要城。他绝不允许,这最后的后手,也因为他片刻的犹豫或者等待,也失去作用。

    “奔腾的元水河,有那狂放的汉子。温柔的臻水流,有那美丽的姑娘。璀璨的擘蓝湖,有那成群的美天鹅、、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元臻綦唱起了元臻部的民谣,那是他们儿时,父亲、母亲唱给他们听的,从元臻部存在的那一天,就有了这个民谣。

    綦国的剩余将士们,也跟着唱了起来,初时轻轻,然后震耳欲聋。这是他们以往牧马时、欢聚时,和哪家的姑娘看对眼时,都会唱的,而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了。

    汹汹火起,点燃了整座城池,连没有来得及全部挖深、断开火源的城墙,都有七处坍塌。好在是北面,便于綦国日后反攻的北面。而不是南面,因为他们没有想过,在外面还有守军的情况下,他们这里会先沦陷。

    “尘沙卷,刀兵亮,身着戎甲赴战场。

    心所期,愿所盼,洒净热血亦无怨。

    大乾旗,北方扬,叫那天狼无处望。

    百战军,出乾西,为我大乾彰勇强!”

    从梧国归来时,华霓有感而发的一个曲子,此时被楚斐临时改动之后,带动整个百战军将士喊了起来,将綦军的声浪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虽然这么做显得对那些城中的綦军,有些残酷。

    但是楚斐还是做了,哀兵必胜,这里所有敌军本就是背水一战的死士,城内如此,城外亦然。

    此时城外战况,已经向着乾军有利的方向倾斜,这种声音再传到城外去,激起城外綦军更强的战心和赴死之意,不说城外乾军会如何,他们先夺城,以此打击城外綦军战心的举动,就算是白做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自己麾下将士们用命换回来的,若是不这么做,他楚斐就是在对麾下众将士,对战死的袍泽们残酷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