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烈火焚家园
    “陛下,元水城,失守了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綦国金帐,元臻寒快步行来,找到正站在一块巨大羊皮地图上的元臻烈,急声道。

    “若我突勒有这万里沃土,何至如此。”

    元臻烈已然知晓此事,那滚滚烟尘,在这里也能看到,他也刚刚返回这里不久,或者说就是因为看见那滔天的烟尘,才返了回来,在这张地图上俯瞰。俯瞰他们曾经的国土,俯瞰那中原的沃土。

    “那里会是我们的。终究有一日,会是我们的,早晚而已。”

    元臻烈再道一句。

    “陛下,是否需要提早行军,与乾国一战。”

    可茉儿问道,她并没有元臻寒的急切,也没有那一丝颓丧,她有的是战意和死志,若非元臻烈不让,她早已奔赴疆场。

    “嗯。传令下去,一日时间准备,然后大军南行,咱们与乾国一战。是破局,死而后生,还是我等虽家国同亡,就在这一战。”

    元臻烈点点头。

    元水城虽然败了,没有达到预期,没有更长时间阻隔敌军,没有更多的去消耗敌军的实力。但是昙渊关、狼首关还在,乾军同样没有达到预计效果,没有对他们完成合围,这就是他们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要破掉乾帝叶藉的中军,干掉乾帝,乾国的所有布局就全部崩盘,他们的家园还是他们的家园,他们这剩余二百余万军,还可挥师南下,抢夺更多女人,为他们繁衍子嗣,壮大族裔。抢夺更多的沃土,有他们自己的长盛不衰,繁华盛世。

    虽然与计划不符,但这也确实是一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可茉儿和元臻寒,一同应下。

    两日后,二百三十万綦军,汇聚在皇庭之前。精骑四十五万,其余皆为步卒。但是他们没有大型军械,所有将士,仅有手中战刀长矛、鞍上弓矢。

    “此役之后,你我要么坐在朝歌之内,饮酒狂欢,要么与国同亡!进军!”

    元臻烈高举着火把,对着众将士喊道一声之后,火把点燃脚下火线,火蛇连入皇庭各处,在这二百余万将士的身后,大火汹汹而起,就像是他们此刻的战意一样。

    背水一战。

    此一刻他们才是真正背水一战之人,烈火焚家园,萧萧百水寒,唯有进取、唯有破敌,或唯有一死,与这家园同为尘灰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十一哥,你可真是完犊子。”

    楚斐离开叶藉的御辇,心头忧虑已去,又有了些精神头。溜达到苏云轶这边,开始打趣起来。

    “滚滚滚!瘪犊子玩意,这么大一仗没我的份,正郁闷着呢,别来我这嘚瑟。”

    苏云轶郁闷的看向楚斐,极为憋闷。

    本来么,龙骧军都是他的了,现在可倒好,别人都没有事,就他在臻水一战受了伤,本也不是什么大伤,偏偏就感染了,发烧数日不止,人都陷入昏迷。好容易救过来了,大军也出发了。

    然后更倒霉,他合计追上去不就得了么,吃饱喝足,准备去追赶大军,却是又得了痢疾,才好了没几天,还在伤兵营待着呢,对这个女婿叶藉也是很在意的,不彻底养好,根本不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嘚瑟啥呀,你我一样,接下来都得干看着,没我们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耸耸肩,幽幽道了一句,虽然他是可以跟叶藉去战场的,但是真就是为保护叶藉去的,百战军回归后军,也就代表包括他在内,所有百战军将士在战争顺利的情况下,这场战争跟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我就在乾西呆着了,当我的都护府司马多好。”

    苏云轶闻言,更加郁闷,他还以为自己快好了,接下来怎么也还有战事可以参与一下呢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几天多谢了,干得漂亮。”

    突然这时候旁边一个声音突然响起,让得二人都是一怔,然后转头看去这顶帐篷内的另一张床铺上。

    虽然是伤兵营,但是本身叶藉大军的伤兵营中,就只有楚斐他们前方参战各军,送回来的一些不方便携带的伤员,人数不算太多,而且苏云轶毕竟身份在哪呢,还是有些优待的,住着的这种单独的营帐,都是高级将官们准备的,一个屋就能放俩人。

    可之前那边的是一个‘睡着’的家伙,两人也就没有过多注意,甚至都将之忽略了。现在这人突然一出声,才让你两人想起来这里还有别人,好在是没说什么没边的话。

    “噢。我想起来了,您是萧帅?”

    苏云轶一拍额头,想起他的病友是谁来了。这位从送来的时候,就是昏迷的,要不是抬他过来的将士们说了一嘴,苏云轶还真不知道这是谁。

    “唉我去!您这也忒惨了点吧?”

    楚斐一听这的称呼,也是知道了这是哪位,但是看着这跟个粽子似的家伙,有点无语的说道。心想着,您这怎么也是一军主帅,咋就这两下子呢,自己都打成这个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不会说话,就闭嘴。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啊!”

    萧陵兰伤的真的很重,中了十数刀,此时虽然止血上药,也苏醒过来了,但是仍旧很是虚弱,本来是听到说话声,睁眼一看认出了楚斐,想要道个谢,然后再睡会。可哪想到,这玩意是这么的玩意,面对老前辈,能不能有点尊敬?

    “嘿嘿。那是不好比,您也就长得比咱强点。”

    楚斐龇牙一笑,毫不谦虚的点点头,看看自己身上,屁伤没有,又看看萧陵兰,唉,惨呦。不过这老帅哥,那是真的帅,凭着一张帅脸,就能老少通吃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没见你的时候,还挺像跟你聊聊的。现在,就他娘想揍你一顿。”

    萧陵兰一双耀目,瞪了又瞪,他之前夸赞那么多的,就是这么个玩意?忒他娘欠揍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。等您好了,随便揍,现在踏实养着吧,不养好怎么动手?谢不谢的,就没什么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着言道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真的没事贱的,而是不想跟这位老帅再多说那一战,更不想接受这个道谢,就是接受,也不是他该接受,而是那些将士们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谢了。等我好了,你我坐那城头上,喝个三天三夜。”

    萧陵兰微微点点头,同样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“得嘞。这感情好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着应下,有些事不需要明说,两个人的眼神深处都是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话说,你有酒没有?酒壶没带?”

    苏云轶听到酒字,眼睛亮了起来,馋了。然后就开始扒拉起来楚斐,这货一贯身上都是必备这玩意的,而且都是好酒,但是这一次却是没有。

    “用完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“这特么是、、你身上也有伤!?”

    酒没有摸到,苏云轶倒是手上沾上了些许淡红,连忙急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解堃早就处理过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摇摇头,他其实又怎么可能一点伤没有,战甲再坚固,也有缝隙,也会有被破之时。这样一场大战,除非你没有参与,否则怎么可能毫发无伤,轻重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待着吧。冠武军也该回营了,我还得回去看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见苏云轶还要出去找军医过来,楚斐急忙将他按在那里,然后便是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萧帅,走了啊,您好好养伤。”

    楚斐又对萧陵兰摆摆手,行出帐外。

    “楚帅,您的槊。”

    帐外一名西北边军将领,拿着楚斐的青麟舞阳,等在那里,见楚斐出来,上前几步施礼道。他们手中都有千里眼,看见过楚斐的样子,自然不难认出。

    “言将军怎么样?”

    楚斐想起来言杰,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救过来,血都干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阚还,此时听闻楚斐问及好友,眼眶又是有些泛红,因为言杰已经不在了,楚斐虽然当时救了他,但言杰伤太多,流血而亡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楚斐拍拍他的肩膀,拎过长槊,缓步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仗死了太多的人,熟悉的、陌生的,不止他麾下百战军是猛士,这些人也一样,尤其是言杰带着的那些第一批冲过桥的,恐怕一个剩下的都未必能有。

    “文斓。”

    楚斐过桥,沿着河边而行,绕过还没有清理出来的战场,从东边回返营中。走到半路,却是打东边过来一骑,临近些之后,喊道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燕叔,您怎么过来了?是狼首关破了,还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楚斐定睛看去,发现是燕北宸,打马迎了上去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事,再有三日,狼首关必破。是林帅,让我带三万轻骑,本来是打算过来露个脸,帮帮忙的,结果却是看到这面火焰汹汹、烟尘滚滚,想是大军已经破城了,就先过来看看究竟。”

    燕北宸言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放下心来。这时候正是大军士气正盛之时,若是狼首关那边出了事,也毕竟对整体战局,起到很大影响。

    “陛下已经到了?”

    燕北宸看向河南岸大营那边,有皇旗飘动,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陛下已经到了,您既然来了,要不要过去一趟?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道。

    “等下再去,林帅的儿子也在队伍中,这边没有战事了,我就直接带他去面圣,让陛下看看得了。”

    燕北宸言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那我这就回营,燕叔您率军过来后,直接来我营中休整,南岸那边我替您通知一声。”

    楚斐明白过来燕北宸的意思,点点头,回应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。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燕北宸也是点点头,这样最好,省着突然侧翼冒出来一支骑兵,还得解释好一通。

    “您跟我客气啥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着摇摇头,然后二人别过,各还己军。

    半日之后,燕北宸率军而来,进驻到乾西百战军腾出来的一片营帐休息。而楚斐也往南岸大营传信,告知来人是谁,哪方所属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楚斐?看着也没啥么?”

    林擎跟着燕北宸见到楚斐之后,上来就冒出这么一句话,让得正准备介绍两人认识的燕北宸有点尴尬,更让得百战军众将脸色直接铁青。

    “你特娘算什么东西,滚出去!”

    贺北山本就憋着一肚子火,登时指着其鼻子大骂道。

    “文斓,这孩子被我们娇惯坏了,你别跟他一般见识。我替他给你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燕北宸对着楚斐开口道,而且直接就是拱手一礼要施下去。

    “燕叔,您这不是埋汰文斓了么,哪能受您的礼。”

    楚斐连忙侧移上前,避开燕北宸正面,还不待这一下下去,就将其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不服?”

    然后楚斐在燕北宸手臂上轻拍一下,示意他不用担心后,挥手让众将坐下,自己对着林擎笑问道。因为他看出这小子眼中的战意。

    “确实不服。”

    林擎也并没有在意贺北山等众将,甚至故意没有去看燕北宸那边,而是只有楚斐一人。看到楚斐之后,他就更加按捺不住,因为他真的看不出来,眼前之人究竟有何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“试试。”

    楚斐一挑下巴,看向他手中亮银色的长槊,言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。”

    林擎直接应下,然后手中长槊瞬时前刺,隐有风雷之声,极为凌厉。

    却只见楚斐一个矮身,脚步前错,左手上拍,拍在槊首后三寸,然后改为抓,将槊杆攥在手中,挡住这一槊向下变化的可能。右手再动,将林擎踢踹出来的右腿,拍回落地。反震之力顺势而用,又是一掌拍在槊杆之上,在林擎还没有来得及想办法拉回长槊之际,便是将层层叠劲爆发一点,将其手震松,将长槊夺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太嫩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冷喝一声,腋下突刺用出,长槊从另一次转变前后,槊首同样一记笔直的前刺,停在林擎鼻尖,却是并未刺破一点皮肤,稳稳停住。而这一刺,林擎根本反应不过来,没法做出有效的应对,甚至手都没来得及抬起,脚更没来得及离地一点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