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东线兵败
    “若是我弟子,你这个样子,连用真兵器的资格都没有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楚斐收回长槊,槊尾往地下一顿,入地尺余,丢下一言之后,走到燕北宸身旁,请他落座。

    “别给打击坏了,就这么一个好苗子。”

    燕北宸回头看了一眼呆立原地,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手的林擎,对着楚斐苦笑一句。

    他们为啥都娇惯他,那还不是因为林擎确实天赋卓绝。

    乾西有楚斐这一众,虽是新晋,但四大边军武将最强者,而今就是乾西。西北边军,丁炜已经在路上,从南边调过来,将进入西北边军。南疆边军不用说了,言武、刘潇,都还在那呢。

    辽北边军呢?总不能新老两辈,都没有个宗师武者层次的战将吧,巅峰武力一直被人压着一头。

    而且这小子,除了平日有些骄傲,也没什么别的毛病。为人,其实也是挺好的,跟他们也好,跟军中将士也好,都能聊得来。

    眼下楚斐让他知道知道人外有人固然是好的,但是若是打击大劲了,直接废了,那可就不好了啊。

    “真正的好苗子,打击不坏,但你们要是一直宠着,却是真的会把他宠坏的。是个好苗子不假,但是您看看您自己的手,再看看他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夺槊一举,并非为了击败林擎,他有很多方式可以击败林擎,没必要非用这一种。他就是看到了林擎虎口处,那薄薄的,还没有一般军中老卒厚的茧子,才有了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武者可以武艺不高,但是不能连手中兵器都握不住。握不住的,便是宗师,在他眼里也根本不算个武人。

    “这倒确实,在辽北边军没有人能挡得住他的槊,更别说能将他长槊夺下,这一点我们确实忽略了。”

    燕北宸回过味来,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就像一个人力气极大,他手中拽着一根绳子,没人能从他手中拽动分毫,他又为什么要死命的去攥住。

    而也正因为如此,其他人,也就都忽略了这一种可能,只能看到他们没有人能够拽动,而不再考虑世间是否所有人都拽不动。

    林擎就是这样,被他们惯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止如此,这小子应该没参与过什么正经的战事吧?连本能的躲避反应都没有,上了战场,容易死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一句。

    他那一槊刺出,林擎是在想怎么挡、怎么多,而不是一瞬间就感觉到危机,下意识直接躲避或者阻挡。这种反应,人其实天生就有,有些人敏锐一点、有些人迟钝一点。但这不重要,后天都是可以练出来,哪怕仍有差异,但也要比只靠天生强太多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很多时候,也不能只凭着自己去想怎么应敌,而是将所有自己能做到的反应,都练成自己的本能,遇到什么情况,都能下意识的去做出应对,而不是还要去想怎么应对更合适,这本就落了下乘,速度必然会慢,会有太多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啊,让燕叔都自惭形秽了,有种幸好逍儿不是我自己教出来的感慨了。”

    燕北宸继续苦笑,他们一帮子老将,竟然连这一点都没有楚斐看得透彻,这怨不得林擎,而是他们的错。

    “您可别这么说,咱就就事论事,可没有别的意思,说的是这小子呢。而且您的枪法那也是一绝,这小子用这亮银色的槊,应该也是受您的影响吧?”

    楚斐连连笑着摆手,再道。

    “楚帅,失礼之处,还请海涵。”

    燕北宸笑着摇摇头,拍拍楚斐肩膀,不再多说什么。而这时候林擎回过神来,对楚斐一礼致歉。楚斐这两下子,他是服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那大傻个,你凭啥跟小爷咋呼?”

    但是吧,这小子是真的傲娇的,楚斐他服了,他可以道歉,也愿意诚心致歉。可你个傻大个,凭啥对咱骂娘?找揍啊。

    “呵!七郎,这可不怪我啊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气笑了一声,对着楚斐那边言道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太重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拉着准备开口的燕北宸,一起坐到首位上,开始看起热闹来。

    “得嘞!”

    贺北山朗声应下,手里拎着枯荣镋,就走了出来,看向林擎再道:

    “给你个机会,先让你动手,也省得说三爷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看槊!”

    林擎大步前行,将长槊拔出,一槊甩刺向贺北山。

    “这份天赋,倒是真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楚斐看到这一槊之后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槊,显然是有一些他刚才刺出那一槊的影子,没有照搬,但是有同样的味道,尽管并不是全部,但也可见此人习武天赋确实很强,悟性很高。

    这就跟楚斐当初看到叶轻潇一剑有所领悟一样,只不过不觉间,数年时间,楚斐也成了那个别人可以参考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不过又要挨揍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还没等燕北宸要笑着一起称赞一番,楚斐又是说道一句,让其连忙将注意力转回场间,顾不上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,贺北山枯荣镋往身前一挡,便是让得林擎这甩刺一槊倒弹而回,再被林擎抓在手中,二次前刺。而贺北山这一次迈动了脚步,横移一步,避过槊锋,然后枯荣镋瞬间拧转,将这长槊卡主,而后其大脚侧踢,将镋尾向着林擎一方踢得上扬,镋杆撞击槊杆,第二次在这里震得林擎长槊脱了手,虎口有鲜血流下。

    然后贺北山就没有再动了,这个份上,林擎不可能挡下来他任何一击,再动手要么伤人、要么杀人,没有必要如此。

    “我要没记错的,贺将军比你小两岁?”

    燕北宸问向楚斐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贺北山确实比他小差不多两岁,他和贺云苏一年生的,两人同岁,贺云乞则更大一些。就是贺北山长得块头太大,还有点显老,让人总忽略他的年纪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该带他上这来。”

    这次不仅林擎会有点受伤了,燕北宸也有点受伤了。

    他娘的,他们当个宝似的在这捂着、惯着的,还以为顶了尖的,人家这里跟大萝卜似的,一筐。关键是一样的岁数,却完全不像是一辈人,贺北山已有老一辈悍将的姿态,而林擎被他们惯得,还像是个没经历过事的孩子,这特么没法比啊。

    太打击人了!

    难道怪物都扎堆出现的么?

    “来的对,他这样的,该来我这见识见识。宗师武者的,都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楚斐却是笑了笑,然后对着麾下众将士道。

    泽佳父女、蒙克和屠休就不用说了,薛罪、夏侯云也一样,这都是人尽皆知的宗师武者了。但是场间站起来的,可不止他们,贺家兄弟另外两人,炽羽军第二军主将肖攀林,许方青、冈坎、项夜、洪三象,这而今都已经是宗师武者了,整军之时,他们的最大任务就是练武,一帮宗师武者指点下练武,增强个人战力,终有所获。

    然后骨帕苦、巴遏则是刚见到这条路,还没有走上去,蓝小尘则是即将看到这条路,潜力十分巨大。

    若是再算上苏云轶、连九柯、英及、巴泽、乌尔马、彭甄、彭昊、崔不器、蛮勒虏、班克斯、达尔扈、戈隆等全部一流之上,接近顶尖或已经是顶尖层次的高手,乾西百战军真的是猛将如云的。

    “除了他们十四宗师,在场众将皆一流以上。”

    楚斐看着随着十四名宗师武者起身,而呆立当场的燕北宸、林擎,继续言道。

    并不是楚斐有意在炫耀什么,他真的有心炫耀,乾西百战加上他一共十五员宗师武者战将,早就传得全乾军尽知了。他是看出燕北宸对林擎的看重和期待、甚至是宠溺,不想这个骄傲的小子,真的因为太过骄傲,然后哪一天死在战场上,成长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燕北宸也好,辽北林帅也好、王安也好,应该都会十分难过。

    他想狠狠打击林擎,若是这般骄傲之人,却经受不了这点打击,那就老实回家呆着,省得什么时候就死了。若是能,那就认识到宗师武者不算什么,天下同样多得是,强者更是多得是,与必胜之心可以,但不要盲目自信,好好活着,别浪,好好成长,别嘚瑟。

    “楚帅,你们百战军,还要人不?”

    林擎愣了一段时间之后,对着楚斐问道。这么多宗师、这么多高手,天天过招,那他就可以更快的变强了。留在这里,一定要留在这里!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楚斐断然摇头。

    “燕叔,您给说说!”

    林擎见楚斐神情坚决,便是有开始看向燕北宸,他能看出楚斐对燕北宸的尊敬,若是燕北宸开口,楚斐应该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“燕叔,您别开口,我自己家儿子徒弟一堆,都没空看、没空教呢,没心情给别人看孩子。而且还是如此不知好歹,不知尊卑,不知礼教的。”

    燕北宸就待开口,楚斐却是先行对他言道。这一番话说出来,让燕北宸也是神色很是尴尬,且有些许不虞。

    “你才没有教养呢!武艺高了不起啊!操!小爷还不待了呢!”

    林擎登时就怒了,被人骂没家教,他要还舔着脸留下,那他也太没骨气了。

    “站住!说你不知好歹,是你不知燕叔带你此来何意。

    说你不知礼教,是你一进来的言谈,哪一句给燕叔、给令尊林帅装脸了?想挑战,可以,但是该有的礼节不能少,这不是给我面子,而是给带你来的燕叔面子。

    说你不知尊卑,也是如此,哪怕你之前没有想到这些,但败了之后,为何只与我致歉,而不与夹在中间的燕叔致歉!燕叔方才为你向我言道歉二字,这你没有看到听到?”

    楚斐一声暴喝,将其喊住,然后便是连连训斥而出。

    燕北宸的神色,楚斐自然也是看到了的,但是并未太过在意。人有亲疏远近,他虽是与燕逍然是结拜兄弟,但与燕北宸相交不多,而林擎却是燕北宸大小看大的,自然更亲近一些。

    但楚斐做这些,归根结底也并不是为了燕北宸本身,而是十八哥燕逍然,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文斓,燕叔惭愧啊!”

    燕北宸满面惭愧之色,对着楚斐言道一句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明白楚斐说这些是为了什么了。因为楚斐知道他要带林擎去面圣,可若是带过去这么个样子的林擎,别说是林擎自己根本不会得到陛下重视,甚至是其父林业,亦或者他燕北宸,都必将被陛下所恶,更乃至于甚至都可能连累到燕逍然。

    “擎儿,你回营等我,带我面圣之后,咱们回辽北,是该对你加强管束了啊。”

    燕北宸对楚斐点点头之后,对林擎言道,并且已然起身向外行去。

    “燕叔,对不起,我、、、”

    林擎拉住燕北宸,满脸歉疚之色,他虽是没有多想太深,但是此刻也知道,自己给燕北宸丢了大人了,更是有点太不顾忌他燕叔的颜面了。

    “错不在你,在我们。”

    燕北宸笑着拍拍他肩膀,然后叹了口气,拨开他的手,便欲要继续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是在你们。若非林业不在此地,朕一巴掌抽死他。”

    叶藉的身影从门外出现,声音也一并传来。身后守在帐外的蓝小尘尴尬的挠挠头,这皇帝陛下不让他通报,他也不敢向内通传呐。

    “辽北边军败了,狼首关守将突袭,大营被焚,东线大军折损过半,王安死战断后,与三万将士一同阵亡。”

    众人见礼直呼,叶藉言道,然后瞥了燕北宸一眼,再道:

    “朕麾下就带出来你们一帮骄兵?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