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田陌挂帅
    “王安阵亡?”

    “王老哥没了?”

    燕北宸和楚斐同时愕然,皆是不敢置信之色,然后便是悲伤涌上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前者不必多提,这么多年的感情在那,早就亲如手足。后者,虽然只见过那一次,但是一直都有通信,楚斐也很跟这位老哥聊得来,也敬佩的很。

    可现在,这个当初废了一臂,仍可毫不在意的汉子,就这样,没了?

    “你即刻动身,带百战军奔赴东线,接替东线大军主帅之位,给朕全歼狼首关守军。”

    叶藉没有理会燕北宸,看他来气,燕北宸和林业都是当初他麾下的将士,却没想到一个个都是这么一副德行,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所以他打算让楚斐过去东线,主掌东线战事,除掉狼首关守军,跟他大军呼应,灭掉金帐。

    “陛下,百战军由长史田陌领军前往即刻,臣还是留下来吧,元水城破,綦国必定会随之应对,还请臣随行陛下左右。”

    楚斐施礼道。

    “田卿何在?”

    叶藉没有直接回应楚斐所请,而是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臣田陌,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田陌上前数步,施上一礼。

    “他荐你领军东线,你胜算你功,你败斩他头,你,可敢领命。”

    叶藉一双眸子,尽显威严,就那么看着田陌,问道。

    “敢。但是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田陌回道。

    “敢,是因为百战军有这个能力,换成场间除某几个之外,众将谁领军都可以发挥出同样的战力,底子楚帅和兄弟们已经打下了。不公平,是因为,若是臣领军,那自该是臣立军令状,败了也不用陛下斩,田陌自当随众兄弟而去。可此事与楚帅无关。”

    田陌再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东线大军所剩多少,你又可知狼首关守军剩多少,城有多坚?便敢言之必胜。”

    叶藉再道。

    “东线大军折损过半,当至少还有四成,二十万余万军,要加上这里的三万轻骑的话,兵力应该不会少于二十四万。百战军而今还有九万一千三百六十一人,楚帅不去,那就正好九万一千三百六十人,加起来也有三十四万军左右。

    敌军狼首关四十五万兵力,在不考虑会有援兵增加的情况下,最多三十七万左右剩余。若是有增兵的情况下,綦国金帐而今最多剩不过三百万可战之人,可能全去,毕竟有了破绽,如此臣可通知陛下大军,但不会抵抗,直接退回雁栖城驻守。若是半数以上,同样如此。若是只有不足五十万军,臣可将之拖住,等到中线和西线战胜合围敌军。若是更少,可以胜之。

    至于狼首关本身城池之利,剩下多少,其实都一样。攻陷狼首关,可能并不需要攻,只需要一颗雷火弹。依照此地情况,臣猜测狼首关、昙渊关,可能都一样,埋下了火种,一则同归于尽,二则可以阻拦我军数日行军。

    但是城墙附近,容易被石砲和火箭波及之处,必然深埋,以防守城之时,不经意间就被我军点燃。所以需要雷火弹,落入城内,以爆炸之力破开土层,点燃火种。或者有更远射距的石砲,且要知道敌军在地表留下的引燃之处具体位置,将火球投掷进去,将之引燃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也并不太难找,城池布局各国都有各自规制,而元水城是粮仓位置率先起火,其他两关,也应亦然。”

    田陌将自己的想法一一道出。

    乾西百战军,其实同样狂、同样骄傲,不然也没有百战军百战不殆这个口号了,也就没有这个魂了。

    但是楚斐时刻牢记,当初敖珏罚他的那二十杖是为了什么。看似一次次狂妄冒险之举,百战军都会详细推演可行性,尽可能想到所有可能的情况,尽可能的了解敌人的情况,全局的情况,才会展开攻击。

    就像是楚斐带领十二直属营第一次夜袭时一样,其基于之处,在于他们白天的数次扰敌,不止是没事搅和着玩儿,而是观察敌军阵型的转圜速度,阵型可有薄弱之处,敌军的兵甲配备如何,战士精神面貌如何,等等。

    如此才有楚斐下得那个夜袭的决定,并非是直接想怎么来就怎么来,一点准备都没有。他们那一日攻击的就是綦军两军连接的薄弱处,固有阵型一旦被打散,敌军因为分属两军的原因,并没有办法直接再次形成严整阵列,这才给了他们来去无阻的机会。

    田陌其实是想的比楚斐更多的那个人,木柏亦然,他们俩会详细的了解各方能了解到得情况,也会去观察从哪个地方最先开始起火这种事。因为他们要补足楚斐有时会注意不到的地方,予以提醒。因为他们本身并没有冲阵之能,便尽力在辅助一事的其他方面,更加全面。

    就像楚斐那日在元水城会对着田陌蹙眉一样,他心中已经被杀意填满,被其他因为将士们、因为这场战斗引发的各种情绪填满,他已经没有寻常那么冷静。他太想亲手杀光城内的所有敌人,太像尽快将这座城完全掌握在手中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就需要田陌或者木柏,或者其他仍旧足够冷静的,去帮着楚斐,想到更多情况,更多可能,去发现更多问题,然后及时的告知楚斐、提醒楚斐。这也是楚斐当初寻找谋士的原因,所幸,他找的这两个很不错,而且正好互补,基本上绝大部分事,都可以帮到他。

    “田陌。很好。辽北边军三万轻骑,并入乾西百战军,由你带往东线与东线大军合兵,接掌东线大军行军作战之权。”

    叶藉满意的点点头,就像他满意楚斐的所为一样。

    狂可以,一点狂气都没有,他反而不怎么喜欢。但是要狂的有底气,这个底气怎么来的?来源于谨慎,来源于多想、多看、多知,什么你都了然于胸,自然可以狂。狗屁不知道,凭着你自己觉得,你就可以狂了?可以骄傲了?

    狂傲,也得有狂傲的底蕴。

    “你也回去,省得那玩意犯轴。另外,你们先行赶去,西线大军那边有适用的东西,朕会传信他们试行,若是可以,再给你们调派相应所需。记住,东线可以不进,但绝不可后退。”

    叶藉再看向燕北宸道。

    他倒不至于因为一战之过,就放弃林业和燕北宸,或者产生厌恶,毕竟也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,他们的能耐他还是知道的,但是也必须警醒他们,以及让他们再次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,朕没让你走。”

    田陌和燕北宸领命之后,便是准备离开,下去整军出发。而众将也是告退下去准备,此时泪水两行、默默无言的林擎,也跟着施礼告退,准备返回东线,去给安叔报仇。

    可是叶藉却是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臣请陛下准允臣随军出战!”

    林擎哽咽道。

    “以你现在的性子,根本无法随军参与这般重要战事,甚至你们那三万轻骑,都不会被田陌并入军阵之中。带着你,带着你们,我乾西百战军,等若自己找死。不用不服,你是不是想着,你回去就第一个冲城,依你武艺,杀上城头?或者冲于阵前,斩将杀敌,一雪此前兵败之耻。

    我告诉你,你现在不行。你,或者说现在的所有东线边军,你们的复仇心,太过急切,如此便有太大可能会一放出去就收不回来,会难以号令。而这就会给敌军大量的机会,甚至即便获胜,也会徒送太多的人命。”

    叶藉没有言语,只是瞥了楚斐一眼,无奈之下,楚斐只好再当坏人,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我想给安叔报仇!给兄弟们报仇!”

    林擎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。”

    楚斐摇摇头,让他看看自己这副样子,此时尚且如此,狼首关在前时,又当如何?

    “而且哪有那么多仇,为将者为国而战而已,双方皆是如此。于私是仇,于公是敌。为将者不能只顾私仇,看不到大局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一句。

    然后就发现叶藉斜眼看了过来,好似再问,你自己能做到?

    楚斐转过头去,悄悄翻个白眼,然后挨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他交给你了,为你副将。”

    然后叶藉丢下这么一句话,带着汪承喜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我也还没成精呢啊!教不了人啊!”

    楚斐追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滚蛋!”

    叶藉摆摆手,丢下两个字,上马离去。

    “唉!什么个命啊,啥活都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留下楚斐在后面长吁短叹的,好不惆怅。

    “请楚帅教我!我想做一名合格的将领。”

    林擎擦干了泪水,对着楚斐一躬到底言道。

    “可别这么大礼,受不起。我只能尽我所知,你日后如何,还是看你自己。我只能告诉你,若是不想日后,再有今日这般痛苦,那就自己用心去想好每一仗怎么尽力周全的去打。而这,也是我一直在学的,没比你强到哪去。”

    楚斐将之托起,言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你该知道陛下对你们父子的看重,不然林帅不只是削职,你也没有必要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一句,这玩意看着有点拎不清这些,还是说明白一点。

    林业若不是被叶藉所看重,全线大胜,唯他自己一败,而且是在这种时刻,那即便有他先前之功在,也绝不会是如此轻飘飘不多提及,而是必然重罚。

    同样,林业只有一子,叶藉也并不希望,他这个独子死在狼首关,或者死在军法之下,如此才会将他留下。至于让他留在楚斐这里,只不过是因为楚斐刚好可以慑服他,而楚斐向来所为、加上方才种种言语,都让叶藉满意,且足够指点林擎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傻得,不用说这么明白吧?”

    林擎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说出这话,那是还没傻透。所以你不该现在修书一封,传鹰信回去给你父亲?我跟你说的那些他必然也明白,但却未必会去那么做,人都是有情绪的,你我、林帅,谁都一样。你劝不了他,但是陛下可以,可是陛下并不会给他写信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然后就开始斜着眼看着他,跟叶藉刚才那出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!”

    林擎愣了一下,然后反应过来,撒腿就往自家营帐所在蹽去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