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邀战斩将
    “嗯?蓝小尘,备马!”

    楚斐瞥了一眼林擎跑出去的身影,随即便是一眼看到了北方天空,渐起烟尘,还隐有火光可见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连忙对着蓝小尘言道一句,自己飞快回到帐内,披甲持槊在手,再度行出帐外。

    “你速去北方,通知田帛,向北再探百里,不要接敌,遇敌则退,等我赶去。”

    蓝小尘迅速将楚斐坐骑夔鹿牵来,楚斐翻身上马,追向叶藉离去方向,给蓝小尘留下命令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叶藉,也已经停马驻足,望向北方。

    “陛下,是金帐方向。”

    楚斐追过来,言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元臻烈,动了。咱们最关键的一战,也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藉微微颔首,目光依旧注视北方,眼中有着战意和宏图在汹涌。

    “是否传令百战军,停止行动,前行备战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敌军大军都出动了,以他所想,百战军这支强力骑兵,还是应该留下在这里参战更好,这里决战一胜,狼首关也好、昙渊关也好,都是孤城,随意可下。东线林帅,那边虽然人手减半,而且新败,但是能力绝对还是有的,不然也不可能攻到狼首关去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手中兵力,再进有些难,但是不退应该足以做到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朕自有打算。”

    叶藉摆摆手,百战军本就不在他最后一战计划之中,而今只不过是留在后军还是外出的区别而已,没有必要朝令夕改,而且也要补足薄弱处,这里不是,而今的东线才是。

    “是。臣请北上,为斥候,探查敌军情况。”

    楚斐也就不再多言,只是再请示一句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叶藉点点头,然后招呼上汪承喜,先行回返南岸大营。

    “楚帅,可有变化。”

    叶藉离开之后,百战军一众,打马来到楚斐身侧,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百战军继续行军。此行所有人,务必严格遵循田帅号令,否则本帅军法从事。到得东线之后,严令将士们提及东线兵败之事,更不要对东线大军有任何冲突,一切有田帅和木参军交涉、调度。”

    楚斐摇摇头,对着众将叮嘱一二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谁敢不听,三爷劈了他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大脑袋一点,嘚瑟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谁,心里没点数?”

    楚斐伸手给他一脑瓢,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!咱不敢,不敢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嘿嘿一笑,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山宁铁骑出于辽北,此时心情必然与其他各军不同,若田陌有何看似针对之举,请大哥不要介怀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对张允彻言道,张允彻本身没什么,但是山宁铁骑本身就是辽北边军带出来的,那里有他们更多的兄弟,他们的心态和东线大军所众,全无二致。如此情况之下,田陌必不敢再多用山宁铁骑陷阵,他要与张允彻先行言说一声,省得有了什么矛盾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省得利害。”

    张允彻点点头,这些事他都明白,也只会看管好麾下将士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在东线,再展我百战凶威!”

    楚斐对着众将军礼致意。

    “百战不殆!”

    “百战不殆!”

    众将回礼,高呼战号。全军闻声亦然随之。

    “林擎,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楚斐看向随辽北边军轻骑一同离营出来的林擎,招呼一声,再对众人拱手告别,先行打马北行。

    百战军、辽北轻骑,则是随后整军,快马东行,向着狼首关一线赶去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林帅,少将军来信。”

    东线大军连营处,退后了二十里重新扎营的东线大军,再一次集结起来,全军列阵,吊着一只手臂的林业,手持掉刀,列于阵先,准备带队再度前行,一雪前耻为众将士报仇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一只信鹰飞落,军士连忙取下鹰信,禀报正准备率军出发的林业。

    “不看。”

    林业掉刀一举,就要挥军向前,他想着这时候林擎怎么都该在元水城一带了,并不会有什么危险,来信多半是因为前次他兵败之事,要么问他为什么会如此,要么来信挂念,要么让他等着回来一起。所以索性不看。

    “红色加急信。”

    传信军士,再道一句。

    “拿来!”

    林业将掉刀插入地面,完好的右手一伸,急忙道。

    红色加急信,轻易不可传,这时候他又害怕性格跟他一样的儿子,别是出了什么事。他已经失去一个老兄弟了,不想另一个老兄弟和儿子,也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陛下有旨,东线可不进,不可再退一步。乾西百战长史挂帅,驰援东线,接掌大军。擎儿蒙陛下恩准,添为楚帅副将,同留元水,随行陛下左右。望父亲周知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林擎所传书信的全部内容,林业看完之后,却是老泪纵横,单膝向着元水城方向跪下,哭嚎道:

    “末将愧对陛下信任啊!愧对陛下如此恩待啊!”

    他从入军开始,便是在叶藉麾下为亲兵,所以他了解叶藉,信中林擎一句同留元水,随行陛下左右,他就明白了叶藉对他们父子的态度,也就越发难过。

    “各军回营。严密监视狼首关,紧守大营,不得有一人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林业随即下令道,率先返身向大营内走去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末将见过楚帅!”

    而这时候,楚斐也跟冠武军留在北方的斥候汇合,负责这一团人马的偏将田帛,对着楚斐见礼道。

    “别来那些虚的,说点正事,怎么样,各方斥候可都已经派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着摆摆手,将其托起,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已经派出去了,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。”

    田帛回道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就是起到一个中军的作用,接收外围斥候汇报回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你再退后百里,调一个百人队给我,我上北边溜达看看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言道。

    “这、、、楚帅你在这吧,我带人去。”

    田帛言道。

    北边的火光和烟尘越发明显,谁都可以猜测到是怎么回事,这时候往北边溜达,那其实是很有可能回不来的,大军开战之前,斥候先战,这再正常不过。依敌军现有数量来说,北行可能遇到的敌军斥候,数量也绝对不会少,只带百人北行,确实有点危险。

    “滚一边玩去,我去可能没事,你去肯定挂。”

    楚斐翻翻白眼,毫不避讳的言道。

    “您知道还去嘚瑟个屁啊!”

    田帛苦笑道,啥都知道,你还往北边逛荡个啥?而且以他们对楚斐的了解,这玩意说是往北,绝对不会是像蓝小尘先行赶来时给他们的命令一样,只是再往北百里即止,这玩意绝对是不见到敌军不会罢休的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敌军的情况,判断一下行军的速度,差不多的时候咱们的人好撤回去啊,这么点人了,不能都扔这来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瞪了他一眼,言道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你不是过去搞事情的?”

    田帛却是深表怀疑,这玩意什么时候消停过。

    “我有病啊!百人挑百万?找死都没这么找的好不。”

    楚斐没忍住,一脚飞了过去,田帛提前躲开,早就防着这玩意这手呢。

    “行吧。您知道是找死就行。三营一旅一大队,跟楚帅北行。”

    然后田帛也不嘚瑟了,对着身边第三营人马,言道一句,分出一个百人大队出来,交给楚斐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。

    “楚帅,咱不是说好不来找死的么?”

    跟着楚斐来长见识的林擎和蓝小尘,看着对面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綦国大军,苦笑着对驻马而立的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他们北行三天,前进七百里有余,斩杀敌军斥候十二队,一千二百人,然后就看见了敌军招展的旗海。按理说这时候,他们也就该回返了,拿着千里眼看过去,敌军大致人数也有个估计了,从各自行军距离来看,敌军行进速度,也有个数了。

    可是来的时候说的好好的楚斐,这时候却并没有停下,只是稍作回返,在一片小林子中暂歇之后,就带着他们又过来了,正面迎着敌军十里左右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找死啊,这么长的距离,足够跑掉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理所当然的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往前溜达啥啊!”

    蓝小尘和林擎看着打马往前溜达的楚斐,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“大乾楚文斓在此!可有突勒狼儿,敢来一战!”

    然后他们就知道了,楚斐这一声暴吼,那可是比他们声音大太多了。然后林擎就想了,这特么才是真的狂啊。蓝小尘就想,楚帅真特么牛啊。

    “小马匪成了大气候,该早点杀的。”

    綦国大军最先,是元臻烈,他手中也有一个千里眼,跟基罗尔一样都是那种从西陆传过来,极为奢华的东西。他看到了楚斐的样子,看到了楚斐的刀、楚斐的槊。

    “现在杀,也不迟。陛下,可茉儿请战!”

    可茉儿手中一杆大刀在手,向着元臻烈请战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干掉他,先拿一小胜,为大军祭旗。”

    元臻烈点点头,可茉儿打马出阵,拖刀而行,径直前冲。身后战鼓隆隆,为其助阵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可茉儿奔行到楚斐身前,一刀撩斩而起。虽是女人,可身材极为高大,比楚斐还要高大健壮,力气也是极其雄浑。

    楚斐长槊猛然下砸,二人一刀一槊,皆是反弹而回。

    二人反应也皆是不差分毫,可茉儿提刀拧转,再接一刀横斩。楚斐长槊兜转,崩刺而出。再一次一击对碰在一起,各自兵器扬起。

    “是个好对手,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赞道一句,从马背上一跃而起,避过可茉儿再袭来的一刀横斩,长槊当头砸落。

    可茉儿连忙回守,长刀架在头顶,挡住这一击凶悍的砸击。可如此一来,便是失了先机,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她的战马,本就比夔鹿矮上一些,此时徒然遭受一个向下的大力袭来,战马饶是极佳,也仍是四蹄发软,差点被砸的瘫跪在地。如此本就落入下风的可茉儿,再逊一筹。

    “寒。”

    元臻烈对着元臻寒一摆手,元臻寒打马而出,前来助阵。

    而这边可茉儿,也并未直接放弃,将楚斐这砸落一槊,勉强顶开之时,顺势拧转刀身一个撩斩用出,这一次却不是奔着楚斐去的,而是奔着夔鹿而去,准备先废楚斐坐骑,重夺优势。

    但这时楚斐已然势成,怎么可能被她抢回去。长槊旋斩挡下这一击的同时,居然松开了手,手指再槊杆一拨,接着将可茉儿大刀挡住之后反弹余力,长槊在空中急速绕着楚斐肩头旋转一圈,被重新落鞍坐好的楚斐左手攥住槊尾,一槊顺势砸在可茉儿肩甲上。

    在可茉儿吃痛倾斜之际,楚斐左手回拉,而且将长槊在手中旋起,槊锋旋转间,将可茉儿右肩搅的血肉模糊,然后擦着可茉儿头盔下得护颈,发出金属摩擦之声,来到可茉儿身前一尺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楚斐的右手动了,猛然握于左手前一尺,将长槊的转动止住,一个短促劲爆发而出,长槊瞬间刺出再回收,让人看去甚至都会觉得楚斐的手和槊锋是否在那一刹,有过动作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可茉儿已经被刺透了心口,颓然栽下马去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这时候元臻寒提着一杆点钢矛,斜刺杀出,一矛点向楚斐侧身露出的肋下甲缝处。

    然而楚斐只是瞥了他一眼,拧身回转,长槊随之回转,一槊拍在元臻寒的长矛上,将之荡开,而后右手又一次雷闪一般的短促刺击用出,元臻寒亦是捂着咽喉向前栽倒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将的两把刀归我,那个的,你们分了吧。”

    楚斐对着蓝小尘和林擎挥挥手,让二人将这两具带上,大战虽然是没有他的战斗计划,但是先来给大军祭个旗,他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元臻烈!下次便是取下你的头颅!用你战刀,做我藏品之最!”

    楚斐见敌军已经开始前冲,当即招呼一声自己人,打马飞奔,临走还对着元臻烈撂下一句狠话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元臻烈冷哼一声,一张金雕铜胎大弓在手,一支比寻常羽箭长出尺余的铁箭,直奔楚斐后心,若流星划过一般,迅疾而去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