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驱逐
    “呜~呜呜~”

    低沉的撤军号由乾军吹响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不过乾军并没有真的全军撤退,而是全员退出战场,在四周列阵,将所有綦国剩余的将士,围困在其中。连那万门火炮都有千门被推到阵前,对向聚在一起有些茫然的綦军。

    “元臻阿朵,你该知道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叶藉在楚斐等人的陪伴下临于阵先,楚斐派人押回的元臻阿朵等妇孺也被一同押到阵前,叶藉对着元臻阿朵言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元臻阿朵点点头。她曾以为,有她的那番话在前,以叶藉的性格,必会将她们这些人,尽数交给楚斐,看看自己识人、信人的眼光高,还是元臻阿朵有可利用的缝隙。

    但是让她意外的是,叶藉并没有如此,只是将他们所有人当做寻常奴隶一样,押在军中,带了过来。更让她意外的是,叶藉方才派人将她带来,让她去劝降剩余的綦国将士,叶藉要将他们放逐北行,准许他们跟寒断山脉以北的族人汇合。至于他们是去往胤国,还是去往其他地方,只要不留在乾境,不自己找死,那就随便。

    这着实让她极为吃惊,斩草不除根,自留祸患,这怎么都不像是叶藉这样的帝王会做出来的事。但也由不得她不相信,因为不信他们这些人也都是个死,信了或许还能活。

    所以在楚斐将她手脚绳索解开之后,她向着綦军所在走去。

    “将士们,綦国亡了,但是我们可以活下去,只是需要离开这片土地,去寻找我们新的存身之地,为我突勒留下苗裔,只要你们放下兵器,乾帝答应放我们北行,跟家人们汇合。”

    元臻阿朵没有多修饰什么,只是如实言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,我们留下的苗裔已经够多了,我们想与家园同亡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死,也要拉上乾国小儿陪葬。”

    “乾人哪有那么好心!我们放下战刀,就是等着被屠!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说什么的都有,甚至有人用极为难听的语言辱骂元臻阿朵,也有人骂叶藉,骂在场乾军,就是没有人相信元臻阿朵的话,没有人愿意放下刀兵离开。

    “那些东西在那!你们还能那什么抵抗!还不是一样被屠!但你们活着,可以更好的保护我们的火种,生存下去!连这都不明白吗!有你们在,我们可以去更好的赢得新的土地,建立新的家园,更快的恢复、壮大我们的苗裔!你们懂吗!”

    元臻阿朵嘶吼道。

    “放下你们的战刀,是避免你们在途中做出什么错事,让朕不得不杀光你们。你们手中刀兵,与朕的乾军来说,与我大乾骁勇来说,真的算不得什么,你们握在手中,也只不过再浪费大乾数万炮弹而已,想杀随时可以杀。”

    叶藉打马前行,甚至制止了楚斐的跟随,就那么一个人面对着这些近百万的綦军,淡然言道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杀了乾帝!”

    十数名綦国将士,突然挥舞着战刀,向着叶藉冲来。还有更多的人蠢蠢欲动,只是慢上了一些。大战很有从这一刻,再度爆发的态势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然而两翼的百门火炮,再次发出了狰狞的喧嚣,百发实心的铁炮弹砸在綦军之中,这种密集阵型下,这种形态的炮弹更具威慑力,因为被击中的,会被整个轰碎,而且不止一个人,感官的冲击力,极其的震撼。

    而叶藉这边,战刀在手,先冲上来的十数人,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的,就被一一斩杀,那种睥睨世间的帝王之势,在这一刻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然后叶藉伸出了左手,冲到半途的乾军将士,停马驻足,没有继续前冲,火炮也停止了喧嚣。

    楚斐也同样停了下来,只不过他手中的重弩发射了出去,离着叶藉还是有些近的綦军,被他连连射杀,每一支弩箭,都会带走至少两条以上的人命,然后插在地面上,兀自颤鸣。

    綦军开始后退,远离叶藉。

    因为楚斐的弩,换好箭匣之后,又一次端了起来。因为乾国更多的火炮,被随之推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再有一人胆敢冒犯陛下,焚尽这万里草场,凡綦国血脉一个不留,尽数诸绝!”

    楚斐暴喝道。

    然后又是一箭射出,一个持着刀戒备向前方,正面着叶藉的綦国军士,被直接射杀,还连累了他身后三名同伴。

    “即便没有这些火炮,我大乾有这样的骁将,你们便没有任何机会,仅他一人所率之军,斩杀你们綦国将士,便不下百万,这一点你们应该同样清楚。”

    叶藉背对着楚斐摆摆手,让其将重弩放下,然后再对着面前满面紧张的綦国将士们言道。

    始于哲琅城一战,再至楚斐离开边线前那一场大战,这段期间,楚斐率军便不止斩杀綦军五十余万。臻水灭敌、元水城一战,冠武军对九色龙骑军,楚斐麾下之军,歼灭綦军不过百万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而这只是楚斐一军,其余中线大军、东线大军、西线大军,哪一个杀得少了?林业为什么狂,哲利安部雪灾初至之时的攻击,便是他们打下去的、全歼的,其后更是在东线长驱直入般,尽下綦国东境诸城。这样的功勋,又怎能不算彪炳。

    中线大军,自叶轻潇出现在幽州城头起,斩敌二十万后,继续进发,萧陵兰率军虽攻击路线最短,但遇城皆为大城,却同样未尝一败,尽下所有城池,推进至元水南岸,元水城一战,同样一举歼敌三十余万众。

    西线大军,敖珏率军进发,一路山城颇多,却没有一座能够阻拦大军脚步,杀敌虽不是最多者,但所下城池最多。

    而进军綦国之内,除去只参与眼前这一战的叶藉亲率大军,也不过只这四方大军而已。

    这,就是即便没有火炮时,叶藉也敢于推动北伐灭綦一战的根本。这必然是属于大乾的一个璀璨时代,这个时期的大乾兵强马壮,猛将如云,老中青三代皆有可堪大用之将,皆有那睥睨纵横之骁勇。

    只不过如果没有火炮,面对着元臻烈的最后反扑,面对綦国这些背靠着破碎家园,奋死一战的将士,这决胜之战会异常的艰难,会异常的胶着,会异常的惨烈。

    “离开吧。去往寒断山脉以北,朕知道天狼卫,和你们大部分的家人都在那里。至于你们是在那里生活下去,还是去其他地方,随你们。只要你们不再翻过寒断山脉,来到这片已经属于大乾的土地上,朕便不会再对你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叶藉看着陷入死寂,好像所有人都开始灰败的綦国将士们,再道。

    “在那遍布冰雪的平原上,有嗷嗷待哺的婴孩。在那寒冷的沧溟海岸,有那瘦弱的姑娘。在那茂密的森林里,有着虎视的猛兽,和那战战兢兢的老幼、、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元臻部的民谣,又被楚斐临时改了一下,开始哼唱了起来。乾国众将士,也开始学着唱了起来,此地顿时八面綦歌响彻,词不同,节奏差不多,勾勒的画面,也与原本不同,但却在这一刻,在这种情况下,更能打动那些綦国将士。

    他们想着自己的妻儿老父,想着那么多在北方抵御着寒冷、抵御着风雪的族人,在那里,没有他们,老人、女人、孩子,都不得不战战兢兢的拿起兵器,去面对猛兽的袭击,去猎取他们的食物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放下了刀剑,一个人、两个人、三个人、、、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请乾帝陛下遵守诺言!”

    元臻阿朵跪下,双手抵额,手心贴地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尔等即刻自行向北。大乾将士听令,将此间敌民,驱逐出境,无故不得杀伤一人。”

    叶藉打马回营,留下一道命令。

    楚斐奔马向前,带着林擎、田帛、蓝小尘,绕行至叶藉身后,才与之一同回返。

    火炮归阵,骑兵、步卒,皆化为两队,离着綦国一众所在里许之外,排成长列,押送其直接北行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居然是马肉。”

    翌日骁果军在清理战场,掩埋两军阵亡者。

    楚斐也没有闲着,他被叶藉所派,将元臻烈安葬。给予这个綦国最后一位汗皇,死后应有的尊重。

    此间,楚斐发现元臻烈随身携带的口粮,也同样是肉干,而且并不是牛羊肉制成的肉干,而是马肉。

    至此,所有疑惑尽解。

    綦国纵然不是每户人家都有养马,但最终出现在战场的骑兵也只有六十万,这个数量即便是遭遇过雪灾之后,也仍旧算不得太多,比乾国预计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现在结合这马肉肉干,再结合当初金甲蛮骑的赴死,便是差不多有了解释。

    綦国缺少盐巴,即便他们又盐湖,产量也并不足够,而制作肉干也需要用到大量的盐巴,那些被冻死的牛羊,其实根本就来不及制作成肉干,就会腐败。当初设计叶轻潇的那一场火,或许有没有叶轻潇,綦国都会自己点燃。

    以前他们不是没有缴获过綦国的肉干,但是担心是冻死牛羊,而且是储藏多时的肉所制作,所以没人去在意过,没人去尝过。然后就是鲜肉,这是元水城一线军队的食物,大概也就是綦国所有仅剩的新鲜食物,全部供给给了这綦国最后一道防线上的将士们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是元臻烈这个汗皇,吃的也是马肉干,所以即便算上九色龙骑军,綦国最后也只剩下六十万骑,余下战马、驮马等马匹,全部都是他们这两年的食物。有了盐巴就杀马制作肉干,等到下一批盐巴产出,再继续为之。

    也所以才有了那支瘦骨嶙峋的金甲蛮骑,一战赴死。

    一场天灾给了双方机会,只是乾国并没有给綦国机会,那万门火炮,那乾国立国而今的底蕴倾注,那皇族、后族千年积攒之底蕴的倾注,让本来綦国也有的机会,变成了炮火下的虚无。

    只是大乾又何尝胜的真的轻松,这万门火炮有真的是那么好建造出来的?其中倾注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大乾阵亡与北境的将士,等等,哪一样数字,会是轻松就可以带过的。

    “愿中原之地,永无此时。”

    楚斐将那最后一面大綦皇旗,盖在元臻烈身上,示意麾下将士,为其钉上棺盖,入土安葬。然后感慨一句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