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需要散心的靖武王
    “别一副苦瓜脸,这可不是朕不让你歇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下了朝后,叶藉和楚斐在御花园,相对而坐,看着楚斐一脸苦嗖嗖的表情,叶藉好笑道。

    “一帮瘪犊子玩意,都特么不打他了,他还来劲了!”

    楚斐气的牙根都痒痒,随着北伐綦国一战大胜落幕,乾国已经进入休养生息的状态,并没有再对外进行战事,大陆上也都已经消停了,梧国、胤国、轲迦在得知大乾这么轻易就获胜之后,生怕自己成为大乾的下一个进攻对象,直接停止进军,与嘉罗余部签订停战协议,以而今各方占据之地为界,十年内,互不侵犯。

    弋兰那边,其实大乾同样没有继续进军的打算,至少是目前没有了这个打算,只在占据之地停留驻守,不再前进。

    可就在月前,弋兰剩余数国,尽起五十万大军,开始猛攻大乾水师占据要塞,而在这时期,水师补给战船,在海上遇到风暴,不得不返回海州等待风暴过去,大军失了补给,不得不放弃要塞,后退百里,据城再坚守。

    而且弋兰还得到漠洲北部一些国度的支持,后者渡海而来,大乾水师一众,腹背受敌之下,不得已向朝歌求援。

    “那是西陆人还没有真切见识到大乾的厉害。所以你这一次,给朕打服他们!”

    叶藉言道。

    “臣是不是还得有空去轲迦一趟,维系双方盟友关系?”

    楚斐问道。远交近攻嘛,老套路了。

    “小狐狸果然长得快。”

    叶藉笑道。

    远交近攻,虽然老套,但却实用。若不是需要去一趟轲迦,那进攻弋兰之人,还真不需要非得楚斐去。大乾那么多可用的将领,什么事都得军将之首、镇军大将军亲自上阵,也未免太逊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那是需要先去吗?跟轲迦一同出兵弋兰?”

    楚斐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打下弋兰全境之后,再去轲迦,如此轲迦才会更加忌惮,也才会更加珍惜咱们这个强大的盟友,而不会起别的心思。反倒是漠洲,把那里的那几个北岸小国,一并灭了,为大乾再增一个漠洲的立足之地,与弋兰、海州三者鼎立支撑,彻底靖肃那边的海上威胁。”

    叶藉言道。

    “别的不要,火炮给臣一千门,五百装在战船上,五百留着陆战用。还有一千工匠吧,往战船上改装,也好像不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楚斐开始提要求了。

    “除了兵不再多给你,其余朕都应了。”

    叶藉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一次,你把言儿带上,让他多跟你学学。”

    随即叶藉再道。

    “行吧。这个徒弟,我这个师父还真没上过多少心,这一次怕是外出时间也不短,就带着他吧。”

    楚斐应了下来。不过随即再道一句:

    “只是皇族和商王那边,会同意?”

    “会同意的,这件事而今已经与以往不一样,你那徒弟,自己言说要做大乾第三位镇军大将军。皇族和玺民也没有办法,别人又不放心,只能交给你这个师父带着了。都等了你好些时日了。”

    叶藉笑道。这是真的很开心,叶言坚决表态之后,再有叶辛在北伐期间的朝政处理能力展现,而今这个最大的家事,已经不再是他的困扰了,万事顺心啊。

    “他确实更适合军伍,若是他成长起来,必然是比我这个师父,更合格的镇军大将军。那时候我就可以告老了,回家看孩子去喽,没事还能陪您喝两杯不是。”

    楚斐也开心的笑了起来,叶言也不算太小,多则十数年,少则七八年,大概也就长成了,再有那股子劲头和天赋在,他卸任之期不远矣!到时候,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去,想想都美噢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、、欠打!今天第一天接任,就想着撂挑子了?真是看朕一年没有踹你了啊!”

    叶藉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也就想想么,这孩子成长起来也得十多年呢,那时候臣也得三十多了,回家安稳呆着不挺好么。”

    楚斐嬉皮笑脸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大乾各个镇军大将军,都是二十多岁,正值青春韶华时,便有鼎盛之姿,那多好。”

    楚斐又跟着道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话,像个人样。朕也同样如此期盼着。”

    叶藉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各个二十多岁便有这般能耐,那大乾会有多强,一代代一辈辈皆有强者迭出,还愁不兴?

    “滚蛋吧。回家看看朕给你的府邸,然后明天出发,带冠武军去海州,第六第七集团军,会在海州与你汇合。”

    然后叶藉就开始撵人了,总共就回家这么一天,总不能都在他这里待着。

    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楚斐笑着施上一礼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这怎么是这么个地方?”

    宫门外秦翎等众女,早就在等着楚斐,等他出来了,便直接将他带来了御赐的綦国公府,楚斐看着靖武卫一旁这个有点眼熟的府邸,有点懵逼。

    “方便你上我这来做客啊。”

    叶轻潇带着戍无羡等人从靖武卫走了过来,不是里面那道门啊,那个封上了,而是大门口,反正离着也真的不远,一墙之隔而已。

    “见过大将军!”

    楚斐连忙施上一礼。

    “今后可不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叶轻潇扶起楚斐,笑言道,一副灿烂的笑颜,好似当初的伤痛,已然全无影响了一样,但是那几乎满头的白发,却是让其苍老了太多。

    “此一世,皆当如此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见过大将军!”

    戍无羡、林逸云等人则是笑着对楚斐一礼,‘吓’的楚斐嗖的跑开,然后无奈道:

    “你们折我寿也不至于组团来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连忙上前将林逸云等靖武卫老一辈一一扶起,至于戍无羡、齐禾等人,那就这么的吧。

    “个瘪犊子!咋不扶我!”

    然后就换来一顿老拳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,打过招呼,我们也该启程了。”

    叶轻潇出言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您这是?”

    楚斐不知所以,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乾西那边而今情况依旧复杂些,两支集团军皆需要随你出征在外,我带他们过去看着点。”

    叶轻潇言道。

    虽然而今有三州之地,冠以乾字开头,但是那边还是有些特殊的,以州为名,但实际仍是由乾西都护府管辖,也被乾人习惯称之为乾西三州,或者仍旧称之为乾西之地。

    都护府虽然仍有三支治安军,分别掌握在三位正副都护之手,但那边而今仍在建设之中,而且入境为工的胤国人不但没有随着胤国结束战争而减少,反而还在增多,甚至一些梧国人也问询而来,参与了进去,使的乾西之地虽然建设的速度更快了,但也更乱了。

    以往有两支集团军在,还能帮着都护府一些,现在却是怕会捉襟见肘了,所以叶轻潇决定亲往,带着靖武卫一众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这才了然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等你下次回来,咱们再好好聚聚。”

    叶轻潇拍拍他肩膀,言道一句,然后带着靖武卫一众跟楚斐作别,上马离开朝歌,前往乾西三州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真的老了好多,此一去或许也是去散散心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叶轻潇离去的身影,第七不媚言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不是去散心,叶轻潇又何苦自己前去,戍无羡和齐禾在乾西待了一年左右,对那里也算了解透彻,还有什么处理不明白的。而今的靖武王,已经不再是那个身在朝歌,亦可逍遥自在心的靖武王了啊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我们也该归队了吧?楚帅。”

    随即一家人进到府内,众女根本没给楚斐好好看看这座新府邸的机会,第九情如和第七不媚先行开口,秦翎和齐则尔,以及其他有心思的人,都是看向了楚斐。这玩意一年一年的不着家,不是这么个事啊。

    “那就归队呗,你们俩本就是朝中将领,我能拦住?”

    楚斐点头道,这俩都是朝中有正儿八经封号的女将,正式任命给他的副将,而今孩子早都生完了,只需要去兵部述职一趟即刻,他还能拦得住?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不看不看,打死不看。

    “反正这次我们肯定要跟着,你这么个不着家的样,我们的孩子上哪要去?”

    赫歌和劼芙琉雪这次当先站出来,尤其是劼芙琉雪,她本就比楚斐大好几岁,而今再不要孩子,那这辈子还想不想要个自己的孩子了?以前还好,现在一个个差不多都有了孩子了,看着一个个小家伙,她们能不想要么,能不喜欢么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们俩!”

    赫连红岩拉着墨脂凝,也凑到楚斐眼前,将他脑袋扳过来,不看也得看。凭啥啊,楚家这一脉,妻也好、妾也好,都有了自己的孩子,她们这儿可就叶懿自己有了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秦翎拉着齐则尔也凑了过来,小脸可怜巴巴的,盯着楚斐,都把她丢下好几次了,这次可不能再丢下了。

    “华霓也得跟着,这一趟应该会去轲迦拜访一圈,顺便带你回家看看。还有没有谁要去的?”

    楚斐看着将他脑袋扮来扮去的众女,无奈的点点头,反正华霓是怎么都要带的,而泽佳闇月、第七不媚、第九情如,更是大乾女将,不带也不行,这都带四个了,再多几个也无妨,反正大乾偏将以上将领,本就可以带家眷随行,倒也没什么问题,就是他带的多了点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!家还要不要了啊!”

    云柒悦无语的看着众人,索性白皎若和栗婇一点武艺都不会,也都不爱跟着去裹乱,还不如自己在家玩的开心,没有凑热闹,不然叶懿在乾西,她们都跟着随军出发了,家里都扔给她自己啊,不要了啊!

    不过随即回过神来,有那俩不着调的,也跟就剩她自己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至于她自己,她也不爱凑那个热闹,战场啊,又不是什么好地方,去那干什么。而且总得有个操持家里的人,看孩子们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啊,就不会跟乐娘学学。真的是!”

    楚斐将云柒悦拦在怀中,对着众女一个个点过去道。

    “没。我主要还是烦你。”

    云柒悦难得开了一次玩笑,揶揄起楚斐来,还故作一副将头歪开二里远的架势,可是腰肢却是没有一点挪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个真是要翻天了!”

    然后楚斐跟众女就闹了起来,像老鹰捉小鸡似的玩了起来,似乎回家见到她们,就已经尽消了所有疲乏一样,只剩下了欢心。

    “爹爹!我们也要玩!”

    然后从后院跑出来的小家伙们,大些天儿、小紫鸾等,也都是跟着闹了进来,叽叽喳喳的,偌大一个府内,充满了欢声笑语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