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大乾的恢复速度
    “文斓,恭喜啊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傍晚时,叶辛来到楚斐府上。

    “言儿恭喜师父,荣膺镇军将位。”

    叶言亦是随行,看向自家师父的眼神,充满了崇拜。

    “恭喜綦国公。”

    叶闵、叶稚也是同来,这俩小家伙,而今可是还没有用上真兵器呢,这次再不抓紧机会,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行呢。对于这一点,不仅他们自己选择遵循楚斐的规矩,叶藉也同样如此要求他们。

    “澜儿,见过师父。”

    当然,叶辛长子而今也大了些了,被叶辛牵着手带来,该是提前教好了,也像模像样的施上一礼。

    “见过诸位殿下。”

    楚斐还上一礼,将叶澜抱在怀中,引着叶辛入座。至于几个小家伙,随便吧,自己找地方坐去。

    “言儿,你师父偏心嘞。”

    叶稚背着手,昂着小脸,瞥着楚斐挑拨叶言道。

    “小姑姑,你怕是挨揍没够啊。”

    叶言无语的笑笑,还上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公主,这么长时间没见,你脾气是又见长了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也将目光投注了过来,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!看在你明天出征的份上,不跟你一般见识。本公主大人有大量。”

    叶稚小眼睛一眯,扭过头去,牛哄哄的小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!臣谢过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楚斐哄孩子玩的耐心还是有的,当下顺着道上一句,满脸糊弄小孩的样子,不过吧叶稚也就吃这一套,小丫头顿时就傲娇的扬扬脖子。

    倒是叶闵,许久未见,竟是越发沉稳,整个人只有一股沉静之气。

    “秦王殿下,可否出刀,让臣一观。”

    楚斐看向叶闵言道。曾经的南虞刀圣沐沉疴之刀法,楚斐便是给了叶闵,认为其更适合学习这种刀法,而今两年有余了,也该看看成果如何。

    “请楚师指正。”

    叶闵浅施一礼,立于厅中,手中木刀迅疾出鞘,倒是并没有什么复杂的招式,就是一刀干净利落的斩劈,然后顺势一个点刺。

    “接住。”

    楚斐从桌上拿起一个茶杯,随手掷出,砸向叶闵。

    叶闵并没有丝毫惊慌,木刀略微回收,然后徒然再短促反撩而上,正中杯底。

    “柯丽雅,去把去疾刀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楚斐将叶澜放在座位上,走上叶闵,同时对柯丽雅道上一句。

    叶闵见状收刀静立,没有去管自己微微开裂的虎口,尽管楚斐掷来这一茶杯,力量雄浑,不亚于楚斐直接拍出一掌,但他仍旧牢记楚斐当初的话,没有让战刀离开自己的掌握丝毫。

    “殿下,自今日起可有自己佩刀,但仍不可懈怠。去疾刀,乃是南虞刀圣沐沉疴己证武道之刀,而今殿下学其刀法,承其佩刀,望殿下与武道一途不堕其名,远胜前人。”

    楚斐将叶闵手中木刀收回,将柯丽雅取来的去疾刀,替叶闵挂在腰间,言道一句。

    “谨遵楚师教诲。”

    叶闵施礼应下。

    “十二哥,最多五年之后,你可未必是秦王殿下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楚斐还上一礼,笑着拍拍叶闵的肩膀,对着叶辛挑眉道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,而今更少有闲暇可以练武了。”

    叶辛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为大哥执刀。”

    叶闵言道。

    虽然叶辛总的来说行四,但是实际上是嫡长子,叶闵叶稚也都更习惯称呼他为大哥,毕竟他们才是真正的嫡亲兄弟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玩命的练刀,两年多时间过去,双手虎口老茧比很多军中老卒还要更厚,就是因为他心中的这个打算,他日后要成为靖武王叔一样的人,用手中刀,盖压天下武人,护佑在他长兄身侧,扬皇族子弟威风。

    “大哥期伴着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叶辛开心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!我要做大乾皇族第一位女子王将,替父皇和大哥开疆拓土!”

    叶稚蹦了下来,高举着小拳头嚷道。

    “亮亮刀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着勾勾手指,手中木刀前指,示意叶稚向他出刀。

    “呵呵!早就盼着这天了。”

    叶稚灿烂的笑了起来,两柄木刀从腰后出鞘,一左一右向着楚斐攻去。其气势要比叶闵更加凌厉许多,没有那么多沉稳,更加激进,一双木刀皆是抢攻招式,上下翻舞,十分迅疾。

    而楚斐也不旨在考校他们的具体武艺多高,就是考校他们而今配不配称得上一个武人,能不能拿住自己手中的兵器。叶稚想要展示,也就任由她展示,等招式开始有重复之时,手中木刀,左右一磕,将叶稚双臂皆击的扬起,中门大漏之时方才停手。

    “喏。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满意的点点头,小丫头尽管接不下他这一刀,甚至双臂都剧烈的向后扬起,根本控制不住,但是手中的木刀仍旧没有丝毫放松,仍旧牢牢攥在手中,这在他看来就算是初考合格了,最起码可以真的配上一柄好刀了。

    而对此他也早有准备,鲁成亲手锻造的一对柳叶刀被柯丽雅再次取来,楚斐将之交给叶稚。

    “刀名青羽,极为锋利,殿下切忌勿要伤人伤己,兵者杀器也,不可乱用。”

    楚斐也同样叮嘱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谨记楚师教诲。”

    叶稚也难得没有调皮,正儿八经的施上一礼。

    楚斐还施一礼。

    如此除了叶言和叶澜这两个亲徒弟,两位小殿下这就算是结业了。

    “这本册子,就算是我送给殿下的结业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又掏出一个册子,上面是他自己编写图画的双刀使用之法、练习之法,送给叶稚以后自己练习所用。

    “谢过楚师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双手接过,不知为啥,突然还有点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十二哥,澜儿这边,我也无暇顾及,这是我毕生所学,其中初时打熬身体,之后初习刀槊发力等等,皆在其上,十二哥可找人自行先依此为其打下根基。”

    楚斐又取出一本册子,交给叶辛,作为叶澜武道启蒙所用。这些都是这一年中,空闲时,楚斐自己编写的,将自己而今所学、所会,归拢而出,以他而今对武艺的认知,走到的高度来说,也算是一本顶尖的武学典籍了。

    “这册子我会交给你大哥,由你大哥指导澜儿蒙武。”

    叶辛言道。

    反正楚斐的长兄楚瀚,而今已经被他召入太子府任职,这是楚斐家学,楚斐愿意拿出来是楚斐的事,他却是不会让外人得知了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在你那?”

    楚斐挠头,这事他可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而今可是綦国公,镇军大将军,你那些兄长们就不用安排一下?你是不是傻!”

    叶辛言道。

    “倒是确实忽略了兄长们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楚斐挠挠头,家里很多事都忽略了太多,家里也没有人提及,楚歌也好、楚瀚也好、其他兄长姐姐,也没有人说过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啊。这些事就不用你操心了,我会替你都安排好的。”

    叶辛指着他摇摇头,言道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吧。反正我明天就得滚蛋了,你看着弄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没皮没脸的笑上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要对外面说,你就是个懒货,恐怕他们都得说我扒瞎。”

    叶辛翻翻白眼,好么,甩手大掌柜都甩他这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自己安排,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排啊。弄不好了,陛下恐怕天天都能看见弹劾我的折子,而且我自己都想少一事算一事,更不想把他们都卷进来。”

    楚斐摊手道。倒也不是他真的就全然一点没想过这些,最初时确实有过打算,甚至楚瀚自己也有进入靖武卫之意。但是随着他涉及朝堂事越多,也就越排斥这些事,不想将自己家人都牵涉在这其中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你大哥的武艺和见识都很不错,也足够沉稳,这事我也不完全是徇私。至于你其他兄长,也就是给他们个官身,毕竟你而今在这个位置上,你的那些子侄们也该有所受惠,总不能还是白身一个,不会让他们涉及过深的。”

    叶辛言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綦州那边有你的封地,乾西也有,都有可以妥善安排的去处。在那里你还担心出个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叶辛再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嘞,还不是得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楚斐嘿嘿一笑,言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多余跟你废话。说点正事,此去弋兰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叶辛翻翻白眼,然后正色起来,不再跟他扯淡,而是问及出兵一事。

    “有,但是怎么个打法,还得去了海州、去了弋兰,详细了解情况再说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有十数万大军在手,破敌不成问题,而且还有水师之兵,人数虽然仍比弋兰那边的联军要少,但是大乾强盛的军备足以弥补这一点。现在还有千门火炮在手,再坚固的城池,再紧密的阵列,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但是这都是现在所想,具体情况还要具体去分析,毕竟对那边的地形、气候等等,都没有一个详细的了解,就说什么事都百分百稳了,那也有点扯。

    毕竟不是哪里都是草原那边,有足够的空旷地域,可以铺展开大军,铺展开火炮等大型器械的。也不是所有地方的气候,大乾这边的军将都可以适应。

    这些都需要去了解,去感受,去适应。然后再定出相应的战法,寻求去破敌。

    “此战,文斓必须胜。而且不会再有援军。”

    叶辛却是如此言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经过一年的休养生息,但是又新得那么大一片土地,需要投入到建设之中的物资、金银等,再加上北伐一战的奖赏、抚恤,以及你们参战众将士新分得之土地,都有数年的税负减免,大乾的恢复速度,比你们想象的都要慢上一些。”

    叶辛再道。

    “情况这么严峻么?”

    楚斐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再起大战并非不可,但却是会伤及民众根本。”

    叶辛再道。

    大乾不是没有能力再发动北伐那般的大战,这个能力还有。只不过那样就不止是需要国库和皇族、后族来承担,而是需要整个大乾百姓来承担。大乾这数十年来藏富于民,让民处盛世的景象,就会被打破,这是他们父子,甚至满朝上下都不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而且大乾而今不宜再有更多更强的锋芒展现,而今大乾已是最强,胤国、梧国、甚至包括南虞、新离等地,即便拿下,对大乾而今也并无作用。但只要大乾展露这个态势,却会成为被孤立者、围困者,这并不是好事。徐徐图之,稳中壮大鼎盛,才是当今大乾该为之举。”

    叶藉再补上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