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抵达海洲
    “冠武军!出征!”

    启臻门外,叶藉点将誓师结束,楚斐手持炽舞麟鸾战旗,返还马上,高举而起,率军出征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冠武军!”

    “冠武天下!”

    “祝大将军凯旋!”

    冠武军的战号,由朝歌百姓喊出,加上一句对楚斐及冠武军的祝福。

    四万铁骑出磐象门,过备、秦、灵、炎四州,抵达海州境内。

    “这里变化还真大啊。”

    时隔数年,再回这片地域,屠休感慨道。

    冠武军并没有太大的人事变动,贺云乞升任冠武大将军,正二品,为冠武军副帅。泽佳闇月被调入冠武军,接任冠武第一军。贺云苏、贺北山仍旧执掌冠武第二军、第三军。亲兵营也仍旧是屠休在带领,其获封正三品佑武将军,赐爵忠勇侯。

    封号、封侯之名,皆是叶藉念其对楚斐之忠义所赐,因为屠休拒绝了叶藉准备给他的虓虎大将军之位,此事楚斐亦是久劝未果,还惹得蒙克、薛罪、项夜等人一同联手,将他揍了一顿,一同上书叶藉请求调往冠武军,战功封爵皆可不要之事,当时在北伐大军中,很是引起一番轰动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叶藉接见众人,言说利害,让他们选出一人,永为楚斐亲兵将领,众人合计之后,屠休凭武艺胜出,回归冠武军,继续带领亲兵营,获封号佑武、爵位忠勇。

    至于说了啥,其实也简单,就问了问他们是不是想让楚斐死。

    初闻或许荒唐,但细思之下,一帮有着这样武力的领军之将,而且是领百战之军众将,对楚斐如此,楚斐又是大乾军职最高者,这可不就是在给楚斐找死么。楚斐将百战军,从手中放开,也就全无作用了。

    楚斐可以门生故吏遍布军中,军中众将亦可以对其敬佩有加,但是却不可不顾皇命,亦要追随楚斐左右。其中先后、主次,要分的清。

    不是叶藉或者日后叶辛不信任楚斐,而是这样会招来太多人忌惮、太多人弹劾、太多人眼红,这些人不一定是军中之人,但必将是大乾举足轻重的人物。要知道,有很多时候,帝王亦有身不由己时。

    所以众人妥协,接受各自军职,继续留在百战军之中。

    “来过?”

    楚斐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感慨的,这里他可没来过,也就是去梧国那趟打了个边。

    “以前跟师父经常会来这里,来磨练武艺。”

    屠休点点头,学武一途,自是自己练是不可能的,实战才是检验自己武艺的最好方式。而这边有足够多,可以随意挑战,甚至可以随意斩杀,而不用有太多顾忌的人。

    “以前这里要么就是片片荒林,要么就是大小山寨村落散落,哪有这样的景象。”

    屠休再道。

    而今海州之地,虽然植被也不算少,但是一路走来规划十分整齐,一条大路比之南去,一刀木制长墙一望无际,大小城池新建,从中原迁移过来的百姓有序安居,单看各地景象,与炎州那边差别并不大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百姓,看起来也生活的都还可以嘛,完全不比在中原差。”

    楚斐看着路边,一个从城中扛着半扇猪肉,往家里走的汉子,笑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更好了一些,以往还没有这么人的,现在各方战事休止,这里来自轲迦、来自梧国、来自新离的商旅都有很多,咱们的商队,也常年都有人留驻这边。而且南虞那边,跟这里也有通商,喏,前面那道大门处,就是两国的互市。”

    赫歌言道,伸手向前指去,这里她也来过一次,从乾西跟着商队过来的,带他爹往这大陆南端走一走,看看这边的风情。

    “赌石的?咱们家的摊位?”

    楚斐往那边的互市看过去,那里只有一道大门,然后便是大乾驻军的营寨,依墙而建。大门内外有一个矮篱笆圈出来的集市,里面的情况倒是一眼就可以看个分明。楚斐还看见一个赌石的大摊位,都是些小原石,但百姓们弄来玩玩,凑个热闹倒也正好。不涉及什么大钱,都能负担得起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咱们家的店铺都在各大城内,是一些在裕洲弄了些小山头的人弄得,就在咱们买下那些矿山周围。为此其实也没少争斗,包括咱们的人在内,各家一共派去四万余人驻守,杀了不少人,才稳住情况。”

    赫歌言道。

    其实这还是因为各家,包括而今楚斐都在大乾又极大的权势和地位,甚至还有大乾皇室前车在内,新离那边的官员和皇室,才没有见钱眼开,将这些矿山收回去,或者直接派军队找麻烦。

    而且后来赫歌也派人过去打点过,不然依照这玩意被楚斐他们在大乾、在朝歌炒起来的行情,挣到的钱,麻烦绝对不止这些。其中血腥,也绝不止这么轻描淡写的。

    “后续在那边寻找矿脉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楚斐随即问上一嘴。

    “没了,就那一片地域。不过咱们在裕洲又添置了不少产业,也买下不少地皮。”

    赫歌对楚斐眨眨眼睛,然后笑道。

    楚斐顿时明白过来,这特么哪是真没有了啊,这是找到了,以别的名义买下来了,不然新离那边怎么都不会再卖了的。

    虽然新离那边也是地广人稀,历来都有向他国人,买卖地皮山头什么的举动。但是这有一个前提,在他们眼里没有用的东西,什么都可以卖,有用的,一根毛都不带往外折腾的。

    而且新离和虞国一样,少战乱,甚至比虞国更平稳,除了内部的皇位更迭偶有小波澜,根本就没有外战,国祚绵延很顺利,也很平稳,在那买下的地方,几乎就差不多等于是你自己的了,新离不亡,你自己家不败光,都是你的。

    至于强买强卖,硬收回去,行不行?也行,不过,呵呵,那玩意分人的。楚斐他们这哥十九个,谁特么愿意招惹,那跟直接招惹乾国有什么区别,弄不好就特么弄出一支大军攻到自家门口了,消停赚点别的钱不好么?大乾的人那么有钱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咱们的人从新离回返的时候,正好赶上海州新建,就呆了一段时间,买下了一块地皮,也有矿,更值钱,是一种金黄的脂玉,就这样的。你这次可得做好准备,成国公看到你,恐怕没你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赫歌随即再道一句,给楚斐提个醒。然后取下腰间一块三寸见圆的玉佩,给楚斐看。

    其玉质细腻柔润,抹之不寒,似凝脂一般,色泽如同熟透的柿子瓤,金黄橙亮。比之蜜蜡,看上去又要温润、舒服太多。在大乾,恐怕就没有比这更尊贵的颜色了,黄金圣树也是跟这差不多的颜色。

    “咱独吞了?然后陈叔还知道了?”

    楚斐初时还真以为那是块蜜蜡了,拿在手里细观才发现不同之处,这玩意更像是颜色金黄的羊脂玉。但是这个么,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们如果真独吞了,然后被陈挚他爹知道了,他这次真的有的受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赫歌只是一笑,然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头疼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这玩意重要的不是值不值钱,也不是矿有多大,更不是各家非得均分,而是这玩意一看就知道,是可以直供皇室的,这才是其最大的作用所在。

    各家都家大业大的,倒是不至于在乎多少这一个产业。可是陈节这么个精明人,这么好的讨叶藉开心的事,从他手底下,甚至可以说是从指缝里溜了出去,他要是不找点后账,让自己舒服舒服,那就不是他了。

    “不该我事啊,姐妹们一致决定,咱们家产业基本都跟各家缠在一起,太多了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赫歌连忙甩锅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事,这都不是事。是我这个扳指,多半是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苦笑摇头,陈节盯着他手上这个御赐的扳指,那可不是一两天了,这回算是有借口了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贤侄啊!快坐快坐。”

    海州城,临着港口而建的,一座临海大城之中,陈节热情的将楚斐一众请到自家之中,为他们接风。

    “陈叔,这可真是好久不见了啊,您这体格更胜往昔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在陈节落座之后,方才坐下,然后玩笑一句。

    “唉。这地方水土养人啊,除了夏天太热,倒是都挺好的,也没有什么糟心事,自然也就懒散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陈节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还是比不得贤侄,在外征战功勋不断,家中又有一帮贤内助,帮忙打理产业,家资越发丰厚啊。”

    陈节再道,一双圆眼,来回打量楚斐。

    “这不还得靠着诸位叔伯照顾么,您看这率军而来,也没法给您带什么礼物。要不正好这扳指戴着小了些,您不嫌弃的话,就留着玩玩?”

    楚斐看着陈节不时落在自己手上的目光,心道果然,随即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,陛下所赐,不好吧?”

    陈节眼睛笑的都眯了起来,嘴上仍是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又怎会在意这些小事,无妨的,陈叔请务必收下。”

    楚斐直接翻了个白眼,将扳指摘了下来,双手递给陈节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陈叔就不客气了啊!”

    陈节一边故作迟疑,一边直接将扳指带到了自己手上,他那大胖手,比楚斐还粗呢,只能戴在无名指上。

    “陈叔,矿产一事,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正经的道谢一句。

    “客气个屁啊。”

    陈节也恢复了正常,大胖手摆了一摆。

    之前所为不过玩笑而已,在海州这边拿地,没有陈节和隆游的许可,怎么可能拿得下来,又怎么可能开采出来。这事谁还不是心知肚明的,楚斐如此,赫歌亦然。

    “不白占你便宜,这件轻甲我也穿不上了,跟你身量看着倒是合适,就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陈节摆摆手,下人呈上来一件皮甲,其实是崭新的东西,而且大小看去也就是给楚斐定制的,哪里是什么陈节穿不上了的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没事总在外面溜达,得自己注意点,武艺好不是万能的。我孙媳妇可是还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陈节见楚斐又要说什么,不用想也知道又是道谢的话,连忙又是摆摆手,让他坐下。

    “弋兰那边别的都没啥,就是弓箭最利。”

    陈节末了又再加上一句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