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麻烦来了
    “七十步外,可透铁甲叶,圆护虽能挡住,但是几箭而已,同样可破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这才是水师大军,最终止步不前,甚至而今被逼后退的重要原因。”

    陈节再道一句,将自己了解到的弋兰弓箭之厉害处,告诉楚斐。

    要是在朝歌遇到,那坑个扳指玩玩,这老货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回礼的,今天你坑我一下,明天我坑你一下,才好玩嘛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里,在楚斐这个晚辈,即将率军出征之际,即便没有这一茬,他也会将软甲送给楚斐,不然也不会在这短短时间内,做出一副新甲备上。而且还会尽诉己知,将之告诉给楚斐。

    “另外,那里地形并不辽阔,平坦之地有之,但是更多却是山地、狭路,大军铺展不易,甚至有很多险关在,而今水师被困在弋兰最东端,原斯古国中部,两端前后皆被切断,你想要支援水师所部,必须再重新攻克一遍斯古东部处处关隘。”

    陈节再道。

    鹰信传递消息,终究是有其局限性,不得详尽,还是他在这里得知的情况会更加多一些。若非是海州这边而今也是处处新建,离不了人,恐怕他也第一时间就会请战,率海州第十集团军出战,支援水师所部。毕竟这才是眼下大乾拿下海州的最大目的,和最大作用。

    可惜整军在先,新建正在进行,海州第十集团军,根本离不开,无法出战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没有问题,兵力无法全部铺展开的话,反而有利于精兵作战,冠武军在这方面还是有足够自信的。甚至我可以先行攻击漠洲数国,那里地形平坦,更利于骑兵作战。如此,可以逼斯古东境漠洲联军退兵,然后将他们在海上,全部干掉。然后战船西行,冠武军直接从西方,从敌人背后杀出,水师所部危机自解。

    现在最大的问题确实水师诸部能够坚持多少时间,海上情况如何,是否有足够的时间留给我们去做更多的打算。第六、第七集团军,最多再有七天时间,将赶到这里与我汇合,航行顺利的话,最多再加十天,我们就可以抵达弋兰境域。若是先去漠洲的话,还要再多加十天时间。这个时间,其实已经拖延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既是说出自己的打算,也是像更了解情况的陈节问询意见。

    “水师方面,现在还不用太过担心。半月之前,水师余部已经行驶战船,去往弋兰运送物资,在海上水师并没有敌手,物资已经安全抵达水师大部所在。但却也未必有多好,毕竟那里水师只有三万人,余下七八万,皆是从沧州召集之兵,战力吗,真的不算强,也就士气好点,你做出的那根棍子,还是很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陈节言道。

    水师两府,而今第二府仍旧在东海那边,由主帅汪藏海率领,靖肃东海航路,也是看管东海诸岛。在这面的而今是第一府,主帅仍是蓝天翔,但是七成水师,是没有直接参战的,而是留下操纵战船和作为后备,陆上之军,名为水师,实则就是征召的沧州之民,战力与大乾府军相去甚远。

    这也是水师后续进攻乏力的一个原因,虽然并不止这一个,但在其中也占据很大因素。说实话,陈节是真的看不上这些沧州兵,若非大乾本就不是抱着必须攻下弋兰全境的姿态,他还哪管海州是不是在新建,早就请战了。

    而也正是因为如此,叶藉才会让楚斐从朝歌出兵,甚至还是从乾西那边调集两军出战之兵。而不是直接先将陈节派出去,再调附近兵力,例如南疆边军、第三集团军,入驻海州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曾参与祸害东海沿线的原东海诸岛之民,大乾的态度,是对主动归附,且并没有什么幺蛾子的,甚至后来还屡立战功、拼死效命的乾西百姓,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水师已经出发了?那港口那些战船?”

    楚斐蹙眉问道,他只是还没来得及去往水师大营,就被陈节薅了过来,本还打算这里完事即刻去水师大营,跟水师所部商议一下的。而港口那边千帆林立的,他也以为水师都在的。

    “那是新建的战船,有一些是从沧州驶过来的,有一些是海州这边建造的,水师这边留下了两万人给你们驾驶这些新船,剩余所有驾驶以前的战船,去了弋兰。毕竟蓝帅在那边,他们有些等不及,也是情有可原的。”

    陈节言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能说什么?”

    楚斐苦笑。

    水师也是在外征战之军,他有着自主行军之权,节制也是水师主帅蓝天翔节制,可不在他所辖兵马序列。镇军大将军,也只是镇军,具体在外行兵之权,还得叶藉给他不是。

    而今水师所为虽然情有可原,但是并不是适宜之法,留下两万人也就堪堪是架势这些战船,运送他们这些援军,可特么遇到海战怎么打?全靠开船撞啊!船多、船大就能顶用啊!

    “那没办法,这玩意谁也没法劝,蓝帅真有个好歹的,水师这一帮子,还不得发疯啊。”

    陈节摊摊手,每一个在外有自主行军权的,且主帅受到将士拥戴、敬佩的队伍,大概都会如此,百战军、冠武军之于楚斐,水师之于蓝天翔,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陈叔,我先不坐了啊,她们几个就先在您这借住几天,我去水师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楚斐揉揉脑袋,起身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,老隆还没过来呢,再坐会。”

    陈节挽留道。

    “晚上我再过来,您跟隆叔帮我告个罪,晚上我再自罚几杯,跟您二位赔罪。现在,真坐不住,我去水师那边问问航线情况去,别这十多万大军,到时候在海上先全废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苦笑道。

    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所有航线,皆是可以沿海而行,而不用深入海中行驶,大船在近海,面对的风浪,还可以承受,不会出现太多的晕船反应,这样就没问题。

    若是需要深入海中行驶,那麻烦就更多了,这十多万将士别都一个个在海上漂成软脚虾了,到时候别说登陆之后怎么办,能不能登陆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弋兰和漠洲诸国又不是没有船,海上失去跳荡战、接舷战的能力,仅靠远程武器和战船的冲撞力,可没有多么保险。而且即便度过海上的路程,登陆之后没有立即可战之兵,让这十多万大军来度过不适期,同样极其危险。

    他现在想迫切的知道具体情况,也好做出应变的部署和策略。

    有些事陈节可以告诉他,而且会比许多水师将士都知道的更清楚更透彻,但是有些事,就非得是水师将领才能知道的了。

    “那行,你先去忙。她们就在这安心住下,也能陪你婶子和你二嫂她们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陈节点点头,也知道正事要紧,就没有再行挽留。

    “要有静气,不要急匆匆的。”

    赫歌言道一句,替楚斐整理一下身上战甲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自家人,不打紧,去外面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对着陈节一礼之后,转身离开,向着城外水师大营走去。

    “多谢叔父,先行带他来此告知诸事,不然他恐怕是要得罪人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走后,赫歌对着陈节施上一礼,谢道。

    他们家那犊子,要是直接到了水师大营,发现人都先走了,要是不发飙,那才是怪事呢。也就是面对这些亲近的长辈,才会收敛脾气,换以苦笑。

    “客气话不用多说,把你家那玉石,挑些好的大的给老陈送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陈节呵呵一笑,大胖手又是一摆,圆眼睛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末将等,见过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这边楚斐也径直来到水师大营,水师留下众将,也一直等着他呢,照面之后见礼道。

    “胡将军,咱们真是有缘啊,又是你留下带我们出海。”

    得,这边留下的也是熟人,水师将领胡捷,当初带着他们从伍掖郡去往东海的一员老将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东海那一次受的伤,岁数大了,恢复的不太好,再上阵有点耽误事了,索性还能有点用。而且别人留下来,怕你责罚啊,也就留下我来,舍了这个相识的脸面了。”

    胡捷笑了一下,回道,后面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“而且那个,大家都说,你主意多、想法多,会有办法应付局面的,不差咱们水师这些人。但是蓝帅那边可用的人不多,都是些沧州人,难以真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胡捷更加尴尬的,又说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但是虽然尴尬,他也毕竟还是对楚斐有些了解的,知道真把所有事都藏着掖着,这位还真反而会不高兴。当初这位怎么对冷凌他们的,他也是亲眼所见的。而今这位可是镇军大将军,虽然水师并没有划归其统一调度,但是也毕竟是军中位置最高、威严最胜者,还是不要轻捋虎须的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真是看得起我。”

    楚斐无奈摇头一笑,然后没有多说什么,请水师众将,一同落座,然后直接问及正事:

    “别的咱们就不说了,现在水师两万人,能操纵多少战船,每艘战船上会分配多少水师将士。沿途海域情况如何,风浪大不大,航线如何制定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的战船跟以前大将军乘坐的,甚至在东海见过的都不一样。新建造的这些战船,每艘需要二百人操纵,正常来说可承载三千五百步卒。但是鉴于冠武军皆为骑兵,两集团军亦有两府骑兵,有这些战马在,再加上足够这么多人的粮草以及箭矢军械等,一百艘战船应该刚好。

    至于航线,是从这里出发,直入海中,于斯古南岸登陆。一来战船太大,沿海而行,容易触礁毁船,轲迦那边的近海海域,情况并不太好,没有太多地方可以供大船行驶,只有那几个现有的港口附近还行。二来斯古北岸,靠近轲迦那边,也没有适宜大军登陆的地方,战船停靠都费劲。”

    胡捷如实将情况告知楚斐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真是一点没给我富裕啊!”

    楚斐一听,这人数,那是真的堪堪够用啊。还得进入深海,脑仁都疼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