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借道轲迦
    “这个没有办法,我们也就这么多人,而且蓝帅那边断补给好久了,还陷入围困之中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水师众将尴尬道。

    “航程是多久,最短、最长,都说一下。然后如果要是去漠洲的话,以及从海上去到弋兰最西都需要多久。”

    楚斐揉揉鼻子,再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条航线最短九天,最长十二天,不遭遇大风暴的情况下,基本就是这个样子。同样前提下,抵达漠洲东北部登陆,最短需要十七天,最长需要二十二三天左右。到弋兰最西端,则是还要再多上七到九天时间。

    当然这两条航路都是估算的,具体有无合适港口靠岸登陆,不一定。漠洲诸国、弋兰各国,都有各自的水师,太远的地方,我们也不太容易探查,楚斐大军直接开过去。但这样一来,又有被切断补给,甚至是被围困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胡捷言道。

    “弋兰那边蓝帅最近可有传信回来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再问及一句。

    “最近一次,是五天前,水师所部运达补给之时,暂时没有什么大问题,仍在据城坚守,而且清空了城内居民,城内只有我们自己人,三座城池也可以互为犄角。”

    胡捷再道。

    “那开过去的战船呢?”

    楚斐蹙眉再问。

    “就停在那边的港口,那三座城池就在那附近,互为支撑。”

    胡捷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去送死的吗?啊!”

    楚斐怒了,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再也压不住火。

    “前线大军,没有粮了难道不会去抢!你们这样把五万大军派了过去,然后登岸不得,返回不得,等着人家在港口,把你们的战船也都围上,然后一把火点了吗!”

    楚斐沉喝出声。

    若是进城了也好,去支援的嘛,大不了毁些战船,或者再派万余人开一半、拖一半,将船开回来也行。

    现在呢?说好听点是互为支援,说难听点,要死特么一起全得死。

    那么多战船就停在港口,即便弋兰水师和漠洲诸国的水师,是战船小些的,不如大乾的战船大。可联合起来,封锁你一道港口没问题吧?封锁完事,给你点把火,也没事的吧?

    如此一来,船上的人,还能活嘛?船上出了事,城内的水师将士,还能牢牢在城内待着,丝毫不救援吗?

    只要一救援,那就所有人都是个死!还守个屁!互为支援个屁!全都得让人一锅端了!

    “即刻去信,水师将士留下四万入城襄助蓝帅,余下一万人,将所有战船开回来,开不了全部,剩余的就拖回来,拖也拖不回来,那就能开多少是多少,其余全部焚毁。”

    看着被他突然发飙弄得有些懵逼的水师众将,楚斐缓了口气再道。

    “准备足够数量的战船,冠武军先行登船,咱们先去弋兰。”

    楚斐随即再道,然后向外走去,准备回去调兵出征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们继续等水师方面消息,也等着第六、第七集团军到来,送他们到弋兰去。我先行出发,带冠武军陆路从轲迦借道。带着他们,多带点口粮和药材,然后在海上多飘几天,最起码不晕船了在靠岸。”

    走了几步,楚斐复又回返,改变了注意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乘船过去,也没有几个人还能有战斗力,虽然之前并不打算从轲迦借道,而是攻下弋兰之后,再去轲迦。但是此一时彼一时,情况不同,在而今和轲迦仍是友邦的基础上,未尝不可以直接借道过去,轻骑赶路有十数日亦可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危言耸听,而是你们要想想,身为敌对一方,别管是什么办法,能用则用,能够将所有入境之敌,全部歼灭,就都是好办法。不然蓝帅也不需要,将所有弋兰之民,赶出城去。我不知道是谁领你们下得这个决定,如果他还活着回来,不用在军中待了,回家养老吧。”

    楚斐看着水师一众有些愕然、有些不忿、有些难为情的众人,言道一句,再不多说,也不理会他们,直接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这位脾气也太大了吧?”

    有水师将领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。这不没怎么样么,而且咱们的战舰,哪里是那么容易被那些小国的小船封锁,还不来一艘撞沉一艘。”

    有人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可若是万一呢?敌人也不可能一艘船一艘船的上啊。”

    有人则是认同楚斐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都别说了。依大将军所令,立刻传讯前方。然后即刻还是粮草上船,随时等候两军到来。”

    胡捷止住众人的言说,下令道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而楚斐则是没有空去理会他们所有人怎么想了,直接回到城内,跟陈节说上一声,然后来到冠武军城外驻扎之处。

    “营寨不要管了,其余所有东西带好,即刻出发。”

    楚斐召集全军,言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冠武军迅速集结,直接将刚搭建好的营寨舍弃,带上正常配备的所有东西,烈酒、肉干等食物、以及足够的饮水、每人携带的羽箭等等,开始打马西行。

    “华霓,带着屠休,并五百哨骑,先行抵达边境,请求通关借道。”

    “云苏,传讯朝歌,请求陛下准允,所有弋兰在外之军,皆归我调遣。”

    行路间,楚斐连下两令。

    一直信鹰,直飞冲天,向着朝歌方向急速飞去。五百轻骑,在华霓和屠休的带领下,向着轲迦边境赶去。没办法,他们这里除了秦翎和华霓,没人会轲迦语言。让秦翎这个前嘉罗帝国人去,那就不如让华霓去了。

    索性这个距离并不算远,即便是大部队慢上一些,二百里路程,也是转瞬便过,也就一天不到。毕竟海州最南有半境跟轲迦是交互的,从海州城来这边,还真不算远。

    “恭喜楚将军,哦不,现在该称呼大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让人意外的是,轲迦这边,大皇子科巴蒂斯居然身在两国边关,而且在楚斐赶到之时,特意出迎十里,一见面更是热情的跟楚斐打起招呼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许久未见,倒是愈发的剽悍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楚斐同样笑着上前,还礼道。

    科巴蒂斯看样子,这两年也都是在军中度过的,一声军伍煞气更重许多,而且整个人都精壮了一大圈,更显威武。

    “特意请了一位你们东方人为师,学习你们东方人的武艺,用你们的方式来说,我而今也算是一名宗师武者了。”

    科巴蒂斯闻言得意的笑笑,然后拍拍腰间的长剑,对着楚斐示意道。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这人一直惦记着当初败给他的事,楚斐又怎会不知道他的意思,那是成为宗师武者了,觉得自己也比当初厉害太多了,想要找回场子呢。

    所以楚斐也是直接伸手示意道,让其先行出手。

    科巴蒂斯也不多推迟,直接打马向着楚斐冲来,一剑闪电刺出,直奔楚斐咽喉。

    这两下子确实比以前快上太多,而且时机把握的也更好,剑势之内更是暗藏变化后招。

    可就这些想要战胜而今的楚斐,太难了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只见楚斐左手在腰间一带,炽羽白鸾刀出鞘,向下一个旋压,然后往外一带,便是将科巴蒂斯所有的招式、后手,全部压制,破了一个干净,而且战刀直接便是顺势划向了科巴蒂斯胸腹,只是没有伤人,在他身上甲胄,轻带而过,便算完了。

    “梧国人没给你交实底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从这一剑中看出些端倪,科巴蒂斯说的那个东方人,应该就是己巾启牧了,对于他的剑法,楚斐还是深刻体会过得。

    “正常吗。换成是你,也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科巴蒂斯耸耸肩,长出口气将剑还鞘,然后挑眉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。不过不知殿下怎会在此,等我?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,瞥了一眼华霓。

    “与她无关,我来了一个月了,知道你们乾人必会驰援弋兰那边。说是等你,倒也不准确,而是等任何一个率军而来的乾将。想问问乾国朋友,是否需要同伴,进攻弋兰的同伴。如果需要的话,轲迦将出兵三十万,相助友邦。”

    科巴蒂斯注意到楚斐的眼神,言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怎知道,我就不会走海路,而是一定走陆路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道。

    “每年的这几个月时间,海上都会有不定时出现的风暴啊,你不会不知道吧?这样的海路,你们还敢走?”

    科巴蒂斯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自然是不敢走的,所以我不是来这了么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笑,心里早都骂开了花,这都干什么了啊!怪不得弋兰敢于在这个时候发动攻击,是海路根本就不安稳,去年大概也摸清了乾军根本不知道这一点。乾军补给自断,为何不敢攻击?

    “所以,大将军是否需要朋友出手呢?”

    科巴蒂斯看到楚斐那一闪而逝的怒色,自然也心中了然,只是这事不能再说了,再说就该翻脸了。所以直接拉回之前的问题,不再提及此事。

    “朋友仍旧是朋友,临行之初,陛下还曾交代,让我把弋兰解决了,去轲迦拜访殿下和贵国陛下一趟,增进双方友谊。只是出兵之事吗,就不需要了,区区弋兰之地,还挡不住我冠武兵锋,更挡不住我大乾锋锐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,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可惜了,本来还想与大将军并肩而战一次,也见识见识乾军的厉害之处,学习一二。”

    科巴蒂斯轻叹口气,言道,好似颇为遗憾一样。

    “殿下若是无事的话,倒是可以同往,闲时你我还能畅谈一二,也可尽观我乾军风采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并不需要,但是科巴蒂斯只要敢跟他去,他就敢带上,反正正好让轲迦见识见识乾军的厉害,也有益于双方‘友谊’增进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心向往之,但是既然贵国不需要帮忙,那这三十万大军,我还得带回,倒是没有太多闲暇,只能以后有机会再弥补这个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科巴蒂斯言道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弋兰他又不是没有去攻打过,楚斐这不过四五万援兵而已,咋的?这就想拿下弋兰?你们找死去吧,我才不跟着呢。

    “都是朋友嘛,自然会有这个机会的。那就与殿下作别了,待来日,我带些弋兰的好物件,再来与殿下一叙。”

    楚斐也是遗憾一笑,拱手与其作别。

    “佳人美酒,皆给大将军备好,静候将军到来,你我把酒言欢,醉上一场。届时我可是还想听大将军讲讲怎么灭掉弋兰小国的呢,虽然憾于不能亲临,但也可以听上一听,效仿一二整军用兵之策嘛。”

    科巴蒂斯拱手再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行谢过殿下了,届时必然叨扰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一拱手,过关入轲迦南境,率军继续西行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