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快要气炸的楚斐
    “传信回海州城,通知水师此间所知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传令第六第七集团军,陆路行军,借道轲迦与我们汇合。命水师战船,无令不得再动。”

    行离边关百里之后,楚斐方才对贺云苏言道。

    “静气,要有静气,别动不动就发火。”

    赫歌看着楚斐强憋着,像要气炸了似的,那双眼睛好像要择人欲嗜一样,连忙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静。我静。我静他奶奶个腿!在这边呆了两年了,这点规律都没有掌握吗!自己不知道,常年往返这条路的商旅也不知道吗!不会问吗!”

    楚斐念叨两句,登时就炸了。

    “也许他们知道呢?”

    秦翎弱弱的说上一句。

    然后就看到了赫歌一脸看着可怜孩子的表情,望向她,劼芙琉雪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知道还不屯物资?知道还不严密防守?知道,还能被人打个措手不及?那样更蠢!”

    楚斐又是冷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冲我发火干啥啊!”

    秦翎撇撇嘴,白了楚斐好几眼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招他了,别给咱都撵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齐则尔连忙拉拉她。

    “不是对你们发火,实在是这事太气人。在外面打了小两年,就这么个结果?就这样大乾敢言海上无敌?那真是敌人太特么菜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对着众女歉意道,然后化为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想想,水师一共才打过几仗啊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言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跟着搞事儿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瞪他一眼,这不火上浇油呢么。本来就只有水师没有大的变动,这回好了,这犊子要是不研究怎么整改一下水师,那都出了鬼了。这特么一下得得罪多少人呢。

    “本来么,近的不说,咱们说远的,当初在东海,方青他们为什么会遭遇东海武人的围剿?要不是无幽他们正好赶去,不被人全灭了,也剩不下多少,那是让人堆在角里头一顿暴揍。这次还不是一样,哪有那么多万全的事,又想支援,又想不舍船,敌人都是白痴啊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撇嘴道,他是本来就对水师一众好感不大,而今感官更差。没办法,当初要不是项夜、冷凌他们去的及时,许方青他们哥仨有敢玩命,金甲枪骑又战力不错,恐怕就真的都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而这些,那可都是当年一起在商路一起打拼的弟兄们,要是正儿八经的大战,战死了,那也没话说,这玩意打仗就没有不死人的。可这种因为自己人的判断失误,差点把所有人都扔在那的事,他心里过不去,想起来就气。

    “这事都过去了,不说了。本来还想打点简单的,拿那千门火炮轰丫的。现在确是不行了,而且这种情况之下,我们要将原本打算水师会给予的支持,全部抛弃掉,有了那是意外之喜,把没有当做正常情况。

    云苏,跟隐军第二军联络的信鹰带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楚斐止住了这个话题,他们是去替水师解围,然后一起拿下弋兰的,不能在这个时候让将士们对水师所部产生反感。他也有些后悔自己方才的举动,这对日后两军合作不利。

    “带了,不过只有三只。”

    贺云苏言道。

    “足够了。先发一只过去,通知叶开,让他想办法,给我弄到弋兰的地图,最起码要是斯古全境的地图。在我们抵达斯古境内之前,务必传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隐军第二军虽然是千万弋兰,但是其实并不是针对弋兰的,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弋兰的战事会停滞这么久,更没有想过,进攻弋兰会这么麻烦。所以隐军第二军,其实是针对蛮族的,是在弋兰全境被拿下之后,直接跟蛮族南部沟通或者去先行开路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没有办法,水师那边楚斐已经彻底不指望了,别说别的,就是现在水师给他一份地图,他都不敢尽信,还是自己人来吧,能靠点谱。

    虽然对叶开他们来说,难了一点,但是他们其实也一直在弋兰境内等待时机,倒也未必就不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另外弋兰地域的气候、环境,这些历年的信息,今年的情况,也通知叶开,给我们一个大致的了解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我这就去发。”

    贺云苏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“通知所有人,节约饮水,我们下一次再补给干净的饮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看向贺云乞,言道。

    “进这里之前,已经吩咐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回上一句,轲迦这边沙滩比林地多,饮水补充不易,这一点他已经想到了,也吩咐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今夜就在这里休息,明日凌晨,继续出发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下令休整。

    大营没有,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军包裹,御寒睡觉是没有什么问题的,就是没个遮风挡雨的地方而已,这里温度倒也可以,不至于夜间寒冷,也没有落雨,吃过晚饭之后,皆是去休息去了,毕竟接下来还要连续赶路,不休息好,可不行。

    而楚斐坐在一块大石上,听着隐隐从海边传来的浪涛声,陷入沉思之中。这又是一次很大的变数,许多事都跟预计打算完全不同,所以他也得想的更多一些,来更好的打赢这一仗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也要调整一下心态,这所有事,并不都是水师的问题,弋兰不是那么好攻打的,不然还不早就被轲迦或者嘉罗,亦或者那些漠洲诸国,给拿下来了?他们作为一个联合体,能够存在这么长时间,绝对不是侥幸。你打心里也该对他们有所重视,而不是轻怠。”

    赫歌来到他的身旁坐下,言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我不会轻怠任何一个敌人,这是我早就明白的道理。但是弋兰的强弱暂且不说,我气的是水师的毫无作为,三番所为所知,已经让我对水师众将士的期待和信任,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陛下会不知道从朝歌、从乾西调兵需要更多的时间?既然选择从朝歌、从乾西调兵,那就是对水师将士有着足够的信任,对战局也同样有所把握。

    就连这十多天都等不了?大军在外,补之于敌,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了吧。水师前线之军,又不是所有地盘都失去了,连抢都没有地方抢。

    还有这段海域的情况,你又不是没看到科巴蒂斯那种促狭的表情,两年的时间啊,常年在海上打转的人,连这点规律都发现不了?会被敌人抓住这个弱点?

    从最坏打算来说,敌人若是抢夺我们哪怕十艘战船,就能破掉我们这整个援军。海战啊,一百艘战船,每船只有二百能适应海战之人,还是操控战船的。只要有三两艘大船,可以跟我们接舷战,我们都是个死。

    这就不耽误援助水师?

    还留在港口,互为支援?简直可笑!时间停留的越长,就越是给敌军歼灭水师所有人更多的把握,更多的准备时间!补给都送过去了,你还呆在那里干什么?不登岸、不弃船,你还不会绕到敌后去嘛?停在那破港口里面,还能比在敌后的威胁更大?

    更让我生气的是,他们去了可以理解,他蓝天翔就这么就让他们留下了?”

    楚斐噼里啪啦的说道,而且是越说越激动,隐隐的又要发火了。

    “淡定、淡定!这不都是已经发生了的事么,你现在说的再多又改变不了。你还不如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呢,省得人家说你马后炮。”

    赫歌看着他这个样子,笑了起来,像安慰小孩一样,连连在背上捋顺两下,言道。

    “凉拌吧!我能怎么办?狗屁都不知道,跟个瞎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楚斐白眼道。

    “别赌气。”

    赫歌又像看小孩一样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看情况吧。若是叶开那里能够有有用的消息传回,那就先从斯古东边开始打,将所有斯古民众,全部驱赶向西,敌军自破。若是没有,那就祈祷水师那边多抗些时日吧,从轲迦继续借道,从弋兰中部开花,直袭敌后。我就不信这样,弋兰联军还敢不撤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“能下得去手?”

    赫歌言道。

    这方法可不可用?那必然是可用的。

    只要歼灭斯古东边的漠洲联军,驱逐斯古百姓,不仅能够让大军直接获取补给,更是能够利用弋兰自己的流民去冲击,他们自己的军队。毕竟楚斐他们能下得去手的话,那一方是必然敢杀你的,一方是几乎必然不敢下死手斩杀自家子民的,你说那些人会往哪里跑?

    而且这些人,还会引发一些大问题,那就是如何安置,食物也需要供给,这就会给弋兰更大的消耗和麻烦。

    至于从敌后开花,那更没有问题了。弋兰联军而今大部分都在围攻水师一众,后方必然空虚,自家都被人打个稀碎了,谁还能顾得上别人的辖地。再是联盟,也比不上自家更亲,回家救火,才是第一首选,不然等他们重夺斯古国境,自家也该没有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都涉及到楚斐,以及楚斐麾下这些将士,能不能对普通百姓下得去手。而且现在下得去手,日后拿下弋兰,也有更多的麻烦,弋兰这帮失去国土之人,必然会反抗大乾的掌管的,这些问题有没有解决办法,等等,都是楚斐在这一战之前需要去想的,去下定决心的。

    后者想不想,稍微次要,眼前想解水师为危,前者是必须要有心理准备的。

    “下不下的去,都得下。这一战必须胜,不然轲迦就可能不是‘朋友’了,梧国、胤国、南虞,随之而动的可能性也同样极大。其实大乾在弋兰这边一年没有动作,已经给了某些人一些猜测的空间,萌动的空间,现在就需要同样在这里,将之掐死。”

    楚斐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想明白这些就好。”

    赫歌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不是针对綦国,她不介意再任何事情上,帮帮自家男人。但现在看来,这个男人,基本都自己搞得定,她呢,就负责美美的笑笑,看着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