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抵达弋兰
    “隐军传信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进入轲迦境内第五天,一只信鹰传回,贺云苏找到楚斐,将鹰信给他。

    “隐军已经于月前集结,现在就在弋兰大军的后方二百里处。弋兰全境地图,及斯古详细地图,他们会在我们抵达斯古附近的时候,派人给我们送来。另外隐军可随时策应我们的攻势,从敌后发起攻击。”

    隐军传信回来,其实相当于一份请战书。

    隐军在弋兰境内已经一年多,都有了很好的隐藏身份,而且从水师被围攻开始,他们就已经自行向着弋兰联军所在后方集结,准备随时策应己方大军。弋兰联军的数量、军队配置、地形、气候等,所有事情,也都已经先行调查好,随时可用。

    “还是自家人靠谱啊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言道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是否要隐军出动,一旦隐军在敌人后方开花,必会先解水师之危,也能方便我们攻入弋兰境内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横了他一眼,对着楚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动。隐军人数太少了,一旦我们没有抵达之前,他们便先行动手,在弋兰的地盘上,他们的危险很大,比水师的危险还要大得多。而且现在时机也不合适,若是我们从东面先干掉漠洲一众,然后将弋兰百姓驱赶向西,这个时候隐军再动,效果要更好,作用也会更大。”

    楚斐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需要先抵达弋兰边境,跟隐军派来的人汇合,然后再定具体的进攻方案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“我担心轲迦方面并不会保密我们已经前来增援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再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他们是必然不会保密的。所有人现在都想看看的大乾的兵锋究竟有多强,大乾这么快攻下綦国究竟有没有水分,自身这么大的变动,是进步还是伤本。所以提前透露给弋兰方面,我们的消息,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而今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一块坚硬的骨头,但是这块骨头上面有肉,很多的肉,能不能将之啃下来,嚼碎了,就看我们自己的能耐了。

    传我将令,这一次,冠武军行军,除了不得行那畜牲事之外,没有任何禁令。”

    楚斐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收不住?”

    贺云乞却是有些担忧,他倒不是担忧冠武军会不会能下去手,他是担心另一个方面,那就是这般放出了笼子之后,冠武军以后还能不能收得住手,收的住那一身的狼性。最后成为一支有着绝强战力的,匪军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对冠武军,对他们所有人自己,都并非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记得我们去抢赫歌那次,关鹰铁骑在綦国的所为吧。你们觉得那是一支收不住的队伍吗?”

    楚斐问向众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贺家兄弟当时都是同行的,他们都看到了当时发生了什么,也都知道关鹰铁骑是怎样的一支队伍,顿时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。若是我们收不住,那不是将士们的问题,而是我们的问题。那就是我们还是不如关鹰铁骑的将士,还是不如敖帅。那冠武军的成立,从某种意义上说,就是失败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在他的看法中,若是冠武军有一个方面没有赶上关鹰铁骑,甚至是做的更好,那这支队伍,他带的就是失败的,这不是将士们的问题,而是他的问题,是他们这些冠武军将领的问题。

    大乾的镇军大将军直属军,要一代比一代更强,做不到更强,就是失败。但,最起码也要做到不比上一代差,这是最低的容忍,最后的底线。

    而今在战力上,楚斐觉得冠武军已经很好,但是纪律上,还需要检验、历练,经历的更多,才能看出个究竟。

    要能下得去手,任何情况下都能下得去手。但也要能守得住心,不沦为被欲望驱使的猛兽。

    要有钢铁一般的战斗意志,要有磐石一般沉稳的心态。

    如此,再加上冠武军的战斗力,那才是一支真的不败铁军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明白了楚斐的意思,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没有那么难,我们在楚寨时又不是没有做过,只不过而今人多了一些而已。可不能越活越抽抽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看几人都有点严肃,开了句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多了一些么?翻了一百倍呢好不好!”

    贺北山翻了翻白眼,无语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废话多。”

    楚斐一个脑瓢甩过去,然后大军继续行进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天气!”

    八天之后,冠武军一众,出轲迦和弋兰交界边关,但是还没有进入弋兰境内,而是位于斯古东北山区,基元山脉东麓,这里是弋兰和轲迦的缓冲区。

    而在进到这里的第一天,天气就出现了变化,开始下起了绵绵不断的细雨,不大但就是不停,让的人浑身冰凉。他们这些冠武军成员,绝大部分都是在乾西那边生活习惯了的,雨水倒也不能说太过陌生,但以往只会觉得好容易来一场雨,还是很舒服的。

    这还是第一次因为雨水而觉得不适,极其的不适。

    “云苏。斥候可有发现!”

    这种天气下的行军,变得十分艰难,一个是将士们的不适,一个是道路的难行,再一个就是视线受阻。天空一直都是灰蒙蒙的,雨雾几乎笼罩整个空间一样,连视线和声音,似乎都会被其阻拦。

    虽然斥候已经都派了出去,一来防备会有敌人设伏,二来也是寻找隐军派来接应汇合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时间过去寻常斥候回报时间的一倍,也仍旧没有任何消息传回,楚斐有些心急。

    “气死风灯。三长三短两长,已经找到隐军的人了!”

    也就正好这时候,身为前军的贺云苏,发现了传回的信号,对着楚斐喊道。

    不喊没办法,声音传不过去,通讯基本靠吼啊。

    “屠休!带亲兵营,步行登上那座山,用千里眼巡视周围情况!”

    楚斐打马上前,对着屠休下令道,然后让大军暂止行军。

    “宁七见过家主。”

    隐军来人亦是乾西宁家一员,见到楚斐之后,忙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多礼。水师具体情况如何,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楚斐将其扶起,先行问道水师情况,十数天过去,他们并不太清楚水师那边而今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“只余不足一半,剩一城。船队逃走半数,剩余被敌军全部焚毁。”

    宁七言道。

    “真被人堵港口揍了一顿?”

    楚斐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就在水师战船准备离港之前,敌军水师虽然没有尽数集结完毕,但是仍旧发起攻势,将水师战船围在港口之内,展开攻击。水师战船被迫点燃一半无人驾驶的战船,千余水师将士,驾驶这些火船,破开敌军拦截,为剩余半数战船开路,破开了敌军封锁。两城水师将领,被港口情况吸引了注意力,敌军乘势偷袭,破开城门,全歼两城水师将士。”

    宁七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什么时候的事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问。

    “三天前。”

    宁七再回。

    “家主,隐军请战。”

    随即宁七再施一礼,请战道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憋了太久了,本来以为来到这边可以大展拳脚,但是没有想到,随着綦国一战的落幕,大乾在西方的计划,全部暂缓,他们即便到了这边,也仍旧是继续忍着、躲着,这种日子他们已经过够了!

    “此次必定会给你们出战的机会,但是并不是现在。你们可有人在弋兰大军营中?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“有七百六十八人,都是被弋兰大军征召的随军民夫,负责后勤之事。”

    宁七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好不过。想办法通知他们,在有弋兰民众进入敌军大营之时,挑动那些民众与大军的矛盾,杀人亦是可以。若是弋兰大军败退或者撤退,伪装成弋兰联军一支,沿途烧杀抢掠而回,你可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再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!家主放心,隐军必定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宁七应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收集到的弋兰所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然后宁七解下背后的背包,从里面拿出一份用油纸裹了一层又一层的包裹,交给楚斐。

    “弋兰若下,隐军首功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一句,算是给隐军所有人的一个安抚和交代。

    “谢家主!”

    宁七神情一振,再施一礼,然后跟楚斐告别,消失在雨幕之中。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气候和环境,在这样的道路下,也跑的飞快,不多时便不见了身影。

    “不太好搞啊。这鬼地方,这时候居然是雨季?这样我们骑兵的行进,以及作战能力,都会极具降低。而且除去北方山区之外,漠洲联军几乎遍布水师所在周围,那里倒是平原,但是河流、城镇颇多,没有攻城武器,我们去了跟送死也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众将聚集,搭建一个临时的遮雨棚,将宁七带来的所有信息都详细看了一遍之后,贺北山挠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去。近八十余万军,面对一座城,面对只有最多七八万的守军,而且是在自己的地盘上,三天时间,你能不能拿下这座城?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,看向了贺北山。

    “当然能啊。连败、城破、船毁、人死、还没有援军,这么多因素加在一起,城内水师守军士气之低落已经难以想象。即便是心存死志,想要背水一战,就跟綦国人一样。但是这背水一战,赢了还要,若是不赢,要么赴死,要么最后就会直接泄了气,连拼一把的欲望都会丧失。三天时间,足够拿下这最后一座城了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言道。

    “那敌军为什么不拿呢?”

    贺云苏好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呃。等我们啊?”

    贺北山反应过来,瞪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从这一点看,敌军知道我们来了的可能性,最少八成。他们在等着我们去,然后将我们一起留在那里,然后的可能就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