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雨幕后的神兵
    “那咱们也不能就真的不管水师那边了吧?一旦咱们直接攻击北部山区,敌军知道咱们不打算去了,那还不直接干掉那些水师啊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贺北山急忙道。

    虽然不待见水师一众,但是都是乾军,总不能见死不救了啊。

    “敌军知道了,水师那边不就也知道了么?白痴啊你!知道来了援军,他们还会那么没有士气么?还会那么容易被干掉吗?”

    贺云苏赏了他一个脑瓢言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白痴,而是咱们难道不应该预防一下水师是、、、”

    贺北山扒拉他一下,然后再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哪里也不攻,这七条大河源头,都在这基元山脉,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可以利用之处。所以我说,雨季好啊,雨季水量足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道。

    “别特么闹。多大地方呢,你在北边截流,能直接冲到南边去?就算冲过去了,又能有多少水势,能淹死多少敌军?水量再足,也得有个限度啊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是淹不了多少敌军,但是能水淹大量的百姓,越是上游越是遭殃。他们能往哪里去?要么是弋兰大军,要么是漠洲联军所在。但是这两者,尤其是后者距离最近。可后者会管这些不是他们的子民的死活吗?他们自己的补给,其实同样是有问题的,又怎么会在意这些真正的流民!这可是比我们自己去驱赶,更加有效。

    而两者一旦发生矛盾、发生冲突,这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,甚至还会有利于随后对弋兰的统治。这些民众可不会有多少人认为这是人为的,我们干的,他们只会看见,在他们遭了天灾的时候,他们的人、他们的‘朋友’并没有管他们。”

    泽佳闇月言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。然后再有隐军所为,他们自己的军队对他们烧杀强掠,我们呢,正义之军,救灾扶困,虽有种族之分,但是此举也会换回大量的民心。”

    楚斐打了一个响指,他就是这么打算的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是真损啊!这不是当了那啥,还立牌坊么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无语到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!当了那啥,不立牌坊,难道还到处跟人说去啊,好看还是好听啊!”

    楚斐又是一个脑瓢甩过去。

    “最大的问题,是水师那边,能不能等那么久。敌人又有没有那个耐心,能容忍咱们拖上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还得给他们一个信。北元关,我们要拿下来。然后亲兵营跟我来,去到处溜达溜达,在敌人眼前露个面。这样就没有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然后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,开什么玩笑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要是楚斐这个镇军大将军折了,那热闹比水师被全歼还大呢。而且从个人感情来说,他们也同样不能让楚斐,只带一千六百亲兵营去冒险。

    或者说,并不只是楚斐,这里任何一个人去做这件事,都必然不会让其他人放心,也必然都会遭到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楚斐看向众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等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。”

    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贺云乞言道一个等字,泽佳闇月言道一个一起,但是其实意思都一样。

    那就是他们一起往南去,直接去到敌军面前。而在水源处截流蓄水之事,交给后续会赶来的第六、第七集团军去做。冠武军诱敌,第六第七集团军,破敌。

    “太慢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摇头道。第六第七集团军,最起码会比他们晚上七到十天,这个时间有点太长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。第二军、第三军,云乞大哥你带着,破关之后,往西行截断水源,只管截断就好,其余不用管,什么时候冲垮,什么时候算,然后直接陈兵在斯古边界,再等我消息而动。但要足以隐藏好队伍,不要被敌军围住。

    然后第一军,随我留在北元关,一来看是否可以诱敌来此,暂解水师一点压力。二来有了这个地方,我们可以一边等第六第七集团军到来,一边去时不时偷袭一下敌军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办,两面一起动手。”

    众人应道,两面都有足够的人手可用,以冠武军的实力足以应付。

    “那就传令,即刻行军,直接攻取北元关。”

    楚斐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人领命回去整军,一日行军来到北元关十数里外,这个位置,即便是有千里眼在手,敌军也不可能在雨天,观察到他们的所在。

    至于从北元关两侧,直接进入山区,然后翻过山梁进入斯古境内,那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路,而是大军走那样的路,不仅会慢如龟爬,还会有极大的危险。谁也没有那么傻,那边要是好走的话,敌军怎么可能不封锁那边,只在这边建立一个关隘就完事了。自然是因为,那边即便没有关隘,也绝对不是适宜进军的地方,连守的必要都没有。

    宁七就是从那边的小路走过来的,一人穿行,都得小心再小心,脚上穿着类似攀冰鞋一样,有着极强抓地力的鞋子,然后还带着长绳、背着自制的简易劲弩。需要多种工具的帮助下,才能来回同行。

    而这还是一个人,就更别说大军了,还是带着这么多战马的大军。

    所以敌我双方,都再清楚不过的,北元关就是阻拦乾国援军的第一道屏障。

    若能在这里歼灭乾国援军,那是再好不过。不能全歼,但只要这些人来了,将之挡在门外亦可。挡住了,水师那边也就不需要再留了。挡不住,那就继续围点打援,坐等乾军上门送死。

    而对楚斐来说,这里就是无论如何都必须迅速拿下,然后将之占据的一个地方。如此,他们才能算没有白来,才能继续后续的所有计划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这种要地的战斗,都会变得极为惨烈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楚斐可不想打的那么惨,他想打的简单一点。火炮他确实带不来,带着那玩意,他们再过十天能到这里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可是火药他可以带来啊,没有火炮,火药又不是没法用。

    “上。”

    楚斐在雨幕中盯着前方,似乎想要窥破雨幕,看到眼前的那道关隘一样。然后大手一挥,亲兵营五十余健勇,便是带着一包包包裹严实的火药包,向着北元关方向跑去。这时更大了一些的雨幕,成为了他们最好的遮掩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雨,这玩意能点燃吗?”

    屠休有些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用火油泡过的引信,点燃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然后大军所有人都按捺着性子,开始了等待,并不算太长的时间,却不算怎么好熬。

    “嘭!”的一阵炸响,似乎倒卷了雨幕,带来了大风一样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楚斐长槊前指,高喝一声,率军前冲。

    这时候似乎天被地上的爆炸引动了震怒一般,一道道雷鸣开始轰轰而落。倒是直接掩藏了楚斐他们的行踪,掩盖了奔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等到敌军在那整个坍塌的北墙之后,茫然无措,然后蓦然发现撕开雨幕而来的冠武军时,一蓬箭雨,替代了真正的雨幕,伴随着那名敌军的嘶吼,一同落入密集的敌军中。

    突然而来的炸响,突然倒塌的城墙,将绝大多数的守军都给吸引了过来,这无疑又是对冠武军攻下此地,提供了大量的便利。

    炽金色的长槊,在这种天气下显得黝黑的战甲,在这一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再加上一张只露出双眼的黝黑面具,让敌军分不清这当先一人是天神还是魔鬼,但都足够震撼人的心灵。

    尤其是无论是这个‘人’和他身后那些麾下,都以一种势不可挡之势,悍然冲入他们阵中开始大肆斩杀,而他们就像毫无反抗能力一样,没有办法对他们展开反击,甚至反击了,也难以对他们造成什么伤亡的时候,这些守军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触乾威者!死!”

    一道闪电落下,那魔神一般的身影,停马驻足,健硕的夔鹿前蹄上扬,带着那道身影越发的高大,目光掩映着闪电,更好似不是凡间之人。

    而他身后的那些炽金色战甲的战士,不管他们是弃刀还是伏地,都仍旧是冷漠的挥动手中的兵刃,将他们尽数斩杀。

    “肃清城中余敌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楚斐再下令。

    冠武军扑向关内的每个角落,而今的冠武军将士,哪一个不是有百夫勇?冰冷的雨水,亦似乎让他们的血液都跟着冰冷起来,下手没有一点留情,只要遇到关内之人,一律斩杀。

    “唔、、”

    一阵干呕声出现在楚斐身边,齐则尔掀开了面甲,趴俯在马背上,忍不住一阵阵作呕,墨脂凝亦然。至于其他人,赫歌、翎儿没事、劼芙琉雪亦然,赫连红岩和泽佳闇月、甚至包括华霓,都已经拎着手中兵刃,杀入了关内。

    “要是换个地方,还以为你又有了呢。”

    翎儿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我后悔了。”

    齐则尔苦笑一句,然后继续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后悔也晚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一句,然后翻身下马,手持着长槊走上城墙,一下将弋兰联邦的旗帜以及斯古王国的旗帜,一并斩落,将乾旗和冠武军战旗,插在城头之上。

    “第一军打扫战场,驻守城头。第二军、第三军,去自己找地方,烤烤火,换一下衣服。”

    等到众将士结束战斗,来到城头之下时,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第一军要留下,什么时候休整都可以。第二军、第三军要直接再往西进,那就先行休整,烤烤火、暖暖身子,淋了这么长时间的雨,又本就不习惯这种绵雨的气候,可别全都病了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第一军将士登上城头一团,打扫战场一团,去帮另外两军兄弟们,去找干净的用水的、能用的木材的足有两团。而泽佳闇月则是直接走上城头,来到了楚斐方才站立的位置,持槊而立,眺望向南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不是楚斐的女人,她只是冠武军第一军主将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