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俘虏的作用
    “你会不会漠洲的语言?”

    看着被自己拎回来的漠洲某国将领,楚斐问向秦翎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漠洲那么大,语言又不完全统一,你把冈坎拉来都不一定全会。你先让他说两句,我看能不能听懂。”

    秦翎翻了个小白眼,对他道。

    “又嘚瑟。”

    楚斐一个脑瓜崩弹了过去,跟他到了这边之后,秦翎以前做他亲卫时的小脾气,那是又冒了出来。不过就是,这趟出门偷袭,没有带她么,居然又耍性子。

    “说句话。”

    然后楚斐转向那个被他带回来的漠洲将领,一脚踹了过去,自家媳妇不能揍,这玩意踹两脚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!不要杀我!我有金矿!都可以给你!”

    那个漠洲人虽然不知道楚斐说什么,但是楚斐那凶神恶煞的样子,再加上一脚踹了过来,让他开始害怕,害怕这个尽数杀了他万余部下的杀神,对他动手,挣扎跪在地上,一面磕头求饶,一面急声道。

    “能听懂。他说他有金矿,你不杀他,他都给你。他好像是冈坎的族人,跟冈坎说的话一样。”

    秦翎听过之后,瞥了眼楚斐后,言道。

    “问问。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楚斐示意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坦古帕斯人。”

    秦翎随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我是坦古帕坎人,坦古帕斯早就灭国了。不要杀我,我是坦古帕坎王子,我又很多很多金矿,还有很多金子,都可以来换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那个漠洲人急忙如实回道,却不知道,已经错过了一个很好的活命机会。

    “告诉他,不久之后,连他的部族,我都会整个拿下。现在他想要活着,不要再说这些废话,说些我可能会感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而秦翎就在两人说话之后,替两人翻译。

    “十三个国家,十三座大城各自占据一个,这倒是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楚斐并不喜欢直接询问抓来的人问题,而是喜欢让他们自己说,然后他在从中发现有没有值得追问的,深究的。

    对待这个漠洲人也是一样,但是有用的东西不多,就两样。

    一个是这次漠洲是北部十三国,组成联军,接受弋兰的邀请,一同攻向这里的乾军,然后再进攻东方那片最富饶的土地。而他的父亲,就是其中一个国家的首领。

    另一个,就是这些漠洲人都很喜欢弋兰的女人,他们大军周围,有很多女人会被他们带回军营,然后知情的弋兰人,都会被他们斩杀,不让这些消息外流。

    “你在你父亲那里怎么样?他看不看重你,会不会不顾一切来救你,如实说,我相信你不会喜欢成百上千刀,划在自己身上,却死都死不了的,那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楚斐挂上一抹邪笑,蹲在这个漠洲人的身前,盯着他的眼睛道。秦翎将之复述翻译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别!不要!他很看重我!要不然也不会带我到这边,他一百多个儿子,只有我有自己的兵马。”

    那个漠洲人急忙回道。

    “靠!一百多个儿子?!”

    这番话可是把众人都惊呆了,一百来个儿子,真特么能生啊!

    “看着他,别让他死了,先看他爹会不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楚斐手往前一挥,在那个漠洲人脸颊一磕,将他下巴给卸了下来。让得那个漠洲人更加的惊恐,这是什么手段?手一碰,下巴都不好使了?然后又是连忙开始磕头作揖,开始求饶,生怕楚斐是要杀了他。

    但是暂时这种情况下,只要他说的是真的,那他就还有大用,还得留上几天。若是他爹过来了,而且愿意不惜一切代价,将他儿子救回去,那么这事可就好玩了。

    “又想什么损招呢?”

    秦翎一看他那样子,就知道他又在算计什么呢,好奇的探个小脑袋过去,像个松鼠似的,笑嘻嘻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,而且不想知道都不行,这一次你更是得跟我去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,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好玩的很。

    “柔儿,有没有云苏那边的消息传回来。”

    而今距离攻下这座北元关已经八天,贺家兄弟带着冠武第二军、第三军离开这里向西,也已经第七天,他这两天又不在这里,所以想知道有没有消息传回,还是有些担忧的。

    “昨天传回来一次消息,现在他们已经抵达第三条河流的源头,开始截流,并没有遇到任何敌军。最多再有十天时间,他们就能完成对七条河流全部源头处的截流。

    另外,今天早上,第六集团军传来消息,他们两军还有七百里,抵达轲迦边关。询问是否直接过来跟咱们汇合。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言道,通讯方面的事,贺云苏不在的时候,那就全归她负责了。

    “通知第六、第七集团军,直接出关,但是暂时不要过来跟我们汇合,寻地扎营,等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歌儿说,海州城那边的商铺有消息传到她那里,水师余部请战。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点点头,然后想起来这事,将之告诉楚斐。

    “水师那一万人回去了?”

    楚斐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了一半。在海上遇到了风暴,有一半的战船扔在海上了。本来要是有弋兰这边的港口,他们还是可以退回来的。但是弋兰和漠洲联军的战船,就追在他们身后,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他们只能钻进了深海,强行返航。”

    这事商铺那边给赫歌来信,倒是都说明白了,所以第九情如也是知晓大概情况的。

    “传信回去,让他们带匠人,把那些火炮装到战船上去。二十天之后,让他们自行启程过来,那时候海上风暴期也就过利索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他对水师这帮人,其实也很有些无语,也不待见。所以根本就没给他们留下自己的所部的鹰信,却是没想到,这时候他们脑袋倒是活泛了,还会通过自家商铺来给他们传消息。

    至于传信到水师大军的鹰信,他倒是想带,特么那五万军出发的时候,带了个利索,说是敌军封城,未免信鹰被射落,把信鹰基本全都自己带走了,就给海州那边的留了三只。不然楚斐也不用用现在这种方式,想办法让水师知道他们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也挺郁闷的,在东海的时候,他也没发现水师是这么个样子啊!怎么轮到他跟水师直接打交道,就成了这个德行呢。

    “写明日期,别特么收到信了再算二十天。再让他们尽可能在不损失每艘船的战斗的情况下,尽量多装载食物,廉价但是足以顶饿的食物。”

    楚斐连忙又补上一句,鹰也得飞啊,一天之差,他们这边需要提前打算的都不一样,别再弄岔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?你真的要在这里赈灾啊!能有用吗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惊讶的看向楚斐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用,还要看刚才的那个家伙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了笑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仅仅四天之后,北元关以南,近五万大军,向着这边开赴过来,皆是坦古帕坎人,一边敲着战鼓,一边低喝着口号,在北元关附近列阵。

    “领头的,是你爹?”

    楚斐拎着那个漠洲人走上城头,指着对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

    那个漠洲人啄米一样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他喊话,如果他想救你的话,一个人到城下来,我有话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楚斐道。

    然后那个漠洲人就开始扯嗓子往对面喊,楚斐则是带着秦翎走下城头,在城头传下手势之后,打开城门,向着城外走去。

    两刻钟之后,才和那个坦古帕坎人,各自回返,一副相谈不欢,很是不欢的样子。楚斐上到城头之后,甚至拿出那张元臻烈的铜胎弓,一支强劲的铁箭,向着那人所在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弓的力道足够,箭也确实能飞那么远,但是楚斐准头不行,偏出半丈多远,只是射杀了一名坦古帕坎的士兵而已,并没有伤到那人分毫,只能无奈踹了一脚城头。然后给了城上那个被他抓回来的漠洲人,一拳一脚,然后让人将他带下去。

    “传令第六集团军、第七集团军,今天傍晚入关。”

    城头上的楚斐下令道。

    而对面那个坦古帕坎的首领,似乎仍旧担心儿子的安危,虽然是破口大骂,但是也并未直接攻城,而是让大军后退了一点,将所有攻城器械推到最前,派兵驻守,威胁向北元关内。

    两军陷入对峙之中。

    “他虽然在乎他儿子,但是他也不傻好不好?他把手中的兵,都派过来送死,然后他也会死,他怎么可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城内秦翎看着楚斐无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万万没想到,楚斐出城之后,直接告诉那老头,想要你儿子活,把你的军队派上来,但是不准动手,得让他先杀一通,杀的人够了,他自然会放他儿子回去。

    有病啊!

    这要是能相谈甚欢,才是扯淡呢。

    “他是故意的,不然接下来的戏,做不真。”

    赫歌笑道,眼睛瞥向楚斐,像极了一只欣慰的老狐狸,眼中带着赞赏。

    “完了,彻底完了。这家也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看着她的表情,看着劼芙琉雪同样的神情,顿时扬天长叹道。这家风啊,算是全都拐带了,你们俩能不能坚定一点,以前的风采嘞?

    “他不这么做,怎么试探那老头有多在乎这个儿子。来了并不能说明所有问题。但现在即便如此,那老头都并没有直接进攻,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再者他们若是不翻脸,而是相谈甚欢,甚至直接交易,难保就没有一点风声传出去,这些联军啊,你中有我我中有你,是很正常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然后这玩意射那一箭,固然是真的不准,但也没有这么不准,偏出去这么老远去,还是摆出个姿态,他被这老头气到了的姿态。

    再然后,他会奇袭,干掉外面最少一半人。然后表现出战斗力很不强的样子,让这老头,想用武力去救出儿子,这个地方也岌岌可危,有被攻下的可能。再干掉手中这个家伙,让这老头怒极、恨极,更加想为这个儿子报仇。

    最后,那些漠洲联军能来多少,就看这老头能够说服多少人,有愿意用多少代价,来为这个在乎的儿子报仇了。

    现在第六集团军、第七集团军,都已经赶到,即便对方全部都来,三十万军而已,都留在这,还是不难的。”

    劼芙琉雪接着赫歌的话说下去,将楚斐大致的具体打算,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什么脑子啊!”

    秦翎看着楚斐认同的点点头,顿时哀叹道,自己这自诩也不笨的小脑袋,怎么跟这些玩意一比,好像空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其实第六集团军、第七集团军,能不用最好不用的好,依照对面的装备、阵型而言,冠武军自己将他拿下来,没有问题。只是最起码需要再召回一军,现在只有第一军,还是有些危险,战损怕是不会低。”

    泽佳闇月言道。

    “冠武军我还有别的用,包括你和屠休在内,在我这面开战之时,出关西行。然后这样、、、”

    楚斐遥遥头,随即言道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