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漠洲人的作用
    弋兰这里的气候真的跟大乾很不一样,跟东方五国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一样,上午才刚刚放晴不久的天气,在本应是大雪漫天的季节,又是已经卷起了乌云,下起了绵绵细雨,然后渐渐大了起来,不及瓢泼,恰是珠帘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这样的天气,却也成了最好的遮掩。

    “文斓,怎么搞。”

    第六集团军主帅,百里灼灼。第七集团军主帅,赵火。一起看向楚斐,前者道。

    “随便搞,给对面留下差不多一半人就好。不要杀得太痛快,要让他们相信,我们即便这么多人,杀他们也挺费劲的,也就装备好点。当然,咱们就尽量不要出现战损了啊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难为人呢么。”

    百里灼灼和赵火,以及第六第七集团军的将领们,都是有些犯难。他们两军,因为乾西的环境,还有乾西之地的重要性,所以基本都是由府军老卒、以及参与过北伐一战的将士,组成的,让他们拼尽全力去杀敌没什么,让他们装假、装自己不会打仗,这太难了。

    “屁个难的,没有这场雨,那确实挺难,但是有这场雨啊。你们能适应这里的天气吗?能在这种环境下完整结阵、然后具体调度吗?”

    楚斐摊手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懂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众人这么一想,也就明白了。其实不需要怎么演,将本就存在的问题,表现的更大更明显一点,就好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雨,这样的天气,习惯的旗令、习惯的调度、习惯的阵列,在这种完全不习惯的天气情况下,本就不能完全的使用出来。失去整体调度、指挥的阵列,本就会显得散乱,这本来就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的天气,这一场雨,本身就是很好的一种掩饰,或者说将这当做一场练兵,在这场雨、这场战斗中,去适应这样的天气下,怎么去更好的战斗,完全发挥出自己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可以轻松战胜的对手,而不是一群军阵严整的精锐。可以让他们去适应,还可以完成他们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搞呗!”

    楚斐一挑眉道,这个破天气,现在跟夜再深一些的时候,也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搞!”

    百里灼灼和赵火点点头,然后开始整军。

    “咱们不用留手啊,众将可以放手战斗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一句,然后两军十数万人,各旅二百人为基础,开始出关。没有战号、没有鼓声、没有阵列,所有人全部在雨幕的遮盖下,冲出关门,杀向对面去。

    在他们之后,泽佳闇月、屠休两人,带着冠武第一军和亲兵营,同样策马离关,向西而行。整个北元关,在这个时候,没有一点防守的兵力。

    然后,进攻的队伍,也没有什么章法,甚至没有什么包围啊,夹攻啊的策略,就是乱七八糟的,一个旅一个旅的人,从正面就整个轰的一下,就冲进了坦古帕坎人的营地里。

    漠洲人有两个最大的特点,黑和身体健硕,但是他们的兵甲,其实真的差,尽管从被西陆人发现,经过多年的战争,将绝大部分西陆人都撵出了漠洲,然后重建了自己的一个个国度,但是他们的兵甲制作仍旧跟以往,并没有多大区别,简陋、粗糙,而且形制没有特别统一。

    他们的战斗方式是粗犷的,是过于依靠个人战斗能力,而不是去依靠阵列的整齐和协作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是而今这种遇到突袭的情况之下,他们也并没有想办法结阵迎敌,或者是尽量的聚集跟多的人,来去挡住突袭的乾军。而是发现的人大声示警之后,便蜂拥向了所有进入他们视线的乾军,然后被更多的乾军直接吞噬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战斗力不强,相反个人战力是他们最大的依仗之处,在这一方面他们也将自己的身体优势,发挥的很淋漓尽致。但是他们的兵器很难破开乾军的铁甲,他们的简陋战甲,却挡不住乾军的战刀。

    战斗从一开始,就呈一面倒的态势,乾军以更多的人数,更精良的甲胄、更锋锐的兵器,直接杀入了敌军之中,连连斩敌。

    战斗到得后来,很多乾军,开始直接放弃防御,放弃自己的队列,将最后仅有的小队配合都完全放弃,或是三两个人一伙,或是一个人单独行动,甚至是直接用他们身上包裹严密的铁扎甲,去硬抗漠洲战士的战刀,然后猖狂的将自己手中的战刀,刺进敌军的胸膛,斩下他们的头颅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、、、”

    沉闷的战鼓声被楚斐敲响,然后他发现自己敲得还是有点晚了,他们突入敌阵之中太深了,杀得有点多了。

    “敲!都跑起来,快点敲。都特么快杀透了,再不收兵,就没有后面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对着众女喊道,然后几个人骑着马,穿行了起来,马背上的战鼓被敲得隆隆响,向着所有乾军,传达撤兵的信号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百里灼灼和赵火,其实已经杀透了,这种时候,根本难以留手,打嗨了之后,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前进了多少。他们俩甚至连鼓声都没有听到,而是发现眼前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然后两人就带着身边的将士开始回转,一边撤军后退,一边让安排好的将士们,护臂啊、披膊啊,什么的,开始往地上丢,在坦古帕坎人的‘追杀’下,开始丢盔弃甲,仓皇而逃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的军队,你这么个设计法,我真觉得你是多此一举,咱们直接往平原推去,然后救出水师,最起码把这斯古王国东半部分,占了不就完了么。”

    回到关内,又向外射出数轮箭矢,将追来之敌逼退后,百里灼灼言道。

    “然后我们带着一帮子骄兵,去直接面对阵列齐整,战斗力更强、人数更多的弋兰联军?还要面对着被一览民众,随时偷袭、捣乱的局面?”

    楚斐白眼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弋兰五十余万军,战水师十万军,都还需要拉上这些漠洲人,他们的战斗力能强到哪去?”

    百里灼灼言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先不说水师这一次,种种脑抽一样的行为。但就说水师将士的战斗力,你觉得弱吗?”

    楚斐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弱,大乾将士几乎都是同样的训练方式,而且水师将士还都是从沿海各州,挑选精锐府军加入的。”

    百里灼灼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嘞?能把水师打成而今这个样子的弋兰联军,怎么可能弱。”

    楚斐摊手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水师里面有那些沧州人啊,他们的战力又不强。”

    百里灼灼再道。

    “即便刨去他们,也还有水师数万精锐呢。这个理由说不通。”

    楚斐摇头,沧州人战力是不够强,但是有一点在那,他们够悍不畏死,一个是因为龙血神木杖的问题,还有一个问题是督战队,杀起这些人可不会有丝毫手软,他们即便战力差些,但也绝对不会是一触即溃,能够累及到水师精锐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一将无能,累死三军。”

    百里灼灼再道。

    “蓝帅不应该是这样的人,他有很强的能力,不然当初敖帅也不会向陛下提请,由他来担任水师主帅。你说的这些水师的做法,我想了一路,怎么都觉得根本就完全不应该出现,尤其是水师支援队伍,居然会自困留在战船上、留在港口中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赵火言道,他跟着敖珏很长时间,对大乾的老将、各军主帅,都有很多的了解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想不明白,我印象中的蓝帅,也不该是这样的。但是事实却又就这么摆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楚斐只能报以苦笑,他最初时在感到气愤的同时,也同样有着深深的不解,但是这都改变不了而今已经发生的,摆在他们眼前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是觉得弋兰联军很强,强到让蓝帅屡屡失了分寸?甚至有些不知所措?”

    赵火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两种猜想,其中一种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但却并没有说另一种猜想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关于弋兰联军绝对不弱的判断,是因为轲迦。沿途我们也会看到一些轲迦的将士,甚至现在关于轲迦跟梧国、胤国一同进攻嘉罗的战斗情况,我们也都知道不少,这样的一个国度,首先他是绝对不弱的。但是轲迦仍旧没有剪除这个在自己南方的隐患,没有去占据这片比他们那里大多数地方都富饶的土地,其实也很能说明问题。”

    随即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没有毛病,单从兵甲装备以及军士的那种神态来看,那轲迦的军队,绝对算不上一支弱旅。”

    赵火和百里灼灼都是点点头,认可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而弋兰跟漠洲这些国度联手,我认为,其一在于更大的把握,抵抗大乾的把握。

    其二在于分摊注意力,将这些漠洲国度,也拉到战局中来,这样即便是大乾更强,也不再只是针对弋兰一家。

    其三,是因为而今漠洲人占据的这些城池,这也是我如今是这般战斗方式的最大原因。不管是我们,还是弋兰,想要的都是这片土地上的所有,这个所有包括这里的民众。极端情况下,我们可以不需要考虑他们。但是弋兰联军只要没有面临亡国的危险,他们就必将照顾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是他们自己的联军去占据这些城池,对水师所部展开围攻。那么最少也得分去他们十万二十万的兵力,让他们根本没有可能,对水师所部形成绝对的人数压制,甚至可能都达不到而今这般合围的战果。若是可以的话,他们没有必要和水师僵持这么长时间,这个时候才发动反攻。我们与綦国交战的时候,其实才是他们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有了这些漠洲人,不管战力如何,他们最起码可以有足够的人手,去管控这边的地域和民众,哪怕不是自家人,但是在两者有共同大目标的情况下,漠洲人也不会做的太过分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水师,或者说再加上咱们,都被干掉在这里的情况下,如果大乾没有再进攻弋兰的打算,甚至本身就面对被围攻的的困局时,弋兰既可以选择和漠洲联军一起,跟着插上一脚,而且还是不用担心有后顾之忧的那种。或者即便不去掺和到大乾那边去,在家休养生息,他也有足够的实力,再将这些漠洲联军清剿出去,拿回这些地域。

    而如果大乾继续进攻弋兰,而且本身并没有任何事情,仍旧如现在一般,然后挥动大军而来,那么这些漠洲人就是抵挡大乾的第一道屏障,弋兰联军可以有更好的准备时间,甚至可以借助这些漠洲人,去消耗大乾的兵力,再图转胜之机。”

    楚斐又是噼里啪啦的,将自己的想法、自己对弋兰和漠洲这北部十三国联盟用意所在的看法,告知给二人听。

    “若真是如此,弋兰有高人啊。这事稳赚不赔,用着了,这些人能帮忙,没用了随时可以收拾。”

    百里灼灼点头道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