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计划成功
    “所以我对水师的情况,还有另一个猜想,众所周知啊,蓝帅跟我有一个‘缺点’,所以我是担心这么长时间内,弋兰是否会在这方面下功夫,然后导致而今水师会成现在这个样子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这时候,楚斐才将自己对水师而今是这么一种,谁看来都不正常的指挥方式的,另外一种猜想。

    蓝天翔这个缺点是什么嘞?

    好色!

    这个跟楚斐的污名是一样的,楚斐妻妾十四个,虽然没有侍妾什么的,但是整个朝歌的宅子中,基本都是女人这一点,也让得坊间给这个最初还是传闻的事,定了性。

    而蓝天翔,其实只有一正一平两个妻子,但是呢,他有二百多个侍妾,而且这个数量是每年都在增加的,或多或少而已。

    这其实就是敌人很好利用的一点,华霓被科巴蒂斯送给楚斐,其实就是在利用这一点,这其实也是很多男人的通病。

    “不太可能吧。蓝帅虽然有这方面的弱点,但是并没有因此耽误过正事,也从没有闹出什么事情,如此大事,就更加不应该能在这方面犯错吧。”

    赵火蹙眉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也其实并不是很想说出这个想法,也不是十分倾向这个想法,有点太过小人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,他也不想如此小人之心,但是除了这两种之外,他也想不到其他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猜这个没有用,等到见到了水师的人,也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我现在更好奇的是,你的这个方法真的能奏效?那些漠洲人,真的能汇集过来?水师那边又会不会有什么危险,根本撑不到咱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百里灼灼拍拍楚斐的肩膀,打断了这个话题,问道。

    “水师那边暂时没有问题,我前两天四处出击,还让隐军一团偷袭了一下弋兰联军那边,在不确定我们所有人都在哪,具体真的有多少人的情况下,他们不会敢于大举攻城。若被轻骑在他们攻城时破营,他们也会很被动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他从打下来北元关也没有闲着,亲自带着一团人马隔三差五就出去搞一圈,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,显示一下他么这支援军的兵锋。而且不是一个方向,甚至不是同一个装扮,这就会让敌军很难做出判断,心有顾虑之下,就会有多一点的准备,迟滞一下攻击水师那边的步伐。

    而贺北山他们拦截的第一条河水,也已经奏效,整个流域的上游、中游,皆是被大水冲刷而过,像是遭遇了洪水一样。而后还会有第二条、第三条、、第七条,整个斯古王国所有发源自北方基元山脉的大水系,都会形成洪水。这也是敌军不得不去顾及的一个点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隐军那边,虽然暂时不能暴露,但是也并不是什么事都不能做,虽然信鹰的数量少,但并不是完全没有来往。

    隐军那边在紧邻斯古王国的勘罗王国境内,发动一场突袭,点燃了弋兰联军留在后方的一个粮仓,还一并干掉了一支运粮队。这也会让得弋兰联军束手束脚,再不确定到底有多少敌人、有多少个方向有敌人的情况下,不敢去对被围困在城内的水师发动攻击,避免被突袭,避免被内外夹击。

    “而漠洲人那边,成不成功不一定,成事在他们,不在我们。但即便不成功,对眼下局面,也没有太大不利。三天之后,若漠洲人没有动静,那咱们就开始出击,冠武军会在何时的时候,出现在合适的战场上。”

    然后楚斐再说道,他自然不可能只有这一种打算,备用的打算也有,而且不止一个。只是都没有这个效果好,且更加省力而已。

    “现在咱们不去管他们,而是做好咱们自己的事。再过两个时辰,给我留下两军,你们俩各带四军,离开北元关,到既定位置等候。要么等我给你们传信,届时我会告知你们进军路线。要么等我这边雷火炸响,直接发动攻击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“妥嘞。”

    百里灼灼和赵火应下,然后各自去做准备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看来你爹并不怎么在乎你的命啊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太阳再次铺展开温暖的光芒,楚斐又将那个被他抓获的漠洲人带到城头,然后冷笑问道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一次楚斐没有带着秦翎,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跟这个人,再去交谈什么。

    他,是来杀人的。

    “擂鼓。”

    楚斐对着身边一名将士说道一声,那名将士将战鼓敲得隆隆作响,让得对面军营之中的漠洲人都是出得营来,以为楚斐又要开战了呢。

    而那个坦古帕坎人的头领,也是走到阵前,大声的对着城墙上的楚斐喊着什么,只不过楚斐根本没有听的意思,这老头出来了,那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一脚将那个被他俘获的漠洲人踢了出去,向着城下坠落。但这并不足以致使,这道关墙并不算特别高,尤其是面南的这一面。所以又有百来名乾军士卒,将手中的箭矢,倾潵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那个漠洲人坠落之时,其实已经万箭穿心而死了。

    “混蛋!该死的杂种!我要杀光你们!用你们的头骨接屎尿!”

    坦古帕坎人头领,大声的嘶吼道。然后大手一挥,就将麾下的将士,派了出来,石砲一下一下的甩动,将一块块石头,砸向关墙。差不多两万步卒,也开始向前冲锋。

    “多用些箭没事,但是不要杀敌太狠了,别射那么准。”

    关墙上,在漠洲人离得近了之后,两万余乾军齐整整的挤在墙头上,楚斐队众将士传令道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一蓬蓬乱七八糟的羽箭,向着城外散落了出去,没有任何目的性,那样子似乎就是想用多到用不尽的箭矢,去堆死城下的这些漠洲人。

    “带着我儿子,撤!”

    那个漠洲老头,一见这架势,恶狠狠的又咒骂一顿,命人带上他又多中了无数箭的儿子,开始撤军。不过他没有撤的太远,只是带着军队撤出十里,便是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去求见其他国王,告诉他们,谁能帮我干掉这个乾国的将领,我的所有领土所有财富,都是他的。他们一起干掉他,就他们所有人平分。”

    漠洲老头,看着死去的儿子,眼中其实不是悲伤,而是死寂。

    他虽然有那么多的儿子,但是这个是最大的,他发迹的很晚,这几年才坐稳了这个位置,有了数之不尽的女人,给他儿儿女女的生下那么多子嗣。但是他年岁不算小了,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,等着这些小孩子长大。

    他死了,位置必定是最大的这个儿子的,只有这样,有一个强壮的男人带领的坦古帕坎,坦古帕坎才能继续存在下去,而不是在他死后直接被其他各国各部落的人,去瓜分掉。

    但现在一切都玩完了,坦古帕坎已经没有了继承人,他这一趟打算带儿子来历练一下的举动,却是直接葬送了儿子的性命,也葬送了坦古帕坎的未来。

    没有了震慑的坦古帕斯人,会想尽办法复国,其他周围的国度、部落,会想尽办法将他们两族一同瓜分掉,占据他们金矿,拿走他们的财富,将他们的族人,变成奴隶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就都败那个该死的乾将所致!

    他可以失去这一切,但是在那之前,他要让那个乾将先死!让乾国这里的所有人给他们陪葬!

    百余骑在漠洲军队列中,存在极其稀少的骑兵,领命南去。

    “齐活了,现在就只剩下等了。”

    劼芙琉雪、赫歌、赫连红岩三女,站在一道山梁上,拿着千里眼,远眺而去,看见这一幕,相视一笑,然后转进树林,开始回返北元关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来的挺齐,来的也挺快。”

    九天之后,楚斐看着北元关南,聚集而来的漠洲大军,像一道蜿蜒长龙一样,向更南方铺展开来,笑道。

    “出城列阵!”

    战鼓擂响,关内两军放弃了城防,向着关外集结,在距离敌军两箭地的位置,停下步伐,整齐列阵。

    “火箭!”

    就在漠洲军一众,以为他们会说些什么,然后再开始这一战的时候,楚斐一支火箭射了出去,然后在场乾军弓弩手,全部将火箭点燃,铺天盖地的向着对面压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、、吓傻了吗!”

    一名漠洲将领,会一些乾国的语言,见状顿时对着这边喊道。

    然后一道道火蛇,就在他们眼前燃起,并且迅速向着他们袭来。

    “轰!轰!轰!”

    就在原本坦古帕坎人的营地位置,一声声剧烈的炸响传出,漫天掀起硝烟味。雨中突袭坦古帕坎人的最后一个目的,也展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是有那一场突袭,坦古帕坎人才会提防乾军的下一次突袭,以他们的数量面对拥有用之不尽箭矢和精良装备的乾军,没有胜算的时候,那么退后等待援军到来,就是他们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楚斐就有了在这片地域,将他带来的所有火药和火油布置下去的机会,然后等到此时引爆。

    杀伤其实不太大,毕竟数量有限,而且就只是最普通的火药而已,不可能用它来全歼敌人。

    但是震撼效果确实极大的,最起码所有在这附近的敌军,都已经懵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也就是这个时候,楚斐白鸾刀一展,带着两军步卒从正面列阵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大乾将士展现了他们的恐怖一面,每一团为一个方阵,丝毫没有混乱之处,严整的阵型,搭配起来的兵器,相互配合的战斗方式。让每一团都成为了一个整体,然后四团人马,再形成一个更大的整体,各军之间再有呼应。

    这些将士们就化成了一个钢铁铸就的巨大绞肉机一般,所过之处挡无可挡,皆被那一个个方阵斩杀、推到,然后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