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叶言的表现
    “全歼敌军!”

    百里灼灼长槊挥舞,带着第六集团军余下四军,从敌军左侧山上出现,滚石、箭雨,倾泻而下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围堵敌军后方,不让一人逃脱!”

    第七集团军副帅吴烈,率军从敌军后军左侧杀出,他们倒是没有山坡之利,可以用滚木礌石先行杀敌,并且进一步搅乱敌军阵型。但是他们手中有弓弩,他们同样有着大乾严谨的军阵,四军乾军,直接堵在敌军后方,开始前推杀敌。

    他们的战斗方式跟楚斐那边,还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弓箭手列于阵后,步卒列阵于前,排成一道长墙,高举盾牌。中间是长矛手,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刀盾步卒直接顶盾前压,弓箭手一蓬蓬羽箭,就从他们的头顶向前射落。然后刀盾步卒散开阵型,长矛手瞬间冲出,将没有被弓箭手射杀的敌军,毙命在一排矛林之下。而刀盾手这个时候则是开始补漏,所有没有直接毙命的敌人,都会被他们再补上一刀。

    然后弓箭手再抛射一轮羽箭,长矛手清空余敌反阵,刀盾步卒再进列成盾墙,然后长矛手阵中继续补刀。

    如此往复。

    至于赵火,他不在这里,第六第七集团军的两军骑兵,由他带领直接往南,既是探路,也是去试图直接拿下距离水师所在最近的一处,掌控在漠洲人手中的城池,先给水师所部支持。

    而另一面,已经全军汇合的冠武军,在贺北山的带领下,从斯古西北边的山林里直接南下。

    最后两条河水,还没有决堤而下,但是他们沿途已经见到不少流民出现,这些流民要么对他们漠然,看都不看他们一眼。要么疯狂,想要杀他们的战马,或是想要抢去他们身上的粮食。要么哀求,拦在路上,求这些外来者,施舍他们存活下去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往那边扔出一旅人的口粮,然后继续出发。”

    又一次被人拦路乞求,屠休带着亲兵营组成的前军,依旧沿用之前楚斐交代他们遇到这种情况的作为。

    二百骑向东离阵,将自己的口粮包,远远甩出。那个包看着很大,而且还会有食物‘不经意’的散落出来。

    流民们也仍旧一哄而去,向着那里的粮食,抢夺过去。

    路途再通,冠武军所部,继续出发,打马快速前行。他们的神色也显得有些漠然,没有人为那些为了食物开始争抢、彼此厮杀打斗的流民,露出过多的情绪,亦或是不忍和同情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已经为自己的不忍付出过代价,一小队十人,没有遵守命令,他们试图去劝阻那些流民慢慢分,也将自己的那份粮包,拿了出来。而代价,是他们十个骁勇的将士,就被那数千的流民,猝不及防的压倒,只为了抢他们手中的粮包,便差点把他们也当做了食物。索性其余将士既是救援,才避免这种情况的真实出现。

    再加上一路上由流民带起的烧杀抢掠,收留之人让被收留之人杀尽全家,等等的场面,都让的他们不得不变得漠然。

    “当年备州水患的时候,咱们也在备州附近,为何备州的百姓,并非如此。”

    行进之中,贺北山向贺云乞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备州虽然有水患,但是大乾这几十年却都足够富足,百姓们知道他们的国家,有救助他们的能力,他们乱来反而会死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所以为什么还要这般?即便有个别人挑事,又有多少人愿意跟着他们同样如此做呢。

    而这里,这里已经被攻下过一遍了,严格来说斯古已经亡国了。这里的百姓,又能去指望谁呢?他们以前的斯古王室?还是现在已经自顾不暇的大乾水师。亦或者是现在忙着战事的其他弋兰诸国军队呢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都没有这样的希望,又怎么可能不会恐慌。当下的每一份口粮,每一口可以让他们存活下去的食物,每一点让他们可以活下去的资源,都将是他们不顾性命要去抢夺的东西。因为他们没有可以去相信,可以去盼望的人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言道。

    “那七郎让咱们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?咱们这般行军的态势,弋兰联军不可能没有准备,咱们也根本就不可能搞出来什么奇袭。反倒是会在这种没有支援的情况下,将自己仅剩的粮食,全都分给了这些流民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一趟,根本就不是作战的,一是施善,二是牵扯弋兰联军注意力,三是练兵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泽佳闇月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我们的战场,最多再行两日,咱们就差不多可以开始向东南方向进军了。再不换方向,咱们也该被水淹了。”

    泽佳闇月再补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来的时候,可不是这么说的啊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瞪眼睛道,这不闹着玩么,来的时候告诉他们冠武军有一场关键的战斗,现在又说不打了?闹着玩啊。

    “我说战场不在这里,又不是说不打了。”

    泽佳闇月一脑瓢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毛病你们这都是!也就是打不过你们两口子!”

    贺北山郁闷的道,这都一家子什么人啊,怎么都好用这手啊,还躲不开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她是疯了么?”

    跟漠洲军的战场之上。

    已经进入尾声的战场上,一道一身火红战甲的赫连红岩,策马前冲,身后五百娘子军,大刀片子跟着挥舞起来,杀入敌阵之中,势如烈火,去势无止,杀嗨了一般。

    跟在赫歌和劼芙琉雪身旁的秦翎、墨脂凝、齐则尔、华霓,都是愕然的看向她们。

    “你怕是忘了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她是个什么样子吧。”

    赫歌言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行结阵杀敌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阵前的楚斐也看见了赫连红岩,以及她麾下的娘子军,也就是她们几个的贴身护卫,在场中这般疯狂冲杀的一幕。对着身边将领,言道一句之后,迅速向前而去。

    白鸾刀在手中的楚斐,就是一只谁都无法阻拦住去路的白鸾,一柄长刀随着身形的游走,将一个个敌军斩落刀下,充满了别样的美感,迅速向着那道火红的身影靠近。

    “疯了么?”

    楚斐跃身跳上赫连红岩的马背,一个脑瓢甩了过去,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好久没有正经上阵了么。”

    赫连红岩正了正头盔,言道。声音中的振奋之意,只有稍减,并未尽去。

    “想杀敌可以,去找梅娘她们一起。”

    楚斐一刀将他们身前的敌人斩杀,一边强行拉转她的马头,调转方向,向着第七不媚和第九情如那里冲去,她们两人身为乾将,有自己的亲兵,也都是女子,而且同样皆是骑兵。但是她们并没有和赫连红岩一样,而是在大军侧翼,作为游骑辅助歼敌,并没有冒进。

    虽然战斗已经接近尾端,但是这种没有事先准备,没有跟大军有任何配合的孤军冒进,是楚斐绝对不允许的。一个不慎,不说会影响整个战局,只是影响到一个点的阵列推进,都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或者战损。

    现在也就是不适宜,不然赫连红岩可就不止是被他带离战场这么简单了,非得家法伺候不可。

    “言儿。身临阵先。”

    带着赫连红岩一众回来之后,楚斐倒也没有再次回到阵列之中,战斗打到而今这个地步,他去不去到阵先,都没有区别。但这却是叶言的一次良好的锻炼机会,所以楚斐也是直接将跟在第七不媚身边的徒弟派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倒是跟我一样,打根上就一点不怕这些场面。”

    赫连红岩无奈的按捺住想战的心思,对随军而来表现皆是不错,而且此刻只是领命先行,没有一句废话的叶言,表达欣赏。

    “比你强多了,你就一个女版的贺北山,一打仗就容易上头的货。你要是有言儿的冷静,我还敢把你放入军中了呢。”

    楚斐又是一个脑瓢甩过去,白眼道。

    “看住她,别再让她进入战场。”

    楚斐对着赶过来的赫歌言道一句,然后要过劼芙琉雪的战马,从战场的一侧前绕而去。然后寻了一个角度适宜的高地,拿着千里眼,开始看起叶言的表现来。

    “刺!”

    叶言并没有跟楚斐一样,他也没有一个人就敢单独作战,领于阵先的实力。他提着自己的长槊,并入了一个步卒方阵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战斗进入尾声,乾军的方阵也变得小了一些,不是战损多,而是方便更加快速的歼敌。由以团为单位作战,变成了营,每营八百人变成一个小方阵,扩大剿杀的范围,增加阵型的灵活性。

    叶言就是并入到了敌人剩余最多的左翼,一个顶在最前方的阵型之中,化身为前排长矛手,跟着将士们一起喊着号子,将手中的长槊刺出,然后再收回。

    这种战斗方式,其实很枯燥,永远都是重复着一个动作,然后要么自己战死,要么继续小步向前继续将长矛刺入敌人的胸膛,然后收回,踩着敌人的尸体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但是叶言没有一丁点的神色变化,脸色古井无波,极为平淡,只是一声声的号子跟着喊出,然后自己的长槊一下下刺出。

    敌人的鲜血不能让他动容,身边同伴的倒下也同样不会让他动容。

    “刺!”

    一名敌军的长矛,穿过他们长矛的缝隙,刺中了叶言的肩膀,刺破了他的战甲,虽然没有刺入体内太深,但那种瞬间带来的刺痛,也不是那么好忍住,一点没有反应的。

    但叶言仍旧没有多少改变,只是眉头略一微皱,然后便是将手中的长槊极短的时间内,快速的抽回,然后短促劲再次刺出,在不耽误队形整齐的前进的情况下,将这个刺伤他的敌人杀掉,刺中他的长矛随之掉落在地,随着队列继续向前,被他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