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少年当有朝气
    “跟我来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楚斐从山坡上冲下,再一次来到战场之中。

    他没有再去指挥将士们,各军将领自己能处理好现在的局面,他转而履行自己身为师父的责任,对着叶言说道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是大乾亲王,日后入军,也是领兵之将,你不是一个普通的士卒。这些日子,让你跟在队伍中,是要你了解将士们的生活、训练、战斗,而不是让你真的去做一个普通的士卒。拿起你的槊向前,不要考虑自己武艺在什么层次,能不能行。身在这里,你就必须行。”

    楚斐一边列于阵先,白鸾刀挥起,一名又一名漠洲军,倒在他的刀下,他所在之处,便是所有将士不需要去理会之地,即便阵列就在他的身后,但是那些士卒们,却是完全不需要再去看他这一边,只需要更加专注的攻击其他地方的敌人即可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则是同时对着叶言说道,然后让开了自己的位置,让叶言去到自己身前,由他负责替这个阵列开路。

    叶言一言不发,也没有迟疑,就这么拎着槊,往前顶上。一杆长槊用的也有模有样,他的力道、速度、技巧,都还不足以让他像楚斐一样,能够一槊连透数敌,一砸一扫皆可清空一小片身周之地。

    所以就显得有些艰难,往往这边一槊挑落一名敌军,就需要忙不迭的调转槊杆防御,甚至战甲上还会挨上一刀两刀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这样,他也仍旧足够沉着,尽施所能去不断反击、杀敌,即便坚持的艰难、推进的缓慢,他也没有向楚斐求救一次,哪怕其实楚斐就跟在他的身后不远,但即便是那个方向的敌人,他也尽可能的自己去斩杀,而不是依赖楚斐替他护住身后。

    “向前!不用管你的身后,即便你的身后我,而是任何一个你可以信任的人,任何一个你可以视为袍泽的人,都不需要你自己去管你的身后。”

    楚斐低喝道。

    然后叶言就真的不管了,哪怕他感觉到脑后有刀剑生风,也绝不去看一眼。尽管已经有些乏力,但仍旧紧咬着牙冠、肃着面容,向着前方杀去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感觉沉闷吗?不感觉压抑吗?你自己能感觉到你的战意吗?在这里不是你需要竖立自己威严的地方,而是要由你带动身后将士们的战意,澎湃的战意。领军之人都将自己压抑在那里,你身后的将士得有多憋闷。在这里你自己也好,你身后的将士也好,需要激情,需要热血,你要带动起他们的激情,带动起他们的战意!给我喊出来!”

    楚斐再在其身后暴喝道。

    “乾军!无敌!”

    叶言暴吼一声,然后像是雄浑的力道,突然涌入体内,这一次不是一槊刺出,毙敌之后立刻将之收回,而是大步向前,将被他干掉的那个漠洲人挑了起来,兀自大步前冲,不去理会周边敌人,就顶着那个人,冲开了一条通路。

    然后长槊轮转一周,左右拍砸而出,给自己打开一小片空地,略作喘息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现在心中所想吗!喊出你自己真正再想的!”

    楚斐继续暴喝道。

    “都特么痛快点!杀完了回去睡觉!太累了!”

    叶言嘶吼道,无语的瞧了自家师父一眼,这话能在这时候喊出来?

    “殿下说得对!抓紧着干掉他们,回去睡觉,你们他娘的不累啊!”

    然而军中将领,这一次却是有人呼应起他的话来,而不是那声乾军无敌,换来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加把劲!干掉他们!杀!”

    众将士也都喊了起来,不齐,真的不齐,甚至是一点点此起彼伏的,乱糟糟的。但是这两军将士,却是突然打了鸡血一样,每个小队十人散了开来,自行作战,但却在这场战斗的末尾,展开了最激烈的厮杀,单方面的激烈厮杀,而敌军在这种情况下,已经失了胆气。

    草原上的兽群,或许不会在一群缓步而行,慢慢靠近的狼群面前,直接溃散逃离。但是,它们却是会在面对一头、几头凶悍扑上的凶狼面前,直接溃散。

    此时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没有劲了,就放开你的槊,你又不是只有这一样兵器。时刻掌握住手中的兵器,跟合适的时候选择合适的兵器,这并不矛盾。”

    楚斐来到叶言身边,再道。

    “但也不能就这么放,物尽其用啊。”

    叶言直接将长槊丢在地上,抽出了战刀,然后楚斐一脚将长槊踢飞出去,穿透三名敌军,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也拿着用。”

    然后楚斐又把炽羽白鸾刀抽出,递给自家徒弟。

    “遇上这么个师父,我倒霉啊!你们不想我累死,就再快点呗!”

    叶言无奈的拎起两把刀,又冲了出去,一边冲还一边大喊着。

    “殿下!遇着这么个大将军,我们也很无奈啊!”

    有将士开始跟叶言开起玩笑来,然后这一队人并到叶言身后,跟他并肩而战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,又不是个老头子,装什么淡定,装什么深沉。”

    楚斐没有再往前,看着那边笑了笑,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少年需要朝气,战士需要热血,将领需要感染力,为帅者需要冷静。但在成为最后那个之前,先需要做好前三点,甚至同时兼顾,适宜而为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怪不得漠洲军来的这么快,也怪不得来的这么齐。”

    向南行进的赵火一行,看着这片地域上,不时可见的尸骸、空无一人的村庄,甚至已经城门大开,残破一片的城池,感慨一声。

    这种种场景,有的能看出是流民所致,有的也能看出来并非没有兵刃的百姓所为。

    只能说,一场场大水,一个个流民,加上那些漠洲军的所为,让这片地域彻底的残破了。当然罪魁祸首是楚斐,是他们,是乾国,这也都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“传信大将军,通知他,这片地域随时可以进军。”

    赵火再道。

    “赵帅,我们这么做,真的是应该的吗?正确的吗?”

    赵火麾下的一名将领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我们应该去考虑的事,我们需要考虑的只是怎么打赢一场场的战斗。至于这些,至于其他所有事,让该想的人去想吧。”

    赵火言道,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,因为他从跟随敖珏以来,所想的就只是怎么去战斗,更好的去战斗,至于什么大义,什么其他的,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。所以他其实没有办法给出解释,只能向敖珏当初要求他们一样,去要求自己的麾下。

    “可、、、”

    那名将领还要说些什么,又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进攻东海,是因为东海人先挑动了那场武乱。进攻綦国,不说什么强敌在侧不能酣睡,双方也本就有旧仇、旧怨在,这些他们这些将士都可以为之去奋战,为之去拼命。

    但是弋兰这里呢?

    从最开始战斗就只是大乾单独挑起来的而已,你去欺负人还不让人还手了?

    他们也不是不可以打这场仗,他们就是大乾的将士,为大乾而战,这没有什么好迟疑的,他们也仍旧都回去玩命。

    但是,难道把这里弄成这个样子,就是他们来此作战,想要看到的结果?来让人流离失所、痛失家园、易子而食?

    这不对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,等到见了大将军,你们去问他,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我只知道,现在我们要完成我们的任务。动摇军心者,军法从事。”

    赵火言道。

    谁捅咕出来的事,你去找谁啊,问我?我上哪知道怎么回答你们去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坦古帕,你们返回北元关,驻守即刻,无令不得擅出。”

    北元关外的战斗彻底结束,漠洲三十万军,被尽数歼灭在此处,乾军战损一万五千余,算是一场大胜。

    战后,楚斐直接将跟随自己守关的两军派回北元关驻守,然后再对百里灼灼和吴烈言道:

    “六哥、七哥,你们带人打扫一下战场,然后休整两日,按照这份地图,各自行军。等水师余部到来之后,接应水师余部登陆,然后各自留出三军将士,让水师配合你们,上船操练,尽快适应船上的战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还有被围困的水师呢?我们这些军队都留在后面了,这仗你还怎么打。”

    二人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楚斐这份地图,其实没有什么,就是被漠洲军占据的斯古各城,而且皆是这最最东边的一线,分开南北,分别由他们两军进军拿下。最多也就是东南沿海地段,延伸到水师被围的斯坦阔児城,北部山区基本被舍弃了。

    这样他们固然还算是有足够的兵力,可以驻守这些城池,但是楚斐手中将再无一兵一卒可用,除了他们也不知道哪里去了的冠武军之外。

    “我去跟冠武军汇合啊,然后就得收拾弋兰联军了。而且也不是多么难打的仗,之前的部署,都应该可以奏效了。这一仗打完,拿下弋兰也就不是太大问题了。你们和水师赶来的那些人,尽早合练,咱们还得去一趟漠洲呢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道。

    “能行?”

    二人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绝对能行。而且我并非除了冠武军再无可用之兵,那些水师的将士,这一战还得他们自己来打才行,不然水师也就真的废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真正的大战,不会在水师一众被解困之前就打响的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二人仍旧不放心的样子,楚斐再补上一句。

    “另外沿途若是遇到尸骸,尽数火葬,这里的也一样。然后若是遇到流民的话,在收下城池和水师到来之后,将他们收留下来,我会命人从轲迦那边运送药材过来,届时混在施放的粮食里,军中将士同样每日也都要服用。切忌不要出现灾病蔓延的情况,发现一点苗头,都要及时控制住。这方面,解堃大概五日之后,会和药材一起到,让他来处理即可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叮嘱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边的事你就放心吧,绝对妥妥的。你自己多加小心,有事传信,我们直接带兵过去支援。”

    二人也同样叮嘱一句。

    “得嘞。拿下这里之后,咱们兄弟再聚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着点点头,对着两位兄长一拱手。然后招呼着众女还有叶言,带着一行人离开,奔着西南而去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