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流民破联军
    “咋就觉得咱们这么做,有点作孽呢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九天之后,楚斐已经和冠武军汇合,而后他带着贺家兄弟,混杂在流民之中,向着弋兰联军的大营走去,没有过于靠近,而是在能够看到那边之后,就停了下来,隐藏起来,悄悄打量着大营的方向。

    手中拿着的千里眼,能够清晰的看见大营一些地方的情况,更能看清楚那些流民们,进入到大营之后的情况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一路所见,虽然都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能有丝毫动摇,但是无论是贺北山还是贺云乞、贺云苏,亦或者是楚斐,心中其实都并不轻松。这种事情在脑中想,在嘴上说,永远及不得亲眼所见。没有见到那种景象,难以有那么大的触动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终归还是能忍住不说,可贺北山忍不住了,尤其是看到那些满怀希望进入大营,却只是像牛马一样,被一块块圈离开来的流民,看着他们眼中的那种灰败和死寂。

    “作孽也是我作的,跟你们没有关系。说其他的都是狗屁,再冠冕堂皇,也改变不了是我毁坏了这里,毁坏了他们的家园,让得他们沦落至此。我只能说,此间事了,再想办法来弥补我曾经在这里作的恶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他心中没有动摇,不是因为任何大道理,而是已经做到了这里,不再继续做下去,他连弥补这些人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若说这件事情开始之前,是为了那所有可以说的冠冕堂皇的借口,所有的大局,所有的其他任何原本的理由。那现在,他就只有这一个理由。

    先为恶,再行善,弥补不了已经发生的恶,但最起码还是会有些作用,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。

    “换个角度想,如果他们能够像乾人一样生活的那般富足,有那样强大的后盾,似乎现在的过程也并没有那么重要。”

    贺云乞言道,这是他一直安慰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“可他们未必愿意接受这个结果啊,再好的结果都是我们强加过去的。若是以后能做到你说的那样,那后来人,或许会是喜欢的,但眼下这些人,其实怎么都是在被迫接受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贺云苏无奈道。

    他也曾试图这么劝过自己,但发现这个理由,并劝不了他自己。相比这样,他宁愿一直对自己说,这一切都是为了大乾,为了他们自己的功勋、自己的安稳。

    “多想这些无益,也没有必要,反正做我们都做了,只能去寻求最好的结果。这里跟綦国又有什么区别,成了乾地,才是真的会没有了区别。而这就是我们要去做的,其他的不需要考虑,最起码你们所有人都不需要去考虑,因为所有的命令、计划都是我下的。你们只需要知道,你们在执行你们的任务就好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,想用这样的办法,来让这哥仨宽慰一些,少想一些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正常,亦或者说哪怕是他自己,或者这世间任何一个军将,似乎也都是这般。接到命令,然后去执行下去,完成自己的任务而已。保家卫国、拓土开疆,眼前的这些也好,在綦国所为也好,都没有什么区别。位置转换过来,他日若有人攻入大乾,亦是同样。

    能想这些说明他们还是个人,但是对他们职责,他们的身份来说,这事多想无益。

    “那就来个痛快的吧,你让我现在领兵把这些人都干掉,我也没有任何话说,更不会乱七八糟的去想。可是现在闲着的时间太多了,有太多时间去看,有太多时间去想。这特么真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言道。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一句,然后示意三人离开这里,想看的都差不多看全了,也就不用再留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第二天,傍晚。弋兰联军大营之内。

    “每天就这么一点东西,够谁吃的!”

    “对啊!你们这是在喂猪呢嘛!”

    流民们发出不满的声音,他们没有被安置在营帐中可以,但是到了这里,仍旧吃不饱饭,甚至就是那一桶一桶的吃食,随意给他们拿过来,前面的吃几口,后面的人再去吃,就会看到那桶里混杂一片,脏的要命。

    这种跟给猪喂食没有区别的样子,让他们怎么能够接受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吃的就不错了,后方大军粮草都被断了好几回,将士们都还不够吃的呢。吵什么吵啊!一帮自己家国都守不住的废物!还得劳烦我们来帮你们!”

    一名来送饭的‘士卒’,骂骂咧咧的说道,然后还用手中的刀鞘,狠狠拍打了几个人,直接打的头破血流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跟他们拼了!亡国都特么亡了,谁做国王该我们个鸟事!反正都不是我们斯古人,有他娘什么区别!死,老子也不被当猪养!”

    一名‘流民’嚷了起来,然后从那分隔的矮栏杆处,一个高就蹦了出去,扑在了打人的‘士卒’身上,双手牢牢的掐住他的脖子,将他‘掐死’在那。然后拿起了他的战刀,一刀将身后的矮栏杆砍开,拎着刀冲向发现这里出现乱子,急忙赶过来的弋兰联军士卒。

    “敢杀我兄弟!你们这帮该死的垃圾,给我死!”

    又一名‘士卒’见倒地那人的样子,怒从中来,长矛一下刺入那‘流民’的腹中,将之‘杀’掉,然后直接冲向后面跟出来的流民,战刀挥舞起来,毫不留情的落了下去,一连斩杀十数人。

    “跟他们拼了!大不了就是个死!总特娘好过饿死!”

    又一名‘流民’吼了起来,随手捡起石子就开始向前砸去,然后冲向那个‘士卒’,一下将他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跟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士卒来到这边,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们只知道流民暴乱,他们的同伴正在被流民杀死。

    然后一场流民和弋兰联军的‘战争’爆发开来。

    联军近五十万,流民也差不多。而且为了防止流民有任何问题,这些流民都被一块块分割开来,跟各军的军营,夹杂错落。‘战争’并不只是这一个地方在发生,这里只是一个引子。

    “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要救我们!他们是要杀了我们!那边已经在动手了!”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话语,被间杂在流民之中的隐军,喊了出来,然后率先拉开‘反抗’的序幕。

    一个接着一个,从这里开始,辐散到整个弋兰联军大营之中。

    “干掉所有敌军,保证民众安全!”

    冠武军出现了,一片灿金色在落日余晖即将全部落下的时候,出现在了弋兰联军大营之外,宛若神兵天降,宛若新的光辉照耀人间。

    然后这些光芒,洒入整个弋兰联军的大营之内,措不及防的弋兰联军,在内外解忧的夹击之下,根本没有形成有效反抗的能力。甚至就在这个时候,他们的营中也突然处处生焰,那烈火像是冲天而降一般,落在营中,点燃了各处营帐,用的还是他们自己的石砲。

    “开城门!我是楚斐。”

    而另一边,楚斐带着亲兵营,来到了水师所在的斯坦阔児城外,对着城上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大将军!咱们的援兵来了!”

    城上的水师将士,甚至有喜极而泣者,利落的打开了城门,将楚斐迎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奉陛下之命,大乾所有身在弋兰之军,皆听我号令。水师所部听令!”

    楚斐没有往城内深处行去,甚至没有来得及去查看而今水师具体的情况究竟如何,而是直接来到城头之上,朗声喊道,手中高举着自己镇军大将军的令牌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水师众将士越聚越多,向着这边赶过来,应承之声,传荡开来,带起更多的呼应。

    “杀入敌营,与冠武军协同,斩杀全部敌军。两戒,不得杀伤此地百姓,不得擅自追击败敌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,身边亲兵一同传令,让所有水师将士周知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水师众将应道,他们现在就想要杀敌,郁闷的太久了,他们想要发泄心中的憋闷。

    “出兵!”

    楚斐手指敌营,暴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水师将士纷纷离城,向着弋兰联军大营冲去。

    这一夜注定此地所有人无眠,厮杀声、嘶吼声、痛呼声、惨嚎声,伴着弋兰联军营地内的火焰,喧嚣了一夜。大营之内,血流成河,伏尸近四十万。

    弋兰联军的有之,占据五成。流民的亦有之,占据了另外四成多。乾军的,倒是并不多。他们多是起哄、踏营,搅乱局面。然后借着流民的‘掩护’,去大量的杀伤弋兰联军。

    剩余的弋兰联军,仓促西逃,他们需要整军,需要逃离这里整军,然后才有重整旗鼓的机会,不至于彻底被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而冠武军则是为三缺一,将西面给他们留了出来,并没有围死。但也并没有就这么放他们离去,四万铁骑掩杀在后,根本就不给他们整军的机会,在不断的将他们蚕食、冲散开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隐军一众聚集在一起,换上弋兰联军的战甲,开始西行,继续去完成他们的任务。

    “放下你们的兵器,我的人会和你们秋毫无犯。你们帮我打扫干净这里,我会让人给你们足够的食物,每个人都足够的食物。”

    水师六万众,将这片营地围了起来,没有人再呆在里面,而是只让那些流民在内。

    时至晌午,楚斐才带着秦翎走近去,对着他们说道这番话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