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聪明人
    “我退一步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保证我王室的爵位,保证我潘卡贵族的所有爵位和现在所有财富。我知道你们大乾有乾西都护府,我可以帮助你劝服其他国王,让弋兰成为大乾的第二个都护府。但乾西贵族所有的待遇,我们需要同样的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停了半晌,再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爵位可以给你保留,但是不会世袭罔替,依照乾律每代渐削。想要一直保持家族地位,可以为大乾立功,自然会有封赏。至于其余贵族,由百姓评定,风评好的,可以保留,一律如上。不好的,依乾律定罪,没收家产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这一点与他在原斯古境内所为,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“至于弋兰,不会成为大乾的第二个都护府,大乾也不需要第二个都护府,这里只能成为乾地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,在这一点上,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。即便是将乾西放到现在,也是一样的待遇,不会有任何的差别。

    而今乾西仍留存都护府形式,也得益于那里大乾随时可以往来,而且本就有往来,且文化差异、语言文字差异,都不是特别大,加上那里是皇族的发祥之地,另有打算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但弋兰不行,不说这里孤悬海外,就是双方语言、文字、文化等等的众多差异,就绝对不可能成为第二个都护府。

    “而且你现在该考虑的不是整个弋兰,而是你自己和潘卡自身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一句,然后恢复淡漠,等着斯芬萨的回复。

    “我要亲王爵。”

    好半晌之后,斯芬萨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楚斐直接应下,高一级爵位,最起码能够多传一代人,这一代人可以是十数年,也可以是几十年,可为之处太多了。但是没关系,总也不是世袭罔替的,昭和国君还有个郡王爵呢,若是潘卡可以从此而下,不需要再去攻打,倒也值得。

    “斯芬萨·潘卡娜尔,代潘卡举国君民,向大乾称臣,愿世世为大乾子民,尊圣主乾帝之名而行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翻身下马,单膝跪地,手中长剑剑首抵在额头,宣誓道。

    “让你的近卫军,卸甲、去兵、离鞍。”

    楚斐示意道。

    “卸甲!”

    斯芬萨流出两行泪水,百余年了,潘卡这个王位、这支近卫军到她这一辈,已经五代人了,却在今日、在她手中终结,卸去了战甲,丢掉了手中的兵器。

    “潘卡!”

    所有近卫军将士悲吼一声,卸去了自己的战甲、长剑、长矛,依依不舍的将它们摆在身前,堆叠起来。

    “臣楚斐,奉大乾陛下旨意,接纳潘卡为大乾新地。”

    楚斐对着东方遥施一礼之后,上前拿过了斯芬萨双手递上的长剑,将之放在斯芬萨肩头,朗声道。

    “贺北山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在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马背上一拱手,应道。

    “率你所部接管城内防务,有作乱者,杀无赦。另,张贴榜文至全城周知,潘卡已为乾境。传令军中文吏,与潘卡官员交接职务、档案等,重新为此城百姓落籍,再次归档后,无籍者驱逐出城,滞留者死。”

    楚斐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贺北山朗声应下,大手一挥,所部冠武军上前,先是收缴了潘卡近卫军脱下来的战甲、兵器,空出来的战马,然后开始以团为单位,直接进入城内,处处换上乾旗,开始巡视城内情况。

    “赵火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着你所部,海宁铁骑,掌管此城防务,发榜征兵一军,规矩照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然后海宁铁骑也动了起来,倒不是直接征兵去了,而是去打扫战场、修补城门去了。

    “还请娜尔亲王,传下诏令,通知潘卡全境,让百姓们、将士们,都知道他们而今分属哪方,不要做无谓的抵抗。”

    楚斐将仍旧呆愣在那里,单膝跪地的斯芬萨拉起,言道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怎么办?此城外的将士又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斯芬萨顾不得感伤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家喽。有愿意的,还可以在征兵的时候,成为乾军的一份子,再次拿起刀剑、披上战甲。当然,这需要经过考验和点选,更需要先重新落籍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给我,我可以带着他们,替你收服其余国度,很多事我们做起来,要比你们更加简单轻松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回头看了一眼,仍旧留在原地,留在她身后的近卫军们,对楚斐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为我直属军,过几日我会带着你们,先去清除周围两城的弋兰联军。”

    出乎她预料的,楚斐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了下来,这反倒让她觉得难以置信,眼中有着狐疑和冷芒,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收起你的杀机,这个距离,我想要杀你,不费吹灰之力。”

    楚斐道。

    “我并非要带着你们去送死,你们的命值不值钱不好说,但是我的命很值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退出两步,手悄悄扶上腰后短剑的样子,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我在诈降?不怕我们一有合适的机会,并不是去替你作战,而是直接杀了你?”

    斯芬萨紧皱着眉头,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怕。一个是我能杀人,很能很能的那种,你们想要杀我,一时半刻不可能得手,然后就会被我的冠武军灭杀,你该见识到了他们的强大。

    另一个是,你是个聪明人,不然你我而今不会是在这里废话。你又说得一口流利的大乾语言,证明你了解大乾,了解东方,该知道我在大乾的能量。我可以很不谦虚的告诉你,我死了,你们所有人,弋兰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,都要给我陪葬。”

    楚斐轻笑道,看着很不像个好玩意,也很有点臭不要脸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该做的不是对我翻白眼,除了自家娘们,我不爱看其他人的。你该去发诏令,通知你还能通知到的所有潘卡人。”

    楚斐看着那对自己飞过来的大白眼,言道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就请大将军随我去王宫,你说、我写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无语了,这特么是个什么玩意啊!算是调戏吗?

    “蓝帅的死,你搞的鬼吧?”

    楚斐却是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,让得已经迈出步子的斯芬萨,整个人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胸膛剧烈起伏之下,斯芬萨转过身来,直接承认下来。

    正如楚斐所言,她是一个聪明人,因为聪明人才会审时度势,去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条件。跟楚斐谈判是一点,提出由她带领这些近卫军为大乾作战是一点,现在又是一点。

    跟楚斐谈判,她获得了自己切身的利益。

    带领近卫军作战,巩固了前一点,还可以收服近卫军这些人更加的忠心,继而扩大前一点。

    现在直接承认蓝天翔之死,是因为前两点,对于楚斐或者说大乾来说,同样会得到的利益,远比一个已经死了的蓝天翔更加重要。现在承认了,如果楚斐和大乾愿意揭过去,那就彻底没事了,若是不愿,早点晚点摆出来,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让他们都各回各家去。”

    楚斐没有再说什么,眸子明灭两下,让得斯芬萨完全猜不透他作何感想,有什么打算。然后就见他先行向着城内走去,顺便让她遣返这些近卫军回家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家去等我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对着近卫军将士,深鞠一躬,言道一句。

    然后近卫军将士还上一礼,犹豫了又犹豫,最终有人迈出了第一步,然后开始三三两两的结伴离开,没有人有什么言语,他们不知道该去说些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而斯芬萨则是追上楚斐,替他引路,向着她的王宫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接受弋兰成为第二个都护府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途中斯芬萨好奇的问道,她原本以为这会是楚斐直接就会应下的。毕竟这样一来,他们的战事可以就此打住,他们双方谁都有好处。

    “一个是,大乾不允许有更多的掌权封王在外。二来,我要练兵,要促进此地百姓和大乾的融合,我要让他们习惯在乾旗之下作战。现今弋兰东三国的男子,很多都会是大乾征伐西三国的将士,那里是他们建立功勋的地方,得到更多土地、更多财富、更高地位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闲着也是闲着,那就聊聊。

    “你太可怕了。真这样的话,即便乾军撤出弋兰,弋兰也会直接分化成东西两半的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我们是去解救他们的,祸害他们的只会是他们自己的军队。失道寡助,得道多助。我必定是多助的那一方。所以你该庆幸,那些败军是逃到了你这里来,而不是其他地方,不然你真的没有资格跟我谈任何条件,潘卡的人们就会将你掀下王座。届时如果你运气好,没有死的话,我想我并不介意买回去一个曾是国王的奴隶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道。

    这个笑容在斯芬萨看来却是十分的邪恶,十分的可怕,甚至蓦然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不自觉的又退开楚斐身边数步。

    “你、、那些从各地传来的,联军将士祸害百姓的事,是你的人做的,是你弄出来的!”

    斯芬萨指着楚斐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确实是我弄出来的,所以你还是小声一点好,让得城里的百姓知道了,他们会反抗的,我又得继续杀人,怪累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邪恶一笑,瞥了一眼斯芬萨,继续前行,并没有停下脚步,但却故意走的很轻、很慢,可却是像一下下敲击在斯芬萨心头一样,尤其是那一眼,那里藏着无尽的杀戮一样,让她从头到脚都觉得冰寒无比,脚步也不由自主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是从幽冥而来,却让百姓们将你当成了天神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想及这段时间从斯古那边,开始流传过来的说法,来自东方的天神,带着一帮穿着阳光化成盔甲的神兵,撕开雨幕、撕开黑暗,带给弋兰前所未有的光明。

    然后对比现在就在她眼前的这个男人,她的心更加的冰寒,入坠冰窟一般。同时她又庆幸自己的选择,因为她现在难以想象,若她真的成为一个奴隶了的话,落在这个男人手里,她会是怎样一个下场。

    楚斐这时候脚步没有变化,但是眼睛却是瞟过来一眼,看到她的样子,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一些,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人看见的笑容,是得意。

    为什么告诉这个人这么多,因为她是个女人?

    并不是!

    只是因为她是个聪明人,聪明人可以自己去想很多很多事,也能想到很多很多事,只需要你给他一点线索,他就会自己去无限延展。同样的,你给他一点恐惧,他也会自己去无限扩大开来,甚至很多你自己都想不到的事,她都可以去想象的到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前提之下,只要他对你没有失去恐惧,那他就会将自己的手脚、自己的一切都绑缚起来,不敢漏出来丝毫。

    这不是忠诚,但是却可以一用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