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彰显武力
    “你的人?”

    楚斐走到了潘卡王宫之前,停下了脚步,看向离他数步远的斯芬萨问道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潘卡人!”

    而他对面站着一千余人,一千余没有战甲,甚至没有穿着上衣,但是手中有长剑的人。年岁最大的又五六十岁,最小的看上去也得四十多岁。其中更是有一部分人,要么没了手指,要了没了手臂,要瘸了腿,剩下完好的身上也都是纵横的伤疤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,是会乾语的,他将楚斐的话,转述给了其他人,他们一同喝道,并没有给斯芬萨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施琳安卡军团,前骑兵军团长,兰卡尔,最后一次,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近卫军前统领,达木卡,最后一次,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潘达琳娜城卫军,前军团长,乞夫兰斯,最后一次,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“先王侍卫,斯林古,最后一次,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这千余人随即,向着斯芬萨深施一礼,眼中有着决绝,最后一次,既是对这个女王的失望,也是自己的死志。哪里都并不缺少,这样的守土老卒。

    “乾人!敢与我等一战?”

    那个会乾语的老将,朗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”

    马蹄声响起,贺北山带着自己的亲兵营赶来,不是因为他们,而是因为城内各主要街道,都出现了同样的情况,其中有退出沙场的老卒,也有刚刚返回家中,却又不甘而最终回返的近卫军将士,更有城内热血的男儿。

    他是来请示楚斐的,是杀还是如何,需要楚斐拿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放他们来此,冠武军随后压上即刻,暂时不需要动手。”

    相同的一点是,这些人都并没有直接发起攻击,只是汇集,向着这里汇集。

    楚斐也没有直接让冠武军动手,让他们服气、认命,远比杀了他们更难。这些人里面,就有刚刚被他们斩杀在城墙之上的潘卡将士的家人,而且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领命离开,留下半数亲兵营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们在想什么,也尊敬你们为家国赴死之心。战,可以。此后,你们的家人,我不会去动分毫,只要他们不再做无谓反抗的情况下。”

    楚斐对着那些老将言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那名潘卡老将转述了楚斐的话,然后对着楚斐浅施一礼致谢后,率先拔出了自己的长剑。

    楚斐愿意尊重他们这最后一战的做法,做出的承诺,同样值得他们尊敬。抛开双方敌对的关系,这一刻他们都是值得彼此尊敬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我曾去甲与一个武人而战,给予他公平。此间,我再次去甲,给你们公平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一句,让身边将士,替他卸去了战甲,只带着两柄战刀,面对着对面的过千老卒。

    “退后戒备,无我将令,不得出手。”

    然后楚斐对着已经结阵在后的将士言道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冠武军将士没有废话,甚至直接转过身去,戒备向楚斐身后方向。

    “来战!”

    白鸾刀展开,楚斐暴喝一声。

    然后他一人冲向了那些潘卡老将,以一人憾千军,却自有睥睨之势。

    潘卡这边的老将们,也冲了起来,手中的长剑扬起,曾经军职最高者、年龄最大者在先,先行迎向楚斐,递出手中长剑。

    楚斐白鸾刀一展,却是只挡开了他们的剑,并没有习惯性的直接顺势斩敌,一双大脚接替了本该顺势斩出的长刀,连续七脚瞬时接连踢出,七名潘卡老将被楚斐踢飞开去,再难起身。

    然后楚斐再进,一刀横排,将三名潘卡老将的长剑打回,撞在他们自己的胸膛之上,跌退开去。继而再进,长刀化槊,却是没有任何一记劈斩,尽是拍砸,用宽阔的刀身,将一名名潘卡老将拍倒在地,失去战斗能力。

    没有了往日施展白鸾刀时那种灵动优美,但是却更显得凶蛮难挡,潘卡老将们不是太菜,而是楚斐太强,他们一批批的冲上,或者说一批批的去面对楚斐一个人的冲势,然后一批批被拍倒在地。

    好像那人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猛虎,而他们只是自不量力的绵羊,扑上去一只被拍飞出去一只,然后在那猛虎的冲击下,被掀飞更多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潘卡老卒、潘卡男子,走到了王宫前的广场,仰头向那高出数阶的广场上看去,原本他们潘卡王室点兵演武、举行庆典的地方,他们潘卡的老将们,却是没有了丝毫的威风,只有凄凉。

    不是悲壮、只是凄凉。因为那个战神一样的人,没有杀人,他不需要去杀人,便可以轻易的,将一个又一个潘卡的老将击倒在地,再对他毫无威胁,他就是那么不可战胜的在那里左转右进,纵横睥睨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们成为大乾属民的机会,真的不是因为你们多难杀,只是因为不想杀得太多而已。对你们的态度,我十分尊敬。但是这并不代表,你们的国王,选择是错误的。她是一个聪明人,知道怎么才能更好的保全你们,保全她自己。”

    楚斐收了刀,没有再攻击,哪怕他身前还有最少五六百的潘卡老卒,但是他们已经失去了抵抗的信心,失去了最后战意。

    然后楚斐对着场间所有潘卡人,朗声道。冠武军中编入的隐军将士,用弋兰语言,将这番话传扬开来,让场间所有潘卡人周知。

    “或许你们以为只我一人如此,只我一人有这般能力。那我就再让你们见识见识。冠武军,十人出战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冠武军一个十人队出列。

    “你们中有不少比他们更加年轻,更加健壮的老卒,随意出来一些,三五十、八九十都可以,打败他们任何一人即可。”

    楚斐转过身,毫不在意他身后那些仍有兵器在手的潘卡老卒,看向广场下人数更多的潘卡人,言道。

    “冠武军,萧百金,何人敢与我一战!”

    一名冠武军士卒,独自行出,手中长槊前指,朗声道。

    十名潘卡男儿走出,攻向了萧百金,但换来的只是四槊横扫拍砸而已,便都已经躺倒在地。这就是而今冠武军士卒的实力,每一个皆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接受最严苛的训练,他们接受营中每一个将领的喂招,闲暇时每个月冠武军各团都会有比武,比的就是每个将士个人的武力,他们需要一个个去跟小校打、跟校尉打、跟偏将打,甚至跟贺北山、跟楚斐打。

    坚持的时间短了,败的快了,那在冠武军可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。赢了,他们会直接得到提拔,这是全军通报的事,是荣耀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一个门派之中,每个弟子,都在轮换着,定时的,却被一个个高手亲自喂招,怎么能不强?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就是一次比一次的自己更强,一次又一次的去挑战比自己更强的人,每一个比他们强的人,都是他们赶超的目标,他们的心,又怎会不强!

    而一支拥有如此强心的队伍,又怎么可能不是一支冠武天下的强军!

    这,就是楚斐要展现给此间所有人的,他要让他们生不起抵抗之心,让他们没有任何一点信心可以抗衡这样一支军队,这样一支乾军。然后安稳下来,接受他们而今的处境。

    三十人、五十人、一百人,萧百金都胜了,尽管最后之时,他也已经很是勉强,甚至受了些伤,但是胜的仍旧是他,仍旧是那个身披炽金色战甲,拄着长槊傲立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大乾!”

    萧百金暴喝出声。

    “冠武天下!”

    这是包括楚斐在内的冠武军所有将士,共同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放下你们手中的刀剑,回到你们的家里去。家中有此守城之战中阵亡者,大乾亦会尊重他守家之功,予其阵亡抚恤。但这是我最后一次的宽容,下一次,再有非乾军者,提兵器上街,不管你是真的造反也好,假的也好,皆以叛逆论处,杀无赦、诛九族。给我散去!”

    楚斐再度低喝开口,然后转身向着潘卡王宫之内走去。

    冠武军在街道两侧列阵,让开了街道中央的路途,给他们放开归家之路。

    刀剑噼里啪啦的丢了一地,老卒也好、热血男儿也好,皆是颓丧且沉默的向着出口走去,四散归家。面对这样的冠武军,面对这样的大乾,他们真的没有什么抵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你是真的毒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看向坐在一张软塌上的楚斐,言道一句,眼中又恨又怕。

    因为楚斐这一出,已经让她这个国王,最后一点在民众中的威信都丧失了一个干净。而是换上了对乾军的无力感,对乾军的畏惧。

    再然后只要楚斐和乾军做的好一些,有了今天他们没有杀人,给予这些老卒们一战的尊重,给予阵亡者抚恤的基础在,民众信服的、敬重的,就会自然变成了大乾,而不再是她的王室。

    她成了一个聪明人,一个‘保全她自己’的聪明人。就这五个字,最毒!

    谁特么会心甘情愿跟随这样一个人啊?

    相比之下,楚斐这个尊重老卒和阵亡者的外来人,都已经比她这个太过聪明,太过能趋利避害的前国王,值得尊重和追随。

    她差点没被这五个字给恶心死,但更被楚斐那无可匹敌的武力,还有那‘恶毒狡诈’的头脑所震撼,然后深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结局对所有人都好,不是吗?他们没有直接发动突袭,打一场巷战;你不愿意再打下去,选择归附。其实出发点都差不多嘛,都是不想真正的连累整个城内、或者说整个潘卡境内的民众被屠,还可以继续安稳的生活下去。现在不正好初步达到了么?”

    楚斐摊手道,笑的很欠揍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