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一场谈判、一场赌局
    “你可以攻下弋兰六国,但是你却攻不下弋兰全境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看着楚斐得意且欠揍的样子,斯芬萨出言打击道。

    “胡思卡特公国?”

    楚斐挑眉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乾军之所以如此势如破竹,是因为你们并没有遇到弋兰最强的军队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自豪的点点头,然后言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是有办法了?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,笑容玩味。

    一个聪明人,之所以是聪明人,就是她明白什么时候、什么身份,以什么样的心态去考虑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,但是楚斐已经大致知道斯芬萨而今在想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对。以现在的情况看,即便你拿下了弋兰东三国的地域,没有三五年,你没有办法去继续进攻其他地域。一来你手中兵力不足,拿下了城池,你也没有足够的人数去驻守。即便你可以在当地征兵,可这个兵,别跟我说你就能完全相信,把城防交给他们。

    而大乾其实也不可能给你增兵太多,如果可以的话,或者说有必要的话,不会是仅仅你们这些人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言道,她仍旧没有说胡思卡特公国的事,而是先跟楚斐谈论起了,而今的战局。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。我的所为,让得弋兰各国百姓,会不那么愿意为国而战,但也并不会直接倒向乾军,最多就是听之任之而已。常规来说,这确实会阻碍我继续向前。但这并不代表,我就没有了其他办法。杀人我真的很会,若是需要,不妨多杀些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却并不是十分愿意杀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斯芬萨再道,然后不等楚斐回应,自己再自顾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你不能快速推进占地,弋兰其余各国,经过联军几乎损失殆尽的这个结果之后,其实也没有多少抵抗之力,再打下去,真的就是多枉死更多的弋兰百姓而已。所以为何不让我试试,只要你能给出同样的条件,我有七八成的把握,可以劝服其余各国国王归附大乾。”

    “原因我已经说过了,不想再说。”

    楚斐仍旧不为所动,就那么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这跟你的那个打算并不冲突,弋兰联军有那么多人,他们还有那么多亲人,他们怎么可能因为一纸诏令,就真的心悦诚服的接受这个结果。你拿下这里之后,各地的反抗和匪乱,一定会很多很多。而这个时候,你在征兵出剿,不也同样是在完成你的打算吗?

    如此一来,你能够直接传回大乾捷报,拿下弋兰全境的捷报。而我也可以凭借这个功劳,去搏一个日后在大乾更重要的位置,或者世袭的王爵,两全其美的事,你为什么不愿意做?”

    斯芬萨纳闷的看向楚斐,她不相信楚斐想不明白这些,更不相信楚斐看不出她的真实意图所在,可她不明白,楚斐究竟是因为什么,如此反对这么去拿下弋兰全境。

    “简单啊。我的将士们需要功勋,而我不需要。我才二十出头而已,已经是世袭国公了,镇军大将军,我还需要什么?可他们若是没有仗打,拿什么晋升,拿什么去积攒家底。你要知道,弋兰的土地,我已经许给他们了,他们立多大的功,我就给他们多大的地。我不能说话不算数啊,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一点商量?”

    斯芬萨不死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啊。我要那二十万一直为弋兰戍边,紧守蛮族入侵的铁军,要那个世代都培养这些铁军的地方。别说是西边那三国,便是整个弋兰,在我眼中都没有那里更加重要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,眼中有着精光绽放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跟斯芬萨又说了这么多,废了这半天的话,其意还是在胡思卡特公国身上,而并不是潘卡以西的那弋兰三国。

    那是还没有弋兰的时候,便已经存在的一个公国,大城五座,小城四十三,人口不足百万,但却一直挡在弋兰最西边,挡住蛮族人、挡住嘉罗大军的,那一支真正的铁军。一支所有十八岁到三十五岁男丁,皆为最勇猛战士的铁军。

    不仅出于一个战士对这些人的敬重,认为他们不应该湮灭在这场战争中,更是希望再给大乾多增加一支铁军,一支仍旧可以矗立在那里,守住这条防线的铁军。

    打败这样一支铁军,需要很大的付出和牺牲。驻守这样一个地方,也需要牵扯去,大乾很多的精力。

    “那就谈谈,我帮你拿下那里,兵不血刃的拿下那里,掌握住这支铁军,你能帮我什么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世袭王爵不可能给你,这里的价值,而今真的没有那么大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,一盆冷水扣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呢?”

    斯芬萨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愿意的话,我倒是可以试试,帮你求一个弋兰国公之位,世袭罔替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,给出自己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摇摇头,虽然世袭国公,近些年时候看,这个爵位不及亲王那么显赫,但是长久去看,这一个世袭罔替就太过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说,还想要些什么,我听听看。”

    然而楚斐却是不再说了,反而让她自己来说。

    “军队。我要可以领兵,不少于五万。而我的后代,也要有而今大乾世袭国公们的待遇,可以率先进入大乾军队为将。而且我和我的家族,永世不需要离开弋兰,从军亦是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想了一下,再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三五年之后就死掉,全家一起的那种,我可以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楚斐又笑了起来,冷冰冰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那不要后边的那个要求呢?”

    斯芬萨这一次没有怕,反正都只是谈判而已,自然是可以讨价还价的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应了下来,比他自己的预期要低上很多,没什么不能答应的。

    “说说你怎么样能够让胡思卡特公国归附吧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“同样需要看你能够拿出什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回道。

    “琳卡达王国,与胡思卡特公国接壤的西半境土地,尽数分给胡思卡特公国百姓所有。胡思卡特大公,可以得到世袭国公爵,其所辖军队皆可直接整编为林川边军,胡思卡特大公为边军主帅,大乾正二品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楚斐直接拿出了自己条件,全部的条件,这事没有可讨价还价的地方,他拿出了最大诚意,不成的话,那就免谈,开打就是。

    “倒是真够重视的,比我值钱多了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自嘲一笑,点了点头,然后再道:

    “这个条件足够了,我会帮你劝服他。他是我的表哥,我的外祖母是乾人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如此。”

    楚斐恍然,斯芬萨会乾语,胡思卡特公国没有出兵,甚至斯芬萨对归附大乾的抗拒,如此之低,都有了解释。

    “除了近卫军之外,其余四万,你自己去征,这五万人就交给你。但是这剩余的四万人,不得在此城征,也不能在一地征,去潘卡各地分别征收。什么时候征收够了,什么时候自己出发往西,那三国也好、胡思卡特也好,我等着看到他们的降表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,然后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你真的信她?”

    潘卡国都的城头之上,看着斯芬萨率领重新着甲的近卫军离开的身影,贺北山向楚斐问道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认为楚斐傻,主要还是因为斯芬萨是个女人,而且是个很漂亮的女人,怕这玩意又打算给他找嫂子,然后发现被骗了。

    “我信她个屁。一场谈判、一场赌局而已。

    谈判吗,愿意谈那就谈,大家都能得到好处,不用再打下去,咱们一封捷报传回朝歌,然后准备回家,他们免得家破人亡、遍地残尸。

    赌局吗,更简单,他们要是愿意接受这些条件,愿意直接归附大乾,那就是赢。不愿意,就是输。咱们怕输吗?接着打下去不久完了。

    可不管输赢,她走这一趟,能替咱们办不少事,更能替咱们留出很多的时间。咱们都是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道,然后,给了贺北山一个脑瓢,那小眼神谁还看不明白咋的?

    “能留出时间,我倒是能明白。她这一走,无论是去让他们归附也好,召集他们再次联军也好,反正时间都不会太短,咱们可以趁此机会,将而今这些地方都真正的占在手中。

    可她能替咱们办不少事?办什么事?”

    贺北山揉揉后脑勺,在楚斐‘虎视眈眈’的目光下,再一次放弃了拍回去一脑瓢的打算,然后疑惑道。

    而赵火,以及两人身边的两军将领,也是疑惑地看向楚斐,同样有些不解这个问题,是怎么个说法。

    要说她真的是去游说的,去劝降的,那倒确实是帮他们做事。可如果不是呢?又能帮他们做什么?

    “言儿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楚斐看向被他召回,不再跟着那些师娘们在外面逛荡的叶言,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概明白一些。”

    叶言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说说。”

    楚斐示意,众将也掉转目光,汇集在叶言身上。

    “师父让她去各地征兵,此举能够借助她征兵是否顺利,更明确的查看她、或者说弋兰曾经的各国王室,还在百姓心中,有多少的分量,有多少人愿意追随。

    然后跟随的那些人,若她是再次去召集联军的话,全都要死。即便是她确实去劝降了,这些人也不得重用。这一点也省去了,我们很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第三点,若他们全部归降,那就等若是告诉弋兰百姓,是他们直接放弃了自己,他们所有的威信都会直接削弱到一个极致。对我们接下来,治理弋兰之地,大有好处。若是他们继续组成联军抵抗,那么战斗造成的伤亡和对百姓的伤害,他们也是罪魁祸首,而不全是因为我们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我们就可以看到,那些人是我们现在就可以尝试去用的,那些人是可以争取过来的,那些人是需要除掉的。在两种不同的情况下,我们又可以在战争之外,去做哪些对我们更有利,更能争取弋兰民众倒向我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叶言将自己所想到的,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说的没错。她走这一趟,能帮我们看清很多事情,我们也就可以做更多的相应准备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着点点头,对着自己徒弟伸出大拇指,给了一个大大的赞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干什么?不能真就在这里等着了吧?”

    贺北山再问道。

    “征兵啊。就在这座城里面征,看看咱们能征来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