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宁州
    “快一个月了,老卒一个没征上来,总数也根本堪堪征够一军之数,还是有不少是贵族子弟和他们的护卫、武士什么的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贺北山郁闷的找到楚斐,将这一个月来,征兵的结果告知。

    “足够了,传令赵火,以及你大哥,让他们俩和屠休,领军出战。直接往北,攻下勘罗王国,灭杀勘罗王室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,再下进军命令。

    这些新征之兵,本就是归海宁铁骑的,这跟刚入城时候的打算,并无二致。现在既然征够了一军之数,那就需要带出去溜溜了。

    勘罗作为被他们祸害的最狠的一个弋兰国度,正是一个练兵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“要不,还是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贺北山嘿嘿一笑,凑近楚斐身边道。他待在这里,已经待烦了,每日除了巡城就是巡城,然后维护治安啥的,都快无聊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个屁。你去了赵火能压得住你?”

    楚斐却是脑瓢打顺了手,又扔了一记过去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派这货出去,他也知道这货的性子。但也正是因为知道,所以不能将他跟赵火一起派出去,赵火虽然军职比他高,但是却完全压不住他,这货也就在他和贺云乞身边,还能听话。

    这一仗要是冠武军主攻,那将他跟贺云乞一起派去也就是了。但是这一仗,主要还是给海宁铁骑去打,一来整军,借此练兵,让新征的军士,融入进去。二来也是给这支新的百战军,更多的获得战功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种机会冠武军跟着他,会很多,但是海宁铁骑打完这弋兰这边的战斗之后,可就真的不多了,就像现在憋在朝歌的那些百战军一样,轻易不会动用。

    “啊呀!真烦人!”

    贺北山踹了他一脚之后,撒腿就跑,一溜烟蹽没影了,不知道去哪打发烦闷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陛下传信。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走来,将一封鹰信,递交楚斐。

    “第一批派遣官吏在途中了,七万治安军、一卫靖武卫随行。”

    楚斐看过之后,言道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们姐妹,终于是可以休息了!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高兴的拍了下手掌,这段时间,她们几女除了泽佳闇月带领冠武军仍旧在城外周边作战之外,都被楚斐安排了差事,将整个潘卡的政务,都甩给了她们。什么贵族的留存啊,定阶啊,根据以往记载以及民众的一些问询结果、隐军的情报,定下那些官员还可以任用啊,这些本该他这个跟叶藉揽责过来的人,去处理的事,都落在了她们的头上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第一批官员派遣过来了,她们交接过去就好了,终于不用再那么忙碌了,不用把自己每天堆在一堆堆的书册中了。

    “想的挺美。礼部官员写了一些话本,将咱们在弋兰形成的那个传说,编了一些很神话的故事。咱们家的演员,被征用,已经紧急排练好了,都随着一起过来了,这事陛下亲命你们几个负责,将这些故事,传遍整个弋兰境内。”

    楚斐一盆凉水泼下去,自己呵呵笑了起来,极其的不厚道。

    “呵!那也不该我事,我是副将,得留在军中。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先是干笑一声,然后笑了起来,这种事怎么也不可能落到她头上啊,她可是有正经封号的将军,镇军大将军副将,都是她们的,自己郁闷啥啊。

    “呵呵!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的更大声,然后将鹰信交给了第九情如。准确的说,确实不是所有人都负责这件事,但是她和第七不媚,加上劼芙琉雪,三人才是被点名的那个。其他人,可以歇着了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啊!凭什么啊!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炸锅了,掐着楚斐脖子摇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琉雪做这事在行,你们俩嘛,为家族攒功呗。第七家族、第九家族,也到了需要重新被扶起来的时候了。你明白么?”

    楚斐揉揉她脑袋,言道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大乾也并没有真的完全平静,或者说大乾就没有完全平静过。北灭綦国之后,叶藉便是已经开始着手继续推进世家的分化、整改、削弱,第七、第九两个家族,虽然存世久远,但是而今已经算是没落了,这个时候先行扶持起来,相对而言更不会被现有世家所排挤,而他们还是属于可用的那个,不需要太过忌惮会直接做大的那个,正正好好。

    这事吧,跟他说有关系吧,关系不算特别大,因为他们本身就处于一个适合的位置上。但若说没有关系吧,倒也算是一个重要的推动,毕竟他而今的位置,让得第七第九家族被扶起,会有更少的阻力,也有更多的机会。

    就像这一次一样,第七不媚和第九情如主持这件事,那这个‘教化’之功,可以算在楚斐这边,因为是他的妻子,也可以不算,因为她们还是那两家的女儿,这个功记在那两家身上,也没有什么问题,完全可以。

    而劼芙琉雪,其实才是最合适的那个人,身为雪神教曾经的教主,她太知道怎么样用各种方式,将这些‘神话’故事,去宣扬开来,让的所有人去信服,或者哪怕只是去认可。这都是会大大增进弋兰这里的民众,和大乾融合的过程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会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却并不是开心雀跃,而是担忧。她们两家的状况,她们俩了解,若非真的没有能人可用,她们又何须顶到前面来,还是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她们成为楚斐的妻子之后,家族已经获益良多,而且随着楚斐的地位越来越高,这种增益也越大,这在她们看来,已经很好了。再多了,她们怕家族接不住啊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。再怎么有各种计划,能力才是会被陛下和十二哥最先考量的,这事不需要多担忧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叶藉也好、叶辛也好,再怎么有意去扶持一些人,也不会选择没有能力的人,直接走上高位,那是在坑自己和大乾。相对而言,高爵薄位,才是正常的。扶持也并不是说,直接推到上面去,才叫高位,那可能也叫捧杀。适宜的位置,适宜的机会,给了出去,很多时候就足够了。至于最终如何,还是得靠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点而今第七第九家族是如此的,之前楚斐的兄长们亦是如此,甚至与楚斐自身一步步走的,也同样是如此。但凡其中一个台阶没有站稳、迈好,他也同样不会是而今的位置。武艺好、被看重、关系近,那做一个贴身侍卫其实也是完全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我传信回去,让家里都注意一点,警醒一点。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这才点点头,但仍旧算不得太过放心,还是想要传信回去,提醒一二。

    “嗯。不要走商会那边,通过鬼冥那边传回去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叮嘱一句。而今商会那边,也会有大量跟此战有关的消息流通往来,不宜多说私事,被人看到了终归不好。还是鬼冥那边,更加稳妥一些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第九情如嫁给他之后,难得老实的应下一次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宁州牧,宁诗语,见过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二十七天之后,大乾第一批派遣到弋兰的官员,才抵达原潘卡国都,而今被叶藉定名宁城的地方。而宁州主官,也不是别人,正是楚斐的小舅舅,宁诗语。

    到来之后,这个一贯也没啥正形的小舅舅,半玩笑半认真的给楚斐见上一礼。

    “一来就不安好心思,别想折我寿。”

    楚斐嗖的一下避过去,白眼道。然后上前跟小舅舅笑着拥抱一下。

    “七弟。”

    同行的还有楚斐的大哥楚瀚,将掌管宁州治安军的其中一支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爹怎么样?家里都还好吧?”

    楚斐上前也给自家长兄一个拥抱,然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好,都好。不用记挂家里。”

    楚瀚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然而给楚斐的惊喜还没有结束,又是三人从人群中窜出来,笑盈盈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十哥、十三哥、十八哥?你们这一股脑,都来了啊!”

    楚斐看着三个结义兄长,又看看小舅舅和自家长兄,有些懵懵的。然后反应过来,宁诗语言说的‘宁州’,惊讶的看向众人,眼中流露出探寻之意。

    “陛下定名而今已经掌握之原弋兰三国之地,宁州。我出任州牧,主管宁州民事,言之给我搭个手,执掌宁州治安军。大瀚外甥,将在逍然麾下任职,率领一支治安军。

    小白晗,掌握弋兰西边之地后,将带一半治安军过去,执掌那一州的治安军。至于逍然,胡思卡特若是归附之后,他将成为胡思卡特公爵的副帅,雍州重甲、并州先登,届时会划分出来,赶过来,归到逍然麾下。”

    宁诗语言道。

    “宁?”

    楚斐顾不得小舅舅对自己长兄,以及十哥白晗的怪异称呼,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宁!”

    宁诗语认真的点点头,印证楚斐所想。宁,后族之宁。这是皇族,向后族表达的态度。也是楚斐率军在这里所为的,一种奖赏和认可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高兴坏了。”

    宁诗语再道一句。

    他爹,楚斐他外公,宁骋。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,甚至宁家上下皆是如此。虽然宁家而今在乾西分出了一支,而且可以说是在乾西拥有了庞大的影响力,也深可见得皇族和后族之间的紧密关系,以及这种信任。

    但是乾西,那是乾啊。

    这里尽管他们不会再多派人过来,宁诗语也只是任第一任的州牧,任期只有五年,可以说只是来完成一个过渡,跟楚斐更能更好配合的。但这是宁州啊,是宁啊!这就足足够够的了。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回去得跟老爷子多讨点赏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笑,消化了这个事情,玩笑一句。

    “属下刘晟宏、云蜃,见过大将军!”

    这时候见他们说完话了,靖武卫中两人走出,给楚斐施上一礼,道。

    “刘老,云蜃,快别客套了,又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楚斐上前将这两人扶起。

    然后看向宁诗语再开口,问道: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觉着,三五年之内,陛下是不打算让我回去了呢?”

    宁诗语、白晗、林述、燕逍然、楚瀚,刘晟宏、云蜃,再加上一个先到的弋兰节度使言安,这些人地方也好、军伍也好、靖武卫也好,所有执掌之人,没有跟他没有关系的。这让他有了些猜想。

    “对的。你真聪明。”

    宁诗语、白晗等人,知道详情的,都是哈哈笑了起来。确实就是这么一回事,楚斐三年五载的,都别想从弋兰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了,让你这玩意,把弋兰都弄稳当了,尤其是西边的蛮族啊,北边的轲迦和嘉罗啊,也都去走走。还有漠洲那些出兵的小国,也得去教训教训。”

    宁诗语再道一句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啊这是!不能可一个人霍霍啊!”

    时隔二十七天,楚斐体会到了第九情如当初的心情。只不过他没有人可掐,只能掩面哀嚎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