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叶藉的打算
    “这是陛下给你的密信,看看吧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宴饮谈不上宾主皆欢,毕竟设宴的‘主’对其中某些‘客’来说,才是真正‘客人’,而今宾主易位,自然百味陈杂。

    但也没有什么闹剧和矛盾出现,算是和气一团的结束了这场宴会。

    之后,宁诗语找到楚斐,掏出一封信给他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楚斐看过信之后,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满是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“就是怕你情绪有所波动,才选择今天告诉你。陛下的这个决定虽然突兀了一些,但是从某种层度上来说,却是最适合大乾而今的举动。”

    宁诗语将他按回座位,没有了平日里的玩世不恭,难得正色的,跟楚斐说道。

    “五年之后,太子继位,这个决定陛下是怎么做出来的?”

    楚斐仍旧没有消化了这个消息,怔怔的看着小舅舅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而今只有皇族、后族一些人,以及苏相、靖武王、大将军等人,加上你我,极其有限的一些人知晓此事,陛下而今做的所有事,也是在尽量为殿下扫清道路。所以不管陛下缘何做出这么一个决定,我们都要做好陛下交代的事,届时让这个过渡顺利的完成。”

    宁诗语微微摇头,然后再道。

    这事没有任何人知道,叶藉为何会做出如此决定,又为何如此突兀。

    “或许陛下此举是早就有了这个打算,这事对我们而言显得突兀,对他自己来说并非如此。从不惜一切北灭綦国,到整改军制,还有世家的外迁和削弱,其实都应该是陛下为这件事做的准备。

    或者说,在陛下看来,大乾已经到了这样一个时期,所有一切需要动用武力的,他来完成,去震慑整个天下。然后将之交给太子殿下,来让大乾再一次稳定发展,让盛世大乾更盛,也更好的延续下去。

    这件事让得父亲,和皇族、后族一大群族老们,都感叹非常,认为自己终究还是小觑了陛下的格局和眼界。”

    宁诗语再道一句,言语也很是感慨。

    终究大乾的这位帝王,不是耄耋老人,而是四十多岁,正值年富力强的时候,还没有一丝的衰老。但是他却甘愿放下手中的至高权柄,给大乾更好的发展。他也不是收不住,而是根本就不打算收,所有的看似急功近利、冒险之为,都是为了给大乾更好的发展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他们却考虑的太小了,还在担心那个位置将由谁去继承,又能继承多少年,甚至不惜做两手准备,却全然没有考虑到,除了皇族的那个至高之位怎样更迭更稳定之外,大乾怎样才会得到最好的、最适宜的发展。

    “之前没有去细想,只以为是陛下再给十二哥铺些路,但没有想到可能铺的这么远。而今看来,包括我在内,我们十九兄弟,除了十二哥,而今各个在军中身居要职,甚至很多都是自己领军一方。五年时间,足够我们将这些,都牢牢掌握在手中,随时可以给十二哥任何需要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楚斐缓缓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让我带言儿出来。”

    随即楚斐又是轻笑了一句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能这么想!你们兄弟的感情在那,殿下对你的态度、陛下对你的看重,那可都是没得说的。而且这话也不能乱说,若是商王和燕王,就此心中起了别扭,那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宁诗语连忙拍了他一下,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这个么?眼界低了啊!”

    楚斐就那么看着他说完,然后白眼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宁诗语懵了,不是这个意思?那还能是个什么意思,这里面还有别的什么说法?

    “代代相承,传承有序。

    五年之后,言儿也就真的长大了,有这五年征战的经验和成绩,再到军中去独自带兵历练几年,也就差不多可以接我的班了。

    同样的,其他各军也是一样,直接由言叔他们那一辈,过渡了过来,五年之后,我们这一辈的人,就已经是军中重要将领,再过五年呢?比我们小个十多岁的,言儿他们同龄的,也就可以成长起来一些了。一帮三十多岁,就已经经验丰富的老将,一帮二十左右就可堪大用的年轻骁勇,乾军何等无敌?

    还有就是十二哥,现在陛下觉得时机合适了,自己退位,由十二哥继位称帝,来在这个更适合十二哥大展拳脚的年代,交由十二哥去发展。那这个传统流传下去呢?再过二十年,大乾的发展足够了,又到了重新需要彰显武力的时候,那换上一个更合适的帝王,又会怎样?

    每一位帝王,不去贪恋在那个位置上做多少时间,让大乾在合适的时机由合适的人去执掌,这样的大乾,又会发展到什么地步,又会强大到什么地步?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,眼中有着憧憬之色。

    “只要有一代人不是看走了眼,大乾可长盛不衰!”

    宁诗语定定的看着楚斐,却是在思虑着楚斐所说的那个场景,眼中并没有焦点,而同样是憧憬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这样代代传承不断,传承有序,中有精干老练的壮年为砥柱,前有年轻人冲锋在先朝气蓬勃,后有一帮藏锋蓄锐的老家伙坐镇,大乾怎会有衰败之日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看法?”

    宁诗语随即回过神来,好奇的问道。这事一时为之,并不算难,毕竟叶藉有那份对大乾的掌控力。但是长久为之,并不易,其中困难多多,并不是说的那么简单的。他好奇楚斐是一时畅想,还是真的猜测叶藉心思所得。

    “在朝歌那日,跟陛下聊了几句,当时说到言儿的时候,提了一嘴跟这挂边的话,现在回想起来,陛下当时的神情,便猜测一下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小子得圣眷呢。”

    宁诗语送上一个大拇哥,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我像一个专门揣度圣心,投机倒把的佞臣一样。”

    楚斐无语的摇头一笑。

    “投机倒把不至于,但是你这佞臣的爱称,那绝对跑不了,陛下和殿下亲口说过不知道多少次了。”

    宁诗语撇嘴回道,呵呵直笑。虽然叶藉和叶辛都不过是玩笑,能听到的人也都知道是玩笑,但是楚斐这个‘佞臣’称号,那是跑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跑不了呗,一门双国公,都是世袭的,嘿嘿!美死啦!”

    楚斐抖肩大笑,这一门双国公虽然不算开了先例,但也绝对绝对极其的罕见,谁能得到一个,那都不知道美成什么样呢,都念叨几句佞臣,要是能换回个世袭国公位,那也值啊。开心着呢。

    “懒得搭理你!”

    宁诗语哼了一声,起身离去,太受打击了,不说这双国公,这货都还有乾西郡公等一堆大小爵位呢,跟他聊这事,太刺激人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言叔,舅舅,这里就交给你们了,各地的情况,不妨再发酵一二,然后雷霆剿杀。”

    十七天之后,将手中的事务全都交接清楚,集团军、治安军也划分完毕之后,楚斐跟宁诗语、言安等人告别,离开宁城,向西而行。

    弋兰这块土地上,谈不上彻底平静下来,但是基本都已掌握在手中,各地零星的反抗,楚斐也并没有直接出兵剿杀,甚至还劝宁诗语和言安也不要现在就剿杀。

    其意就在于,让弋兰民众先接受不了这些‘匪军’,然后再将之剿杀,这会更加有利于大乾将这里更好的掌握,尽量少的留下隐患。

    然后他便是带着海宁铁骑、冠武军、斯芬萨所部,一同前往胡思卡特公国,去会一会那个闻名已久的胡思卡特大公,和那支铁军。

    “这种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路途之中,楚斐看向斯芬萨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斯芬萨无语的瞥了他一眼,然后迅速转过头去,根本不想看他,那张得意地脸在别人看来是欠揍,在她看来却是可怕。

    也没啥。

    就是楚斐和她一同征兵,但是第十五集团军已经全部满员,她的那一支本就有三万军的队伍,却只增加了一万军。而这是在弋兰的土地上,征召的是他们弋兰的儿郎,这种事怎么可能不打击人。

    至于可怕,是因为那些人根本就完全忽略了,两方征兵完全一样的条件,在那群穿着炽金色战甲的冠武军随着楚斐出现,并说了几句话之后,就已经做出了选择。若非是楚斐那边后来满员了,她这边也说同样会跟着楚斐,连这一万人都征召不上来。

    而楚斐来到这里才几个月时间?

    他凭什么有这样的号召力?

    这才是斯芬萨最忌惮,并且害怕楚斐的地方。在她心中,楚斐就是那披着天神外衣,却极善于蛊惑人心的魔鬼。

    而楚斐对此,只是又得意一笑而已。

    这一切自然是隐军所为,从弋兰联军被破的那一天,隐军就在做着这件事。他们中有一些人,早就融入了弋兰当地,他们这些‘当地人’说出的话,也自然更加的让人信服。然后再加上隐军大部伪装成的弋兰联军,时不时的去跟水师一起,做一场戏,那轰轰的雷火,自然也更加可以佐证这些话。

    虽然是最笨的‘愚民’之法,但现下用起来,却是最合适不过。等到让这里的人,都从心底接受了大乾,视自己为乾人,接受了大乾的文化,知道了这些东西的真实面貌,那会是好多年过去了,也就可以真的当做一个故事,付之一笑而已了,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所以楚斐又传信去了一趟朝歌,他认为自己之前所请隐军之功的奖赏,还不够,又上书申请了加封。

    “话说当时是谁脑抽,乾军都已经不进攻一年多了,你们还要过去找事的?”

    楚斐无聊且好奇,所以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打人,能不能不要总打脸?”

    斯芬萨极度无语,要不是不敢翻脸,她现在恨不得骂死楚斐,再抽上一千三百鞭子,以解心头之愤。

    “那你才是个高人啊!”

    楚斐愣了一下,然后伸出一个大拇指,玩味的笑了起来,笑的斯芬萨心底更加冰凉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