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抵达胡思卡特
    “能打得过大乾,你们好处多多,甚至可以联合轲迦等国,去像他们对付嘉罗那样,对付大乾、瓜分大乾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若是打不过,那你就为自己打算。反正也探清了大乾的实力,更明白大乾若是现在不打你们,以后也必定是会打的,不可能就这么拿下斯古就完事了,然后你就可以从中为自己谋划,抢占先机,为自己谋得更好的出路,而不是等着国破人亡。”

    楚斐看着斯芬萨,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倒是小看你了啊,你不仅是个聪明人,更是个大大的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,又一次伸出了大拇指,只是那眼神,让得斯芬萨更加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就是如此。若非联军败的太快,我绝对能获得比现在更高的地位,更大的利益。甚至还会将所有弋兰前各国王室,都绑在身边,而不是如今这般,被你离间开来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突然笑了起来,而不再是恐惧的僵硬,因为她真的是个聪明人,她蓦然间明白过来,这样的她,对大乾、对而今身在这里的楚斐才会更有用,而不是会被他所杀。所以索性释然一点,洒脱一点,没什么不敢说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只能怨你自己没有考虑周全了。若非你害怕在阵前直接被杀,而说服众王一同龟缩各自王城,我真的还未必有这个机会能直接近乎全歼弋兰联军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果然没有任何要动怒或者杀人的举动,反而是跟她探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。确实也怨我自己。敢于设局,却不敢下重注,过于惜己,少了些男儿魄力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坦然的点点头,回道。

    若是她不惜己,她敢拿自己的命去押一次,她的魄力再大一点,面对那些流民,他们这些国王能做的太多,也更能让人信服。如此,楚斐计划,即便仍旧生效,联军也不会败的这么彻底。

    这些在得到联军溃败的消息之后,她就已经想明白了。所以才没有再动,只是龟缩城内,在等待,等待一场谈判。甚至于眼睁睁看着她麾下,那弋兰最强的水师,就那么被一炮有一炮的轰沉,而没有任何有效的应对。

    因为不如此,她得不到这一次谈判的机会,最后一次谈判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说这些,可并不是想让你重拾信心,或者说重拾野心。而是要告诉你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这些都是无用功。就像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楚斐又笑了起来,这一次却是冷酷的笑容。随着最后一句话说出,他的手中,也有一道流光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然后斯芬萨愕然之中,她的战马跪倒在地,将她右腿压断。然后她刚刚的什么坦然啊、洒脱啊、信心啊,瞬间碎成齑粉,拾都拾不起来。强烈的恐惧,再一次填满她的心头。

    她看见楚斐的手动了一下,离得太近了,别人注意不到,但是她能够清晰的看见。可是她的战马没有任何伤口,就像是突然自己踩在了坑里,绊倒在地一样,没有任何别的异常。

    所以她越发的认为,楚斐就是一个幽冥来的魔鬼。不仅心思恶毒,手段同样诡异,完全能杀她于无形的那种诡异。

    “歌儿!带兰国公一程。”

    重新上路之前,楚斐对着赫歌言道。

    然后看着斯芬萨,眼中充满着同情,谁让你是个聪明人呢,再去接受接受磨练吧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来人止步,再进者为敌!杀!”

    离开宁城,足足一个月之后,楚斐他们终于赶到了胡思卡特公国境内,来到了那道胡思卡特人世代戍守的防线前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座,完全由巨木造成的长城,高达三丈,宽有五丈,外面是两丈的坚墙,里面是将士们的营房。用巨木堆叠、搭建成一体。

    其后百里,有士卒巡防,发现他们这一大堆人过来之后,一箭射出,发出警告。

    也是这个时候,楚斐才真正见识到了弋兰人,箭矢之利,七十步外一根羽箭射出,却深深刺入一块石头之中,尾羽颤鸣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是斯芬萨·潘卡娜尔,带我们去见胡思卡特大公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接到楚斐示意,上前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此等候,我去禀报大公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士卒,回道一句,然后让其余人守在这里,自己一人回返。

    “同样的弓,在你们手里怎么用的那么次?”

    楚斐看向斯芬萨,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一样,他们的弓更加强劲,都是用对面林中的树木制成的。我们的弓只是看上去跟他们的形制一样,但只能做到射距差不多,威力差了一些。当然,最根本的原因是人,我们的将士达不到他们这种训练程度,即便是拿了他们的弓,也做不到同样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老实的回道,她现在真的是一点都不敢炸刺了,这夫妻俩一个比一个让人瘆得慌,后半程的路,她跟着那个绝美的女人共乘一骑,却不敢跟她主动多说一句话,那个女人好像能看穿人的任何心思一样,你不等开口,她都能说出你想说的话,太瘆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麾下的将士们,各种训练绝对不比任何人差,为何用你们的弓,也强不了太多?”

    楚斐再问道,有在海州陈节说的那番话,他对弋兰人的弓箭其实很提防也很好奇的,遇到之后,却是并没有感觉太强,让冠武军的将士也尝试过,同样不至于是让陈节特意提醒他的程度。之前只以为是陈节关切所致,现在却终于是见识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一样,训练方式不一样。你看那边,那石山,其实就是他们练箭的地方,什么时候他们能够将手中的弓箭,射在石山之上不掉落,他们才有踏上战场的资格。至于这其中具体有什么差别,你问他们自己也不一定知道,就是这么流传下来的训练方法。”

    斯芬萨手往右前方一指,那里大概里许,有一个看起来比较规整方正的假山,其实就是一块块大石块堆叠起来的石堆。

    “我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贺云苏闻及,要过一名将士的制式战弓,打马过去,在六十步外站定,一箭射了过去,竟是没有成功。然后第二箭再出,才成功的在石堆之上,添上一支新的羽箭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会有些侥幸的成分,箭头顺着石头的纹理,会更轻松一些的命中。但是若想做到次次如此的话,那需要出箭的时候绝对的稳定,咱们的箭、弋兰其它地方的箭都软了一些,离弦之后箭杆抖动太大,箭头处的穿透力不足。”

    贺云苏看过自己箭矢命中的情况,又去看了一眼方才那个胡思卡特士卒射出的箭矢,回来楚斐身边后,解释道。

    这方面他才是真正的行家里手,亲自试验并且观察之后,直接发现了端倪。

    而那些胡思卡特士卒并没有阻止,因为事实上,他们真的就只能起到一个监视的作用而已,这特么那老些大军呢,他们这几个人,怎么可能挡得住。对面的人在示警后愿意停下,且只是戒备周边,而没有丝毫进攻的意思,这就足够了。他们不用退,也自然不需要多做其他事,去搞些事情出来。

    反而对贺云苏露出的这一手,他们还比较赞叹,在那面竖起大拇指,对着贺云苏点了点头,各自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普及下去训练的意义吗?”

    当然楚斐的关注点并不在这个上面,而是在这种训练方式是否有效,并且可以挪用来练兵,继续增强麾下军队的战力上面。

    “冠武军的话,没有太大意义,咱们的骑弓射距稍微差些,但是稳定性和劲道都足够。箭矢的话,破甲箭,也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。步卒的话,可以用用,不过主要还是箭杆的问题,这种训练方式本身也就能让将士们更快速习惯稳定出箭,缩短训练一名箭手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贺云苏言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点点头,这种箭杆能够被选材来用,必然不会太过难以获取,不然保证不了数量,这一点没问题。那所能更迅速训练出一名可以稳定出箭的箭手,那就值得用上一用。毕竟一名合格弓箭手,训练起来也很耗费时间的,能短一点都是巨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“林擎。你部第十五集团军,三日之后,开始试练,看看效果。”

    随即楚斐对林擎言道。

    作为楚斐副将,跟着来到这里的林擎,在吴烈升任第七集团军主帅之后,他便是成为了第七集团军副帅,现在由直接成为第十五集团军主帅,也算步步高升、擢升极快了。

    “是!末将领命。”

    林擎拱手领命,这一年多时间一直跟在楚斐身边,他也沉稳了许多,不再是之前那般高傲的样子,看起来更多的是自信,而不是莫名其妙的自负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对这支军队更加迫不及待一见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自语一句。

    是什么样的境域,需要让这样一支军队,会想出来这种快速训练弓箭手的办法,并且年复一年、一代又一代人不断地去坚持下去的?

    他很好奇。

    更好奇的是,这样一支军队,又会有怎样的战斗力,比之冠武军又如何。

    倒也没有让他等太久,第二天清晨,一支万人左右的人马,便是行了过来,在他对面两箭之地站定,一魁梧大汉,单骑而出。

    “乾将,准备好我们的比试了吗?”

    满面络腮胡,看上去三十七八岁,身材极其伟岸,使得他座下的战马,都显得有些娇小的卓卡·胡思卡特,对着乾军这边喊道,竟然也是流利的乾语。

    “你的队伍很不错!但现在跟你们比试,并不公平,你们可以再歇一天再比。”

    楚斐也没有废话,直接打马上前言道。双方都是心知肚明的事,就没有必要再去说太多,尤其是面对这样一个爽利的悍将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就痛快点,蛮族闲着没事就会过来溜达一趟,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在这磨叽。”

    胡思卡特却是不耐烦的摆摆手,再道。

    “冠武第一军,卸甲!出战!”

    楚斐也就不再多言,直接转回阵前,朗喝一声。

    至于卸甲,是他给这些衣甲简陋,但却阵型没有一丝散乱,其实更是混凝之极的战士们的尊重和公平。

    然后他自己也褪去了战甲,下马拎着长槊前行,再次走到胡思卡特身前,道:

    “一起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冲你现在所为,是个汉子!”

    胡思卡特大手向左一挥,然后自己拎着一柄大刀跳下马来,去掉了战甲,在楚斐身前数步站定,伸出一个大拇指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相比你的槊,我更想见识见识你的刀,看看你这个世间无双之刀,究竟配不配得上这个名号。”

    胡思卡特随即再道一句,浑身战意升腾,虎视向楚斐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