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穿越小说 > 盛世韶华 >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胡思卡特归附
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楚斐长槊往身边一插,炽羽白鸾刀持在手中,踏步向前。

    对面,卓卡·胡思卡特,大刀拎起,横刀前冲,没有再废话,直接出招。一柄双手大刀,随着旋身一斩,将全身力道及冲势,尽皆作用在刀身之上,充分发挥出自己的身体优势。

    楚斐左前上步,左手正手持刀尾、右手反手贴近刀盘反握,随着一大步跨出,战刀撩斩迎向胡思卡特的战刀,向左外旋,将胡思卡特战刀压开一侧,然后拧身欺进,一个小旋身,刀尾回拉后砸,砸向胡思卡特胸口。

    胡思卡特刀尾同时后砸,攻向楚斐面门,试图以伤换伤。

    然而楚斐并没有给他机会,连续两次短促劲用出,快速的击中胡思卡特胸口之后,战刀借力前送,一个崩劲磕在胡思卡特刀身上,将这一击挡了开来。

    然后楚斐已经随即再次转身,将刀架在了胡思卡特肩上。

    “确实厉害,第一击我就已经输了。”

    胡思卡特轻笑一声,利落认输。

    他已经逞强了一次,楚斐砸在他胸口那一下,其实完全可以不用刀尾,而是反手刀直接杀掉他。那唯一对碰的一刀,已经让他感受到楚斐刀上传来的那种沛然难挡的力量。但一刀就输?太没面子了。所以又想着再试一下,可惜没用。

    对楚斐的武艺,胡思卡特算是折服了,这个个人武艺,确实厉害之极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兴趣聊聊蛮族情况如何。”

    楚斐收刀还鞘,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好聊的,若是有机会,你们在这里住几天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胡思卡特言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年攻击应该更凶了,对吧?”

    楚斐再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差不多,并没有什么变化。你们并不了解蛮族,蛮族也分南北两支,他们并不是完全统一的。你说的是北方蛮族,跟被你们击败的綦国,联合了起来。目的倒也简单,綦国曾经建国的方式,很适合蛮族人。但是南方蛮族没有这个打算,他们仍旧不想改变自己的传统。”

    胡思卡特再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楚斐恍然点头。

    隐军第一军那边也一直有消息传来,嘉罗那边冬天过去之后,再起战事,綦国余部并蛮族,再向嘉罗进兵,攻击十分凶猛。

    他以为胡思卡特这边也是一样的,所以才会有胡思卡特做出这场比试,以及愿意归附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做出这个决定,其实是因为我这边自身的问题。我只有一个儿子,一个女儿。但是儿子得过重病,并不足以再支撑住胡思卡特公国,更不足以撑起这道防线。而我自己,受过伤,不可能再有其他子嗣。

    我不想在我老朽之时,或者战死之后,胡思卡特公国因为内部的纷争,而分崩离析。以往准备寻求一个强力的外援,弋兰六国王室,都是我为儿子娶妻、女儿择婿的对象。借用他们的力量,来让胡思卡特度过这段时间,直到下一代人的出现,继续扛起这杆大旗。以往遇到类似情况,我们家族也都是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但是自从乾国的兵马到来之后,我便对弋兰六国有些失望,那么短的时间之内,斯古居然就被下了全境,这样的人,撑不起来胡思卡特,给不了胡思卡特需要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胡思卡特听的明白楚斐话中之意,也知道楚斐为什么这么一问,所以也索性直接道出自己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然这也在告诉楚斐,如果你们同样不配,那我宁愿胡思卡特毁在我的手中,而不是你们其他人手中。曾经的弋兰六国如此,你们乾国也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“看你用的刀,也是东方战刀的样式,但是出刀却并非如此,有些其他的技法在其中,自己练的?”

    楚斐闻言一笑,伸手指向那边仍在交战的两军将士,结果如何等着看就是了。他也并不准备在这个话题上,再多说什么,而是问及胡思卡特的武艺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我从父亲那里,学会了祖母的家学刀法,然后还有胡思卡特家族的剑法,最后有融入了一些蛮族人用战斧的技巧。”

    胡思卡特点点头,他也算所学驳杂了。

    “有些东西不妨摒弃一下,并不是所有的东西融合在一起,都会起到好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楚斐言道一句,胡思卡特其实也是一名宗师武者,但是却因为这些驳杂的东西融入的太多,失了纯粹,并没有真的能将宗师武者的优势发挥出来,反而有些掣肘。

    “有机会的话,好好跟你请教一下。”

    胡思卡特点点头,这玩意达者为先,如果有机会的话,向楚斐请教一下没什么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看,胜负几何。”

    楚斐似乎很有交谈的兴致,看着那边的战团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半一半。你的人确实很厉害,但是我的人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胡思卡特回道。

    “闇月!破阵!”

    楚斐笑了起来,并没有再跟胡思卡特言说,而是对着领军而战的泽佳闇月喊道。

    “青麟阵!破阵!”

    泽佳闇月闻言朗喝一声,率先出击,带着自己的亲兵营,化成了青麟兽的头,仿佛一张大嘴开合一样,将被他们突然分割开来的对手,直接吞下。

    然后四团偏将,则是各带一营人马,化为四爪,张牙舞爪之间,奋勇向前,给‘身体’更轻松的突进环境。

    “厉害!胡思卡特,愿归附乾国。”

    胡思卡特看着自己的队伍,被冠武军从中破开之后,便是对楚斐送上一个大拇指,然后直接单膝跪地,长刀拄地头抵手背,宣誓归附。

    这一战虽然仍旧没有直接结束,但是结果已经在明显不过。他麾下的将士,跟冠武军将士并没有多大的实力差别,毕竟这一万人也是他最精锐的麾下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没有人能挡得住泽佳闇月,那个一头白发的矫健女将。她就是那让天平偏移的砝码,使得势均力敌的双方,开始不再平等,迅速发生倾斜。

    “旨意一会当众给你,大乾弋国公,世袭罔替,林川边军主帅,这些条件依旧。”

    楚斐上前将将他扶起,然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结果已经明朗,那我们就真的要好好谈谈了。”

    胡思卡特再道。

    “爵位是世袭的,但是主帅的位置不是,且军队需要重新整编,大乾两支百战军,会在一名副帅的带领下,跟你们一同戍守这里。我也直接告诉你,你的任期一满之后,他会成为边军主帅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,有些过于直接。

    “最好不过。这片土地上的人,经历过太多的战争了,也该歇歇了。”

    胡思卡特却并没有任何不悦,只是眼中有些不舍、有些唏嘘、也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但这个结果却也同样是他想要的。一支足够能守住这里防线的军队,有着强劲的后援支持。而他卸任之后,这里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,仍旧有可靠的人来接手。

    如他所言,这片土地上的人,经历了太多的战争,也该向其他地方的人一样,去享受一下生活了。他自认为并不是什么英雄,因为他自己清楚,他也好,祖祖辈辈也好,他们不是在守着弋兰的土地,而是他们自己的。

    一旦蛮族攻破了这里,最先破碎的是他们的家园。所有的担忧,也都是因为这一点。

    现在有了乾国的保障,他们不用再去担心这一点,从这来说,这件事他无比的开心。他最羡慕这些乾军的不是别的,而是那明晃晃的战甲,那精良的战刀、长槊。如果他的将士有这些东西,战斗力又何止能再上三筹。

    “现在,带我去城头上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道。

    战甲、战刀,这都不是问题,他也同样期待着这样一支铁军,如果有更精良的装备之后,将会是怎样的强悍。

    当然最先需要的,还是看看这剩余的将士,是否都如他现在看到的这般。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胡思卡特伸手示意,然后自己翻身上了战马,对着那万人招呼一声,列阵等待楚斐他们一同出发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

    楚斐麾下之军,海宁铁骑在前,冠武军在中,斯芬萨所部及林擎所部在后,迅速整军,跟在胡思卡特所部之后,一同继续向前进发。

    “十八哥,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行路中,楚斐向燕逍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!太好了!即便其余十余万人,没有这一万人精悍,但也绝对差不了。”

    燕逍然并没有去观看楚斐那短暂的一战,那玩意看的没有意思,现在能胜过这玩意,或者在这玩意手下多撑个几招的人,太少。所以他一直盯着冠武军那边,虽然并不是真刀真枪,多是拳脚相加,但是这些胡思卡特士卒展示出来的,并不逊于冠武军士卒的战力和纪律性,让得他很是喜欢。

    “但是没有骑兵,这是唯一一点不完美的。回头你该向陛下申请一下,除了雍州重甲、并州先登之外,看看能不能再要来万匹战马。”

    楚斐再道。

    “那玩意你就先借我点呗,反正你跟陛下那边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燕逍然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在这边待几天,我还要带着他们去漠洲呢,那边地形更利于骑兵作战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着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他在叶藉那确实好说话一点,但是等中原那边支援战马过来得猴年马月去,太耽误事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就是不敢跟陛下直说,我根本就不想要雍州重甲和并州先登,我也同样不善守。要我说让我出任这个副帅,不如让大哥或者十三哥来更加合适,十五哥这方面也比我强啊。

    若依我看,不如就给我龙骧军、燕辽雪甲,然后我再在这边编过来一军当地的轻骑,做第三支百战军。然后跟这里的守军互相配合,咱们大乾可没有一直被动的传统,咱们也大可以继续往西溜达溜达啊。”

    燕逍然再道。

    “那有啥不敢说的。回头你自己传信朝歌,实在不行,传十二哥那里,让十二哥去跟陛下说,不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楚斐笑道,锤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:。: